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ndon The Universe Chapter 506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可以说说你这件法宝的来历吗?”冷依裳见Lan Xiaobu 对自己的赞赏没有半点回应,似乎也不打算说轮回锅的事情,主动问道。

Lan Xiaobu 随口说道,“这是我捡到的。”

捡到的?冷依裳一愣,随即就知道Lan Xiaobu 不愿意告诉她。如果这种法宝都可以捡到,让她也去捡一个吧。

似乎感受到Lan Xiaobu 的淡漠,而且还是第一个对自己容貌毫不在意的人,冷依裳主动说道,“想听听我的故事吗?”

Lan Xiaobu sighed ,“Fellow Daoist Leng ,你应该知道我在控制Flying Magical Treasure ,如果你总对我说话的话,这会让我分心。我听说墨河虚空有很多墨毒,如果在这里停留时间太长,说不定会中墨毒。我想为了大家的好,Fellow Daoist Leng 请不要再继续打搅我。”

说心里话,如果不是因为冷依裳是浣女宫出来的,Lan Xiaobu 还真懒得带她坐这个顺风锅。他现在正在推衍宇宙维模构建的墨毒维模,最重要的是中了墨毒后,如何清除的问题。

现在不仅仅是庞不蔺中了墨毒,他也一样中了墨毒。哪里有空和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多废话?

被呛了一下,冷依裳似乎没有多大的烦恼,她嫣然一笑说道,“虽然你不想听我的故事,我还是想说。你做你的事情吧,我说我自己的。我father 给我起名冷依裳,是因为我娘叫阿裳。我娘因为长得太过漂亮,被人当着我father 的面抢走,我father 悲痛欲绝,可我father 也知道以他的能力,就算是再cultivation 亿万年,也无法报仇。如果不是我,我father 已经自陨了,他不是懦夫,而是面对自己无法撼动仇家的绝望。后来我father 就给我起了一个名字,冷依裳,意思是依然可以看见我娘……”

尽管在说自己的悲伤往事,冷依裳语气平静,没有丝毫波动。

庞不蔺不是多愁善感的人,可如此漂亮的女人在他面前用如此淡漠的话说着如此凄惨的往事,他忍不住擦了擦眼睛。

Lan Xiaobu 也忍不住看了一眼冷依裳,难怪长的如此漂亮,原来是有基因的。

冷依裳依然自顾说道,“再稚嫩的燕子,终究有一天要独自飞出来。有一天,我参加一个Secret Realm 比试,遮容貌的面巾被人强行撕掉,我的容貌也暴露出来。一名Young Sect Master 当场就将我带走,并且强行占有了我……”

“这个畜生……”庞不蔺双拳握紧,估计那个Young Sect Master 在他面前,他会立即动手杀了对方。

“我被抢走,我father 在知道无法救我后,最终还是选择了自陨这条路。我得知了father 自陨,就发誓must 报仇。我和那个sect 的Vice Sect Master 勾结上了,我用自己的身体只是陪了他一个晚上,就让这个sect 内讧,然后我亲手杀了那个Young Sect Master 。

这只是一个开始罢了,后来更多的人都盯上了我的容貌,我是来者不拒。只要有更强的出现,我就会让更强的杀掉弱的。我也不知道自己和多少男人上过床,甚至我都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死在了我的手中。但有一个人我一直记得,他叫萨金阜……

庞不蔺脱口而出,“大渊Divine Court 的道君?”

冷依裳就好像没有听到庞不蔺的话,她继续说道,“他是大渊Divine Court 的道君,尽管我和太多男人有染,但他并不在意,对我百依百顺。后来整个大渊Divine Court 的男人,只要是有点权势的,都和我有染……”

Lan Xiaobu 听的暗暗皱眉,如果说最初这个女人还算是可怜话,那后面这个女人就只能说是可恶了。

冷依裳完全不在意Lan Xiaobu 和庞不蔺的反应,“后来萨金阜终于忍不住了,他要将我囚禁起来。hehe ,可惜他高估了自己在大渊Divine Court 的地位。大渊Divine Court 开始反对他,一大群powerhouse 联手围杀了萨金阜……”

“萨金阜不是被别的Divine Court 杀的?”庞不蔺也是惊声问了一句,他一直以为大渊Divine Court 虽然内讧,主要原因还是道君萨金阜被别的Divine Court 所杀。

“那些人杀了萨金阜,扶了一个傀儡做大渊Divine Court 的道君。可惜那个时候大渊Divine Court 没有了大渊Divine Court 印,变得In name only 。我也是at this time 遇见了自己在挚爱,他叫阎季敖。他长得非常丑,可在我所有认识的男人中,只有他才是真心的爱我。他不是因为我的容貌,也不是为了和我睡在一起才爱我,他更是不在意我的过往和别的……”

“你说的阎季敖是地渊道君吧?”庞不蔺忍不住又说一句。

冷依裳这次回应了庞不蔺,“是的,他的确是地渊道君。为了他,我不再和任何男人在一起。可是God World 的人却容不下阎季敖,他们围杀阎季敖,想要将他抓住。我帮他杀了不少人,为了救阎季敖,我再次和别的男人睡在一起……”

说到这里,冷依裳hehe 自嘲的笑了一声,不知道是讥讽那些和她睡觉的男人,还是讥讽她自己,“我杀了许多人,也救下了阎季敖,然后我被大渊Divine Court 下的number one Sect ,大渊神门抓住,关押在了浣女宫……”

“五Great Saint 也是你杀的?”庞不蔺没有忍住。

冷依裳淡淡的看了庞不蔺一眼,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继续说道,“在浣女宫,大渊神门那些道貌岸然的家伙只是为了和我睡在一起罢了,他们在外人面前冠冕堂皇,可是在我面前,一个个像是最恶心的蛆虫往我身上拱,我自己都恶心自己……”

Lan Xiaobu 忍不住将目光落在冷依裳身上,这个女人是漂亮,可是要说那么多powerhouse 只是为了和她睡一觉,他还真不信。用猴子的话说,和你谁一觉can obtain longevity 否?不能啊,不能还说什么?

cultivated to Deity 之境,连这点欲望都无法遏制住,算个屁的cultivator ?所以冷依裳的话有待考证。

冷依裳好像并不在乎这件事是否能被Lan Xiaobu 相信,“后来我在浣女宫呆腻了,所以我就想要出去。如果我不想留在浣女宫,有的是人愿意送我出去。我虽然呆腻了,但我并不想再出去过这样的日子了,我选择了自陨……”

“啊……”庞不蔺惊呼出声。

冷依裳said in a tranquil voice ,“因为我在浣女宫留下了一件treasure ,所以自陨后可以轮回。”

Lan Xiaobu 心想,难怪,原来冷依裳this life 是轮回过来的。他忽然想到了柳离和虞婼,一样是可以轮回。莫非柳离和虞婼轮回也是因为冷依裳的这件treasure ?

“你在浣女宫留下的treasure 可以让你自陨后轮回,那是不是别的人在你留下的treasure 旁边自陨也可以轮回?”Lan Xiaobu 问道。

冷依裳再次看着Lan Xiaobu ,“这是我说自己故事的时候,你第一次问我。没错,只要是有人在Reincarnation Disk 旁边自陨,就可以轮回。我这次是去取自己Reincarnation Disk ,这才被大渊神门的人重新盯上。”

Lan Xiaobu 忽然想到了虞婼口中的茜姐,茜姐让大家一起自陨,说可以轮回,莫不是知道了Reincarnation Disk ?或者那Reincarnation Disk 已在茜姐的手中。

“我有一种感觉,我的那个Reincarnation Disk 和你的这个Flying Magical Treasure 有些关联。”冷依裳的手再次抚摸在轮回锅的边缘。

Lan Xiaobu 心里一动,轮回锅、Reincarnation Disk ……

按照常理来说,锅子终究要有一个锅盖吧?莫非那Reincarnation Disk 就是轮回锅的锅盖?

冷依裳只是提了一句关联就没有再多说Reincarnation Disk 的事情,“我轮回重生后,现在的容貌和吸引力应该连之前的万分之一都没有了,所以你看我没有动心也正常……”

Lan Xiaobu 看着冷依裳,眼前的冷依裳绝对是他见过最漂亮的女人,若是再媚态一点的话,吸引很多男人也是正常的。不过要说无数的男人对她都无法自拔,甚至引起一个Divine Court 内讧他还是有些不大相信的。

若是眼前这个冷依裳的美连前生的万分之一都没有,那之前的冷依裳要美到什么程度?这超出了他的想象范围,对男人的吸引恐怕更多的不是那种容貌之美,而是一种骨子和in the depth of one’s soul 的东西吧。

“虽然我知道冒昧,但我还是想提这个冒昧的请求。能否将你的这个飞行锅子让我研究几天,你放心,只要你敞开锅子的禁制,我divine sense 进去观察就好了,我不会避开你的视线。”冷依裳说完后,眼睛直直的看着Lan Xiaobu 。不过此刻她的脸上再也不是之前的冰冷,而是带着一种渴求。

庞不蔺也看着Lan Xiaobu ,轮回如果是他的,他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敞开了禁制。反正大家都在这里面,禁制敞开让你研究一下也没有什么啊。

Lan Xiaobu indifferently said ,“如果你还敢再提这个要求,立即就离开这里。”

冷依裳站起来,对Lan Xiaobu 躬身一礼,用极为柔弱的语气说道,“Xiaobu big brother ,我真的没有别的心思,只是因为Reincarnation Disk 才想要看看你的这个锅子,最多只要the time it takes half an incense stick to burn 时间,不,甚至连the time it takes half an incense stick to burn 都不要。”

“滚吧。”Lan Xiaobu 手一卷,一股强大的力量席卷过来,这股力量直接卷住了冷依裳。next moment ,冷依裳就被丢出了轮回锅。以轮回锅的速度,只是瞬息时间,冷依裳的silhouette 就从两人的divine sense 中disappeared 。

尽管冷依裳的实力远强于Lan Xiaobu ,不过这是轮回锅,这是他的地盘。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