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ndon The Universe Chapter 508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尽管这名cultivator 的cultivation base 很弱,那只是相对于God World 的realm 而言。对Lan Xiaobu 来说,这人的cultivation base 依然是很强。

如果正面相抗,先不说能不能压制住这人,在这个地方动手,immediately 怕已经被大渊神门察觉了。

等这人走远了一些,Lan Xiaobu 才借助虚空formation mark 在他身上下了a wisp of Divine Sense 印记。

虚空formation mark 下divine sense 印记,已是极为隐蔽,但依然被对方察觉到有些不对劲。

在印记落在这人身上的时候,这人当即就停了下来,开始检查自己的状况。好在Lan Xiaobu 下印记的手段很特别,粗略之下对方并没有检查出来。

如此小心的印记都差点被对方察觉,Lan Xiaobu 改变了动手的方式。按照他本来的想法,是找一个偏僻的地方,突然出手sneak attack ,现在他决定还是借助虚空Sleepy Slaughter Array 。

就是不知道冷依裳被大渊神门的人追杀,是不是已经进入了大渊神门,还是没有进去就被发现了。

……

完瑫心里有些不爽,他好歹也是大渊神门的Outer Sect Disciple ,无论aptitude 还是cultivation 进度,他will not 比别人差。进入大渊神门五十年,他就育神成功,并且现在是育神2-Layer 。

aptitude 不差,cultivation base 进度也算是快,凭什么让他去膳食殿?膳食殿dísciple 的事情everyday all 是为了讨好那些为了口腹之欲的inner sect disciple 们。轻松是轻松了,可哪里有时间去cultivation ?而且膳食殿的地位是最差的,贡献分也是最低的。留在膳食殿,想要再进一步那是难上加难。

他费尽心思进入大渊神门,可不是为了享受来的。要享受,他什么地方不能享受,要来大渊神门?

对完瑫来说,最好的几个地方一个是神Medicine Palace ,一个是Cultivation Guidance Hall 。哪怕是分在Secret Scriptures Palace 他也认了,可是膳食殿他实在是不想去。

如果是在神Medicine Palace ,现在他可能在看Divine Alchemist 们在pill concocting 了?如果是在Cultivation Guidance Hall ,也许现在他可以请教一些inner sect disciple 关于cultivation 的问题。但在膳食殿,他现在只能去Divine City 购买新鲜的食材,这种落差让完瑫觉得简直是对自己的一种侮辱。

可又有什么办法?他得罪了外殿彦deacon ,没有将他分到大渊神门的Divine Abyss 之下,已经算是开恩了吧?

本来心情就不大好,这一出sect ,就感受到心神一跳,似乎有什么东西盯上他一般。

完瑫停下来仔细观察all around 的情况,难道彦deacon 还不想放过他?这不至于吧?停顿了好一会后,没有任何危险,完瑫却并没有送口气。他虽然继续前往大渊Divine City ,不过比之前更是谨慎了许多。

走了将近one hour 后,过了sect 的禁空所在,完瑫took out 了自己的Flying Magical Treasure 。只是没等他激发Flying Magical Treasure ,就感觉到不对劲。

有人对自己动手?完瑫刚刚想到这里,一道冰寒的killing intent 就从脚下的位置斜轰向他的后脑。

完瑫忽地转身,同时抓出自己的攻击法宝轰了过去,那一道冰寒的killing intent 却在他took out 法宝攻击出去后disappeared without a trace 。

完瑫心里一沉,除了他自己站立的这一方空间之外,别的地方似乎全部被锁住了,他的divine sense simply 渗透不出去。一道又一道terrifying 的杀势席卷过来,让完瑫感觉到头皮发麻。

被暗算了。

他实在是想不通,自己a trifling 育神2-Layer ,不要说在大渊神门,就算是在整个God World ,也是cultivation base 垫底的存在。谁有病吗?借助Void God 阵来暗算他?

阵道他本来就一点都不懂,不要说是Void God 阵了。会Void God 阵的,那都是有身份来历的人。谁无聊到极致,来对付他一个名不经传的Outer Sect Disciple ?

完瑫知道,自己不能留在原地,可在对方的Divine Formation 之中,他同样不知道哪里才是生门。

这里是大渊神门的地盘,有人在大渊神门的地盘暗算他,这暗算他的人most likely 也是大渊神门的。

“彦deacon ……”完瑫叫了一声,不过叫出后,他就知道自己猜错了。彦deacon cultivation base 比他强多了,如果彦deacon 要对付他,需要借助这种Formation ?

几道Void God 阵带起的刃芒从脚下席卷而来,完瑫哪里还顾得上自己懂不懂阵道?他赶紧要charge ahead 避开。

pu pu! 几道blood mist 炸开,Sleepy Slaughter Array 中的空间刃芒在他身上卷起几篷blood mist 。

“朋友是who ?如果我完瑫有得罪的地方,还请直说……”

完瑫话音未落,再次感受到了一种terrifying 的murderous intention 袭来。不等他做出反应,一道戟芒从Sleepy Slaughter Array 中伸展出来,随即将完瑫的双腿斩断。

完瑫跌坐在地上,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赤眼男子,眼里全是恐惧。他可以感受到眼前这人身上的murderous aura 。

易形成独祚的Lan Xiaobu 以最快的速度禁住了完瑫,不仅如此,他还帮完瑫将两条断腿接上去,这才迅速遁离。

the time it takes half an incense stick to burn 后,Lan Xiaobu 在一处僻静的地方将完瑫丢了下来。

“Fellow Daoist ,我和你lacking hatred and enmity ……”完瑫的断腿刚刚被接上去,一时间也没有站起来。

Lan Xiaobu indifferently said ,“你虽然和我lacking hatred and enmity ,不过大渊神门有人和我有大仇,我要进去杀了他。所以我需要易容成你的模样进去,很sorry ,你只能委屈点。你放心,再过一些年你又是一条好汉。现在我想要向你请教一件事,如何才可以搜魂成功?我之前尝试了几次,都失败了,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搜魂?这显然是要搜自己的魂啊,完瑫赶紧说道,“这位Fellow Daoist ,有话好好说,我必定完全配合你,请不要对我搜魂,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可是,万一你说假话。”Lan Xiaobu 皱眉。

“你已经制住我了,只要你将我带在身边,一旦有假话,你立即杀了我。”完瑫赶紧说道。

Lan Xiaobu 要的就是这句话,他依然说道,“虽说这个办法可以,不过等我走了,如果留下你在大渊神门,岂不是要告状?你看见了我的长相,万一大渊神门通缉我如何?”

“我以自己的大道发誓……”完瑫说了一半,停了下来。

Lan Xiaobu 知道对方的意思,indifferently said ,“我叫独祚。”

“是,我完瑫以大道发誓,如果出卖了独祚Fellow Daoist ,我任何时候cultivation 都会遭遇Heart Demon ,并且Thunder Tribulation 身亡,永世不得轮回。不仅如此,这次事毕,我立即远离大渊神门。”完瑫以最恶毒的方式发了一个誓言,他只渴望能活下来。

Lan Xiaobu nodded ,“你的诚意我能看到,如果我能成功复仇,我决定饶你一命。”

完瑫期待的看着Lan Xiaobu ,他也希望Lan Xiaobu 能发个誓,可惜的是Lan Xiaobu 就好像没有看见他的眼神一般,继续说道,“我的这个仇人在浣女宫,你说吧,我如何才可以进入浣女宫寻找机会?”

“进浣女宫?”完瑫一愣。

“对,如何进入浣女宫?”Lan Xiaobu nodded 。

完瑫立即说道,“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让彦deacon 分配你到浣女宫做杂务。不过浣女宫是大渊神门最低贱的地方,没有dísciple 愿意去浣女宫的。”

“你呢?”Lan Xiaobu 问道。

“我在膳食殿,虽然很差了,却比浣女宫还是要好一些。”完瑫老实的replied 。

“那我就去讨好一下那个彦deacon ,让彦deacon 分配我去浣女宫,这没有问题吧?”Lan Xiaobu 说道。

“没有问题,自然是没有问题。”完瑫赶紧说道。

他现在巴不得Lan Xiaobu 去讨好彦deacon ,如果Lan Xiaobu 讨好彦deacon 只是为了去浣女宫,必定会被彦deacon 怀疑。试想一下,谁讨好别人只是为了去浣女宫的?

“很好,现在你告诉我你平时做的事情,还有大渊神门的一些规矩,以及彦deacon 的hobby ,彦deacon 住在哪里?如果少一点没有说,我死之前,你必定会先死,而且我还不一定死,因为我有一枚顶级escape talisman 。懂吗?”Lan Xiaobu 盯着完瑫。

“我懂,我懂……”完瑫赶紧应道,然后不用Lan Xiaobu 提醒就主动说道,“我叫完瑫,是一个Outer Sect Disciple ,今天出去也只是采购食材……”

完瑫事无巨细,足足说了两三个时辰,这才将自己能想到的全部告诉了Lan Xiaobu 。

Lan Xiaobu 直接拍晕完瑫,将完瑫丢进了宇宙维模之中。

Lan Xiaobu 自然不会再去什么Divine City 采购食材,而是易形成了完瑫的样子,转回了大渊神门。

……

拿着完瑫的身份jade token ,Lan Xiaobu 很轻松就进入了大渊神门的护阵。护阵内有两名守卫,这些守卫同样是Outer Sect Disciple 。两名守卫显然也认识完瑫,divine sense 只是在Lan Xiaobu 身上扫了一圈后,就没有在意。

按照Lan Xiaobu 和完瑫说的,现在他应该是去寻找Outer Deacon 彦玉任送礼,然后请求去浣女宫。

事实上Lan Xiaobu 直接回到了完瑫的住处,他准备在住处等一两天,当膳食部需要他的时候,只要他不去,必定有人告状到彦玉任那里,那个时候他就可以和彦玉任交涉了。

让Lan Xiaobu 没有想到的是,他刚刚回到住处,一名瘦弱的男子就来到了他的Cave Mansion 外面。

“彦deacon ?”Lan Xiaobu 一看来人就知道,这正是彦deacon 。完瑫给他见过彦deacon 的画像,绝对不会有错。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