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ndon The Universe Chapter 492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说话的时候,Lan Xiaobu 的杀势再次覆盖独祚所在的空间,这次他是拼着重伤去的。

论起实力,刚才独祚吃的亏比他要大,说明实力上他不会比独祚弱。而且他相信自己的优势独祚绝对没有,他有超强的恢复能力。最重要的是,只要是跗骨锁住对方,他就可以干掉对方。

“如果我要走,你还拦不住我。我知道你还有后手,不过有后手的人不是你一个。”独祚说完后,忽然化成一道golden light 瞬间消失。

纵地golden light ?Lan Xiaobu 立即就要追过去。

Great 36 Constellations divine ability 中,纵地golden light 他也会。想要依靠纵地golden light 从他手中遁走,让Lan Xiaobu 只能说,想太多了。

不过在Lan Xiaobu 刚要化为golden light 追过去的同时,心里一动,对方施展的的确是纵地golden light ,可他居然没有感受到空间的波动。

再牛的人施展纵地golden light ,也有space fluctuation 。没有space fluctuation ,这是瞬移吗?瞬移也要有space fluctuation ,只是highest 的瞬移space fluctuation 扩散的比较弱罢了。

对方施展纵地golden light 岂能没有space fluctuation ?Lan Xiaobu 立即就想起了另外一个divine ability 正立无影。

这同样是Great 36 Constellations 门divine ability 中的一门Great Divine Ability ,比隐身要high level 太多了,可以在原地消失,但人却并没有走。

想到这里,Lan Xiaobu 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一道跗骨火焰砸了过去,在跗骨火焰之后,Lan Xiaobu 手中long halberd 半点也没有迟疑,轰向了独祚立身的所在。

Lan Xiaobu 以己度人,如果他遇见了和自己差不多的对手话,这个时候施展正立无影divine ability ,然后模拟出纵地golden light ,给对手已经走了的假象。只要对手追过去,他可以选择的就多了。是换方向逃走,还是抓人质都可以。

pu! 一道blood light 炸开,独祚groaned ,这次整个人都化为一团blood mist disappeared without a trace 。

果然是没有猜错,对方真没有逃走。

不过这次是真的逃走了,Lan Xiaobu 并不担心,他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跗骨火焰跗在了独祚的身上。

只要还在Immortal World ,就别想逃出他的追杀。

“Xiaobu ,他逃了吗?”Luo Caisi 冲了过来,急切的问了一句。

“暂时是逃走了,我刚才差点上了这人一个当。”Lan Xiaobu 后怕的说道。

如果他真的施展纵地golden light 追过去了,那留在原地的独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抓走Luo Caisi 。

“这家伙算是废了一半,敢施展forbidden technique 血遁。”Gudao laughed ,走了过来说道。

血遁是forbidden technique ,是需要燃烧大道和blood essence 来施展的。一旦施展,很难追上。但施展血遁这种forbidden technique 的cultivator ,不但自身cultivation base 会退步根基还会受损。

“他逃不掉,晚点再找他算账。你们是杀了一个叫独异的?”Lan Xiaobu 说道,以施展血遁后的独祚,想要驱除跗骨火焰,最少也要七八天时间。这七八天,他早已找到对方了。

Gudao 立即说道,“是那个独异想要杀我们,他尾随我们找到了那个Divine Source 殿……”

“真的找到了神殿?里面有Divine Source ?”Lan Xiaobu 惊异的问道。

Divine Source 这东西他也需要啊。

Luo Caisi 连忙说道,“我怀疑那Divine Source 殿有人要body possession ……”

随即Luo Caisi 将她和Gudao 见到的全部说了一遍,让Lan Xiaobu 听了暗自后怕。

“你做的很对,如果留在里面,恐怕已经被possessed 。现在你们找个地方等我,我去Divine Source 殿。”Lan Xiaobu 立即说道。

无论是Gudao 还是Luo Caisi ,一旦被人body possession ,恐怕很难幸免。

而且body possession 的对象是Luo Caisi 的probability 会更大,毕竟Gudao 是demonic beast 。

“那独祚会不会找过来?”Gudao 有些担忧的问道。

Lan Xiaobu 说道,“不会,此刻他逃出了大鲲海境,而且还在远去。不仅如此,你们身上的印记被我清除掉了。”

Luo Caisi 和Gudao 身上的印记,是杀了独异后留下来的。独祚之所以可以找到Luo Caisi 和Gudao ,就是因为这印记。眼下印记被清除,独祚就算是回来,也找不到Luo Caisi 和Gudao 的位置。

况且那独祚只要一进来,Lan Xiaobu 就知道。

“好,我和Gudao 进去寻找一些Immortal Spirit 草。”Luo Caisi 没有想要和Lan Xiaobu 一起去寻找Divine Source 殿里面的存在。

body possession 可不是开玩笑的,一旦他们进去,很有可能是帮倒忙。第一次可以逃出,那是因为Luo Caisi 见机,而且很侥幸。若是她跟着Lan Xiaobu 进去,对方一旦冲进她的Sea of Consciousness 之中,那说什么也都晚了。Lan Xiaobu 再强,也无法在她的Sea of Consciousness 中和对方硬拼。赢了输了,她都会完。

……

轮回锅很快就来到了Divine Source 殿所在的沙原,Lan Xiaobu 的阵道和眼光远不是Luo Caisi 和Gudao 可以相比。他一到这里,就知道这里是一个空间转移大阵,这是一个超越了Level 9 仙阵的存在。

Immortal World 超过Level 9 仙阵的大阵他也不是第一次见到了,这对Lan Xiaobu 来说根本就不是问题。只是time it takes to burn a stick of incense ,Lan Xiaobu 就找到了真正的阵心。

Lan Xiaobu 可以肯定,按照刚才Luo Caisi 说的方式,他铁定是找不到Divine Source 殿的。也就是说,Divine Source 殿的位置再次改变。想要进去,必须再try one’s luck 。

Lan Xiaobu 现在算是知道当初伽辛羽能进入这里,也不是真的try one’s luck ,而是Divine Source 殿的存在让其进去的。让伽辛羽进入的目的,应该是觉得body possession 时间差不多到了,让伽辛羽带出地图而已。

Lan Xiaobu 随便选择了一个地方,直接遁土而下。然后轻松穿过下方的空间转移大阵,仅仅2.5 minutes of time ,Lan Xiaobu 就站在了Divine Source 殿的入口。

看着眼前两个阵门,Lan Xiaobu 冷笑,这两个阵门必须要进入两个人,对伽辛羽和Luo Caisi 来说成立,对他Lan Xiaobu 来说,根本就不成立。

Lan Xiaobu 抓出十数枚formation flag 丢下,然后直接从靠近他的阵门进入。

他并没有被传送出去,一enter the formation 门,他就看见了那个small cauldron 。divine sense 落在small cauldron 之上,和Luo Caisi 说的一摸一样。small cauldron 前面地面上,的确是有一个蒲团。Lan Xiaobu 根本就没有在意那蒲团,甚至divine sense 都没有落在蒲团之上,手一卷,那small cauldron 就被他卷入了宇宙维模之中。

一声尖锐的鸣叫炸开,跟着一道golden light 从蒲团中冲出来,直接没入Lan Xiaobu 的眉心。

以蒲团中Primordial Spirit 如此谨慎的性格,绝对不至于和眼前一样干脆直接的body possession 。实在是因为他赖以生存的命根子被人抢走了,而且这个抢走他命根子的人还精通阵道,明显是得到了之前两个逃走蝼蚁的信息,专门来抢他Divine Source 殿的。

这个时候如果他还不动手,那他不但没有body possession 成功,Divine Source 殿也要disappeared 。

如果Divine Source 殿都消失了,他body possession 还有何意义?

“蝼蚁,敢抢你祖宗的Divine Source 殿,留下fleshy body 吧……”一道疯狂的Primordial Spirit 影子出现在Lan Xiaobu 的Sea of Consciousness 之中。

Lan Xiaobu hehe 一笑,如果不是他有意让对方进入他的Sea of Consciousness ,对方想要进入他的Sea of Consciousness 简直就是痴人做梦。

还没等那Primordial Spirit Attack Lan Xiaobu 的Primordial Spirit ,跗骨火焰就席卷了过来。

“跗骨……”那Primordial Spirit 看见跗骨火焰卷来,哪里还不知道自己完了。跗骨火焰对Primordial Spirit 来说,简直就是致命的。

这一刻他想都不想就要从Lan Xiaobu 的Sea of Consciousness 中charge ahead ,只是他转身才发现,这个Sea of Consciousness ,他进来容易,想要出去,那就太难了。

“Fellow Daoist ,这件事是误会,你拿了我的Divine Source 殿,我急切之下才想要对你动手的。你放我离开,Divine Source 殿我也不要了,我们from now on 各不相干……”感受到自己无法离开Lan Xiaobu Sea of Consciousness 后,这Primordial Spirit 惊骇不已。

他小心谨慎了一辈子,因为小心,这才能在必死的情况下逃得一命。甚至到现在还在struggling on whilst at death’s door ,if there is an opportunity 被他body possession 一个innate talent 强的,他必定会东山再起。

可今天他因为命根子Divine Source 殿冲动了一回,立即就被人制住。

后悔已是来不及,这一刻,他只希望对方可以放走他。

Lan Xiaobu indifferently said ,“你连我的人也敢body possession ,你活着干什么?”

感受着周围terrifying 的跗骨火焰,这Primordial Spirit 惶恐不已,他赶紧说道,“Fellow Daoist ,你放了我,我的一切都是你的。”

“我杀了你,你的一切也是我的。”Lan Xiaobu hehe 一笑,跗骨火焰已经卷上了这Primordial Spirit 。

“不要杀我,我是this generation 的大渊Divine Court 王……”Primordial Spirit 凄厉叫道。

什么Divine Court 王,对Lan Xiaobu 来说,和一个路人甲没有任何区别。跗骨火焰没有半点停留,就落在了这个号称大渊Divine Court 王的Primordial Spirit 身上。

本来就淡薄的Primordial Spirit ,在跗骨火焰之下,连ten breaths 都没有坚持到,就化为虚无。

Lan Xiaobu 这才抓起地上的蒲团,divine sense 落在蒲团之上,立即发现这蒲团居然是一个等级不低的world 。

大渊Divine Court 王被Lan Xiaobu 干掉了,这个蒲团的禁制根本就挡不住Lan Xiaobu 的divine sense 冲击,只是2.5 minutes of time ,蒲团被打开。

Divine Crystal 是一片没有,神spirit vein 更是没有踪迹。倒是一堆的材料,apart from this ,还有几件可怜兮兮的Divine Item 法宝。

就这也敢自称Divine Court 王?还要shameless ?看着这可怜的东西,Lan Xiaobu 翻了半天,总算是找到了一个看起来比较精致的jade box 。jade box 也是禁制锁住,Lan Xiaobu 破开禁制,拿出了一方印鉴。

印鉴上面写着四个字,大渊Divine Court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