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ndon The Universe Chapter 1235

  方之缺感受到隐匿自己的Formation ,还有外面布置的困杀Formation 以及Top Grade 生机道脉诱饵,他sighed ,也不知道哪个家伙倒霉,又要被这个阴险之辈plot against 。

  这种plot against ,换成任何一个

  等等,方之缺忽然想到一个重要的问题,Lan Xiaobu 要plot against 的该不会是大道Seventh Step 吧?

  只是瞬息时间,方之缺就肯定了,Lan Xiaobu plot against 的就是大道Seventh Step ,而且肯定是真衍圣道那几个Holy Lord 之一。

  这家伙胆子怎么这么大?随即方之缺就苦笑,Lan Xiaobu 的胆子大,他不是早就知道了吗?敢去真衍圣道掳人的家伙,胆子小的了?

  不过这种plot against 就要搞掉一个大道Seventh Step 。hehe ,这Lan Xiaobu 是以为所有的大道Seventh Step 都和他一样好对付吗?如果他不是被Lan Xiaobu 种下了Great Dao Mark ,不要说一个Lan Xiaobu ,就算是来几涸Lan Xiaobu ,他也一巴掌拍死掉。

  要不要和Lan Xiaobu 说一下?不过很快方之缺就觉得自己不但不能说,还要在前期努力配合好Lan Xiaobu 的布置。否则的话,Lan Xiaobu 临死之前是可以干掉他方之缺的。

  想到Lan Xiaobu 可能被杀的,方之缺再也忍不住一颗心居然怦怦乱跳起来。如果Lan Xiaobu 被杀了,那是不是意味着他方之缺自由了?

  “Old Fang 你是要courting death 吗?不想做九婴了我现在就干掉你。”Lan Xiaobu angry roar 传来。“对不起*,我想到即将要动手,心里有些激动。”方之缺赶紧收敛了自己的心神,他刚才太过激动,heartbeat 都让Lan Xiaobu 感受到了。

  “激动你个乌龟bastard ,看样子你家布爷还要给你再加布一道屏蔽禁制,否则还没动手就被人察觉到了。”Lan Xiaobu snorted ,忽然抓出一件东西丢了出来,next moment 就将方之缺所在的位置彻底屏蔽起来。

  方之缺没有敢Divine Sense 外放,他担心惹怒了Lan Xiaobu ,不过他知道Lan Xiaobu 应该是在他“Top Grade 生机道脉!哪怕是experienced and knowledgeable 的陈黄子也是suck in a breath of cold air 。在这Top Grade 生机道脉之上,Lan Xiaobu 正坐在那里cultivation ,而他的Divine Sense 印记也是附着在Lan Xiaobu 的身上。

  首发网址

  陈黄子强行压制住自己内心的激动,因为生机道脉才是最适合顶级大道powerhouse cultivation 的好东西。

  这Lan Xiaobu 自作聪明,以为自己会布置宇宙Formation 就能暗算到他一个Seventh Step 的大道一Saint ?

  hehe ,用Top Grade 生机道脉做诱饵,用一个傀儡易形成他的模样cultivation ,而他自己却躲在这Formation 的一角。

  说实在话,陈黄子纵横到今天,还真的是第一次看见Lan Xiaobu 如此幼稚的家伙。若是这样他都能被plot against 到,他陈黄子也cultivation 不到今天。

  尽管知道了Lan Xiaobu 的plot against ,自己也可以破去Lan Xiaobu 的困杀Formation ,可陈黄子依然是没有立即动手,而是抓出一把formation flag 开始布置大阵。Formation 而已,他一样可以布置。在整个中央world ,他布置Formation 的手段就算挤不进前三,也可以排到前十之列。…。。

  几乎是在呼吸时间,陈黄子就用自己的Formation 锁住了Lan Xiaobu 的困杀Formation ,然后一步跨出,同时抬手抓向了躲在Formation 一角的Lan Xiaobu 真身。

  正如陈黄子预料的一般,Lan Xiaobu 不要说躲避,就是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被他的手印仅仅锁住。

  “卡察!””陈黄子听到了skeleton 断裂的声音,不仅如此,束缚在他手印中的Lan Xiaobu fleshy body 寸寸崩溃。

  可他却没有半点欣喜,因为在他手触碰道Lan Xiaobu 的瞬间,Lan Xiaobu 和那个傀儡移形换位了。他抓住的是一个傀儡,哪怕fleshy body 崩溃,也是这个傀儡的fleshy body 崩溃。他震撼的是Lan Xiaobu 这个移形换位,这绝对没有任何规则波动就完成了换位。他这个大道Seventh Step 都做不到,Lan Xiaobu 是如何做到的?

  但凡Lan Xiaobu 和傀儡换位的时候有半点规则波动,就会被他锁住移位规则,Lan Xiaobu 也无法完成移形换位。只有一个解释,Lan Xiaobu 证了无规则大道,可惜他没有时间史制住Lan Xiaobu 。

  方之缺没有敢Divine Sense 外放,他担心惹怒了Lan Xiaobu ,不过他知道Lan Xiaobu 应该是在他隐藏的地方加了一道屏蔽禁制。他心里暗笑,就是加Formation ,也无法挡住大道Seventh Step 的道念感应。

  见方之缺在自己重新布置禁制后*,没有敢送出Divine Sense ,Lan Xiaobu 也是relaxed 。成不成就看那陈黄子到底精明到什么程度了,如果被陈黄子察觉,那只能meet force with force 。

  …

  陈黄子感受到自己的Divine Sense 印记停留在一个地方没有继续移动后,他倒是有些奇怪。本来他准备让Lan Xiaobu 再走一section of the road 才出城的,可Lan Xiaobu 干脆停了下来,他决定不等了。

  杀重鹫的肯定不是Lan Xiaobu ,不过Lan Xiaobu 是罪魁祸首。他要先杀掉Lan Xiaobu ,然后再调查杀重鹫的凶手。虽然对方现在躲着,不过陈黄子相信,只要对方一出来,他就能觉察到。

  他真衍圣道的Holy Lord 是这么好杀的吗?这次真衍圣道要让所有的人都知道。杀Holy Lord 者除了死还是死。

  石长行的Divine Sense 扫到陈黄子离开安洛天城,无语的shook the head ,他没有半点要去救Lan Xiaobu 的意思。除了Lan Xiaobu 利用了他几次之外,还有Lan Xiaobu 这个人救了也毫无意义,因为今天救下来了,过几天他还是会死在别人手中。这小子心机手段是有一些,只是做事太过肆无忌惮。

  千万里的路程对陈黄子而言,根本要不了the time it takes half an incense stick to burn ,他尽量放缓自己的速度,也只是小the time it takes half an incense stick to burn 就到了。

  “生机元气?””陈黄子站在Lan Xiaobu 布置的Formation 之外,mouth opened wide 。作为一个大道Seventh Step powerhouse ,陈黄子见过的好东西实在是多不胜数。可生机元气this thing ,他也只是见过一次,而且那还是在混沌之中,一个混沌生机池见到的。混沌之中的生机元气,他既不能带走,也无法留下来cultivation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生机元气和他错失。…。。

  可是今天,他居然在安洛城外感受到了生机元气。Divine Sense 横扫出去,陈黄子立即就看见了一条azure 的道脉。

  “再不动手,你等死吧。”一边甚至有些呆滞的方之缺听到了Lan Xiaobu killing intent 森然的声音,哪里还敢等着Lan Xiaobu 被杀?甚至Lan Xiaobu tone barely fell 下,他手中那条ash-gray 的诅咒长索已经卷了出去。

  Seventh Step 大道powerhouse 的领域和气息瞬间和陈黄子的领域轰在一起,虚空之中Formation 中的道则发出一道又一道的崩溃炸裂之音。

  第一次让Lan Xiaobu 通过和傀儡移形换位逃过一劫,虽然可能是无规则大道,但陈黄子并不在意,因为他很清楚,Lan Xiaobu 今天就是有通天之能,也要死在这里。

  可是next moment 他就傻眼了,一道完全不逊色他的Saint 领域席卷过来,这领域和他的领域撞在一起,两人的领域都是在崩溃之中。他这个Seventh Step 大道powerhouse ,在这次领域对撞之中,没有占据到任何便宜。

  “大道Seventh Step ?”陈黄子亡魂直冒。

  很显然之前他看到的一切都是假象。而真正要对付他的是这个躲在一边的大道Seventh Step 。之前他看见的一切,都是Lan Xiaobu 让他看见的,所以他看到了。那个躲在一边的大道Seventh Step 是Lan Xiaobu 不让他看到的,所以他没有看到。

  赶紧走,这是陈黄子唯一的念头。他想起了重鹫被杀来,重鹫很有可能是被眼前这个大道Seventh Step powerhouse 杀掉的。现在这个家伙和Lan Xiaobu 联手起来,再来杀他陈黄子。人家布局已久,他却因为轻视对手而一头扎了进来。

  可这个时候想走却难了,外面的困杀Formation 忽地一变,已经成了一个和之前完全不相干的困界。不仅如此,方之缺那诅咒长索卷起的一片片诅咒道则早已裹住了这一方空间。

  而陈黄子要应付的还不止这些*,因为一个巨大的磨盘轰了下来,这磨盘完全锁住陈黄子存在的这一片Heaven and Earth 。

  如果没有方之缺,就算是这Formation 再强几分,就算是这磨盘再大一些,道则气息再强一些,陈黄子也不会taking seriously 。

  可现在他要对付的可不仅仅是这磨盘和Formation ,最terrifying 的是那诅咒长索卷起的亿万诅咒道则。

  宇宙磨?方之缺看见那巨大的磨盘,背后刷的一道冷汗冒了出来。他知道比起一方空间。

  而陈黄子要应付的还不止这些,因为一个巨大的磨盘轰了下来,这磨盘完全锁住陈黄子存在的这一片Heaven and Earth 。

  如果没有方之缺,就算是这Formation 再强几分,就算是这磨盘再大一些,道则气息再强一些,陈黄子也不会taking seriously 。

  可现在他要对付的可不仅仅是这磨盘和Formation 。最terrifying 的是那诅咒长索卷起的亿万诅咒道则。

  宇宙磨?方之缺看见那巨大的磨盘,背后刷的一道冷汗冒了出来。他知道比起Lan Xiaobu 这个black-belly 之辈,他方之缺太天真了。Lan Xiaobu 故意暴露自身的位置,引动对手下手,而他的位置却没有暴露,然后他突然sneak attack ,让对手处于绝对的劣势。

  他的位置之所以不暴露,不是之前布置的那个隐匿Formation ,而是后面Lan Xiaobu 呵斥了他后,加布的主formation flag 。这主formation flag 居然是宇宙磨,hehe ,用宇宙磨代替formation flag 来隐匿他的位置。不要说陈黄子先入为主,只是到了Lan Xiaobu ,就算不先入为主,想要发现他的位置也不容易。

  Lan Xiaobu 绝对是故意呵斥自己,然后布置下宇宙磨的。这家伙心机狡诈无比,今天这个陈黄子必定会死在这里。

  想到Lan Xiaobu 这个心机狗,说不定都想到了自己巴不得Lan Xiaobu 被杀的心里历程,此刻方之缺哪里还敢墨迹和留手?他肯定只要他有半点留手的想法,今天死在这里的大道Seventh Step 绝对不是陈黄子一个人。

  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朋友们晚安!

  p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