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ndon The Universe Chapter 1340

  第1340章 顺便捡了一个宙心盾

  “是,是……”宇宙树灵接连点了十几次头,这才说道,“宇宙树灵的树根在暮酝界……”

  “暮酝界?”Lan Xiaobu 打断了宇宙树灵的话,这是什么地方?

  宇宙树灵不需要Lan Xiaobu 继续询问就主动解释道,“在我们的地下还有一方world ……”

  “难道不是天蒙族之前偷偷藏身的所在?”Lan Xiaobu 皱眉问道。

  宇宙树灵赶紧说道,“不是,天蒙族藏身所在除了大宇宙的部分地方之外,还有就是地下的不规则空间,这种不规则空间并不能长时间停留,也无法提升实力。甚至时间停留长了,会涅化自己的道则。

  所以天蒙族想要进入暮酝界,不过暮酝界中可没有好说话的主。不要说允许天蒙族进入暮酝界了,只要是天蒙族的人一出现在暮酝界,他们就对天蒙族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动杀手,无论是什么原因出现在暮酝界,都会直接被碾杀。”

  Lan Xiaobu 总算是明白过来,当初他和莫无忌救凌逐真的地方,应该就是大宇宙地下的不规则空间,这种空间不连贯,时大时小,短时间藏身倒是可以,cultivation 却不行,因为有的地方规则清晰,有的地方却又模糊不堪。

  按照宇宙树灵的说法,在这些不规则的空间之下,还有一个界域,这个界域叫暮酝界。暮酝界中也有一个种族存在,不过这个种族很是凶悍。simply 不允许天蒙族进入生存,一旦发现,立即就追杀了。

  大宇宙的确是复杂,居然还有这种地下的规则空间。

  “你是说在暮酝界可以找到宇宙树根?”Lan Xiaobu 虽然在询问宇宙树灵,心里却相信了这种说法。毕竟他当初和莫无忌就在地下见到过宇宙树的树根,只是那树根瞬息就disappeared 了而已。

  宇宙树灵小鸡啄米一般的nodded ,“我知道如何进入暮酝界,而且暮酝界的Heaven and Earth Rule ,也是和宇宙树有关系,只是我不敢动他们的Heaven and Earth Rule ……”

  宇宙树灵话音还未落下,Lan Xiaobu 就听到一声“ka-cha ”声响传来,随即他看见一片浩瀚无边的树枝出现在Divine Sense 之下,Divine Sense 中只能看见成片的树枝和树叶,simply 看不见树干和树根。那ka-cha 的声响,正是有人在用法宝截断树枝。

  从这些树枝上零星的宇宙dao fruit ,Lan Xiaobu 猜测这是宇宙树的树枝。

  宇宙树灵也是呆滞住了,嘴里只是喃喃自语,“这怎么可能?有人在切宇宙树……”

  “没有什么impossible 的,宇宙树开始涅化Heaven and Earth Rule ,tearing the world 秩序,已经惹怒了那些暮酝界的存在吧?”Lan Xiaobu 的Divine Sense 落在了两名疯狂撕裂宇宙树枝的修士身上,these two people 周身Dao Rhyme 气息显然和Human Race 修士不同,也绝对不是什么天蒙族。由此可见,只能是暮酝界的人。

  宇宙树撕裂大宇宙的Heaven and Earth Rule ,显然波及到了暮酝界,所以暮酝界的人开始冲上来想要分掉宇宙树。至于Human Race 修士和天蒙族的修士,应该还没有这么快反应过来。

  不对,暮酝界的人就算是要冲上来,也没有这么快。这两个砍宇宙树树枝的家伙,不是通过Transmission Formation 上来的,那就是早已在这个地方。

  不过宇宙树既然已经出现了,Lan Xiaobu 就再也无须再听宇宙树灵啰嗦,他抬手封印了宇宙树灵,将其再次丢进了与宇宙维模之中,body flashed 直接冲向树枝伸展过来的方位。

  宇宙树就算是再大,他沿着树枝伸展过来的方位寻找过去,迟早能找到宇宙树。

  因为大宇宙的Heaven and Earth Rule 开始崩溃,Lan Xiaobu 控制七界石在大宇宙中遁行的速度比之前快了十倍都不止。唯一危险的就是,因为Heaven and Earth Rule 崩溃,虚空之中出现了无数的space crack 和空间就错位,就连Primal Chaos 区也开始凌乱起来。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卷入空间错位之中,永远也回不了大宇宙。

  不过七界石在这种地方遁行,那是游刃有余,现在规则还没有彻底崩溃,七界石避让这些空间错位和裂缝轻轻松松。

  当初一个月的路程,现在只是数天时间就可以到达,而且还越来越快。Lan Xiaobu 对七宙天world 也算是放了心,大宇宙的Heaven and Earth Rule 破碎,天蒙族就算是要攻击七宙天world ,也无法进行传送了。

  而且Lan Xiaobu 相信,现在天蒙族恐怕是没有心情去攻击七宙天world 。大宇宙的Heaven and Earth Rule 崩溃,Human Race 的确是深陷其中,但更担心的应该是天蒙族,当然还有地下出来的暮酝clansman 。

  大宇宙的Heaven and Earth Rule 崩溃已成了事实,在经历过最初的惶恐之后,无论是Human Race 修士还是天蒙族修士都明白过来。此刻不再是暮酝界的修士在疯狂砍伐宇宙树,Human Race 修士一样在疯狂抢夺宇宙树树枝,到了后面,天蒙族的修士也是加入抢夺宇宙树枝。

  这个时候Human Race 修士和天蒙族修士都是不再打斗,在抢夺宇宙树的树枝面前,谁有空去打斗?

  宇宙树也许比大宇宙出现的时间略短,可无论如何,也是splitting heaven and earth apart 的treasure ,伴随着Primal Chaos 和大宇宙的Heaven and Earth Rule 共同成长起来的。可以想象,宇宙树的每一根树枝价值都是incomparable 。

  只是宇宙树这种天生地长的divine object ,寻常法宝是根本砍不动的。到了后面,多人联手开始布置困阵,然后借助各种法宝联手攻击宇宙树枝。

  但只是几天时间过去,宇宙树就开始反攻了。最初的时候,大家砍伐宇宙树的时候,宇宙树不管不问,只是疯狂的涅化大宇宙的Heaven and Earth Rule 。到了后面,宇宙树本能的开始反攻。

  只要是砍伐它树枝的存在,宇宙树立即就将其卷入树枝深处disappeared 。

  宇宙树好歹也是大宇宙的规则衍生者,大宇宙中九成九的修士,都是在大宇宙的Heaven and Earth Rule 之下cultivation 。所以哪怕实力再强,一旦宇宙是借助规则反击,这些修士几乎是没有任何反抗之力。无论你是暮酝界来的,还是Human Race 和天蒙族来的,自身的Great Dao Rule 被被人掌控,就等于是被人捏住了七寸。

  不过就算是这样,也阻拦不了众多人的疯狂。

  很多人都清楚,大宇宙的Heaven and Earth Rule 开始崩溃,大宇宙是不能生存下去了。这个时候,哪怕是卷走一寸宇宙树枝,将来进入浩瀚之中,也有一个立身所在。哪怕仅凭感悟宇宙树枝,也能将自己的大道提升到一个极高的层次。不能贴近宇宙树的树枝砍伐,他们就远远的通过别的办法砍伐。

  ……

  Lan Xiaobu cultivation 的是自身大道,他相信如果自己砍伐宇宙树,那绝对是with no difficulty 的事情。宇宙树掌控的Great Dao Rule 可管不到他的长生道则上来。

  不过Lan Xiaobu 要的不是宇宙树树枝,而是宇宙树,所以他控制七界石一路急遁,只想要在宇宙树遁走或者是消失之前赶到,然后将宇宙树连根挖走。

  对挖走宇宙树,Lan Xiaobu 可没有半点犹豫。宇宙树是大宇宙的Heaven and Earth Dao 树,虽然失去了公正是因为宇宙树灵的缘故,但Lan Xiaobu 不相信宇宙树没有一点点本体的自我意识。

  1 month later ,Lan Xiaobu 停了下来,不是他看见了宇宙树的树干所在,而是他看见了宙心盾。Lan Xiaobu 肯定,这就是宙心盾。

  宙心盾周围的Heaven and Earth Rule 都开始松动,化为Hegemon 护住一方的宙心盾也因为Heaven and Earth Rule 的崩溃出现了缝隙。这种情况,宙心盾应该是护不住一方world 了。不过这个时候宙心盾存在与否其实并不重要,现在天蒙族自身都难保,哪里有精力来入侵极晟world ?

  Lan Xiaobu 却是大喜,凌逐真或者是因为抢夺宇宙树,或者是因为被人羁绊住。无论凌逐真是因为什么原因没有能及时收走宙心盾,他都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想到这里,Lan Xiaobu 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冲了上去,抬手上千枚formation flag 丢了下去,只是短短time it takes to burn a stick of incense ,巨大的挪移大阵就卷动着宙心盾进入了自己的长生界。被宙心盾遮住的极晟world ,也暴露在了Divine Sense 之下。

  angry roar 声从极远处传来,Lan Xiaobu simply 不理睬,直接控制七界石迅速遁走。他肯定当初传送出问题有凌逐真的影子在其中,还有这个凌逐真能弄到宙心盾单独护住极晟world 也很古怪。既然如此,他何必客气?

  毕竟这宙心盾可是传闻中的Primordial Chaos Supreme Treasure ,他混到今天还没有见过Primordial Chaos Supreme Treasure 来着。

  当然,毕竟是拿了别人的东西,哪怕凌逐真猜到,他也不愿意当面暴露自己的身份。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