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ndon The Universe Chapter 468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Luo Caisi 以为自己眼睛花了,她看见一个巨大的锅子从虚空落下,这个锅子就是自己要等的东西?

锅子停在了她的面前,从里面飞身跃下一名青年。

看见这名青年,Luo Caisi 就好像被电流击中一般,整个人都呆滞住了。

站在她面前的是她日思夜想,横渡无数虚空,跨越一个又一个界域找的男人。

曾几何时?她潜意识的认为自己就是他的女人?

是在秦岭mountain range 共处那一段时间?还是她在那日记里面留下的那句‘我男人也是Lan Family 的人,这是我公公的东西,我自然是可以用’之后。

或者因为这两个原因之一,也或者是两个原因都是,她才觉得自己喜欢上了这个男人,所以面对无数找到她家的媒婆,她毅然离开了家。跨越时空来寻找他?

Luo Caisi 缓缓的shook the head ,这都不是她喜欢他的原因。

也许是在相处了一段时间后,她觉得这是一个特别的男人,她所以对他有好感。正因为如此,她才会将自己的项链送给她,才会将Gudao 也给他养着。

所有这些只是让她觉得他也许是自己最佳的选择,让她真正喜欢上他的是那一枚蓝翅之星。

那是多美的一枚钻石啊,那是每一个女人的向往,她一样渴望得到这样一枚钻石。

她的确是得到了,不过是Lan Xiaobu 托她送给别的女人的。

在知道那蓝翅之星是送给Su Cen 的后,她心里很是别扭。她真想问问Lan Xiaobu ,你让一个女人送钻石挂坠给另外一个女人,这合适吗?

可那以后,她就没有再见到Lan Xiaobu 。

直到有一天,Su Cen 订婚了,她忽然有了一种心痛。那不是为自己,而是为Lan Xiaobu 。

这要是什么样的一种爱,才可以在自己喜欢的人订婚后,送出蓝翅之星this thing ?

她再将蓝翅之星送给Su Cen 的时候,对Lan Xiaobu 只有一种爱怜,也许是那一刻,她发誓自己要找到Lan Xiaobu ,告诉这个男人,好女人不是只有Su Cen 。也许是那一刻,她才真正的喜欢上了这个男人。

这一找就是一个世纪,跨越了无数Void Realm 域。

她觉得一旦自己找到Lan Xiaobu ,她会有无数的问题要询问他。可是她真的看见这个男人了,她发现自己似乎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一切话语都堵在了胸口。

她的眼圈有些模糊,尽管她努力的提醒自己,must 坚强一些。可有些东西就是不受她的控制,两行泪水无声的流下,也许是为自己的苦难,也许是为了怜惜眼前这个男人。或者,也在怜惜她自己。一个没有得到任何承诺的女人,穿越无数时空来寻找这样一个也许都不记得她的男人。

“采思……”Lan Xiaobu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Luo Caisi ,一样的有千言万语,一样的不知道应该从哪里说。

也许他没有想过要再寻找一个女人,也许在他潜意识之中,Su Cen 就是他的妻子,无论是previous life 还是this life 。

尽管他很清楚this life 和Su Cen 将再无交集,可他deep in one’s heart 依然没有想过在寻找一个伴侣,那是一种惯性的思维。

直到Luo Caisi 出现,他收到Luo Caisi 那一串项链的时候,心里的确是有些触动的,他不是白痴,一个女孩将自己随身带着的项链交给自己保管,那显然不是随便的举动。

可他知道自己没有资格再恋爱一次,因为他要离开Earth ,他要带走那一艘外星spaceship 。

世事the blue sea turned into mulberry fields ,每次他要淡忘在秦岭那些日日夜夜的时候,身边的Gudao 就会让他不自觉的想起,还有一个叫Luo Caisi 的女孩和他一起生活过,和他一起同甘共苦过,和他一起同生共死过。

也许Luo Caisi 将Gudao 送给他的那一刻,就已是在告诉了他,must 记得她。

Lan Xiaobu 忽然感觉自己很过分,从离开Earth 后,他极少时间才想到Luo Caisi 。Luo Caisi 一个寻常女子,如果不是因为获得了cultivation cultivation technique ,他们今生也许只是在回忆中吧?Lan Xiaobu 有些自责,当看见眼前憔悴不堪的Luo Caisi ,他才知道自己差点错过的是什么?

一个凡人女子,只是因为获得了一些cultivation cultivation technique ,在没有任何承诺的情况下,就从Earth 离开,独自一个人寻找到了浩瀚宇宙虚空之中。

她一个女子,这些年吃过多少苦?有这种女子相伴,人生还有什么遗憾?

“采思,对不起……”Lan Xiaobu extend the hand ,想要扶住Luo Caisi 的肩膀。

当他的手扶住Luo Caisi 肩膀的时候,Luo Caisi 的眼泪更是犹如决堤一般流下。

Lan Xiaobu 轻轻擦拭着Luo Caisi 的泪水,他deep in one’s heart 有了一种感觉,他和Luo Caisi 并不是在秦岭mountain range 共同生活了一些天,他和Luo Caisi 就好像在一起生活了几个世纪一般。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一切都显得那么毫无痕迹。

“Lan Xiaobu ,我终于找到你了。”Luo Caisi 的声音就好像来自天边,又好像就在耳旁。

“采思……”Lan Xiaobu 看着眼前美如画一般却有憔悴不堪的女子,心里有一种愧疚,为眼前这个女子,自己做的实在是太少。相比previous life 对Su Cen ,他对Luo Caisi 做的甚至连千分之一都没有。

Luo Caisi 似乎没有听到Lan Xiaobu 的叫喊,她自言自语的说道,“grandfather 说我是骆家最美的丫头,将来有一个able to support both heaven and earth 的男子汉来约我去最美丽的地方,然后我才能嫁给他……”

“grandfather 告诉我,我的名字是从‘爰采葑矣?沬之东矣。云谁之思?美孟庸矣。’来的。那个时候起,我就一直在想。也许我的那个男子汉,他也一样在天的那一头,我要打扮的最美过去……”

“我可真傻,我却不知道我的那个男子汉就在我旁边,等我知道的时候,他已经走的很远很远……”

Luo Caisi 说到这里lifts the head ,泪水就好像将她的眼清洗了一遍,明亮而璀璨。她看着Lan Xiaobu ,“我为了找到他,也走了很远很远,孤独过、恐慌过、无助过……就是没有后悔过。我唯一遗憾的是,我找到他的时候,我一点都没有打扮……”

Lan Xiaobu 是一个不善于表达内心情绪的人,这一刻他也被Luo Caisi 的话触动,他伸手将Luo Caisi 拥在怀里,“采思,在这boundless void 异乡,只有我们来自同一块土地。你的美与生俱来,无须打扮。等我约你到那最美丽的地方,然后你嫁给我,我努力的去做一个你心里的那个able to support both heaven and earth 的男子汉。”

“不,我不要嫁给你。”Luo Caisi 眼里有一种渴望,有一种清澈。

Lan Xiaobu 一愣,还没有反应过来,Luo Caisi 就一字一句的说道,“我要做你的Dao Companion 。”

Lan Xiaobu 瞬间就明白过来,夫妻只是伴侣。Dao Companion 除了伴侣之外,还要志同道合。Luo Caisi 知道他们走的路是一条艰辛无比的路,说这话的也是已经是愿意和他一路走下去,无论是黑天白夜,无论是正确错误,无论是生还是死。

“原来这就是爱。”Lan Xiaobu 握紧了Luo Caisi 的手,心头有一个只有自己听见的声音落在来回。一个轮回后,他再次感受到了爱。唯一不同的是,这次他感受到的再也不是那种只有自己付出的爱,而是一种给予他的爱。

Lan Xiaobu 的手越我越紧,他绝不要Luo Caisi 和当年的自己一样。爱绝对不是仅仅得到也不是仅仅给予,而是既得到也需要给予。

尽管Lan Xiaobu 一个字都没有说,可Luo Caisi 偏偏就可以感受到Lan Xiaobu 内心最深处的声音,她怔怔的看着Lan Xiaobu ,轻声说道,“可以和我说说她的事情吗?”

“谁?”Lan Xiaobu 一愣。

“Su Cen ,你是在学校和她在一起的?”Luo Caisi 在想,为什么Su Cen 要抛弃Lan Xiaobu ,去和别的人定亲?

也许这个问题不重要,但她就是想要知道。

Lan Xiaobu shook the head ,他不大愿意提起Su Cen ,但他不想让Luo Caisi 失望。好一会后,他才说道,“那是很久很久之前了,也许是我的上一个轮回……”

一个突兀的声音打断了Lan Xiaobu 复杂的情绪,“布爷,你忘记你还有一个Gudao 啊。”

Gudao 摇着尾巴有些不满意的仰着头看着拥在一起的Lan Xiaobu 和Luo Caisi ,在布爷面前,它就好像透明了一般,有一句话叫什么来着?对,是‘秀恩爱,死得快。’

算了,布爷还是不要死了,布爷死了,它也没有好日子过啊。

“Gudao ?”Lan Xiaobu 的确眼里只有Luo Caisi ,现在他才发现Gudao 就在不远处。

“对,布爷,我是Gudao 啊。”Gudao 得意的叫道,总算是记起它了。

“你怎么变成了一条黄狗?”Lan Xiaobu 不解。

Gudao 这才想起自己还易容着,它赶紧身体一抖,身上的易容东西全部disappeared 。

“还不是量家那些狗东西,要通缉我和Senior Sister ……”Gudao 恰时看见了Luo Caisi 刀子一般的眼神,赶紧补充道,“他们要通缉Mistress ,我和Mistress 只好易容艰难度日。”

它心里很是无语,不然我叫Mistress 的是你,之前叫Senior Sister 好的很,现在见到布爷了,Senior Sister 也不能叫了,那我只能叫你Mistress 了。

好在Gudao 发现,它叫了Mistress 后Luo Caisi 没有发怒,这让它relaxed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