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ndon The Universe Chapter 476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Lan Xiaobu 收起玉简,看着值真娿说道,“这里没有你的事情了,以后不要去昇星Immortal Court 捣乱,否则的话,你再侥幸和留手,也保不住值家。还有,引Immortal Emperor 去化生魂养虚空斜角菇的事情也别在做。人在做天在看,今天你值家还剩下几人,明天或者一个都没了。今天我不杀你,除了因为你留手之外,还有当年你去虚空岛求天罡阵formation flag ,也算是为摩玄immortal domain 付出了一些。”

“是,many thanks 五宇王活命之恩。”值真娿听到Lan Xiaobu 放了她,心里激动不已,赶紧躬身施礼,然后cautiously 的告辞离去。她能活下这一命,实在是不容易。

就算是Lan Xiaobu 不提醒她,她也不会再去做了,因为这件事Lan Xiaobu 已经过问。再说了,主站这些事情的值家人,几乎被Lan Xiaobu 杀光。

值绶下场如何,也不能让值家所有的后人去添补。

值真娿一走,Lan Xiaobu 将古胥再次丢进宇宙维模,然后took out 轮回锅直奔摩玄峡谷。古胥还有一点点利用价值,这一点价值Lan Xiaobu 也要将其剥离出来。

轮回锅的速度太快,很快就出现在了摩玄峡谷之外。

Lan Xiaobu 犹豫了一下,轮回锅就冲进了摩玄峡谷之中,他知道摩玄峡谷很多Flying Magical Treasure 是不能用的。不过当初神云仙池的风峦都可以横渡摩玄峡谷,他的轮回锅自然是更能。

正如Lan Xiaobu 预料的一样,轮回锅在摩玄峡谷之中毫无影响,就和寻常in the sky 飞行没有两样。

就算风峦进入摩玄峡谷,也要加快速度横渡过去,一不下心的话,就有可能被摩玄峡谷吸入。

而这种吸力对轮回锅来说,是半点影响都没有。轮回锅这次可不是横渡摩玄峡谷,而是直接冲入摩玄峡谷的底部。

哪怕轮回锅的速度已经是降低再降低,Lan Xiaobu 也是two hours 左右就控制轮回锅落在了轮回峡谷底。

摩玄峡谷底部死气依然,没有任何生机,和他离开的时候差不多。峡谷底部,Lan Xiaobu 没有兴趣仔细查看,至少现在没有兴趣。等他将天罡formation flag 找到后,也许会检查一下,还有那个绝生潭。

Lan Xiaobu 直接来到了Immortal Emperor 村,当初他来这里的时候是重伤,被虞婼背来的。在这个地方,他抢走了这里vampire 的生死锅,并且将生死锅化为了五宇Immortal World 的镇压一界之宝。

想想当初和宫允旗逃走时候的惊险,Lan Xiaobu 反而有些期待,那个vampire ,也就是古胥的主子会给他什么惊喜。

Lan Xiaobu 的divine sense 扫了一下,这里还活着的Immortal Emperor 似乎只有三四十个人了,只有当初的one third 。他离开也不过才一百多年,这一百多年发生了什么?怎么一下少了这么多Immortal Emperor ?

“是你?Lan Xiaobu ?”一个突兀的声音惊声叫道,“你不是被卷去sacrificial offering 了吗?怎么还在这里?”

Lan Xiaobu 当初被生死锅吸去sacrificial offering ,整个Immortal Emperor 村的人都看见了。

“又是你啊。”Lan Xiaobu hehe 一笑。

当年虞婼带他来这里的时候,除了那个须发皆白的Immortal Emperor 外,进入Immortal Emperor 村第一个看见的Immortal Emperor 就是这人。当初虞婼担心被欺负,说自己是Immortal Emperor 。这Immortal Emperor 当初是laughed 一声,然后说,这里谁还不是Immortal Emperor ?

“我觉得sacrificial offering 这种事情不大好,所以就又回来了。”Lan Xiaobu 说道。

可见当初他抢走生死锅的事情,古胥没有传出来,否则的话,这名Immortal Emperor 不会说他已去sacrificial offering 的话来。

听到Lan Xiaobu 的话,这名Immortal Emperor 惊异不定,却再也不敢多话。被生死锅卷走sacrificial offering 的cultivator ,还能回到Immortal Emperor 村的,Lan Xiaobu 是第一个。所以在听到Lan Xiaobu 的话后,赶紧低头匆匆的进入了Immortal Emperor 村。

在Immortal Emperor 村求活,第一要素就是mind your own business 。

“Lan Xiaobu ?”又有一个声音叫了出来。

一个身材不高的Immortal Emperor 震惊的盯着Lan Xiaobu ,Lan Xiaobu 被生死锅卷走sacrificial offering ,他是亲眼见到的,怎么又看见Lan Xiaobu 了?

“原来是你这个矮子啊,刚才我没有看见白亥和董椰,偏生你这个祸害还活着。”Lan Xiaobu 讥讽了一句。

眼前很家伙正是柳言津,这家伙和斐文泽、白亥、董椰、宫允旗几人和他商量一起逃出摩玄峡谷。结果中途除了不知情的宫允旗之外,其余几人都将他当成炮灰。

听到Lan Xiaobu 的讥讽,柳言津是半句话都不敢说。

先不去管Lan Xiaobu 的阵道,Lan Xiaobu 的实力也是可以秒掉他的。

被困在摩玄峡谷之底,这些家伙其实就和死了没有区别,Lan Xiaobu 都懒得理睬这个柳言津,径直走向Immortal Emperor 村后面的小山包。

在他眼里,柳言津是小角色,not worth mentioning 。现在他要对付的除了那个vampire 之外,还有气运阵盘里面的那个家伙。

看见Lan Xiaobu 没有理睬自己,反而是走向了Immortal Emperor 村后面的sacrificial offering 平台,柳言津赶紧追上去对Lan Xiaobu 一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说道,“Fellow Daoist Lan ,之前是我们几个不对,还请Fellow Daoist Lan 恕罪。请问一下宫允旗现在好吗?”

Lan Xiaobu 停了下来,他看着柳言津indifferently said ,“第一宫允旗现在很好,cultivation base 再有精进。第二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说的,以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同样没有。”

说完这句话后,Lan Xiaobu 再懒得理睬柳言津,加快了脚步,很快就穿过了Immortal Emperor 村。

柳言津看着的背影,眼珠转动,然后他就发出了数道讯息。time it takes to burn a stick of incense 后,白亥、董椰和斐文泽就都从外面急急的赶回了Immortal Emperor 村。

敢情他们一个都没有事情,只是刚才不在Immortal Emperor 村而已。

“柳言津,你发出如此讯息是什么意思?”白亥第一个问道。

柳言津sighed 说道,“你们simply 想不到我刚才看见谁了,告诉你们,我看见Lan Xiaobu 了。”

“什么?”白亥和董椰都是震惊出声。

白亥急切的说道,“Lan Xiaobu 不是被sacrificial offering 了吗?”

柳言津摇摇头,看着平静的斐文泽说道,“斐文泽当年猜测的对,Lan Xiaobu 不是这么容易陨落掉的。之前我们还以为这是废话,现在我才知道,斐文泽说的竟然是事实。

我可以负责的告诉大家,Lan Xiaobu 不但没有被sacrificial offering ,他还离开过摩玄峡谷。不仅如此,这次进入摩玄峡谷,是他主动进来的。他身上的那种气息和imposing manner ,我就可以看出来。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Lan Xiaobu 应该掌握了如何进出摩玄峡谷的秘密。”

几人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都想到了一个问题,Lan Xiaobu 这次进来肯定不是无缘无故。

“他不会是来寻找古胥麻烦的吧?”董椰惊异不定的问道。

白亥said solemnly ,“很难说,当初我假装不懂阵道进入他的Formation 中后,我以为自己在伪装,结果我发现真正伪装的是Lan Xiaobu 。此人早已看透我精通阵道,甚至阵道水平还不低。结果大家也都知道了,如果不是此人show mercy ,我们一个都没have life 。所以说,既然他敢来这里,我相信就有一定的把握。如果我们能再和他合作,说不定…….”

“hehe ……”斐文泽hehe 一声,“合作?人家如果可以教训古胥,我们拿什么和他合作?”

众人都沉默下来,对Lan Xiaobu 来说,他们毫无价值。

……

Lan Xiaobu 再次站在了这个篱笆墙外面,古胥不在,篱笆墙被封印住。篱笆墙里面的那个小土包,现在看起来是如此的滑稽。

上次出现在这里的时候,那褐色的土包周围还长满了青草,预示着这个地方生机很足。今天Lan Xiaobu 再次来这里,青草早已disappeared 。除了褐色的土包,入眼都只有灰褐色。

Lan Xiaobu 没有急着open seal ,他开始布置虚空formation mark 。

他可以轻松干掉Demi-God Realm ,却不代表他可以干掉古胥背后的这尊great character 。

one after another 虚空formation mark 被Lan Xiaobu 布置完毕,他这才打开篱笆墙的禁制。

没有了佝偻背古胥,这个地方似乎显得有些死寂。

Lan Xiaobu 抬手就将古胥丢了出来,“古胥,你看看能不能想起一些什么,如果想不起什么东西的话,那我就懒得继续带着你了。Divine Soul 俱灭,也许才是你最终的归宿。”

看着眼前的褐色土包,古胥的眼里闪过一丝恐惧,随即似乎明白了什么一般,急切说道,“是预……”

刚刚说了两个字,古胥嘴角就溢出一丝乌黑的血迹,整个人就好像解脱了一般,慢慢的倒在地上,最后身体也在缓缓消失,犹如水渍渗透到了地底深处一般。

next moment ,Lan Xiaobu 同样感受到一股ice cold aura 渗透全身,他的意识似乎要被冰冻住一般,那是一种生机灭绝的气息。

Lan Xiaobu 动都没有动,一道火焰直接覆盖了自己的整个身体。他等的就是这一刻,否则的话,古胥早已没有利用价值。

一声沉闷的哼声传来,Lan Xiaobu 却知道自己成功了。

刚才他借助跗骨火焰覆盖身体,在sneak attack 了对付他的那一Dao Soul 念之后,跗骨火焰成功在对方身上留下了一点印记。这一刻就算是对付再refining 掉跗骨火焰的印记,他也找到了对方的所在位置。

找到了位置,他就不相信自己干不掉一个连摩玄峡谷都无法离开的vampire 。

跗骨,果然是好东西。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