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ndon The Universe Chapter 473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值真娿果然没有说错,不灭永玉丹门,你会自动过来,看样子还是这个女人比较了解你。”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传来。随着这个苍老的声音,一名老者出现在了Lan Xiaobu 的眼前。

种奕脸现惊恐,subconsciously 的往后狂退。好在没有人阻拦他,让他可以后退。

“古胥,还真是你啊。”Lan Xiaobu hehe 一笑,没有半点在意。

古胥hehe 一笑,“看样子这些年你cultivation base 上涨很快,膨胀的也很大啊。很难想象,当年那个小小的Immortal King ,敢如此在我面前说话。想必你应该想在这里布置虚空formation mark 吧?可惜了,是不是疑惑这里simply 无法布置虚空formation mark ?”

听到古胥的话,Lan Xiaobu 一愣,他还真没有打算布置什么虚空大阵。古胥最多也不过是一个Demi-God Realm 而已,凭什么让他布置虚空大阵?

不过听到古胥的话后,Lan Xiaobu 倒是尝试着勾勒了一道虚空formation mark ,很快他就发现,这formation mark 无法成型,还真的无法布置虚空formation mark 。

这是怎么回事?Lan Xiaobu 一皱眉。对付古胥他不在意,万一有更强的家伙过来,对方还能阻止他布置虚空formation mark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Lan Xiaobu 几乎没有半分迟疑,当即就让宇宙维模构建空间维模,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刻画虚空formation mark 。

“将生死锅和我的木桶拿来,还有和我走一趟摩玄峡谷。至于你认识的这些蝼蚁,我也没有打算去杀。”古胥lightly saying ,他甚至连法宝都没有took out 。

Lan Xiaobu 认真的nodded ,“说的不错,我的确要去一趟摩玄峡谷,至于要不要带你,我觉得还要看你个人的表现。”

说完这句话,七音戟took out ,one after another 戟芒瞬息犹如长江大海一般倾斜而出。

“嗯……跨入Immortal Emperor Realm 了?”古胥眼里闪过不可思议的表情,这怎么可能?Lan Xiaobu 在摩玄峡谷的时候,百分之百是Immortal King ,还是一个Immortal King Early-Stage 。这才多久,都从Immortal King Early-Stage 来到Immortal Emperor Realm 了?

他知道Lan Xiaobu 身上有秘密,否则的话,也不会在sacrificial offering 台疗伤的时候要借东西将自己罩住了。

不过他也从未想过Lan Xiaobu 身上的秘密如此之大,竟然在短短两百年不到,就从一个Immortal King Early-Stage 来到了Immortal Emperor ,这还了得?

这种震骇很快就化为了惊喜,无论Lan Xiaobu 身上有什么秘密,他古胥都要了。

小小一个Immortal Emperor 在他眼里还真不够看,古胥抬手took out 了自己的法宝,是一件裂空飞爪。

七音戟卷起的戟芒和戟涛隐约有些迟缓,Lan Xiaobu 心里已有了一些判断。他之所以无法在这里布置虚空大阵,是因为Space Rule 有些变化,或者是有些扭曲。

裂空飞爪似乎将这一方space tearing 成为无数碎片,而Lan Xiaobu 就处于其中一块碎片之中。只要这些space fragments 再次变化,surrounded by this 的Lan Xiaobu 将随着这些space fragments 一样变化。

“小子,宇宙大的很,不是依靠阵道就能走遍的……”古胥淡淡的声音传来,飞爪再次变换,那被飞爪撕裂的无穷无尽space fragments 似乎要再次融合起来。

space fragments 融合,处于这space fragments 中的一切都会化为虚无。

Lan Xiaobu coldly snorted ,七音戟的戟芒忽然disappeared ,古胥还在心惊的时候,一种terrifying 的Death Aura 就笼罩住了他。

next moment ,在古胥的感官中,空间消失了。空间都消失了,那被他撕裂的space fragments 自然也是disappeared 。

那是一种压制的力量,不仅仅是相对于规则。让古胥惊恐的是,他感觉这种Essence Power 的质要远远强于他的仙元,难道这是神元?

然后他眼睁睁的看见一道戟芒划空空间,来到了他的眉心。

这是无视空间的divine ability ?古胥内心一片冰凉。他可以施展出空间分割divine ability ,是因为他触摸到了Space Rule 。而Lan Xiaobu 刚才施展的divine ability 就绝对是无视了空间,这是一种无界divine ability 。

也就是说,Lan Xiaobu 一样接触到了空间,而且对Space Rule 的理解远远要强于他古胥。如果Lan Xiaobu 真的是神元,那他拿什么和别人斗?

“pu! ”古胥自己都可以看见他眉心一道blood light 炸裂,Death Aura 涌来,古胥心里一片惶恐。不过那种Death Aura 很快就disappeared ,等他醒悟过来的时候,Lan Xiaobu 正站在他的面前平静的看着他。

刺穿他眉心的long halberd disappeared ,与之一同消失的是他的cultivation base 。他的dantian 和Sea of Consciousness 全部被封禁起来了。

“你是不是觉得我must 布置虚空Sleepy Slaughter Array 才可以教训你?”Lan Xiaobu 看着在自己面前的这个Old Guy 。

此刻被他制住了,这家伙反而没有了之前的那种佝偻模样。

“为什么?”古胥完全不明白,为什么Lan Xiaobu 可以施展神元?

Lan Xiaobu patted 古胥的肩膀,顺便将古胥的戒指撸下来丢进了宇宙维模之中,然后说道,“说心里话,在我对决的powerhouse 中,你连前五都排不上。对付你我也要用虚空Formation ,那我岂不是太丢人了点?先委屈你一下,when the time comes 也许需要你陪我去一趟摩玄峡谷。”

说完这句话,Lan Xiaobu 手一卷,直接将古胥丢进了True Spirit world 。

古胥还不能杀,他还需要询问古胥很多东西。

“Xiaobu big brother ,你杀了这个old bastard ?他就是那个摩玄第一的powerhouse 啊……”种奕激动的跑了过来。

“我没杀他,只是将他关起来了。”Lan Xiaobu 说道。

种奕握紧拳头,他现在彻底明白了Lan Xiaobu 的实力,刚才和古胥战斗的时候,他远远看着。尽管他没有看出来多少东西,他却知道古胥比Lan Xiaobu 差的远。

“我们赶紧打开Immortal Sect 封印,救一下广礼big brother 他们吧?”

“广礼和简炫明不在这里,他们在那个值宇Immortal Court 。护阵我已打开了,你和永玉丹门的人说一下,他们的Sect Master 肖越水也在值宇Immortal Court 。等这边事毕,你还是去禁仙司。那值家之所以敢动手,只是仰仗古胥而已。现在古胥被我抓了,值家simply 没有机会在这里立足。看这个地方现在乱七八糟的,还是交给藤漠来管好一些。”Lan Xiaobu 说道。

他divine sense 虽然无法覆盖整个摩玄immortal domain ,不过从永玉丹门到瀚星immortal city 这个距离,那都是in his soul 念之下。他已扫到了广礼and the others ,不但广礼和简炫明都活着,藤漠也没有被杀。

值家的人抢夺了昇星Immortal Court ,并且建立了值宇Immortal Court 。按照他看见的情况,这应该不是值patriarch 动做的。值真娿是去过虚空岛的,只要值真娿不是傻的,就不会公然挑衅他Lan Xiaobu 。

现在值真娿敢这么做,肯定是因为古胥。

古胥的实力也不会让值真娿这么做,真正让值家不怕得罪他的,应该是摩玄峡谷下面的家伙,也就是古胥后面的主子。

值家虽然这样做了,也不敢将事情做绝。所以值家将所有和自己有关系的人都囚禁在Immortal Court 大牢之中,就是以防自己有一天会来到这里算账。

若是自己被古胥和古胥后面的主子杀了,那值家将随意处置他的朋友。如果他杀了古胥,那值家肯定会说是古胥强迫什么的。

……

值宇Immortal Court 的Immortal Court great hall 中,有十多个人坐在这里。这既是Immortal Court 朝会,也是值家内部的家族会议。

因为值家掌控了昇星Immortal Court 后,就从未给过外姓cultivator 入住庭堂的机会。每次值家的人建议如何管理Immortal Court 的时候,值真娿都是说再等等。

没有人知道她在等什么,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自己在等什么。

“Great Emperor ,我觉得我们真不能再等下去了,我们应该整治一下值宇Immortal Court 。值家控制值宇Immortal Court ,是为了值家能够更加发展壮大。现在值宇Immortal Court 已是很混乱,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我们掌控值宇Immortal Court 还有何意义?还有,我建议立即杀了Teng Family 所有的人。Teng Family 的人活着,对我们掌控整个Immortal Court 是一个大问题。”说话的是值昂,值家current patriarch ,在值家甚至在整个Immortal Court ,地位也是second only to 值真娿。

值真娿frowned ,这种话她听了很多遍。

自从昇星Immortal Court 被她值家取代后,整个Immortal Court 都是乱成一锅粥。她也懒得去管理,因为她知道这只是1st Step 。Lan Xiaobu 一天没有过来,这件事就一天没有结束。

Lan Xiaobu 的terrifying ,到现在为止,她内心都是惊恐的。

当初在虚空岛上有多少powerhouse ?那些powerhouse 随便出来一个,都可以碾压她值真娿。可那些powerhouse 在Lan Xiaobu 面前,简直就是和纸糊的一般,想杀多少就杀多少。

哪怕他见识过古胥的强大,也见识过古胥背后那个存在,可Lan Xiaobu 给她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正因为如此,江衍immortal dao 的禁仙司很多人挂印离开,都不愿意为她做事,她也没有当即斩杀,而是将所有的人全部抓到了Immortal Court 大牢之中。

就是为了Lan Xiaobu 来的时候好说话,唯一让她恼火的是,齐云舒被人杀了。

又有几名值家Elder 要站出来说话,实在是因为值宇Immortal Court 现在是真的太乱了。

值真娿摆了摆手,sighed 说道,“你们不懂,我现在是if you ride a tiger, it’s hard to get off 。我值家相对那人来说,实在是not worth mentioning ……”

话没说完,值真娿的脸色就刷的一下变了。她忽地站起,双拳握紧,整个人都紧绷起来,她感受到自己布置下去的所有禁制,in this brief moment 似乎被人窥探过一般。

(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朋友们晚安!)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