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ndon The Universe Chapter 493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Lan Xiaobu 拿出small cauldron ,small cauldron 里面一颗圆珠缓缓转动,淡淡的神Spiritual Qi 溢出来。Lan Xiaobu 立即就知道,Luo Caisi 说的是对的,这个small cauldron 可以收集神Spiritual Qi 。

如果God World 神Spiritual Qi 真薄弱,或者是很多地方没有话,那这个small cauldron 在God World 的价值简直就是无可估量。

divine sense 渗透进small cauldron ,Lan Xiaobu 简单refining 了一下,立即就知道,这个small cauldron 就是Divine Source 殿。

将Divine Source 殿收起来,Lan Xiaobu 冲出沙原,给Luo Caisi 和Gudao 发了一道讯息。Divine Source 殿他现在没有时间去研究,等空了的时候,还要彻底refining 一次。

……

大鲲海境外面广场上,一名瘦骨嶙峋的男子坐在蒲团上。尽管这名男子在广场边缘,但因为大鲲海境广场现在people coming, people going ,他依然是显得很是突出。

众多的目光和divine sense 落在这男子身上,很快就有人注意到了他身下的蒲团。那绝对是一件顶级法宝,甚至超越了Top Grade Immortal Artifact 。

“这位Fellow Daoist ,方便去旁边的临时息楼坐坐吗。”一名青年走到这坐在蒲团上的男子身边,语气和煦的问了一句。

“滚。”坐在蒲团上的瘦骨男子冷冷的喝了一句。

青年face turned cold ,他好歹也是一个Immortal Emperor ,“hehe ,我拜呈桑还是第一次看见你这种狂徒。既然如此,我拜呈桑就看看你是如何让我滚的。”

while speaking ,拜呈桑的手就抓向了这蒲团上的瘦骨男子。

旁边的人赶紧让开,只要在鲲墟海混日子,还没有几个不知道拜呈桑是谁的。

拜呈桑是栾礁岛Vice Island Lord 拜茨的儿子,因为栾礁岛道主风炫无子,所以Vice Island Lord 拜茨的独子拜呈桑其实就是栾礁岛的Little Island Lord 。

加上拜呈桑aptitude 极强,年岁不大,却已经是Immortal Emperor Realm 界。这个Little Island Lord 可以说是not just in name only, but also in reality ,几乎铁定是栾礁岛下一任Island Lord 。

现在有人叫Little Island Lord 拜呈桑滚,那显然是活的不耐烦了。

“bang! ”one silhouette 飞了出去,空中翻了几个滚,然后轰在了广场的Formation 监控屏上,然后跌落在地又滚了几圈。

所有人都愣住了,刚才他们亲眼看见拜呈桑出手,怎么被轰飞出去的是拜呈桑,而不是那个蒲团上的瘦骨男子。很多人都想到了刚才拜呈桑说的话,这显然是真让拜呈桑看见他自己是如何滚的了。

远处divine sense 一直看着这边的元布心里一跳,今天已经够刺激的了。之前出现了独祚强行轰破大鲲Immortal Palace 的护阵,然后之前碾压大鲲Immortal Palace 的Lan Xiaobu 又来了。好在Lan Xiaobu 没有和独祚联手,无论是什么原因,Lan Xiaobu 总算是追杀那个独祚去了。

怎么独祚的事情还没有解决,这里又来了一个terrifying 的powerhouse 。

一巴掌将先出手的拜呈桑拍飞出去这可不是who 都可以办到的。

几乎是拜呈桑被拍飞出去的同时,大鲲Immortal Palace 数名powerhouse 一起落在了广场上。与此同时,栾礁岛的两名Island Lord 也虚空跨了过来。

之前因为独祚的事情,元布and the others 没有在意广场。现在来到这广场,他们立即几就明白,为什么拜呈桑被拍飞出去了。

因为一个蒲团,广场边缘这名瘦骨男子身下的蒲团绝非寻常treasure 。

“鄙人栾礁岛Island Lord 风炫,Fellow Daoist 为何出手对付我栾礁岛的少deacon ?”一名身材不高的男子走过来,他的目光只是在瘦骨男子身下的蒲团转了一圈,立即就正色问道。

“栾礁岛是什么鬼东西?滚,别来打搅你査爷。”瘦骨男子不屑的snorted 。

“haha ……”风炫haha 一声狂笑,但眼里却是半分笑意都没有。

笑完之后,他对元布一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说道,“元Palace Lord ,今天要借你的场地一用。我栾礁岛虽然不算什么东西,却也不是who 都可以欺负的。”

随着风炫的话,一名瘦高男子落在风炫身边,那imposing manner 显然是和风炫共进退。这人大家也都认识,栾礁岛Vice Island Lord 拜茨。

元布也是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说道,“风Island Lord 和拜Island Lord 自然是请便,我鲲墟海之人好久不出去,最近似乎很多人都觉得鲲墟海的人好欺负了。鲲墟海六个地方也应该联合起来,总不能谁来都可以踏上一脚。”

“怎么,想要联合起来对我动手吗?”一个淡淡的声音传来。

随着这个声音,虚空中落下一男一女,还有一只看起来有些像狼的仙demonic beast 。

“Brother Lan ,我等岂敢对你动手。”元布背后一寒,赶紧上前一步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说道。

Lan Xiaobu 出来了,而且Lan Xiaobu 的Dao Companion 和beast pet 也提前离开了大鲲仙就,可见那个叫独祚的家伙绝对不好过。

元布就是胆子再大,也不敢对Lan Xiaobu 动手。现在他忌惮的人有两个,一个是Lan Xiaobu ,还有一个就是那个独祚。

风炫虽然很想要那个蒲团,同样不敢对Lan Xiaobu 动手。Lan Xiaobu 这话说的有些严重啊,而且Lan Xiaobu 说话的时候,目光似乎落在了他的身上。

这个时候,风炫哪里还敢有半点迟疑,赶紧上前施礼说道,“Brother Lan ,这是误会,刚才我们不是要对你动手,而是对一名狂徒。”

说完风炫指了指一边还坐在蒲团上的瘦骨男子。

“渣渣,有人要对你动手吗?”Lan Xiaobu 的目光也落在这瘦骨男子身上。

这正是和他一起来大鲲海境的査预,因为Lan Xiaobu 心急要救Luo Caisi ,所以将査预丢在了大鲲海境外面的广场上。

“Brother Lan ,唉。只是见我有个不错的蒲团而已,他们谁都想要,估计找借口罢了。”査预sighed 说道。

无论是风炫还是元布都是愣住了,査预实力如此强大,居然是Lan Xiaobu 的跟班。

不等Lan Xiaobu 说话,拜茨就一把抓过刚刚爬起来的拜呈桑,一巴掌就拍在了拜呈桑的脸上,“我还以为真的有人要欺负你,原来是你觊觎别人的treasure ,你这个disappointing 的东西。”

打完拜呈桑后,拜茨一脸惭愧的对Lan Xiaobu 躬身施礼,“Brother Lan ,这件事是我栾礁岛的不对,我没有弄清楚情况,就要动手。”

査预tsk tsk 一声,“hehe ,只是怕了而已,就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了。”

对査预来说,怕Lan Xiaobu 很正常,不怕才不正常。Lan Xiaobu 可是连姬运都教训的人,谁敢不怕?

Lan Xiaobu 的目光落在拜呈桑身上,现在他已经知道当初从月灵immortal domain 弄走天罡formation flag 的人是哪个势力了,栾礁岛。

如果不是他的话,栾礁岛已经弄了好几枚formation flag ,就他知道的,还有一个被他杀掉的慕不禹。慕不禹化身虚空盗,一样是栾礁岛出来的。

这栾礁岛要这么多天罡formation flag 做什么?

“Brother Lan ,那独祚还在大鲲海境中吗?”尽管知道这个时候询问不礼貌,元布也只能恭谨的前来请教Lan Xiaobu 。

先不管Lan Xiaobu 和独祚的实力如何,对大鲲Immortal Palace 来说,他们更忌惮的是独祚。Lan Xiaobu 做事还讲究一些规矩,讲究一个因果,那独祚做事完全是凭借自己的拳头。只要他拳头可以教训的地方,道理就是他的。

“独祚离开大鲲海境了,他受了一些伤,短时内绝对不会再来找你,你倒是不用担心。”Lan Xiaobu 说道,独祚是血遁逃走的,元布and the others 没有发现也是正常。

“many thanks Brother Lan 。”元布赶紧再次感谢。

这是他今天听到的only one 个好消息。

栾礁岛风炫还在忐忑之中的时候,Lan Xiaobu took out 了轮回锅,“渣渣,我们走了。”

现在万事具备,赶紧去破坏量劫大阵再说。他有一种感觉,这些powerhouse 陆续出现,Immortal World 的量劫也许next moment 就会到来。

看见Lan Xiaobu 离开,风炫relaxed 。他却不知道,Lan Xiaobu 已决定去一趟他的栾礁岛看看。

栾礁岛收集天罡formation flag ,肯定有问题。

“渣渣,我问你一个问题。你知不知道有个Divine Court 叫大渊Divine Court 的?”轮回锅激发后,Lan Xiaobu 想起了自己得到的那个Divine Court 印。

査预看不起风炫这种Island Lord ,对Lan Xiaobu 可不敢有半点怠慢,眼前这个人可是连姬运都可以教训,甚至抢走气运阵盘的家伙。

现在Lan Xiaobu 询问他,他赶紧答道,“知道,当年大渊Divine Court 可是God World 最强的Divine Court 之一。你到了God World 就知道了,God World 有一个大渊神门,这个神门一样是非常强大。可这样强大的神门,也只是大渊Divine Court 下的a small sect 罢了。但后来这个Divine Court 好像内部出了一些问题,大渊神门反出了大渊Divine Court 。大渊Divine Court 也跨了下来,我离开God World 的时候,大渊Divine Court 早名不副实了,很多地方都被人抢走。

对God World 来说,拥有神Spiritual Qi 的地方越多,底蕴就越厚。大渊Divine Court 地方失去的越多,实力也就越下降。我猜测,大渊Divine Court 现在应该In name only 了。”

“没有什么In name only ,存在就是存在,灭亡就是灭亡。”Lan Xiaobu indifferently said 。

尽管他没有去God World ,但一个Divine Court 地盘都被抢光了,还存在个屁。

査预摇摇头,“不是这样的,大渊Divine Court 和别的Divine Court 不同,这个Divine Court 的权力全部在一方Divine Court 印。只要大渊Divine Court 的Divine Court 印还在,大渊Divine Court 就不会消失。大渊Divine Court 所有的人,都只认Divine Court 印。至于谁是大渊Divine Court 的God’s Court Lord ,根本就没有人关心。”

(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朋友们晚安!)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