第2248章 换我是你,早就一喙啄下来(第3更求月票)

    金色男子左手一把刷子,右手提着一只桶,体型看上去有些瘦小,似乎是苦修者。

    谁啊?

    凤仪琴主皱起眉头,她并不记得自己在Ancient Heavenly Court 时代,有这么一位旧友。倒是这一身的金皮反而有点熟悉,Heavenly Court 时代有好几位fellow daoist ,都拥有这么金灿灿的外皮。

    仿佛是感应到了凤仪琴主的mental sense 扫描,这金色的身影突然raise head ,对着凤仪琴主方向微微一笑。

    【被感应到了?】凤仪琴主稍稍有些惊讶,她的mental sense 扫描的时候,尽量保证隐蔽,不想被对方察觉。

    但没想到对方的感官如此敏锐。

    很强!

    凤仪琴主可以感觉的出来,在这金色男人瘦小的身体中,蕴含着爆炸般的可怕能量,完全不弱于她。

    对方如果要强闯的话,Heavenly Court secret realm’s 防御根本挡不住他。

    考虑到刚和帝尊旧部干了一场,凤仪琴主不想再节外生枝。

    “让他进来,请他直接到我的洞府来。”凤仪琴主voice transmission 道。

    她的洞府是她的地盘,是她在‘Heavenly Court 时代’时的宫殿碎片。在这里,她能发挥出最强的力量。

    ……

    ……

    数分钟后。

    那位金色的瘦小男子才在‘广廷堂’成员的带领下,抵达凤仪琴主的洞府入口。

    带路的小dao priest 前进的速度,是特意在放慢-- 因为刚和帝尊旧部干过一场,大家心里都抱着警惕之心。

    金色瘦小男子倒不介意,他很配合地跟在带路小dao priest’s 身后,一边走着一边欣赏着周围的风光。

    “到了,前辈。这里就是琴主的洞府。”带路的小dao priest 恭敬道。

    话音刚落,小dao priest 自己心里都吓了一跳-- 在面对这位金色瘦小男子的时候,他不知不觉间语气中就带上了恭敬的味道。

    明明from head to tail ,这位金色瘦小男子都没有释放过威压,全程和和气气,保持着笑容。

    【可怕,这位或许和琴主一样,是Heavenly Court 时代活下来的大前辈!】小dao priest secretly said in heart 。

    “谢谢小友,小友要不要刷一身金皮?作为带路的谢礼,我可以免费替你刷一层,aggressive gold ,老时尚了。”金色瘦小男子微笑着提了提自己手中的桶,里面装着耀眼的金漆。

    小dao priest 连连摇头,摆手道:“谢谢前辈好意,我就不需要了。”

    “可惜了,你错过了一个机缘。”金色男子收架漆桶,道:“这可是连Eternal Life Being 都羡慕的宝贝,曾经在Ancient Heavenly Court 时代,别人求着我给他刷一层,我都舍不得呢。”

    小dao priest 一愣。

    这金漆,这么宝贵?

    “回头见,小dao priest 你人蛮好的。”金色男子将刷子插在裤兜中,然后推门而入。

    推门的时候,裤兜中的刷子还在一摆一摆的,极度显眼。

    小dao priest 站在洞府门口,呆了老半晌。

    他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回想起这位金色男子的话,他心中不由阵阵失落。

    总感觉自己似乎真的失去了一场大机缘。

    ……

    ……

    凤仪琴主全程将this scene 看在眼里。

    Ancient Heavenly Court 时代,替人刷漆,珍贵的金漆,aggressive gold 。

    按照这些关键词,风仪琴主在自己的脑海中搜索。

    很快,一个经典的画面出现在她记忆中。

    那是一个已经记不清长相的男子,惨叫着从Heavenly Court’s 一头被人打到另一端,老壮观了。

    那惨叫声,整个Heavenly Court’s 人都听的absolutely clear 。

    也就是从那天后,原本的‘White Dragon 皇’变成了‘Gold Dragon Primogenitor ’。

    “Blockhead Song ?”凤仪琴主轻声道。

    但是……不像啊。

    这个金色瘦小男子,无论是形象、气质、体型都和Blockhead Song 有很大的区别。

    正思索间,金色男子已经来到她的面前。

    他也不拘束,就地坐下。

    凤仪琴主此时体型已经缩小,但身躯依旧有近十米之巨。

    金色男子又偏瘦小,坐在她面前时,对比之下就像是小鸡和虫子。

    “zé ,总感觉你一低头,就要将我啄下去吃掉一样。”金色男子sit cross-legged properly 后,笑呵呵道。

    “你是谁?”虽然心中有了猜测,但凤仪琴主还是询问一遍。

    金色男子举手道:“对暗号吗?I am me ,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风仪琴主both eyes 凶狠盯住对方,在考虑着要不要真的将这家伙啄下吃掉。

    “你心中already have 猜测,又何必多问呢。”金色男子双手抓着自己的脚,坐在地上如不倒翁一样摇晃起来。

    凤仪琴主:“……”

    “话说,你的爪子呢?怎么不见了?”金色男子突然询问道。

    “我没有爪子。”凤仪琴主冷声道。

    “哈?”金色男子一愣,随后他噗笑出声来。

    笑到眼泪都出来了。

    “笑什么!”凤仪琴主恼道,body’s 火焰一下子暴涨。

    “凤仪仙子,你原本是拥有‘毕方’bloodline 的凤类divine beast 啊。现在连腿都被人摘了,自身却还不知情。看样子,你被坑了一把。”金色男子依旧如不倒翁一样摇晃,补充道:“你是不是感觉自己最近变的很不适应,总感觉缺了点什么。”

    凤仪琴主目光grim 起来。

    如果没人提醒的话,她或许会一直感觉自己‘真的没有爪子’。

    但只要有人点破,以她的realm ,马上就能感应出不对劲。

    “所以,我的爪子呢?”凤仪琴主问道。

    金色男子笑道:“你问我,我问谁去?”

    凤仪琴主:“……”

    “对了,风仪仙子。要刷金漆不?今天优惠,刷一层金皮半价。”男子突然掏出自己裤兜里的刷子,摆了摆。

    “滚!”凤仪琴主恼道。

    她可不想改Dao name 叫‘金凤琴主’。

    “你错过了一个机缘。”金色男子摇头道。

    “少忽悠人了,说吧,你来Why are you looking for me ?”风仪琴主said solemnly 。

    “你还真能沉的住气……我和你扯了这么久,你才忍不住进入正题。如果换成我是你,扯了这么久的皮,早就一喙啄下来了。”金色男子笑道。

    凤仪琴主:“……”

    你再扯皮下去,信不信我真的一喙敲下去?

    金色男子站起身来,他伸手一按,金漆桶和刷子全部被收入空间magical item 中。

    然后他对着风仪琴主做出拥抱的动作:“来吧,成为我的鸟吧!”

    .

    .

    三更~来吧,让你们的月票,成为我的月票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