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Years Before The Game Was Launched Chapter 394

  紫霞宗倒戈,小君山沦陷。

  这两件事仿佛连锁反应一般,快得让仙盟的人几乎没有反应过来。

  大概就是Immortal Spirit Sect 的灵Sword Venerable 回去刚来得及联系上太虚道君,另一边的青霄Legion 就打了过来。

  正面初步接战,仙盟这边的杂牌军就一溃而散,败得速度超乎想象。

  仙盟势力各自为政,前来支援的sect cultivator 都想保存本门实力,把正面战场留给队友,自己边缘划水,壮壮声势即可。

  结果巧了,大家都是这么想的。

  于是正面对抗的门户就在大家默契的谦让下大开,青霄Legion 的先锋军长驱直入,差点以为自己中了诱敌深入的陷阱。

  所以小君山沦陷速度超乎想象。

  而且紫霞宗能有夏小飞这样的卧底,其他小君山的sect 又岂会没有内应。

  外有强敌,内有卧底,小君山的本土sect 势力麻熘地就投了。

  仙盟这边看似大败,实则前来支援的sect 都保留了大部分有生力量,撤退之时还顺带着带走了小君山许多特产,这也是许多小君山本土势力投降的原因。

  这群援军的软刀子割肉比敌人还狠,Legion 还没打来,他们就先strength great injury 了。

  这种情况下再不投降,道统都要被援军吃没了。

  所以青霄Legion 看似大胜,可最后得到的是只剩下混乱和荒凉的小君山。

  这种情况下青霄Legion 哪里能忍。

  他们大军开拔不要钱的啊,行军打仗打的就是钱粮。

  this time 光是先锋Legion 的调遣军费就是一笔天文数字,可不是就为了一个小君山这么一个烂摊子。

  小君山全境三百年的收入都抵不上this time 大军开拔。

  所以青霄Legion 秉持着道主大人一贯的shameless 原则,明明是自己出兵在先,非得还说成是为了保护麾下势力而出击的正义之战。

  紫霞宗也被塑造成了一个悲剧形象。

  人家是为了求生存不得不对仙盟pretend to be polite ,谁曾想仙盟shameless 地把小君山当成了自己的地盘。

  实则他们一直都是青霄道的人,今日终于有机会朔本归源,带领小君山回归正统。

  其中一番曲折经历,真是听者伤心,闻者落泪。

  别管这套说辞有多大漏洞,反正青霄Legion 就是拿着这套漏洞百出的说辞作为赔偿依据,要仙盟赔偿这么多年霸占小君山的损失。

  仙盟自然不肯答应——你占了我的地,策反了我的人,现在还想要我们赔偿,真当我们是软柿子,好欺负的啊!

  于是,

  他们派出强硬的谈判代表。

  而Legion 这边反应就十分直接且迅速了。

  什么?

  不想赔,那就打!

  Legion 生怕仙盟软骨头真的赔偿巨款,when the time comes 他们就是再shameless ,动作也得缓一缓。

  于是他们立即一巴掌打飞了前来谈判的仙盟使者,轰轰烈烈地开启了战争。

  小君山只是一个开胃小菜,他们要的远不止这些。

  在Legion 强大的攻势下,以小君山为前哨,一年之内就将青霄道的边境线向前推进million li 。

  直到太虚宗的Dao Child 凌霄率领强援到来,以强势手腕逼得那些被青霄Legion 打得背井离乡的sect 整合在一起,初步形成了抵挡Legion 大军的第一道防线,这才勉强挡住了青霄Legion 的攻势。

  但所有人都知道,第一道防线被攻破是迟早的事情。

  这不是说仙盟实力不如人,相反,仙盟实力反而要高于青霄Legion 一些。

  但Legion 可以不计较牺牲,他们有着一套完整的抚恤程序,还有背后青霄道那庞大土地和人口的输血,死了多少就能补充多少,代价只是巨额的军费。

  可仙盟这边不行。

  太虚道君出身的太虚宗虽然名义上是其他sect 的Main Sect ,但不能直接干涉他宗的内务,也不能粗暴地就让手Lower Sect 去前线拼命送死。

  否则不用Legion 来打,仙盟这边就先崩溃了。

  这是仙盟上层统治联合众多中小sect 的底层规则,不是一个太虚宗就能改变的。

  毕竟Legion 要的只是地盘不是性命,真把人逼得急了,at worst 当场倒戈。

  反正前面已经有不少sect 做了示范,他们在Legion 统治下日子过得也不错。

  甚至短短一年内,就有原来的仙盟sect cultivator 加入Legion ,成为这次战争中的先锋军。

  无它,Legion 给的福利very good 。

  尤其是warrior 牺牲后的抚恤金极其丰厚,搞得不少投降sect 都不用Legion 招呼,主动就将自己门内不成器的Disciple 送上了Legion 。

  头脑灵活的sect 甚至瞄准了这次战争机会,利用自己local tyrant 的优势,主动将自己sect 变成了Legion 的新兵训练营。

  以sect 为组织,负责去凡俗见招收一批有aptitude 的凡人培养洗脑,然后送他们进入Legion 参战。

  能够在Legion 的tempering 下成材最好,以后还能反哺sect 。

  不能的话,也能为sect 赚上一笔抚恤金,这可比sect 培养他们的花费要多得多。

  反正不管死活都是大赚。

  Legion 也乐得就地收人,毕竟即便有着spirit net Transmission Formation ,但从后方调动人员的成本都不是一笔小数目。

  所以只有那些精英cultivator 才有机会从后方上前线。

  至于底层军士,就地补充即可,有宗sect master 动作为掮客,他们也省得麻烦了。

  甚至为了让那些sect 安心培养新兵,Legion 还早早与他们签订了合同,付了定金。

  这场战争注定要持续很长时间。

  ……

  就在太虚宗和Legion 对峙修整之时,一场决定战争走向的谈判刚刚开始。

  青霄道城。

  一个divine poise and sagelike features 的老道illusory shadow 在道城上空凝聚,他的目光如电,divine might 如狱,扫视着整个道城。

  来人赫然正是太虚道君。

  对于洞虚大能来说,空间的距离对于他们的束缚已经极小了。

  即便太虚宗和青霄道城相隔亿万里之遥,可只要他想,仍旧能在极短的时间内跨越这遥远的距离。

  他的声音低沉威严,像Heavenly God 降临。

  “青……Monarch Soul Divergence ,出来见吾!”

  怎么说呢,imposing manner 就一下子垮了。

  “haha ,老道你记性不错,不过就是太没礼貌,哪有客人强行让主人见客的。”

  Fang Chang 的声音在太虚道君耳边响起,接着青霄树的illusory shadow 摇晃,一道门户打开。

  “有ability 就进来吧,想要找我谈,总得拿点诚意出来。”

  入了青霄道城,莫说是太虚道君的一道illusory shadow ,就是真身前来,也得付出惨痛代价才能脱身。

  这就是主场优势。

  太虚道君看着在面前打开的门户,眼眸低垂,一步踏入。

  “固所愿不敢请耳。”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