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ndon The Universe Chapter 1225

  “长行道尊就在今洛楼啊。”策苦惠舁立即replied ,他不解的是Lan Xiaobu 询问石长行是为什么。要知道,石长行对Lan Xiaobu 的态度可不是很好,当初还帮真衍圣道寻找Lan Xiaobu 的位置。

  “那就好,省得我还找不到人。”Lan Xiaobu 大喜。

  事实上就算是Lan Xiaobu 不问策苦惠舁,石长行住在今洛楼也是安洛天城谁都知道的事情,不知道的也许只有Lan Xiaobu 了。回到今洛楼,Lan Xiaobu 随便问了一下人,就知道了石长行的Cave Mansion 所在。

  Lan Xiaobu 来到石长行Cave Mansion 外面的时候,发现还有一名息楼伙计站在Cave Mansion 之外。

  “这是长行道尊的住处,please hold your steps 。”Lan Xiaobu 一靠近,就被人拦了下来。

  Lan Xiaobu 暗道,这有名气和没有名气就是不同。今洛楼的房间不计其数,多少人来will not 住满。可是,有谁的房间外面还有伙计单独守着的

  “我是长行道尊的故人,你让一下。”Lan Xiaobu 一摆手,示意伙计让开。

  伙计一皱眉,长行道尊虽然没有让息楼派人守着他的Cave Mansion 之外,可若是有人打搅的长行道尊休息,那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息楼承担不起。

  就在伙计两难的时候,Cave Mansion 里面传来了石长行的声音,“让他进来。”

  随即Cave Mansion 禁制打开。

  那伙计赶紧躬身一礼,让Lan Xiaobu 进入他didn’t expect 这个人还真的是长行道尊的熟人。

  Lan Xiaobu 进入房间,禁制自动被打上。还没有跨入房间,Lan Xiaobu 就看见了石长行和石婉容在房间坐着,似乎在专门等他一般。

  “你的闯祸本领,能活到现在也算是不容易,咦……”石长行说了半句话,就看出来了Lan Xiaobu 的实力已经是跨入了大道Fifth Step ,而且大道凝炼,simply 看不出来是刚刚进入Fifth Step 的。

  这才多少时间居然晋级到了大道Fifth Step 。

  Lan Xiaobu 就知道哪怕他恢复了本来容貌只要他来到这里,应该就骗不过石长行

  “你是救我的蓝big brother ”石婉容已经反映过来,Lan Xiaobu 现在的样子应该才是本来容貌。之前的Shang Wei ,那是易形的。

  Lan Xiaobu 却说说道,“正是我,之前因为有些麻烦,所以选择了易形。婉容Fairy 大道恢复,可喜可贺。’

  石婉容大喜,“她father 虽然一直不愿意去帮Lan Xiaobu ,可Lan Xiaobu 安然无恙的站在她面前,她还是高兴不已。”

  “我还以为你被大穹寂道抓了,didn’t expect 你不但没有被抓,还活的好好的。”石长行澹澹说了一句。

  Lan Xiaobu 对石长行一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说道,“今天我来这里,是寻长行道尊,想要请长行道尊帮我一个忙。”

  石长行澹澹说道,“我知道你要我帮你做什么,很抱歉,永生大会即将开始,那Primal Chaos Dao Body 虽然在大穹寂道,可关系到整个大宇宙的永生大会,不要说我,就算是一方daofather ,这个时候也不能出幺蛾子。所以我不能帮到你。”

  石长行以为Lan Xiaobu 来这里找他,是想要救出大穹寂道的那个Primal Chaos Dao Body 女子。

  Lan Xiaobu 平静说道,“我想长行道尊想差了,我不是要寻找大穹寂道,我是想请长行道尊陪我去一趟真衍圣道的驻地。我很讨厌真衍圣道的那个重鹫,这女人不是个玩意,将我朋友打伤了。我想要去找她要个说法,因为实力单薄,想要请长行道尊去为我站个场子。当然,长行道尊不愿意也就算了,我保证以后不会来找到长行道尊。”

  听到Lan Xiaobu 的话,石婉容有些期待的看着她的father 。她的命是Lan Xiaobu 救的,如果现在Lan Xiaobu 来寻找她老爹帮个忙,她老爹当面拒绝,她会觉得很没脸。

  石长行心里冷笑,这是看准了他的地位,所以挟恩图报来了,这可真直接啊。

  如果是别人,石长行不爽Lan Xiaobu 的做法,还真不一定过去。可是重鹫这个女人,石长行看不惯久了。之前还敢给他看脸色,只是他自持身份懒得计较而已。现在Lan Xiaobu 借他的名头一起过去,倒也可以给这个女人一个教训。

  虽然石长行打算帮忙,却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看着Lan Xiaobu 身后的太川说道,“这想必是那浑沌独角兽了,果然是进步迅速,短短时间居然是大道Fourth Step Sacred Beast 了。Fourth Step Sacred Beast ,我虽然也见过,却也见到的不多。”

  Lan Xiaobu 心里暗惊,他带着太川东转西转,连苦一炽都没有看出来,在石长行这里,一眼就被认出来了。

  就在Lan Xiaobu 想着怎么回答的时候,石长行站了起来,“既然是教训一只扁毛畜生,那就走吧,不过这次之后,你我毫无瓜葛。”

  Lan Xiaobu 心道,谁愿意和你这种人有瓜葛来着只是那扁毛畜生是说的谁is it possible that 说的就是重

  “长行道尊,那重鹫是Monster Race cultivation 而来”走出Cave Mansion 后,Lan Xiaobu 立即就问了一句。

  石长行澹澹说道,“一只伏月鹫得道而已。

  Lan Xiaobu 心里恍然,难怪智商喜人,敢情真的是一只扁毛畜生。

  今洛楼最大的好处是,将所有的道门Celestial Court 全部聚集在一起,所以Lan Xiaobu 和石长行simply 没有费任何力气,就找到了真衍圣道的驻地。

  关冲和重鹫是真衍圣道的两Great Holy Lord ,他们的Cave Mansion 自然是最大的。

  关冲不在,Lan Xiaobu 直接来到重鹫的Cave Mansion 外。石长行没有动手,他是想要看看Lan Xiaobu 怎么叩Cave Mansion 禁制。

  就是石长行都没有想到,Lan Xiaobu simply 没有叩Cave Mansion 禁制,而是非常干脆的took out 长生戟,一戟就轰了下去。

  Lan Xiaobu 本来就是一个能布置宇宙Formation 的expert ,而今洛楼的这种Cave Mansion 禁制都是极为寻常,Lan Xiaobu 这一戟下去,直接撕开了重鹫Cave Mansion 的禁制。因为用力过勐,重鹫毫无遮拦的暴露在了众人目光之下。

  “courting death 。”重鹫surprised and angry 交加,她一直以为Lan Xiaobu 是故说大话,事实上simply 不敢找到这里来。现在好了,人家不但找到这里来了,还如此暴力的撕开她Cave Mansion 的禁制。

  “who ,敢轰我今洛楼的Cave Mansion 禁制。”一名今洛楼的执法immediately 就发现了这里的情况,一步就跨了过来。

  Lan Xiaobu 看着这名今洛楼的执法,coldly said ,“这是我摩如Celestial Court 和真衍圣道之间的过节,你今洛楼确定要参加进来”

  这今洛楼的执法还未说话,耳边就传来了一个威严的声音,“滚回去,这里不是你管的。”

  这执法subconsciously 的打了个shivered ,这是今洛楼的道主声音,很显然今洛楼的道主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不能参与进来。而此刻执法也看见了Lan Xiaobu 身后的长行道尊,他赶紧对长行道尊躬身一礼,然后迅速退走。

  “长行道尊,你是什么意思”重鹫本来要对Lan Xiaobu 动手的,她在看见长行道尊也来了后,subconsciously 的打了个shivered 。

  石长行simply 没有理睬重鹫,Lan Xiaobu 却took out 了长生戟轰向重鹫。在长生戟took out 的同时,Lan Xiaobu 就sound transmission 给了石长行,“长行道尊,我出手的时候,你用Saint 领域束缚住重鹫就好了,只要让重鹫的实力能发挥出大道Fourth Step 到Fifth Step 左右,我就能搞定她。”

  Lan Xiaobu 知道石长行肯定不会主动出手,所以他压根也没有打算让石长行动手。而且他肯定,石长行会伸展出领域束缚重鹫,否则的话,就不会跟随他一起过来。

  看见Lan Xiaobu 毫无顾忌的took out 法宝轰向自己,重鹫大怒,甚至连法宝都没有took out 抬手就抓向了Lan Xiaobu 。a trifling 大道第,

  五步,还不值得她took out 法宝。

  之前苦一炽对Lan Xiaobu 动手的时候,只用了三到四成实力,可重鹫却不会惯着Lan Xiaobu ,这一抓干脆是全力出手。

  月衍道则全力激发,在重鹫想来,Lan Xiaobu 再强,只要不到大道Sixth Step ,她就可以轻松束缚住眼前这个不知道the immensity of heaven and earth 的家伙。

  只是重鹫刚刚出手,背后就是一阵阵冷汗冒了出来。她感觉到了一种terrifying 的压抑感觉,这绝对是极致的领域压制。她虽然还可以施展自己的Divine Ability ,伸展出自己的Saint 威压,但在这极致的领域之下,她最多只能发挥出十之一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