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ndon The Universe Chapter 474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一个突兀的声音从great hall 外传出,等众人看见的时候,却发现great hall 中间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一名男子。

“五宇王……”值真娿忽地站起,脸色有些苍白。

Lan Xiaobu 就是她的梦魇,当初她在摩玄Antiquity Battlefield 追杀晏嬛的时候,就是因为Lan Xiaobu 在,她差点被杀。这仅仅是开始,到了虚空岛的混沌Secret Realm 入口之时,她才知道Lan Xiaobu 的成长有多快。那个时候Lan Xiaobu 要杀她,真如捏死一只蝼蚁。

从deep in one’s heart ,值真娿是真的不愿意灭掉昇星Immortal Court ,然后当这个值宇Immortal Court 的Immortal Court 王。其实在藤及楼失踪后,可以占据昇星Immortal Court 的势力不知道有多少。别人为什么没有动手?

不要说别人,就是和她一起去虚空岛参加混沌Secret Realm 的四帝宫,任何一个人站出来,都可以轻松占据昇星Immortal Court ,可人家没有一个动手的。

原因大家心里都有数,昇星Immortal Court 是Lan Xiaobu 罩着的。

值真娿在努力的想着,如何将自己从这件事中尽大可能的撇开,就算是无法彻底撇开,她也要让Lan Xiaobu 知道,自己是compelled by circumstances 。

可没等她说话,一道black glow 就划shatter void ,跟着一道强悍的空间气息笼罩住了Lan Xiaobu 。而那一道black glow 就是在这强悍的空间气息中,锁定了Lan Xiaobu 的眉心。

值真娿呆滞住了,一时间她甚至忘记了叫住手和上前去阻止,这一刻她的脑海中只有一片空白。

这一道sneak attack ,她作为值家最强的Immortal Emperor ,岂能不知道是谁做的?那是值家patriarch 值昂,这是忘记值一杀是怎么死的了吗?

曾经召开家族会议的时候,被选上patriarch 的值昂就high-spirited and vigorous 的说,“那Lan Xiaobu 的确厉害,但再厉害,那也只是一个Immortal King 而已。而他Master 最近毫无音讯,很有可能是飞升上一界了。一个Immortal King 凭借虚空大阵,杀了许多的Immortal Emperor ,甚至让众多Immortal Court 王不敢动弹,这也只能说是占据天时地利。如果不给他那几天布置虚空Sleepy Slaughter Array 的时间,他Lan Xiaobu 还有这么厉害?

所以我的观点是,一旦Lan Xiaobu 现身,立即就动手杀了他,不给他半点布阵机会。Immortal King 再厉害,哪怕可以对付仙尊后期,在Immortal Emperor 面前也只能趴着。”

值昂的这个观点竟然得到了众多值家Elder 的认同,这让值真娿很害怕。她很想拿掉值昂的这个patriarch ,她的实力虽然强于值昂,可地位已经比值昂低了。

当上Immortal Court 王后,因为一直不敢动昇星Immortal Court 的构架,这导致她基本上是一个孤家寡人,没有什么有力的帮手。她都怀疑,如果不是因为她实力比值昂强大很多,值昂说不定着就不让她做这个Immortal Court 王,而是一脚踹她离开了。

deep in one’s heart ,值真娿还真不愿意做这个Immortal Court 王。但她比谁都清楚,一旦她不做这个Immortal Court 王,值家别的人做了Immortal Court 王,那第一个要杀光的就是Lan Xiaobu 的朋友。

若真这样做了,值家将陷入Bottomless Abyss ,再也没有回头余地。

本来她还想慢慢纠正值昂的想法,didn’t expect 她还未纠正,Lan Xiaobu 就出现了,值昂还真选择了动手。她不知道值昂的想法对不对,她只知道一点,Lan Xiaobu 这么好杀,会轮到他值昂来杀?浩瀚Immortal World ,比值昂聪明强大的人太多了,为什么不见他们杀了Lan Xiaobu ?

Lan Xiaobu 动都没有动,碾压空间的Immortal Emperor 气息似乎in this brief moment 静止了。然后Lan Xiaobu 忽地punched out ,那一道已接近他的black glow 在this fist 之下化为无数碎点。Lan Xiaobu 却是一步跨前,抬手就是一巴掌拍了出去。

值昂就感觉到空间再也不属于他,他就好像呆在了别人的家里,浑身都不自在。Lan Xiaobu 那punched out 来的狂暴气息,虽然不是针对他,他依然感觉到呼吸艰难。

当Lan Xiaobu 那一巴掌拍来的时候,值昂竟然无法躲避,他的眼里闪过一丝恐惧。

啪!那一巴掌拍在他的脸上,直接将他半边脸给拍成虚无,而值昂却在这强悍的力量之下倒飞出去。

bang! 值昂轰在了他的座位旁边,那里坐着一名年轻男子。

明明知道不应该砸到自己儿子身上,可他就是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身体。一声mournful scream 传来,他身后值提的身体被轰裂,当场气绝。

感受到自己的dantian 和Sea of Consciousness 全部碎裂,值昂内心一片凄凉。他这一刻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值真娿不愿意杀任何一个和Lan Xiaobu 相关的人,为什么不愿意来昇星Immortal Court 。

比起值真娿说的,Lan Xiaobu 的实力何止Immortal King ?就算是不用任何阵道,人家也可以轻松灭掉值家。

“好好的活着不行吗?偏偏要courting death 。”Lan Xiaobu shook the head ,走向了坐在最上首的值真娿。

值真娿已经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她离开座位,对Lan Xiaobu 一躬身,“五宇王,这件事真的和我无关。一切都是古胥强迫我做的,如果不是古胥,我绝对不会来昇星Immortal Court 。我值家,一直都生存在月镜Immortal Court ,就算是要占据Immortal Court 王之位,也impossible 想来到昇星Immortal Court 。”

值家其余的人心里都是惶恐不安,连占据月镜Immortal Court 王之位的话也说出来了,可见在这个五宇王Lan Xiaobu 面前,值家是多渺小。

也是,值家现在除了值真娿,最强的应该就是值昂了,可值昂sneak attack 在前,却没有挡住Lan Xiaobu 的随意一巴掌。

Lan Xiaobu 走到Immortal Court 王的座位坐了下来,淡淡说道,“如果不是你没有对我朋友动手,你以为你值家现在还存在?”

值真娿和值家所有的人,此刻都是不敢大声喘气。

在十几个呼吸之前,值家所有的人都对值真娿的低调和无所作为不满意。甚至觉得值真娿虽然是值家Number One Powerhouse ,却不配坐在值家所建Immortal Court 的Immortal Court 王之位上。

而在这十几个呼吸之后,值家所有的人都在后悔,没事来抢什么昇星Immortal Court 的Immortal Court 王之位啊。

“杀了昇星Immortal Court 人的值家人站出来,给你们ten breaths 时间,ten breaths 之后,没有站出来的就不用站出来了。”Lan Xiaobu 淡淡说道。

所有在great hall 的值家Elder 都是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这里没有杀昇星Immortal Court 人的最多不超过五个。

值真娿见良久没有人站出来,立即说道,“值寻、值乌弓、值志远、值方你们几个站出来吧。”

“可我们没有动手杀过昇星Immortal Court 的人啊。”一名男子look pale 的站了出来,语气有些惶恐。

值真娿叹道,“我知道你们没有杀过昇星Immortal Court 的人,所以才叫你们站出来。”

值真娿肯定,如果在ten breaths 之后没有人站出来,Lan Xiaobu 会全部杀光。Lan Xiaobu 的very ruthless ,她是亲眼见到过的。

Lan Xiaobu 淡淡说道,“这就是说其余的人都是沾了昇星Immortal Court 的血了?”

“是。”值真娿深深的吸了口气,她知道,今天一个回答不好,值家就会彻底消散。

“你们四个,去将所有被你值家囚禁的人放出来。”Lan Xiaobu 对被值真娿叫出来的四人说道。

“是。”四人离去后,Lan Xiaobu 的目光落在值真娿身上,“说吧,当初摩玄immortal domain 的那枚天罡formation flag 在谁手中?”

值真娿连忙恭谨说道,“在古胥手中,古胥说他背后有一尊Deity ,并且带来了Deity 的强大念记。他在知道你和昇星Immortal Court 的关系后,要求我值家必须要占据昇星Immortal Court 。只要我值家占据了昇星Immortal Court ,他会在千年之内,让我值家多出百名Immortal Emperor 。不仅如此,他还可以让我值家的人跨入God World 。”

Lan Xiaobu 冷笑,“如此大的ability ,怎么自己不去God World ?继续说下去吧。”

“是。”值真娿继续说道,“那个Deity 被人禁锢,cultivation base 压制的very difficult to deal with 。需要cultivator 精blood sacrifice 奠才可以缓慢恢复。所以他让我掌控一界cultivator ,然后慢慢的为他恢复……”

Lan Xiaobu nodded ,这是真的。因为他在摩玄Immortal Valley 底的时候,虞婼就sacrificial offering 过鲜血。不过轮回锅被他拿来了,这sacrificial offering 的鲜血是通过什么方式被古胥背后那个家伙得到?

“掌控一界cultivator ,好大的口气。”Lan Xiaobu 说道,“putting it that way ,你值家霸占昇星Immortal Court 只是1st Step 而已,接下来还有Second Step 和Third Step 吧?最后霸占整个摩玄immortal domain ?”

Lan Xiaobu 对这些家伙很是不爽,就如寂神谷一般,动不动就refining 一个immortal domain ,掌控一界cultivator 的blood essence 。寂神谷如此牛皮,还不是被他给灭的干干净净。

值真娿惶恐说道,“的确是如此,不过我一直都没有真正同意,你从我的所作所为就可以看出。我的动作,不是要占据整个摩玄immortal domain 的做法。可惜我实力低微,simply 无法反抗,我知道你肯定回来,所以我只能在等你。”

“你说你将天罡formation flag 给了古胥,可我在古胥的戒指中没有找到。”Lan Xiaobu 再次问道。

他已经查看过古胥的戒指,好东西的确很多,但没有天罡formation flag 。

“啊……”值真娿惊异的看着Lan Xiaobu ,古胥的戒指?这就是说,古胥被Lan Xiaobu 拿住了?否则的话,如何说他戒指?

不过她很快就反应过来,她现在想的不应该是这些,而是值家能否生存的问题。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