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ndon The Universe Chapter 477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跗骨火焰的气息在迅速消失,Lan Xiaobu 知道对方在剥离跗骨火焰。

Lan Xiaobu 半点都不担心,他跟着就是一道Divine Soul 刺过去。他的cultivation base 是Immortal Emperor ,但比起divine sense 和阵道,他的cultivation base 是最低的。

加上Lan Xiaobu 早已将仙元转化为神元,这种Divine Soul 刺过去,就算是真正的Deity 也不一定能承受住。even more how 被困在摩玄峡谷低,哪怕曾经是再强,现在也impossible 强到什么地方去。否则的话,你能被困住?

Divine Soul 刺和跗骨火焰中的念记形成呼应,直接轰了一个正着。一声mournful scream 传来,那褐色的土包突然分来。

Lan Xiaobu 有些皱眉,虽然他知道Divine Soul 刺能暗算到对方,只是对方这实力似乎比当初要下降很多啊。

随即Lan Xiaobu 就惊异的发现,在那分开的褐色土包之下,一条灰色的通道直接延伸下去。

Lan Xiaobu 暗自震惊,这褐色的土包上他坐过,这褐色土包他也用divine sense 扫过很多次,都没有发现任何端倪。didn’t expect 这下面是一个阶梯,由此可见,这褐色土包下的Formation 比他的阵道认知还要高。

如果这Formation 是下面vampire 布置的,那这家伙的阵道远远强于他。

要不要下去?Lan Xiaobu 只是犹豫了一下,就将这犹豫抛开,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踏上了这阶梯。

对方的阵道也许是很强,但绝对不是现在。如果现在对方阵道还如此强的话,在自己刚来的时候就不会偷偷摸摸,而是just and honorable 的借助大阵锁住他。

不过Lan Xiaobu 也知道,就算对方现在因为cultivation base 的问题无法借助大阵对付他,他同样也无法借助什么虚空Trapping Slaughter Great Array 对付这家伙了。

你用Formation 对付一个Formation 水平比你还强的,岂不是display one’s slight skill before an expert ?

而且就算是他不下去,这家伙也能上来。对方当年可以追杀他,他是体验过的。当初和宫允旗逃走的时候,差一点就被这家伙追上了。

还有一点让Lan Xiaobu 有恃无恐的是,他有跗骨火焰。this thing 对付没有fleshy body 的cultivator ,最是有效。

架势做的很足,Lan Xiaobu 还以为这家伙在下方有一个多大的豪华宫殿。让他无语的是,等他走下阶梯后,看见的只是一个方圆最多三十个平方,高只有两米的土窝。

这个地方用土窝形容的确合适,因为这真的是在地下挖了一个洞穴。

土窝中间坐着一名头发乱糟糟的男子,男子身下是一块麻布遮着,不知道是不是有双腿。男子的脸很苍白,瘦骨嶙峋,眼睛深深的陷下去。

Lan Xiaobu divine sense 扫了一下,立即就感受到这家伙斑驳的气息。显然这斑驳的气息是常年吸血,还有吞噬各种Immortal Emperor 的cultivation base fleshy body 道则造成的。

就这?Lan Xiaobu 带着十足的谨慎下来,甚至将对方想成了一个比采墒还要牛皮几倍的Deity 。

didn’t expect 见面后,却是如此一个落魄的家伙。虽然出乎自己的预料之外,Lan Xiaobu 周身的跗骨火焰却并没后被收走。

“你cultivation base 进步很大,当年来这里疗伤的时候,你最多只有Immortal King Realm 界,而现在你却已经是一个Immortal Emperor 。”这瘦骨男子瞪大两个眼眶盯着Lan Xiaobu 。

寻常Immortal Emperor 看不出来Lan Xiaobu 的cultivation base ,这家伙却可以看出来。

Lan Xiaobu sighed :“可你却让我失望的很啊,我满怀期待的过来,却看见一个皮包骨头。唯一让我意外的是,你还有一个垃圾fleshy body ,倒也不是Remnant Soul struggling on whilst at death’s door 。你说你好好的在这里残喘不好吗?为什么要惹你布爷呢?”

瘦骨男子indifferently said ,“如果我不让你走,你来了后,也是走不到。如果你将生死锅交出来,我可以放你一次。”

随着这男子的话音落下,Lan Xiaobu 感受到自己周围的空间似乎有了一些变化。他忽地转身,身后哪里还有那一个阶梯?

Lan Xiaobu 没有惊慌,他的divine sense 四处搜寻,甚至不断的轰出Divine Soul 刺,可这地下的土洞中,除了这个瘦弱男子和他之外,别的什么都没有。

Lan Xiaobu 抓出七音戟,一戟就轰了下去。

Ding! 一种iron essence 交鸣的声音传来,七音戟就好像轰在了一块最坚硬的钢板之上,将Lan Xiaobu 反震的Origin Qi fluctuation 不已。

Lan Xiaobu 没有尝试第二次,只是一次他就明白,自己的确是难以离开这个地方。不过难以离开,不代表他不能离开。

收起七音戟,Lan Xiaobu 立即让宇宙维模构建这一方空间的维模结构。

再坚硬,也不过是个困阵而已,他自己就是一个超越了仙阵帝的Array Master ,只要宇宙维模构建出这一方空间的结构维模,他就可以离开。

“不做无意义的事情,我很是欣赏你。介绍一下,我叫査预,你可以叫我预。”査预的语气就和寻常聊天一般,没有半点波动。

Lan Xiaobu nodded ,“人渣的渣这个姓已经很少了,你的确不凡,居然姓渣。”

査预simply 没有指出Lan Xiaobu 说错了他的姓,继续说道,“来这个地方后,除非你的阵道超越了仙阵帝,已经是一个Divine Array Master ,否则的话,这一辈子只能留在这个地方。我不打算杀你,不过为了活命,你需要帮我去做一些事情。”

“是做当初古胥做的事情?”Lan Xiaobu 问道。

査预hehe 一笑,“古胥算什么东西,他只是帮我看看门而已。你就不同了,你不单单是帮我看门,还能帮我做别的事情。”

Lan Xiaobu 叹道,“可惜我不打算帮你做任何事情,你先吃我一戟看看,味道如何?”

几乎是在说话的同时,七音戟就再次轰了出来,出手就是divine ability 无界。

空间divine ability ?査预眼里闪过一丝讶异,却没有半点担心。任何空间divine ability ,在这里施展出来,就是一个笑话。他唯一忌惮的就是Lan Xiaobu 身上的跗骨火焰罢了,如果不是跗骨火焰,一百个Lan Xiaobu 也被他制住了。

戟芒一出来就锁住了整个空间,空间之中戟芒纵横,瞬息化为汹涌戟涛肆虐了每一寸地方。

元气炸裂的声音在这小小的空间持续响起,但无论戟芒如何形成汹涌波涛,无论戟音如何在这一方小小空间炸裂,就是无法触碰到査预半分。

在査预看来,Lan Xiaobu 此刻应该是要疯狂了。

不过Lan Xiaobu 面色平静,宇宙维模已构建完成了这个地下空间的所有可疑阵心所在。Lan Xiaobu 无须明确知道这个阵心到底在什么位置,只要知道这些可疑的阵心位置就可以了。

在空间肆虐的戟芒波涛忽地分裂开来,化为了数千道杀芒。

这数千道杀芒在轰出去后,瞬息减少到了几百道,然后又继续减少到几十道再减少到几道,最后只有一线杀芒停留了下来。

原本消失的査预出现了,而那一线杀芒正是七音戟,七音戟此刻指在了査预的眉心。

Death Aura 笼罩住了土洞空间中的査预,査预本来就苍白的脸色更是苍白了,淡淡的Death Aura 在这地下的空间扩散出去,和外面的死气似乎要形成呼应。

“你是怎么做到的?”好一会后,査预这才吸了口气,缓缓问道。

“现在是我问你的时候。”Lan Xiaobu 竟然收起了七音戟。

如果没有宇宙维模,他还真无法劈开査预所在的这个空间阵。只要无法破开这个空间阵,在这个地方,他就是査预眼里的肉。

有了宇宙维模,哪怕査预再次改变这个空间阵,只要阵道没有超出他Lan Xiaobu 理解的范围,他还是能借助宇宙维模构建出来。

这就是空间小的好处了,如果是巨大的空间,宇宙维模就算是可以构建出这个空间阵的阵心可能位置,也不会是如此短的时间。在这种地方,时间每多一息,就会多出一丝变故来。

“你问吧。”似乎知道自己无法奈何Lan Xiaobu ,査预sighed 说道。

Lan Xiaobu 却感受到周围的死气在不断波动,他sneered 道,“如果你再不收起那些小动作,我马上就会杀了你。你应该知道,我搜魂ability 一般般。”

说话的时候,跗骨火焰已裹住了査预。

査预很是无奈,Lan Xiaobu 是他遇见过的对手中,最难对付的几个之一。如果不是cultivation base 低了一点,他怕是更不够看。

曾经他还能不借助任何手段,就可以干掉Lan Xiaobu 。而今天,他手段齐出,也无法奈何Lan Xiaobu ,也许这就是区别。

“我要问你的事情很多,不过在这之前,先将天罡formation flag 拿出来。”Lan Xiaobu 说道,这是他的主要目的。

査预说道,“如果天罡formation flag 还在我这里,我肯定会immediately 给你,因为我已经无法奈何你。如你这种对手,我也不想得罪。我说天罡formation flag 我一拿来被人抢走了,也许你不相信,事实就是这样。不但是天罡formation flag ,就是当初的生死锅,如果不是你拿走的话,也会被这人抢走。”

Lan Xiaobu nodded ,“我倒是相信你的话,因为我还知道抢走天罡formation flag 的人也在这摩玄峡谷之中。”

“你知道他?”査预惊异不已的看着Lan Xiaobu 。

说心里话,自从Lan Xiaobu 来了再离去后,他査预过的就不算是人的日子。当初在这里one word worth nine sacred tripods ,任何话都可以直接交代古胥去完成,而现在,他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了。

“他有一个气运阵盘,当然,那个气运阵盘本来是我的,被他抢走了。今天我来,也是要找他算账的。既然他也欺负你,那正好,我们可以联个手。”Lan Xiaobu 说道。

(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朋友们晚安!)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