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ndon The Universe Chapter 483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三十六枚formation flag 迅速的就位,一方阵盘已将这所有的空间笼罩住。

査预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怎么天罡阵盘的阵基和三十六枚formation flag 都出现了,而且还成功激发阵盘,形成了一个天罡大阵?

此刻Lan Xiaobu 的声音突兀出现他耳边,“渣渣,赶紧动手攻击姬运……”

査预虽然没有想到Lan Xiaobu 是如何出现的,他也在这一瞬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Lan Xiaobu 的后手就是天罡阵盘和其余三十五枚天罡formation flag ,当姬运拿出第三十六枚天罡formation flag 的时候,Lan Xiaobu 突兀激发天罡阵盘。此刻三十六枚formation flag 在一个空间之内,立即空间呼应起来,形成了天罡大阵。

而姬运行者就在这天罡大阵之中,所以这才是Lan Xiaobu 那个可行的办法。

好手段,査预明白了之后完全不顾自己的残躯,took out 自己的法宝轰向了姬运行者。

Lan Xiaobu 能做到这一点说明他没有吹牛,他们计划已经有了成功的开始,他自然是要按照Lan Xiaobu 的要求疯狂攻击姬运。

按照道理说,此刻Lan Xiaobu 应该是不要命的和査预一起攻击姬运行者才是。但Lan Xiaobu 不但没有攻击姬运行者,反而是扑向了气运阵盘。

査预在看见Lan Xiaobu 扑向了气运阵盘后,立即就知道自己傻了。

这个时候不是Lan Xiaobu 借助天罡大阵,然后和他一起攻击姬运吗?怎么变成自己攻击姬运,Lan Xiaobu 反而去抢夺气运阵盘了?

査预知道自己成了冲锋的炮灰,但这个时候他毫无退路,只有疯狂的攻击姬运行者,他这个炮灰才有a glimmer of survival 。

“白痴东西……”看见査预疯狂的攻击自己,姬运心里大怒,喝了一声后,神元手印抓向了査预的头颅。

只是他这神元手印刚刚伸出来,空间就传来了一阵阵恐怖的遏制力量,让他本来毫无痕迹的手印变得缓慢起来。不仅如此,手印的力量也是清晰无比。

如此清晰的攻击轨迹和力量,哪怕査预再差,也能勉强借助法宝挡住这一道手印的抓取。

在这遏制力量之后,还有一种撕扯力量,这一股立即席卷着姬运,似乎要将姬运拖到天罡阵盘的正中心去。

姬运并不在意,天罡阵盘此刻的formidable power 连最强时候的亿万分之一都没有。哪怕消磨时间,他也可以将Lan Xiaobu 和査预消磨死。

最让他放心的是,Lan Xiaobu 扑向了气运阵盘,而不是去控制那枚被他掌控过的天罡formation flag 。这就是财帛动人心啊,换成谁估计也是第一个扑向气运阵盘吧。

这正合自己的意思,现在天罡大阵刚刚被激发,Lan Xiaobu 和査预占据上风,只要再过一会时间,他会让Lan Xiaobu 知道,为什么姜是老的辣。因为天罡阵盘的formidable power 会越来越弱,最后化为寻常阵盘,他可以弯腰捡起来。没错,最后天罡阵盘就是可以捡起来的。

他的气运阵盘这么好收吗?就算是你Lan Xiaobu 有再顶级的world ,也别想在他的in front of one’s eyes 收取气运阵盘。和査预一般,被Lan Xiaobu 从in front of one’s eyes 收走生死锅的事情,绝对不会在他姬运身上发生。

Lan Xiaobu 疯狂took out formation flag ,似乎要将气运阵盘锁住,査预的动作看似在帮他争取时间。

査预有苦难言,哪怕是有天罡formation flag 制约,他也是越发感觉大力不从心。表面上看他似乎还能坚持住,实际上他施展法宝的空间已是在慢慢被挤压,不仅如此,他连话都不能说出来了。査预不是白痴,他也隐约感觉到天罡大阵formidable power 越来越弱。

好在他的法宝是八宝箱,还可以让他struggling on whilst at death’s door 。他只希望Lan Xiaobu 快点收起气运阵盘,然后来帮他的忙。

the time it takes half an incense stick to burn 后,姬运coldly snorted ,“go die for me 吧……”

随着这声音,一道残破的刃芒划破了他和査预之间的空间。哪怕有天罡大阵的制约,可这一道刃芒依然是没有半点迟钝的轰入了査预的胸口。

査预脸色苍白的犹如一张白纸,他明明看见这一道残刃没入他的胸膛,哪怕他有足够的时间去阻拦,可他偏偏阻拦不了。

pu! blood mist 炸开,査预整个人就好像kite with its string cut 一般,被直接轰飞,撞击在了天罡大阵边缘。one after another 天罡刃芒绞杀过来,似乎next moment 就要将査预绞杀成为碎渣。

而姬运simply 没有去看査预,身形一转,手印再次抓向了Lan Xiaobu 的头顶。

这一刻天罡大阵的气息忽然弱了下来,不仅如此,天罡阵盘也似乎停止了运转。

哪怕是被轰在一角的査预也知道这是什么情况,那是因为天罡阵盘的第三十六枚formation flag 。

天罡阵盘一共有一个阵基和三十六枚formation flag ,天罡阵盘和三十五枚formation flag 都是Lan Xiaobu 带来的,而Lan Xiaobu 借助这三十五枚formation flag 和天罡阵盘的阵基激发了天罡大阵。这个时候,第三十六枚formation flag 在天罡阵基的运转之下,自动加入了天罡大阵。

可这第三十六枚formation flag 不是Lan Xiaobu 身上的,而是姬运身上的。

姬运已从最初的天罡大阵中慢慢的恢复过来,此刻必定是在运转的天罡大阵中剥离第三十六枚formation flag 。只要第三十六枚formation flag 被姬运剥离走,那Lan Xiaobu 和他都死定了。哪怕因为天罡阵盘formidable power 减弱逃了一命,査预半点欣喜都没有。

“我就说你小看了姬运……”躺在一边的査预喃喃自语了一句。姬运这种powerhouse ,只要给他一线机会,他就能翻盘。而Lan Xiaobu 给人家的何止是一线机会?他几乎将掌控这次战斗的关键因素都交给对方了。

你应该先去控制那第三十六枚formation flag ,而不是去抢夺气运阵盘。换成是他的话……

査预犹豫了一下,换成是他的话,他也会immediately 抢夺气运阵盘。

抢夺气运阵盘的好处实在是太多了,首先气运阵盘一旦抢走,在天罡大阵中的姬运行者实力必定大幅度下降。没有了气运阵盘加持,姬运行者就如没有牙的老虎。偏生这只old man 连强大的身体也没有。

其次抢夺气运阵盘后的最重要一点是,姬运行者的气运下降。这对姬运来说,是致命的。姬运之所以能走到今天,气运阵盘才是最关键因素。

更不要说在战斗中抢夺气运阵盘,会让姬运的心神大乱。

可偏偏Lan Xiaobu 抢夺失败了,如果换成他的话……

査预sighed ,此刻他冷静下来想一下,如果换成他的话,他一样会失败。如果他能成功,姬运就不会不阻止。姬运没有阻止Lan Xiaobu 抢夺气运阵盘,那就是姬运知道Lan Xiaobu simply 不会成功。

尽管姬运的手印因为天罡大阵的干扰和阻拦,变得极为缓慢,由于天罡大阵的作用减弱,依然是锁住了Lan Xiaobu 的生机。

眼看那手印就要抓住Lan Xiaobu 的头颅,Lan Xiaobu 忽然一挥手,无数道formation flag 被激发,一个全新的防御仙阵出现在了姬运面前。

姬运startled ,随即就明白过来,敢情之前Lan Xiaobu 布置这么长时间formation flag ,不是为了拿走气运阵盘,而是为了阻拦他这一刻啊。

不对,姬运随即就明白过来,除非是傻了,才会做这种无用功。Lan Xiaobu 这种Defensive Great Array 再强,充其量也只能阻拦他瞬息时间罢了。花费这么长时间,废掉了一个査预,Lan Xiaobu 所要求的只是阻拦他瞬息时间?

以Lan Xiaobu 的作风,绝对不会如此简单。

姬运刚刚想到这里,就感觉被他控制的第三十六枚天罡formation flag 上的念记瞬间减弱,next moment 就彻底disappeared 。

此刻姬运如果还不明白Lan Xiaobu 的意思,那他就是猪了。

Lan Xiaobu 借助天罡阵盘和三十五枚formation flag 激发天罡大阵,只是1st Step 而已。Second Step 是推出査预阻拦他,表面上看,Lan Xiaobu 只是借助査预和天罡阵盘阻拦他的这段时间夺走气运阵盘。事实上,Lan Xiaobu simply 没有想过要抢夺气运阵盘,人家在布置真正的替换formation mark 。

在布置替换formation mark 的这段时间,Lan Xiaobu 还用气运阵盘边缘布置下来的formation flag 完成了一个Defensive Great Array 的布置。

这个Defensive Great Array 才是Third Step ,阻拦他姬运行者对付Lan Xiaobu 间隙时间。

Fourth Step 才是Lan Xiaobu 真正想做的,为了不引起他的注意,Lan Xiaobu 只是在虚空不断刻画替换formation mark 。这些替换formation mark 在天罡大阵的空间之中,他simply 没有察觉。

现在Third Step 实现了,Lan Xiaobu 以最快的速度,借助Defensive Great Array 阻拦他姬运的时候,替换了天罡formation flag 中only one 枚可能会被他姬运控制的formation flag 。

替换formation mark 替换非常快,在姬运行者撕裂Lan Xiaobu 的Defensive Great Array 之时,Lan Xiaobu 已经通过替换formation mark 剥离了姬运行者在第三十六枚天罡formation flag 上的一切念记,并且将这枚formation flag 变成了他自己的。

姬运没有继续追杀Lan Xiaobu ,他知道晚了,这一刻他彻底处于真正的天罡阵盘大阵激发之中。天罡阵盘刚刚激发的时候,一切哪怕空间不在他的控制之下,他姬运还可以自保。

这一刻,姬运知道他自保很吃力了。现在他想的不是如何干掉Lan Xiaobu 拿走天罡阵盘,而是如何拿走气运阵盘赶紧离开这里。

(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朋友们晚安!)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