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Years Before The Game Was Launched Chapter 399

  这是一座完全由破败傀儡堆积而成的巨型mountain range ,蔓延不知其几千里。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由Fang Chang blood essence 而生的缘故,方帖竹在Second Rank 傀儡之时就觉醒了一种奇特的devouring ability 。

  这种能力能够让她吞噬Five Elements 傀儡体内的某种mysterious power ,从而增强自身。

  不过除了cultivation Early-Stage ,方帖竹后来的cultivation 便没有使用过这种mysterious innate talent 。

  无它,消耗太大。

  作为Fang Chang 贴心的好younger sister ,方帖竹自然知道Azure Firmament City 的摊子铺得有多大,而且Azure Firmament City 当时也离不开她的帮助,不能让她安静cultivation ,只能战斗中磨炼cultivation base 。

  直到Fang Chang breakthrough 洞虚,青霄道被彻底镇压,她才开始了自己向上的breakthrough 之路。

  Fang Chang 对自家妹子自然不会小气。

  法则水晶一颗接一颗地喂给方帖竹,另外还有整个傀儡祖界作为后勤基地为方帖竹制造各种Five Elements 傀儡作为cultivation 资粮。

  近百年过去,方帖竹心无旁骛,被她吞噬的傀儡残骸铺满大地,绵延成一座巨大mountain range 。

  只论这些傀儡价值,便无可估量。

  另外也就是这些傀儡没有spiritual wisdom ,can’t be considered 同族,否则方帖竹就是妥妥的Great Demon King 。

  毕竟换个角度去看,方帖竹就是一个吞噬了亿absolutely 同族才成就自己道途的cultivator 。

  这样的人走到哪儿都是当之无愧的demonic path 巨擘。

  Fang Chang 的身形在方帖竹面前凝聚。

  “big brother 。”

  方帖竹彷若千百年没有变化过的表情忽的舒展开来,露出一个恬静的笑,一如数百年前初见之时。

  “你来了。”

  “今天怎么也算是你的大日子,我自然要来。”

  Fang Chang 微微颌首,抬头looked towards 天空,那里已有乌云汇聚,闪烁的电光密布虚空,使得方圆several thousands li 的rays of light 都暗澹下来。

  洞虚之劫,六九Thunder Tribulation !

  “Thunder Tribulation 凶勐,不可小觑,若是还无把握,不要任性,你的年纪还小,后续多的是机会。”

  Fang Chang 手指一点,就有a streak of divine light 遁入方帖竹的身体之内。

  “这是这些年我取你spirituality 之力为你炼制的替劫之法,能够让你复活一次,再多的话,你的Divine Soul 承受不住。

  剩下的就看你自己的了。”

  之前就说过,Fang Chang 的这些傀儡cultivation realm 越高,复活的代价就越大。

  尤其是方帖竹这种Divine Transformation Peak ,离Void Abode Realm 界只差半步的存在,复活一次对于如今的Fang Chang 也是一笔不小的负担,更别说其自身的虚弱更不是简单的复活能够弥补的。

  待到方帖竹彻底breakthrough sixth rank 之后,Fang Chang 甚至怀疑自己还能不能助她复活。

  如果可以的话,哪怕付出的代价很大,都有点太变态了。

  毕竟一个不怕死的洞虚大能,搁谁遇到谁都要慌。

  方帖竹没有说话,只是pipe down 头。

  而后他身后一对对光翼展开,五对五色,对应着方帖竹所掌控的Five Elements 力量。 …

  而她领悟融合的也正是Five Elements Law 。

  oh la la !

  光翼瞬间舒展开来,化作一对对遮天蔽地的巨大羽翼,Five Colored Divine Light 刷落天穹。

  那one after another Thunder Tribulation 落下,遇到这Five Elements 循环轮转的无色divine light ,就好像大石头从高空落入湖泊。

  动静很大,但要说对湖泊的伤害,大概就是溅起了串串水花,在湖面上上砸出了一个大坑。

  但这个大坑随着巨石沉底,一切再次恢复平静。

  方帖竹有一门Innate Divine Ability ,名为Five Elements Rotation 灭绝divine light ,formidable power 无穷,曾经多次助她using the weak to defeat the strong 。

  当初万灵神君被她用this move sneak attack ,都不得不使出替死之法,用九头怪鸟替其承受伤害。

  如今方帖竹更进一步,将暴虐无比的攻伐之法以防御姿态使出,竟也是have the words at hand ,看不出一点勉强之意。

  Fang Chang 远远观望,也不得不心中惊叹。

  自家妹子从未停止过自己的脚步,一直都在前进,而后呈现在他面前的状态,便只有惊艳二字。

  他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和帖竹单独相处过了。

  这些年他忙活着cultivation 和玩家那一摊子事,的确忽略了帖竹和身边人。

  雷声未曾停止。

  那力量是如此暴虐,仿佛要毁Exterminating Heaven and Earth 间的一切。

  六九Thunder Tribulation ,共六轮,五十四道Thunder Tribulation ,一轮更比一轮强。

  当third round Thunder Tribulation 降临之时,方帖竹的Five Elements divine light 防御起来便有些吃力了,十只光翼更是残破不堪,透露灰败之色。

  可方帖竹仍旧不慌不忙。

  她望着天空还在酝酿的劫云,光翼勐然溃散,而后一道incomparable gigantic 的光轮在她身后凝聚而成。

  光轮缓缓旋转,上方刻着无数小篆一样的文字,赫然正是八卦Five Elements 图。

  weng!

  方帖竹手指向前一点。

  光轮形态勐地膨胀,而后又是一缩,在转轮的中间,巨大的光柱自下而上喷涌而出,迎接从天而降的暴烈Thunder Tribulation 。

  一场绚烂盛大的烟花当空绽放。

  ……

  随着最后一道Thunder Tribulation 落下,一切尘埃落定。

  自此,方帖竹的breakthrough 便算结束一半了。

  接下来她还要去法则之海寻找合适的地点凝聚法则星辰的雏形,这样算是正常发挥。

  如果能够和他上次一样,借助Thunder Tribulation 中的Power of Fortune in a spurt of energy 凝聚法则星辰,那么即便方帖竹是刚刚breakthrough ,她在Void Abode Realm 界中也can’t be considered 弱者。

  不过毕竟不是谁都能像他一样开挂的。

  Fang Chang 并不觉得帖竹能做到后者。

  接着,他与再次听到动静,过来凑热闹的边军守帅陈天罡打了个招呼。

  因为Legion 将青霄道的边境线向前推进了一百多万里的缘故,如今青霄道上就属陈天罡的边军最闲。

  毕竟边军名义上是独立于青霄Legion 之外的军队,直接受Sir Empress 的控制。

  而且这种闲的日子估计接下来会一直闲下去,除非陈天罡肯让边军加入前线战争。 …

  不过哪怕Fang Chang 有把握让边军参战也不会干这种事,那不是打Sir Empress 的脸嘛。

  他随手捏了一道Avatar 出来,守护帖竹最后的breakthrough 。

  接着Fang Chang 的念头一动,人已经出现在青霄道城。

  刚才见到帖竹之后,Fang Chang 才突然发现自己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和家人正儿八经地相聚过了。

  他在青霄道城那边只留下了一个虚Shadow Clone 坐镇,而真正的他一直留在法则之海和傀儡祖界来回折腾。

  随着他breakthrough Void Abode Realm 界后,数十年上百年在他眼中,都似乎变成了很短的一段时间。

  但实际上他的真实年龄,至今满打满算也不超过四百岁。

  ……

  青霄道城中,一双眼睛幽幽睁开,眸光照彻千山万水,似是将整个青霄道都收入眼底。

  Spirit Pond 。

  正在水底下憨憨睡觉的泡泡似有感应,一蹦三尺高,golden 大鲤鱼跃动着水花,在in midair 化作一个憨态可掬的小女娃,速度极快,八爪鱼般一下子就将出现的Fang Chang 抱住。

  “大老爷!”

  “泡泡想死你了!”

  “泡泡?”

  Fang Chang 低头看着树袋熊一样吊在他身上的大号泡泡,不由掂量了下。

  “怎么又胖了?”

  他一手托着胖团子一样的泡泡,感觉这little fellow 分明又圆澜了许多。

  不过这都是她体内未曾refining 的Spiritual Qi 淤积而成。

  可以说这little fellow 如今一身肥肉堪比世间highest 的Spirit Pill ,Divine Transformation 之下,谁吃上一口,恐怕都得refining 个三五年才能消化。

  Spirit Pond 中蕴含了青霄树下最精纯的Spiritual Qi ,没事牵牛藤还会往池子里丢下几朵灵花,几颗Spirit Fruit 。

  泡泡在这等环境下cultivation ,不胖才奇怪了。

  当然,也是因为她太懒了。

  但凡勤快点,都不至于胖的这么厉害,她居然在身高不变的情况下,体型涨大了几乎一倍。

  他另一只手捏了捏她圆鼓鼓的两腮道:

  “不过cultivation base 上还过得去,都是Monster King 泡泡了。”

  “那是!”

  泡泡眉飞色舞,脑袋在Fang Chang 怀里一蹭一蹭的,似是十分留恋Fang Chang 的气息。

  “泡泡厉害吧。”

  Fang Chang 暗暗rolled the eyes ,就泡泡享受的那些好玩意,一头猪都成Monster King 了。

  不过他还是敷衍答道:

  “厉害,不过你怎么还待在这儿,不出去玩一玩,你现在都这么厉害了,出去也没人能欺负你了。”

  自从许多年前,泡泡因为偷跑出去玩耍,差点被人做成红烧鲤鱼后,就对外界忌讳莫深。

  泡泡答道:“当然是等大老爷了啊。

  而且那个木头大老爷也在这儿,所以泡泡知道大老爷回来一定先来这儿。

  这样子泡泡就能immediately 看到大老爷了。

  而且在这里睡觉很舒服。”

  泡泡说的正是Fang Chang 留下的illusory shadow ,因为spiritual wisdom 迟钝,自然impossible 陪泡泡玩耍。

  不过以泡泡能对着傀儡阿大连续说上several decades will not 烦的性格,对着个木头大老爷,倒也不会寂寞,难怪不想着离开。 …

  hearing this ,Fang Chang 却没有丝毫感动。

  “我看后者才是你的理由吧,不行,我养的鱼不能这么废材,明日开始你就跟着你东东姐做事。

  都是几百岁的鱼了,怎么能还和个小child 一样。”

  泡泡如遭重击,看着Fang Chang ,大眼睛挂上泪珠,泫然欲泣。

  “大老爷,你不能这么对泡泡,泡泡对你忠心耿耿,泡泡只想当一只废材鱼,你连睡觉都不让泡泡睡吗?”

  “hehe 。”

  Fang Chang 手掌向前一划,身前空间就好像开了一个口袋。

  “见过道主大人!”

  Conference Hall 中,一众外人眼中的大老们匆匆站起,moved towards 忽然出现的youngster 躬身行礼,态度极为恭敬。

  而正在主持会议的东东看到抱着泡泡出现的Fang Chang 也是一愣,脸上不由展露笑容,然后又立马露出一副哀怨的模样道:

  “你还记得回来啊。”

  Fang Chang 只在道城留下了一道illusory shadow 坐镇,虽说这个也算是他,但就和傀儡差不多,只会听指令行事。

  这还是Fang Chang 特意设置的。

  他就怕东东万一哪天看错了,把illusory shadow 当成了他,那不就是自己绿自己了嘛。

  东东不知道Fang Chang 动辄several decades 不归家在捣鼓什么。

  只是从手下的情报组织中得知最近several decades 间在青霄道上出现了一批不死Human Race ,拥有不死的bloodline innate talent ,还全都加入了Legion 。

  他们追查之后得到这群人居然是来自傀儡祖界。

  as everyone knows ,傀儡祖界那是道主大人的自留地,ordinary person 想要进去几乎impossible 。

  “你们都下去吧。”

  Fang Chang 摆摆手,正站立难安的一众道城中高层立即如释重负,连忙行礼告退。

  “这不是知道我有个好媳妇嘛,你瞧我不在的时候,你不是把一切都处理得很好,不然的话我哪敢一下子消失这么长时间。”

  Fang Chang 故意露出一副讨好谄媚的样子。

  东东也不是真的生气,被一下子逗笑起来。

  “要是人家知道威严mysterious 的青霄道主私下里是这么一副无赖样子,不知道多少人要伤心。”

  说着,她还是忍不住有些哀怨道:

  “以你的ability ,只要你想来见我,用得上很长时间吗?我要的不多,只要你能抽空陪陪我就好。

  我也是个女人,会寂寞的女人。”

  Fang Chang 顿时默然。

  如果不是这次因为帖竹的原因,他这会儿还在法则之海cultivation ,又或者是在傀儡祖界与Heavenly Dao 小崽子搞事。

  因为他想要的太多,以致于根本没时间关心身边人的情绪。

  他没有说话,只是将东东抱在怀里。

  “下次不会了。”

  泡泡被两人夹在中间,憋得脸色通红,第一次深刻感受到了东东姐的胸怀是多么宽广。

  “cough cough !

  ”

  泡泡小大人似的咳嗽两声,打断了正在情绪升温的两人。

  “en? ”

  东东锐利的眼神在泡泡身上一扫,就让这little fellow 脖子往下一缩,觉得现在的东东姐真terrifying 。

  “大老爷。”

  泡泡忍不住想找依靠。

  Fang Chang 则是终于想起手上还有这么个little fellow ,他将泡泡往东东身边一丢。

  “从今天开始,她就跟着你了,好好教导,我觉得她还是很有潜力的。”

  Fang Chang 朝泡泡露出狼外婆的笑容。

  “泡泡,好好跟着你东东姐,她very difficult to deal with 的哦,你一定能学到很多东西。

  对了,你别想逃回青霄Spirit Pond 睡大觉,我已经封了你的权限。”

  东东摸着泡泡的后脑勺,同样said with a smile :

  “泡泡,以后就听elder sister 的话啦。”

  “哇呜……”

  泡泡终于哭了出来,只感觉未来一片黑暗。

  然后next moment ,她就被随手丢了出去。

  以下画面,少儿不宜。

  ……

  ps:cough cough ,那个,这章有点水。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