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ndon The Universe Chapter 532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Xiaobu ,是衍帝发来的讯息。衍帝询问我们是不是已经救了单雨城,并且抓到了闵纶。”君巫没有立即回讯息,而是将讯息的内容告诉了Lan Xiaobu 。

“衍帝这个时候突然发来消息,应该是被人牵制住了吧?”Lan Xiaobu 问道。

君巫nodded ,“是的,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牵制住衍帝的人中就有荆方Divine Court 的道君方帝。”

后面的话不用说Lan Xiaobu 也清楚了,方帝强制住衍帝,显然是要将单雨城和单浩炎灭了。didn’t expect 现在事情反转,单浩炎是不是被灭掉了,他不知道,不过单雨城却被他们百离军救了。

这个时候衍帝发来消息,那事情就很明显了。肯定是方帝想要救闵纶,这才让衍帝说话。至于怎么救闵纶,Lan Xiaobu 一样不需要知道后继的内容,也可以猜到是要用闵纶交换单浩炎。

君巫告诉Lan Xiaobu 讯息的内容,就是要看Lan Xiaobu 的选择。因为后面的讯息肯定是交换单浩炎,在后继讯息没有发来之前,Lan Xiaobu 是可以杀掉闵纶的。若Lan Xiaobu 真要杀掉闵纶,他无法阻拦,毕竟闵纶是Lan Xiaobu 抓住的。不过一旦杀了闵纶,Lan Xiaobu 也只能离开百离军。

Lan Xiaobu hehe 一笑,“既然如此,那就按照衍帝的意思回吧。”

无论从哪一个角度考虑,Lan Xiaobu will not 去杀闵纶的。闵纶杀了许多延Star God 庭的cultivator 军兵不错,这和他Lan Xiaobu 有什么关系?

如果闵纶杀的是他五宇Immortal World 的cultivator 大军,他simply 不会理会衍帝后面想说的话,直接干掉闵纶了。

现在他杀掉闵纶,唯一的作用就是让荆方Divine Court 的方帝全God World 通缉他Lan Xiaobu 。他又不是吃饱了撑的,要给自己弄一张arrest warrant 。

Lan Xiaobu 走到闵纶的身边,patted 闵纶的肩膀拿出一枚戒指的给闵纶说道,“你的戒指还给你。”

闵纶的那个world Lan Xiaobu simply 没有要,甚至戒指里面的Divine Crystal 他都懒得去动,Lan Xiaobu 拿走的是闵纶戒指中所有的墨金,除了墨金之外,Lan Xiaobu 还拿走了闵纶戒指中一块divine light 梳木。

divine light 梳木这是无价之宝,可以说闵纶那个world 中所有的东西都叠加起来,都没有这一块divine light 梳木值钱。Lan Xiaobu 是不知道闵纶是如何弄到divine light 梳木的,不过this thing 他看见了,显然不会放过。而闵纶将divine light 梳木丢在一边,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divine light 梳木的价值。

就算是闵纶知道divine light 梳木价值,并且荆方Divine Court 的方帝为了divine light 梳木要追杀他,这divine light 梳木他也不会交出去。

…….

荆方Divine Court 的闵西萧face somewhat gloomy ,他实在是想不通,百离军是如何救了单雨城还抓了闵纶。

延Star God 庭道君单汀的通讯珠终于亮了,原本就极为期待的单汀看见君巫发来的讯息之时,只想haha 狂笑。他真没有想到这件事是真的,君巫救了单雨城并且抓了闵纶。

“衍帝,我想事情你已确定了吧?”闵西萧憋屈的问了一句。

单汀nodded ,故作叹息的说道,“这些小辈真是闹的不像话,竟然还抓人了。”

闵纶可是闵西萧最看好,也是最期待的一个儿子,他没有心情和单汀继续磨叽,干脆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单浩炎也被白幽Divine Court 的cultivator 军抓了。蔔兄,我有个a presumptuous request ……”

白幽Divine Court 的道君是蔔迟,他不等闵西萧将话说完,就haha 一笑说道,“我刚刚收到消息,我白幽Divine Court 的cultivator 军的确是在墨河神堑灭了一支cultivator 军,并且抓了其统领,好像是叫单浩炎。闵兄,这单浩炎就交给你去处置吧。”

“many thanks 蔔兄。”闵西萧感谢了一句,然后对单汀说道,“衍帝,可否用单浩炎交换闵纶?”

如闵纶在闵西萧心里很重要一般,单浩炎在单汀心里一样非常重要。如果是单雨城的话,单汀肯定会再加一些条件,那就是将单雨城的东西还回来。可是单浩炎他不敢这样做。

因为拿下单浩炎的不是闵西萧而是蔔迟,如果蔔迟不愿意交还东西事情可不大好办了。闵西萧对闵纶很看重,这谁都知道。只要蔔迟不愿意交还东西,那闵西萧说不定会给蔔迟施压。这个时候,蔔迟只要让他的人杀掉单浩炎就可以。when the time comes 往手下一推,谁能怪到蔔迟?

“好,小一辈打打闹闹的确是烦,这次我回去必定要好好管教那不成器的东西。”在权衡得失后,单汀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同意了闵西萧的提议。

百离军还没有回到百离Divine City ,闵纶就被带走换人去了。

被百离军救下来的单雨城却悄悄将Lan Xiaobu 叫到了一边,主动说道,“蓝帅,我都听说了,这次如果不是你的话,我单雨城的小命已是没有了。大恩不言谢,将来有什么事情,你尽管说,只要我单雨城可以做到的。”

说完后,还觉得自己的心意不算诚,再次说道,“蓝帅,我实话和你说,当时不是我要去救老三单浩炎,而是我不得不这样说。君帅告诉我你和老三有些间隙,你放心,我必定是站在你这边的。”

他单雨城好歹也是一个First Prince ,如果自己获救,没有immediately 当众去说救单浩炎,那他老爹单汀会在怎么看他?

Lan Xiaobu laughed ,“many thanks First Prince 了,那也是我力所能及的事情罢了。”

他延Star God 庭里面的争斗,Lan Xiaobu 可不愿意参加,这些和他都毫无关系。这件事毕,他应该可以获得一些身份,这样的话,他就可以just and honorable 的在God World 寻找柳离、虞婼和老赵。

单雨城已从君巫那里知道了Lan Xiaobu 的潜力,他laughed 说道,“这次去墨河神堑寻找墨金,本来也是我和老三的斗法。道君私下承诺过,谁可以做的更好,就可以获得神子之位。”

unspoken implication 就是,等我成了神子,还是可以帮助你的。

Lan Xiaobu 正待说话的时候,一名cultivator 急切的来到了这里,“First Prince ,蓝次帅,道君马上就到了。”

单雨城一惊,赶紧说道,“蓝帅,你和我一起去见道君。这次你立下了大功,我肯定不会让你吃亏的。”

Lan Xiaobu 再次感谢了一句,他知道单雨城的意思,那是因为他杀了蒙欧。

spaceship 还没有到百离Divine City ,君帅已是让一万多cultivator 军全部站在了战船甲板上。看见Lan Xiaobu 和单雨城过来,赶紧说道,“First Prince ,Xiaobu ,来这边。”

几人刚刚站好,数道silhouette 就从战船外面落下,站在了甲板上。

为首的一人皮肤微黑,身材也略胖,长的和单雨城has several points of 相似。周身Dao Rhyme 收敛,Lan Xiaobu 完全感受不到对方的实力。Lan Xiaobu 不用猜,也知道这人肯定是延Star God 庭的道君衍帝,也就是单汀。

在单汀旁边有数名powerhouse ,这些人每一个will not 比君巫弱。而站在单汀最近的是一名年轻男子。这年轻男子cultivation base 怕是Heavenly God Realm Perfection 了,气息比起单雨城要澎湃太多。

而且长相英俊,看起来就是一个帅哥。Lan Xiaobu secretly sighed ,这家伙肯定是单浩炎,比起相貌寻常的单雨城来,单浩炎的卖相就要好了几分。

“君巫携百离军次帅Lan Xiaobu ,百离军全body cultivator 士军见过衍帝,衍帝万古。”君巫恭谨的上前施礼。

Lan Xiaobu 见君巫帮他报了名字,也跟在后面上前了一步施礼。

单雨城也是上前道,“单雨城见过Royal Father ,Royal Father 万古。”

单汀nodded ,然后说道:“君帅,这次你立下了大功,不但救下了雨城,还抓了闵纶,用闵纶救下了浩炎。百离军不错,这次你做的更是不错。”

君巫正想说这功劳其实不是他的,didn’t expect 单汀simply 不等他开口就厉声问道,“谁是Lan Xiaobu ,站出来。”

Lan Xiaobu 心里secretly thought ,这Old Guy 吃了火药吗?你布爷好歹也救了你两个儿子,不感激也就罢了,居然用这种语气和老子说话。

奈何形势别人强,他也不得不站了出来,“Lan Xiaobu 见过道君。”

“Lan Xiaobu ,你可知罪?”单汀声音带着murderous aura 。

“道君……”君巫赶紧上前要说话。

单汀一摆手,“这里没有你的事情。”

短短几句话,Lan Xiaobu 就知道这个单汀绝对是一个薄凉之辈,在这种人的Divine Court 做事,简直恶心的和吃了苍蝇一般。

喝退了君巫后,单汀再次盯着Lan Xiaobu 说道,“Lan Xiaobu ,你私自杀了延Star God 庭的行令神使、Treasure Item 司司主蒙欧,该当何罪?”

君巫心里一沉,他得罪了蒙欧,都被关了好几年。第一庭柱耶奇还因为这件事丢了性命,现在Lan Xiaobu 被道君亲自问到头上来,岂能有好下场?无论如何,他must 保住Lan Xiaobu 的性命。

Lan Xiaobu 表情平静,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朗声说道,“道君,我并不知道我有何罪。蒙欧的确是我杀的,不过我也是按照道君的旨意去杀的,道君硬要将罪行放在我身上,我不敢承认。”

这个时候,Lan Xiaobu 有些感谢君巫了,君巫将整个百离军全部带到了甲板上,看起来好像是等待检阅,其实是为了帮衬他Lan Xiaobu 。

单汀大怒,“我什么时候让你去杀蒙欧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