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ndon The Universe Chapter 490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lance 刺出,狂暴的Essence Power 炸裂,瞬息化为三道影线。这三道影线就如要将虚空撕裂成三道沟壑一般,轰向了元布and the others 。

元布不知道经历过多少大战,除了那次在Lan Xiaobu 手中吃了一点亏之外,无论是在Immortal World 哪一个immortal domain 还是在鲲墟海,从未有人能在实力上碾压他的。况且今天还不是元布一个人,是和大鲲Immortal Palace 其余六名powerhouse 联手。

可独祚的lance 卷过来的三道杀势刚刚和他的divine ability 轰在一起,他就感觉到自己的厚星刀正好撞击到了域面坍塌席卷而来的力量,这一股力道无声无息的通过空间轰了过来,让他胸口发闷,忍不住groaned ,subconsciously 的止住了脚步。

哪怕元布首当其冲,但他的实力在大鲲Immortal Palace 的确是最强的。连元布都是如此,其余的数人一样被挡住。cultivation base 最差的一个Elder 差点喷出一道blood arrow ,他强忍住将一口血吞了下去,心里惊骇不已。

这是什么实力?

反手一道divine ability ,直接挡住了七名powerhouse 。如果正面对抗的话,大鲲Immortal Palace 真的可以压制住对方?

独祚显然没有心情正面对抗,他的三尖lance 已经轰在了大鲲海境的入口之处。

很显然独祚对阵道非常精通,哪怕大鲲海境的是天然大阵,他第一次strikes 就轰在了入口的阵心所在。

大鲲海境入口护阵发出一阵摇晃,外面众人身上可以听见空间就的轰鸣之音。

“一起上,无须留手。”元布blood energy 上涌,什么时候大鲲Immortal Palace 谁都可以欺负了?还公开strikes 大鲲海境的护阵。

元布and the others 这次都是全部出手,每个人都took out 了最强大的divine ability 。

外面众多旁观的仙Imperial Capital 是secretly thought ,独祚的做法太过霸道,策略却是差的一塌糊涂。

如果他们有独祚这个实力,must 进入大鲲海境的话,他们immediately 是要将元布and the others 制住,然后再攻击Secret Realm 入口。而不是现在就攻击Secret Realm 入口,将后背留给元布and the others 联手攻击。以独祚刚才表现出来的实力,想要制住元布and the others ,是有机会的。

就在所有的人以为独祚会重创的时候,独祚整个人忽然消失,next moment 他所在的位置出现了他的法宝三尖lance 。

bang! 七名Immortal World supreme powerhouse 的divine ability 攻击在一起是何等威势?可这磅礴无边的攻击力量并没有轰在独祚身上。随着独祚消失,这些攻击全部轰在了独祚的法宝三尖lance 上。

ka ka ka !一阵阵破碎的声音裂开,所有旁观的人都是沉默下来。

独祚是如何消失的大家不清楚,不过他刚才那一道divine ability ,大家是叹为观止,他借助自己的法宝三尖lance 将七名supreme powerhouse 的攻击全部引到一个地方,然后借助这七名powerhouse 的divine ability 之势强行轰开了大鲲海境。

这种divine ability 转移,还是转移多人攻击的divine ability 手段,绝对是最极致的强Great Divine Ability 。这种divine ability ,一旦没有施展好,那就会引起backlash ,施展者死得更快。

如今独祚施展成功,等于是元布几人自己将大鲲海境强行破开了。

几乎是在大鲲海境被轰开的同时,独祚就化为一道影子冲进了大鲲海境之中。

轰鸣之音还在继续着,元布手都在颤抖。他不是怕的,他是气忧交加。

大鲲海境的护阵彻底崩溃了,整个大鲲海境谁都可以进入,再也没有了Immortal King 以下cultivation base 才可以进入Secret Realm 的约束。

这不是最terrifying 的,最terrifying 的时候,大鲲Immortal Palace 的护阵也跟着破碎了。从今天开始,大鲲Immortal Palace 将成为所有人的笑柄。如此下去,大鲲海境还能在鲲墟海保持第一?

“Palace Lord ,我们怎么办?”一名Elder 手气的声音都有些不稳。

元布沉默下来,他看出来了就算是他们七个全部出动,甚至加上大鲲Immortal Palace 其余所有的Immortal Emperor powerhouse ,想要杀掉独祚,那几乎是impossible 的。

就算是独祚一个人挡不住众多Immortal Emperor 的围攻,人家也可以逃走。再说了,人家会挡不住?七名supreme powerhouse 的divine ability 攻击,人家都可以糅合起来,然后借用,这种实力同样不是大鲲Immortal Palace 可以抗衡的。

前面出了一个Lan Xiaobu ,这里再出一个独祚。

Lan Xiaobu 好歹还讲一些道理,眼前很powerhouse ,几乎是半点道理都不说,拳头就是道理。

看样子他是进入大鲲海境有急事,否则的话,怕不会就这样进去,而是出手在他们大鲲Immortal Palace 大开杀戒了。

没有人愿意上前安慰大鲲Immortal Palace 的Palace Lord 元布,笑话,谁愿意得罪独祚这种powerhouse ?

似乎被念叨了好多次,就在元布不不知道应该是进去追杀还是在这里围堵的时候,一道blue 的身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Fellow Daoist Lan ……”元布精神一振,立即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说道。

来人他太熟悉了,正是当初教训他大鲲Immortal Palace 的Lan Xiaobu 。

“我已经看见了,这件事我帮大鲲Immortal Palace 做主了。此人丧心病狂,我不会放过他的。”Lan Xiaobu 丢下一句话,人已是disappeared 。

显然也是进入了大鲲海境之中。

Lan Xiaobu 是心急如焚,他divine sense 扫到独祚借助元布七人divine ability 力量轰开大鲲海境Secret Realm 入口的时候,独祚就冲进了Secret Realm 之中。

所以他一到这里,只是说了一句话就跟着独祚冲进了大鲲海境的Secret Realm 之中。

独祚这样一个powerhouse ,为什么要急着冲进大鲲海境?Lan Xiaobu 心里有一些猜测,独祚出手的实力,绝对不会比他弱,甚至诡异更甚一些。

以独祚这种powerhouse ,肯定也是可以制作出divine ability 球的。

大鲲海境只能让Immortal King 进去,他给Luo Caisi 对付Immortal Emperor 的divine ability 球怎么可能有对手?Luo Caisi 在大鲲海境中施展divine ability 球,还是施展了两个。大鲲海境又没有Immortal Emperor ,说明里面一样有施展divine ability 球的家伙。

独祚如此急切的冲进大鲲海境,很有可能他的人在大鲲海境出事情了。

拥有独祚的divine ability 球,还在大鲲海境出事,除了Luo Caisi 和Gudao 之外,Lan Xiaobu 想不出来还有别的人。

如果真的是Luo Caisi 和Gudao 干掉了独祚的人,那独祚如此疯狂的要冲进大鲲海境,那是要找Luo Caisi 寻茬啊。

独祚这种powerhouse 去寻找Luo Caisi 和Gudao ,Lan Xiaobu 是半息也不敢耽搁。

……

“Fellow Daoist Lan 去追杀独祚这个狂徒了。”三Palace Lord 章无鳕relaxed 。

元布也是relaxed ,独祚他们对付不了,也许Lan Xiaobu 可以对付。看样子他之前主动放低姿态送大鲲海境的进入名额给Luo Caisi ,总算是有了一些回报了。

“各位Fellow Daoist ,今天我大鲲海境出了一些事情,大家也都看见了。好在Fellow Daoist Lan Gudao 热肠,进入大鲲海境为我大鲲Immortal Palace 做主。还请大家退后一些,我大鲲Immortal Palace 需要重新布置大鲲海境和我大鲲Immortal Palace 的护阵。”元布一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朗声说道。

因为Lan Xiaobu 的出头,让他底气足了一些。

独祚是一个terrifying existence ,大鲲Immortal Palace 几乎没有人可以与其抗衡。但同样的,Lan Xiaobu 也是一个terrifying existence ,大鲲Immortal Palace 一样没有人与其抗衡。

这种人互相火并,对大鲲Immortal Palace 甚至对鲲墟海来说,都是最好的结果。

……

“这里应该安全了。”Luo Caisi 停下了风峦,relaxed 。

她和Gudao 冲出那片沙原后,就一路狂奔,风峦的速度有多快,哪怕只是短短的一两天时间,也距离那沙原非常遥远了。

“Mistress ,我总觉得心惊肉跳,就好像有什么东西要追来一般。”Gudao 却担忧的说道。

Luo Caisi 心里一惊,Gudao 是Divine Beast ,感官一直都很准确,莫非他们现在还不安全?

还没等Luo Caisi 说话,一个冷漠的声音传来,“如此说来,独异的确是你们杀的了?”

“是谁?”站在风峦之外,还没来得及收起风峦的Luo Caisi 忽地转头。

一名赤眼男子正站在他们不远处盯着他们,这一刻空间几乎都窒息了,哪怕那赤眼男子还没有动手,Luo Caisi 和Gudao 都感觉自己不属于这一方空间的存在。这一方空间,一切都是正常,就他们算多余的。

“我刚才问你的话,你只要回答我是或者不是。”赤眼男子往前走了一步,尽管还在问话,空间却越来越凝固。

不等Luo Caisi 回答,这赤眼男子就再次说道,“看样子是的了?你们身上有独异陨落的印记。难怪如此嚣张,还有超越Top Grade 飞行Immortal Artifact 的Flying Magical Treasure 。”

说这话的时候,赤眼男子的目光落在了风峦之上。

Luo Caisi 打了个shivered ,她想起了之前这赤眼男子说的话中有一个名字,独异。

独异的确是他们杀的,可对方的cultivation base 显然强于Immortal King ,是如何进来的?难道又是在这里面晋级的?这也不对啊,眼前这人的气息和威势比她Master 还强,这明显是一个Immortal Emperor 。

“yes and how ?”一个不屑的声音传到,随着这个声音传来,几乎要凝固住Luo Caisi 和Gudao 血液的空间忽然化为了正常。

“布爷来了,haha ……”Gudao laughed heartily ,它刚才真感受到了死亡,不对,是比死亡更为terrifying 的气息。

Luo Caisi 也relaxed ,赶紧收起风峦,站在了Lan Xiaobu 身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