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ndon The Universe Chapter 469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恭喜Fellow Daoist Lan 找到Dao Companion 。”一直在远处等候的伽匀空看见Gudao 上前说话了,这才过来招呼。

Luo Caisi 赶紧施礼,“many thanks 伽Island Lord ,不是伽Island Lord ,我和Gudao 也来不到这个地方。”

伽匀空连说不敢,他心里relaxed ,幸好Luo Caisi 没有事情,否则的话他一点人情都没有。

Gudao 四处张望,忽然它看见了什么东西一般,急切的叫道,“是无量仙海息楼,他们带了一大帮人过来,要报复我们。”

Lan Xiaobu 有些疑惑,还没他询问,Gudao 就添油加醋的说道,“无量仙海的Young Master 说什么我们房费逾期了四天,四天房费就要我们付出一百一十多万high grade 仙晶。我们拿不出来,他就要带走Mistress ,说什么他们Young Master 要见Mistress 。Mistress 和我都不愿意过去,他就将我们困在无量仙海息楼,不允许我们离开半步……”

伽匀空听到这话,恨不得打自己几个耳光。several decades 都过来了,他花费的何止一些房费?他走的时候,居然忘记了帮Luo Caisi 续房费。就算是再续一百年,也是应该的啊。

只希望Lan Xiaobu 不要因为这件事迁怒自己。

心里secretly sighed 一声,做事还是太势利了啊。在知道Lan Xiaobu 可能出事了后,他对Luo Caisi 就没有之前上心了。从今天开始,这个势利的毛病must 改掉。

“Gudao ,那息楼都说了是伙计做的,而且他们也主动赔礼让我们离开了。”Luo Caisi 说了一句。

她之前还不是很确定,眼下在坊市外面看见Lan Xiaobu 后,她大致明白无量仙海息楼为什么要放她走了,那是人家知道Lan Xiaobu 要来了。

从伽匀空的所作所为到无量坊市仙海息楼的前后不一,她猜测Lan Xiaobu 肯定有实力威胁到这些人的小命。

她不解的是,自己能cultivation 到大乙仙已经是运气中的运气,Lan Xiaobu 用什么来让这些人害怕的?

Lan Xiaobu 看着疾步走过来的一群人,心里很清楚Gudao 说的话肯定不完全真实。

以无量仙海息楼的底蕴,想要拦住Gudao 和Luo Caisi ,他们绝对走不出息楼半步,更不要说出现在坊市外面了。

同样的,正常情况下息楼的一个伙计也不敢拦下客人。

“可是蓝Great Emperor 当面?”entire group 还远没有到Lan Xiaobu 这边,其中一名middle-aged man 就快走几步,满脸堆笑的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问候。

Lan Xiaobu 没有回答,他看着来人。不是Gudao 说的一大帮人,来的只有三人。走在最前面的男子周身Dao Rhyme 内敛,气息澎湃,实力绝对不会比大鲲Immortal Palace 的那个大Palace Lord 元布差。在这人身后的两人,一个是Immortal Emperor Early-Stage ,另外一个是Immortal King Early-Stage 。

这人叫自己蓝Great Emperor ,可见是一个手眼通天的家伙,短短几天时间就调查出来了他的来历,知道他是五宇Immortal World 的Immortal Court 王,否则的话不会称呼他蓝Great Emperor 。

伽匀空在Lan Xiaobu 身边whispered ,“Fellow Daoist Lan ,刚才说话的是无量坊市的Number One Person 丘采,也是鲲墟海六大expert 之一。”

“蓝Great Emperor ,丘采来这里是特意给骆Fairy 赔罪的。我这个不肖孙子丘陌,竟然听到骆Fairy 是量家通缉的人后,想要带走骆Fairy 寻找原因,罪不可赦。”丘采说完后,直接took out 长刀,一刀劈落。

丘陌心下忐忑的跟在丘采身后,他不知道grandfather 带他来应该要怎样赔罪,可他从未想过grandfather 会一刀劈了他。

看着身首两处的丘陌,丘苍昂一呆,他didn’t expect father 如此very ruthless ,直接杀了丘陌。不但是a killing blade 了丘陌,这刀势还直接锁住了丘陌的Primordial Spirit 不允许溢出。Primordial Spirit 被压制在破碎的fleshy body 中不溢出,时间久了会forcibly 的强行分涅化,甚至连轮回之机都没有。

不过想到Lan Xiaobu 的terrifying ,他forcibly 的没有敢说一句话。

Lan Xiaobu 也没有想到,丘采如此光棍,上来就主动承认了孙子的动机,还a killing blade 了他的孙子。

他并没有在意,就算是丘采不动手,Lan Xiaobu 也会废掉丘陌。

来到this world 后,他知道好好先生只是让别人觉得他好欺负。今天他放了丘陌,将来他如果没有照顾到身边的人,会有很多丘陌出现。反正事后道个歉就了事了。

对Lan Xiaobu 来说,道歉显然是不可以的。

做完这些,丘采主动拿出一枚戒指递给Luo Caisi ,“骆Fairy ,这是我无量坊市的一点小小心意,还请骆Fairy 收下。”

Luo Caisi 也被丘采的举动惊住了,虽然丘陌要带走她,毕竟没有成为事实。不仅如此,后来丘陌还主动来道歉了。就算是这样,还是被这个丘采一刀劈杀。杀了丘陌后,应该什么恩怨都了结了,丘采居然还拿出东西来赔偿。

Luo Caisi 连忙摆手,她不是那么狠的人,在息楼放她和Gudao 走的时候,她就觉得这件事已经结束了。

尽管Luo Caisi 拒绝,可Lan Xiaobu 没有说话,丘采一直不敢收回自己送出去的东西。他在等什么,只有他自己清楚,他相信Lan Xiaobu 也清楚。

足足过了四分之time it takes an Incense Stick to burn ,Lan Xiaobu 才说道,“既然丘坊主赔礼,那我就代采思收下了。”

Lan Xiaobu 手一卷,戒指disappeared 。

丘采relaxed ,再次说道,“蓝Great Emperor ,我知道一个秘密,是关于沼泥河的事情……”

Lan Xiaobu 不等丘采将话说出来,就一摆手说道,“我和家人久别重逢,就不打搅坊主了。至于坊主说的秘密,等我再来的时候,再前来拜访。”

“好,我必定恭迎Great Emperor 再临坊市。”丘采一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语气没有半点刚刚杀了自己嫡孙的情绪。

伽匀空也赶紧说道,“Fellow Daoist Lan ,我留在坊市转转,就此分别,将来Fellow Daoist 去我鲲前岛,就是我鲲前岛最尊贵的客人。”

因为息楼房费的事情,他心里很是后悔。之前主动带Lan Xiaobu 来无量坊市寻找Luo Caisi ,现在找到Luo Caisi 了,他也没有脸面继续留在Lan Xiaobu 身边。

“好。”Lan Xiaobu 带着Gudao 和Luo Caisi ,飞身跃进轮回锅。轮回锅卷起一道vortex ,瞬间就从无量坊市外disappeared 。

“丘坊主,我也走了,有机will meet again 。”Lan Xiaobu 走了后,伽匀空也赶紧告辞。

等大家都走了后,丘采吁了口气。

“father ,你为何要……”丘苍昂一脸伤感的看着地上的丘陌。

丘采snorted ,“这已是最好的结果了,否则你以为我Qiu Family 还会存在。好在那Lan Xiaobu 还不算是太狠,允许丘陌去轮回……”

“可是……”丘苍昂看着连Primordial Spirit 都没有溢出的儿子,father 的手段他也略了解,这应该是不能轮回了。

丘采叹道,“我杀了丘陌,锁住了丘陌的Primordial Spirit ,只要the time it takes half an incense stick to burn 过去,丘陌必定Divine Soul 俱灭,永远也无**回。Lan Xiaobu 显然也知道这种情况,他如果希望丘陌Divine Soul 俱灭,只要再多留一会就可以了。他主动提前走,甚至连沼泥河的秘密都没有听下去,可见他觉得息楼拦截他Dao Companion 的事情可以结束了。而且他也允许丘陌去轮回,否则你以为呢?”

说完这句话后,丘采一挥手,刚才被杀掉的丘陌尸体上溢出一丝Primordial Spirit 。Primordial Spirit 很淡薄,正惊恐的看着丘采和丘苍昂。

“father ,丘陌还有救回来的可能。”丘苍昂赶紧说道。

丘采shook the head ,“我的手段很苛刻,有半分作假,Lan Xiaobu 都可以看出来。丘陌理论上是可以相救,不过很难。相反,我是希望丘陌去轮回。这对丘陌有好处,将来他的成就会更大。”

说完后,丘采看着丘陌淡薄的Primordial Spirit ,“丘陌,你可知道我的心意?”

丘陌淡薄的Primordial Spirit 小鸡啄米一般的nodded ,他只能去轮回了。

丘采看着丘苍昂,淡淡说道,“现在这件事才结束,你懂了吗?”

……

“Xiaobu ,那丘采可真very ruthless ,竟然连自己的孙子都杀了。”在轮回锅上,Luo Caisi 忍不住感叹道。

Lan Xiaobu laughed ,“因为他害怕我会连他也杀了,算了,不说这些。”

“对不起。”Luo Caisi 情绪忽然低落下来,她看着Gudao 说道,“我没有将太川养好,太川也许早已没了。”

Lan Xiaobu 没有问太川的下落,他握紧Luo Caisi 的手,“你一个人能走到今天,已经是上天给我们最大的祝福。”

“我是因为遇见了我Master ,如果不是我Master ,我早已死在了虚空。”Luo Caisi 想起了Master 聂湘雨,她很想让Lan Xiaobu 去寻找自己的Master ,可她也知道,这简直就是大海捞针。

“你不用担心,你Master 聂湘雨还活着,我救了她。不但你Master 活着,你Senior Sister 曲霏也活着。我就是因为曲霏的消息,这才知道你来了鲲墟海。”Lan Xiaobu 连忙说道。

Luo Caisi 惊喜的看着Lan Xiaobu ,这是她见到Lan Xiaobu 之后,最大的惊喜。

“她们在五宇Immortal World 吗?我要去五宇Immortal World 。”Luo Caisi 眼里最后一丝担忧也disappeared 。

Lan Xiaobu 沉默下来,他很想现在和Luo Caisi 一起回到五宇Immortal World ,可他知道自己还不能走。

量劫也许next moment 就要到来,他之前要寻找Luo Caisi ,才没有留在沼泥河。现在Luo Caisi 找到了,他要盯着沼泥河。一旦量劫过来,他立即破坏沼泥河底的量劫引动大阵。

只有将量劫干掉了,他才能安心和Luo Caisi 留在Immortal World 。

(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朋友们晚安!)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