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ndon The Universe Chapter 464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courting death !”原本不想自己动手的元布顿时大怒,他immediately 就扑向了Lan Xiaobu 。大Palace Lord 亲自动手,三Palace Lord 章无鳕,还有两名Immortal Emperor 后期的Elder 同时扑向了Lan Xiaobu 。

在这四人之后,又有至少十多名Immortal Emperor powerhouse 从各个角落扑出,所有的法宝都轰向了Lan Xiaobu 。

Lan Xiaobu 第一次没有布置虚空大阵,他同样的半分退缩都没有,七音戟就好像要炸裂了一般,卷起漫天的金戈撕裂之声。

七音戟卷起的元气和众多Immortal Emperor 的divine ability 轰在一起,几乎要tore the void 的狂暴Essence Power 炸开,那些没有动手的客人纷纷took out 法宝防御。

terrifying 的杀伐气息并没有因为divine ability 撞击之后而减弱,反而是越来越强。十多名Immortal Emperor 叠加起来的仙元何其恐怖,在别人看来,Lan Xiaobu 再强,也要在这terrifying 的狂暴仙元strikes 之下化为齑粉。

让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的是,Lan Xiaobu 的七音戟不但没有在这terrifying 叠加的仙元之中崩溃,反而是一样越来越强。

每一个在这宾客great hall 中的仙Imperial Capital 是背后发凉,能坐在这里的,没有一个易于之辈,大家都看清楚了这一战中Lan Xiaobu 的terrifying 。

十数名Immortal Emperor powerhouse ,包括大鲲Immortal Palace 的两位Palace Lord 同时出手,不但没有碾压Lan Xiaobu ,反而让Lan Xiaobu 的imposing manner 越来越强。

这还不是最terrifying 的,最terrifying 的,Lan Xiaobu 似乎铁了心要杀掉雾伦。因为在这大战的空间之中,有一柄巨锤在缓慢的移动,这一柄巨锤就好像被无限制慢放了一般,缓慢的轰向逃亡中的雾伦。

雾伦眼里全部是惊恐,可他的速度就是快不起来,他的脚步就好像被拉扯住了一般,艰难而缓慢。他惊恐是因为他的速度比那后来的镇海锤还要慢。

镇海锤是他的,现在他却要努力逃出镇海锤的锤杀。

如果大鲲Immortal Palace 十多名Immortal Emperor 联手还无法挡住Lan Xiaobu 的威势,他必定在这一锤之下被轰杀。

大鲲Immortal Palace 所有攻击Lan Xiaobu 的Immortal Emperor 几乎要将全部仙元叠加在了这自己的divine ability 之中,而Lan Xiaobu 的七音戟戟芒越来越密集,也随着这些仙元的叠加而越来越旺盛。仙元还在炸裂,似乎永无止境。

每一个took out 法宝抵抗这种divine ability 撞击元气撕裂的观战cultivator 都感觉到焦躁不安,似乎next moment 他们自己就会被卷入这金戈交鸣boundless 的战场之中,然后化为齑粉。

元布疯狂的输送着自己的仙元和divine sense ,心里却是越来越心惊。这个战场看起来愈发安静,可surrounded by this 的大鲲Immortal Palace Immortal Emperor 却很清楚,这就是一个巨大的磨盘。就看谁能坚持到最后,如果大坤Immortal Palace 的人坚持到最后,那Lan Xiaobu 必定会被众人的仙元撕裂成为碎渣。

若是Lan Xiaobu 坚持到了最后,那大鲲Immortal Palace 所有的参战Immortal Emperor 怕也是没有好下场。

眼前这个Lan Xiaobu 就好像monster 一般,Essence Power continuously ,就如没有止境一般。这还不算,对方的仙元似乎比他们的仙元还要纯粹档次更高……

让元布惊恐的还不是Lan Xiaobu continuously 的Essence Power ,而是Lan Xiaobu 似乎铁了心要杀雾伦。不是元布不希望Lan Xiaobu 杀雾伦,而是元布在想,若是Lan Xiaobu 忽然想通了,不杀雾伦转而杀他们所有的人,那他们的压力会不会骤然增强数倍?

Lan Xiaobu 表面上看轻松无比,他一样是觉得自己处境不是很好。不借助虚空formation mark ,此刻他的血液就好像要被煮的沸腾了一般,将近二十多名Immortal Emperor powerhouse 同时出手,哪怕他仙元转化为了神元,也有些坚持不住。毕竟他才跨入Immortal Emperor ,而这些出手的,cultivation base 最差的怕也是Immortal Emperor 2-Layer 。

这种恐怖的压力之下,他的宫音杀始终无法爆发出来,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都在颤抖。

这是因为他的仙元转为神元了,如果仙元还没有转为神元,他根本没有资格面对这么多powerhouse 联手的divine ability 碾压。

神元运转的速度越来越快,这种压抑要达到极致的时候,Lan Xiaobu 终于忍不住张口喷出一道blood arrow 。

随着这一道blood arrow 喷出,蓝小那似乎被煮的要沸腾的杀戮气息终于找到了宣泄口。七音戟道音喷薄而出,“一音阳关断肠声,宫乐起,long halberd 横斩九万里!”

戟音瞬间仓促急切起来,随即被压制的戟芒狂卷出去,化为一道tearing the sky 的戟刃,只要在这戟刃之下的一切生命都会被劈为两半。

死亡充彻了整个空间,包括元布在内,所有围攻Lan Xiaobu 的Immortal Emperor ,这一刻都有种惶恐和不安,他们似乎看见了地狱的门已经朝他们开启。那狂暴戟刃要撕裂界域的威势和直冲天际的金戈之音化为了内心最深处的恐惧,他们眼里只有那无限扩张的戟芒,心里涌起一种前所未有的悲哀。

元布疯狂吼道,“全部全力出手,压制住那戟芒。”

绝对不能让戟芒横斩九万里,一旦出现这种情况,他们死定了。

不但是元布有这种感觉,战局之中的每一个人都有这种感觉,包括已经轰出宫音杀的Lan Xiaobu 。他感觉到自己的宫音杀虽然轰出来,却第一次没有碾压的威势,宫音杀受到的遏制力量太强。

bang! 十多名Immortal World Peak 的powerhouse Essence Power 全部爆发,甚至还有人燃烧blood essence 施展forbidden technique ,这种爆发仙元和Lan Xiaobu 的宫音杀戟芒正面撞击在一起。

bang bang bang! 围着Lan Xiaobu 进攻的所有silhouette 都被轰出去,之前被空间束缚住的法宝和仙元再也无法遏制住,从极慢化为电光一般的速度,瞬息就将整个宾客great hall 撕成碎渣。

所有在宾客great hall 中的cultivator 都是took out 法宝,一边自保一边后退。

元布and the others 却是relaxed ,他们终于遏制住了Lan Xiaobu 这一道terrifying divine ability 的爆发。one after another blood arrow 喷出,所有围攻Lan Xiaobu 的cultivator 都是借势疯狂后撤。

只有雾伦,在元布and the others 全部后撤的时候,处于这个撞击中心的雾伦被他自己的镇海锤轰个正着,整个人都化为了一团blood mist 。

Lan Xiaobu 握住七音戟没动,他双腿都在微微颤抖,internal organs 都在燃烧着。

空间也in this brief moment 安静下来,所有的人都没有说话,就这样保持这安静。

良久之后,元布这才吁了口气,不过他没有敢再动手,甚至连嘴角的血迹都没有去擦拭一下,反而是对Lan Xiaobu 一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Fellow Daoist Lan ,你是何意?我大鲲Immortal Palace 从未得罪过你,也和你未有过交集,莫非我大鲲Immortal Palace 好欺负吗?今天我元布就站在这里,我大鲲Immortal Palace 就算是死绝了,也不会退缩一步,任人宰割。”

没有人帮腔,元布的话明显是认怂了,只是大鲲Immortal Palace 的名头不允许他直接认输而已。

Lan Xiaobu 闭上眼睛,Longevity Secret Art 不断运转,伤势也在迅速康复。他知道自己的战略没有错,自己的手段也没有错。之所以在这一番对决之中,他只杀掉了雾伦,那是因为他的cultivation base 还弱了一点。

若他现在是Immortal Emperor 后期,不,不用Immortal Emperor 后期,只要Immortal Emperor 5-Layer 或者是6-Layer ,刚才那宫音杀divine ability 之下,围攻他的大鲲Immortal Palace Immortal Emperor ,绝对没有一个人可以逃掉。奈何他才Immortal Emperor 一层。

因为cultivation base 不够,宫音杀施展是出来了,在元布and the others 的联手,后继杀伐之势却没有爆发出来。

只有伽匀空held breath cold air ,他知道自己依然是低估了Lan Xiaobu 。他知道Lan Xiaobu 实力很强,不过要灭掉整个寂神谷,凭借的应该是阵道。今天他明白了,就算是不凭借阵道,正面对抗之下,Lan Xiaobu 也未必灭不掉寂神谷。

因为Lan Xiaobu 没有理睬元布的话,空间再次安静下来。

大鲲Immortal Palace 的宾客great hall 被撕了,却没有一个人离开。在元布之后,也没有人继续多话。

Lan Xiaobu 总算是睁开了眼睛,他看着伽匀空问道,“伽Island Lord ,我Dao Companion Luo Caisi 在何处?”

见Lan Xiaobu 没有继续动手,元布and the others 总算是relaxed 。不过在听到Lan Xiaobu 的话后,他头皮一阵发麻。

古鲲岛量家前面通缉Luo Caisi 和伽匀空,而后脚古鲲岛灭掉了,量家灭掉了。就算是所有进入古鲲岛参加量家古鲲bloodline 觉醒大典的人,一个都没有出来。

很显然这是Lan Xiaobu 做的,从这些事情就可以看出,Lan Xiaobu vicious and merciless 。如果对方今天要灭掉大鲲Immortal Palace ,绝对不会有半点手软。

想到这里,元布立即sound transmission 出去,一旦Lan Xiaobu 继续动手,整个大鲲Immortal Palace 的人全部出手,同时激发Immortal Palace 最狠的困杀仙阵。

不但是元布想明白了这件事,这里九成的人都想通了这件事。尽管这里的客人代表的势力有七成以上都派人参加了古鲲岛量家的大典,却没有一个人敢出来责问Lan Xiaobu ,甚至是没有一个人敢出来询问Lan Xiaobu 。

伽匀空连忙对Lan Xiaobu 一施礼,“Fellow Daoist Lan ,你离开鲲前岛八年后,骆Fairy 来到了鲲前岛。在知道你要去鲲墟海量家后,骆Fairy 立即就要去鲲墟海量家。我考虑到骆Fairy cultivation base 略差一些,就主动带骆Fairy 来到了鲲墟海。

只是我们还没有到量家,我就听到了一个消息,量家的量长胥回来了,而你没有回来。我担心出事,所以赶紧带着骆Fairy 转向了别的地方,这些年一直隐匿容貌。直到五个月前,我打听到我儿伽辛羽是在大鲲Immortal Palace 的Secret Realm 失踪的,这才过来想要打听消息。”

说到这里后,伽匀空sound transmission 给Lan Xiaobu ,“我走的时候,骆Fairy 还在无量坊市的无量仙海息楼。”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