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Years Before The Game Was Launched Chapter 401

  面对基地领导的敬畏,夏小飞不以为意,只是缓缓走出实验室,手上一挥,就有一道符咒于虚空凝结,而后倏忽放大,将整个实验室给封印起来。

  在众人眼中,这个实验室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

  “这是甚么?”

  基地领导见夏小飞挥手成符,偌大的一间实验室凭空消失,眼中也是好奇。

  “一点小技巧,可以不让人打扰到她。”

  夏小飞没有过多解释。

  刚才的只是障眼法,真正的任燕燕fleshy body 已经被他带走。

  他可不想when the time comes 有人拿着任燕燕的fleshy body 来威胁他。

  等到下一次进入游戏之时,他和任燕燕的fleshy body 会存放在任何人都找不到的地方。

  之前因为实力不足,只能借助国家力量保护fleshy body ,如今他已经有了自保之力,自然不会再将把柄交出去。

  对于玩家来说,现实fleshy body 的存在永远是他们的一个致命弱点。

  以夏小飞如今的实力,颠覆整个蓝星都nothing difficult ,这就是先行者的优势,一步先便能步步先。

  如果他的temperament 够狠,甚至能够在此刻将所有玩家的fleshy body 全部摧毁,让其他玩家再也无法回归。

  然后他自己一个人在蓝星上称王称霸,成为not just in name only, but also in reality 的蓝planet 长。

  当然,当他这么做的时候,他大概率就没了。

  某位surnamed Fang 大佬不允许蓝星上有这么牛逼的人存在。

  entire group 陪着夏小飞往外走去,本来还有满腹问题,可在某种无形的imposing manner 下,没人敢上前去强迫夏小飞做某些事情,回答某些问题。

  夏小飞突然回头,looked towards 基地领导道:

  “我需要一些cultivation 资源,清单稍后给你。”

  他虽然cultivation base 无敌,但资源不会凭空诞生,而在搜集资源这方面没人比国家更厉害。

  “啊?”

  领导一脸为难道:“夏小飞玩家,如今一切可以用来cultivation 的资源都是国家宝贵财产,没有特殊原因,我也无权调用。

  这个需要向上面领导打报告才行。”

  夏小飞颇为通情达理,说道:“我不为难你,作为交换,我会在三日后开启一场讲道,也算是你们这些年对于我fleshy body 守护的报酬。

  你们可以用这些资源作为入场门票,人数限定为二百。”

  “这个……”

  领导稍作考虑,便问道:“我知道这个问题有些唐突,但是还请夏小飞玩家如实回答,否则的话我不好向上面交代,也不能让上面认识到这场讲道的价值。

  请问你如今的cultivation base 是什么realm ?”

  spiritual power 测试仪爆炸,就证明了夏小飞起码是Golden Core 以上realm ,但究竟是Golden Core Peak 还是Nascent Soul Realm ,这个需要夏小飞自己来回答。

  夏小飞淡淡吐出两字:“元婴。”

  “嘶……”

  领导尽管早有预料,但仍旧忍不住sucked in a breath of cold air 。

  他作为玩家fleshy body 沉睡基地的领导,别看现在他面对夏小飞这么被动,但级别还是很高的。

  很多关于玩家的资料他都有权翻阅。

  所以他知道玩家从那个mysterious 的游戏回归后,只能携带百分之一的cultivation base 。

  这也是为何第一批玩家们destructive power 如此强大的缘故,虽然他们cultivation base 不高,但他们的realm 其实早已达到Golden Core Peak 。

  而在他们Spiritual Qi 研究机构的实力预测中,Golden Core Realm 也被他们称为乱世级别。

  就是说只需要一个Golden Core Realm 的cultivator 就足以祸乱一个国家,destructive power 更是直追洲际导弹。

  以现有技术来看,想要对付一个Golden Core cultivator ,只有使用陷阱提前引诱,以重火力完全覆盖,否则没有丝毫取胜可能。

  可是如今夏小飞只携带了百分之一的cultivation base 就已经达到了Nascent Soul Realm ,那么在游戏中his realm 又该多么恐怖。

  他还想再问点什么,但面前哪里还有夏小飞的影子。

  “人呢?!”

  领导不怒而威,没有了夏小飞,在手下面前,他仿佛又变成了那个手握大权的基地高层。

  “报告,刚才他嗖的一下就不见了,我们只看到一道光就没了。”

  “领导你看,地上好像有字。”

  entire group everyone talking at once 地答道。

  领导低头一看,就见地上不知何时刻满了字,正是夏小飞所需求的资源。

  “老玩家回归,多事之秋啊。”

  领导喟然一叹:“也不知道如此is it fortune or misfortune 。”

  夏小飞这样的玩家还算好的,顶多算是我行我素,顺着来就行。万一那些demonic path 老玩家回归,Xia Country 拿什么去抵抗。

  国家方面已经全力培养新的cultivator ,但一来mysterious 游戏存在,动不动就把他们的优秀学员拉进游戏。

  第二个就是他们绝望发现,无论他们在现实中如何努力cultivation ,都不敌游戏中走上一遭。

  自Spiritual Qi 出现以来,国家行动迅速,已经在immediately 开启了cultivator 培养,从全国各地挑选cultivation 苗子。

  结果如今七八年过去,cultivation 成绩最好的才刚刚breakthrough Qi Refinement 后期,离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Realm 不知道还有多远距离。

  而那些从游戏中回来的玩家,哪怕是最新一批的玩家,也没有低于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Realm 的。

  好在这些玩家在现实中待不了多久,很快就被游戏summon 而去。

  他们的fleshy body 要留在现实,所以不敢过分得罪国家,否则不知道要闹出多大的乱子来。

  领导想着,手上一搓,就有一个小小的Spiritual Qi 球出现。

  “cultivation ,实在太难了。”

  他竟然也是一个Qi Refinement Cultivator 。

  ……

  蓝星大洋,某个无人小岛上。

  Fang Chang 遥遥收回目光。

  见夏小飞从基地离开后,先是偷偷去看了父母便一个人去了Xia Country 临近的一处Sea Territory ,而后下潜数千米,准备开凿Cave Mansion 保护fleshy body 。

  如此,他便没有多管了。

  只要不闹出什么乱子来就好。

  毕竟整个Xia Country 都是他的韭菜基地,以后玩家补充都需要Xia Country 贡献人口。

  若是Xia Country 大乱,不利于人才的培养。

  真让demonic path cultivator 乱来,一个Nascent Soul Realm 的demonic path cultivator ,就足够灭亡一国了,Xia Country 才十几亿人口,根本不够折腾的。

  至于Xia Country 之外,他就不想管了。

  the thoughts got to this point ,Fang Chang 对齐天交待道:

  “对了,小崽子,记得待会打个补丁,给玩家再增添一个业力attribute ,在Xia Country 境内无故杀人就给我涨业力。

  杀一个涨一点,够一百就给我弄死他。”

  齐天穿着一身帅气牛仔背带裤,戴着鸭舌帽,叼着个奶嘴,一双小手挥舞,在虚空打下一个个golden light 闪闪的mysterious rune 。

  那是蕴含Heavenly Dao Rules 则的rune ,拥有着不可思议的力量。

  也就是在宙光Great World 中,齐天身为Heavenly Dao 小崽子,blessed by heaven ,才能勉强借用Heavenly Dao 的力量。

  hearing this ,齐天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道:

  “Boss ,你不要动不动就给我加工作量好嘛。

  而且业力不是我想加就加的,业力乃是妨碍Heavenly Dao 运转,扰乱轮回才会诞生的东西。

  玩家杀人就如狼吃羊,和业力有什么关系?”

  “动动你聪明的小脑瓜,业力不过就是一个名头,难道我叫他们红名玩家吗?

  业力你不满意,你就随便加个恶人值、邪恶值、罪孽差不多的名头,差不多就行了。”

  “另外!”

  “能者多劳,Boss 让你加班是看重你,你要学会感恩,而不是抱怨,这是你的福报啊。”

  Fang Chang 看着干活的齐天,一点没有压榨童工的sorry 。

  就见他身穿沙滩裤,大背心,躺在遮阳伞下的折叠椅上,捧着个天然椰子,还插了吸管,面朝大海,春风暖人。

  “好好干,你Heavenly Dao father 你能不能复苏就看这一回了。”

  “en? ”

  正在小岛上、虚空上刻录rune array 的齐天猛地一吸奶嘴,突然停下了动作。

  “Boss 你是什么意思?我Heavenly Dao father 复苏得这么快?我怎么没感觉。”

  “好好干就是了,不要问这么多。”

  Fang Chang 作为监工指点道:

  “记住了,这里的空间强度必须强大到合道Heavenly Venerable 都无法破开,用你Heavenly Dao father 给你的权限给我使劲加固。

  我要这里不仅成为绝灵之地,还要成为吸灵之地,谁来都得先把一身cultivation base 散了。”

  可齐天越干越觉得不对劲,于是再次罢工。

  “Boss 你不要害我,我怎么感觉越来越不对劲了。”

  Fang Chang 语重心长道:“你我利益一体,我怎么可能会害你?”

  齐天连忙摇头道:“不行!Boss 你不说清楚,我说什么都不能干下去了,我的直觉告诉我,你现在让我干的这件事很危险。”

  Fang Chang complexion changed :“你居然不信任我?!!”

  “我们合作了这么长的时间,你居然对我连这么一点信任都没有,枉我把你当做我最敬业的员工,你居然是这么个态度?”

  “看来我们之间需要重新考虑一下彼此的关系了。”

  “现在我很生气!”

  齐天脸上堆起笑容,连忙走到Fang Chang 身后,捶背捏肩的,小小的个头,怎么看都有些滑稽的味道。

  “Boss ,这不是我心里没个数,有点慌嘛。

  你不想说就不说,咱们还是彼此间最好的合作伙伴,我就是你的金牌员工,你让我打哪我就打哪。

  你好好歇着,千万别累着了,我立马干活。”

  尽管心里已经把Heavenly Dao father 骂了一万遍,为什么要选中这么一位难伺候的主。

  他怀疑Fang Chang 已经知道了他的软肋。

  不过他齐天也是能屈能伸的主,他能不能成为天老二,还得看面前这位爷。

  齐天麻溜开始干活。

  但他心中已经有了些许猜测。

  这一忙活,便是整整三个月。

  齐天累得连手指头都不能动弹,他躺在沙滩上,任由海浪冲击,张大了嘴不住喘息。

  “Boss ,你看怎么样?”

  “不错。”

  Fang Chang 满意地nodded 。

  就见小岛方圆百里的虚空都被golden 的rune 布满,一环扣着一环,仿佛将整个小岛从空间中切割了出去。

  即便是Fang Chang 也感觉到了浓浓的压力。

  那one after another golden 的Heavenly Dao Rules 则镇压了此地一切规则,此地又可称为禁法之地。

  即便是洞虚大能来到此处,他们自身无需依赖Heaven and Earth Spiritual Qi ,还有着法则之海的法则星辰提供力量,但也要实力大损。

  因为Heavenly Dao 的规则就是最大的规则。

  他们自身的Law Power ,十成力能发挥出一成就不错了。

  至于合道Heavenly Venerable ,Fang Chang 没有领会过他们的力量,无法给出一个合适的评估。

  但想来对他们也是有一定影响的,但影响绝不会太大。

  因为宙光Great World 的Heavenly Dao Will 本来就是沉睡当中,能借用的力量不多。

  而且合道Heavenly Venerable 自身与天同尊,力量本质已经达到一种绝对的高度。

  不过Fang Chang 也只是做个预防,并不一定会和合道Heavenly Venerable 对上。

  “现在我能告诉你我到底想干什么了?”

  Fang Chang 笑眯眯地看着齐天说道:

  “狩猎洞虚。”

  齐天心中猜测成真,吓得直接蹦了起来。

  “Boss ,你不要开玩笑啊。洞虚cultivator 上感星辰,下应Heavenly Dao ,已经被Heavenly Dao Will 关注。

  先不提洞虚cultivator 陨落的难度,就算能够杀死他们,但每一个洞虚大能的生死陨落都会引来Heavenly Dao 注视。

  咱们现在偷偷搞事还行,可一旦对洞虚cultivator 下手,绝对会引起仙魔continent 的Heavenly Dao 注视,when the time comes 咱们就全暴露了。

  以咱们现在的实力,人家随随便便就捏死我们了。”

  “是你,不是我,而且你不是能够遮掩因果嘛。”

  “那也得分情况啊,Boss ,这不是开玩笑的。”

  齐天都要哭出来了。

  Fang Chang 一脸认真道:“我这也是为了你的Heavenly Dao father 着想。

  如果引来一个洞虚cultivator ,将其杀死在此地,以他的体量,足够为整个蓝星带来一次盛大的Spiritual Qi 浪潮。

  一鲸落万物生,正是如此。”

  齐天连忙摇头:“Boss ,你就不要吓我了。要真是这样,我可就要先跑了。”

  Fang Chang 恶趣味的一笑,这才松口道:“放心,我知道还不when the time comes ,只是先行布置一番,以防万一。

  你扛不住,我当然也扛不住。”

  他想的是自己万一breakthrough 合道时,引来仙魔continent 的Heavenly Dao 追债,这片地界就是他为追兵准备的最好战场。

  hearing this ,齐天终于瘫坐下来。

  “我就知道精明神武的Boss 绝不会干这种傻事。”

  “你想骂就骂出来吧,我不是那种不通情达理的人。”

  “真的?”

  “真的。”

  “那Boss 就猜错了,我齐天对Boss 只有敬仰之情,就如那东去长河,滔滔不绝,绝无半点冒犯之心。”

  齐天深谙舔道,哪里会轻易中计。

  Fang Chang 这才轻飘飘地放过了齐天,目光扫过整个蓝星。

  “那就回去吧。”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