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ndon The Universe Chapter 972

  第972章 一人围Five Sects
  “蓝big brother ,这个jade token 还可以从离宙星传送出来,无须经过护星大阵。”衣崖看见Lan Xiaobu 在观察手中的jade token ,赶紧补充了一句。

  还可以不经过护星大阵传送出来?原本Lan Xiaobu 对进入离宙星毫无兴趣,现在有了一点兴趣。如果没有保障,在四个星级sect 面前,Lan Xiaobu 可不想逞能。要杀兽魂道的余孽,他有的是时间,只要躲在兽魂道所在planet 就可以了。

  将Palace Lord jade token 收起,Lan Xiaobu 对衣崖说道,“好,我去离宙星看一下,如果可以帮忙,我就帮忙,如果帮不了忙,那就抱歉了。”

  “我带你一起过去。”衣崖激动不已,急切的说道。

  Lan Xiaobu 一摆手,“不用,我一个人过去就可以。”

  “等等,我这里有Teleportation Talisman ,可以直接到离宙星外面。”衣崖抓出一枚Teleportation Talisman 。

  还没等衣崖反应过来,Teleportation Talisman 就被Lan Xiaobu 拿走。

  Lan Xiaobu 抓着Teleportation Talisman 离开了兽魂道所在planet ,他还是没有带衣崖。衣崖人还不错,万一出现了什么状况,他可以借助jade token 走掉,他不想让衣崖跟着送命。

  离宙宫外面广场上有四人,Lan Xiaobu 一眼就认出来了其中一人是兽魂道的,其余三人应该是衣崖口中另外Three Great Sects 的,看样子离宙宫的确是被控制住了。

  Lan Xiaobu 没有立即进入离宙星,他开始布置大阵。其余几个sect 的cultivator 如何,Lan Xiaobu 不在意,他在意的是兽魂道。

  如果可以的话,今天不管能不能救离宙宫,他希望能救下值怡和干掉整个兽魂道的家伙。

  在外面整整耽搁了半天时间,Lan Xiaobu 这才激发Palace Lord jade token 进入了离宙星。

  离宙星的时间山非常显眼,高耸入云,一株巨大的青翠大树生长在时间山的Peak 。哪怕相距甚远,Lan Xiaobu 也可以感受到一种浩瀚的岁月气息。

  Lan Xiaobu 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时间山广场的外围,他Divine Sense 虽然还没有伸展进去,却可以感受到Space Rule 的剧烈波动。可见衣崖说的那个离宙鼎还没有被轰破,否则的话,就不会有这种剧烈的Space Rule 波动。

  按照衣崖说的话,时间山广场上包括离宙星在内,一共有五个星级sect 。Lan Xiaobu 估计无论他的Divine Sense 有多强,只要一接触到时间山广场,被发现的probability 是九成以上。所以他不但不能用Divine Sense ,还要收敛自己的大道气息。好在他感悟了无规则大道,大道气息一旦收敛,就和没有人来过一样。

  不用Divine Sense 扫,Lan Xiaobu 也猜到时间山广场离宙宫现在很危险,估计那个离宙鼎随时都可能被人轰破。不过就算是这样,他依然是at a moderate pace 的在外面布置Trapping Slaughter Great Array 和Defensive Great Array 。

  Defensive Great Array 是保住自己安全的,Trapping Slaughter Great Array 是绞杀其余四大星级sect 的。当然,如果其余sect 不针对他,那他也可以只绞杀兽魂道。

  这次对手太强,Lan Xiaobu 一点都没有藏私,一百零八枚无规则道茧formation flag 全部被用上。不仅如此,他还非常干脆的用圣Dao Altar 做阵基。

  圣Dao Altar 是兽魂道的镇星Supreme Treasure ,现在被Lan Xiaobu refining 了,用来做这种等级Sleepy Slaughter Array 的阵基是最合适。

  关系到自己的小命,Lan Xiaobu 半点不敢大意。除了用无规则道茧formation flag 布置了Sleepy Slaughter Array 和Defensive Array 外,还布置了一个imaginary formation 和一个传送阵。这个传送阵就是在最危险的时候,将他传送走的。他手中是有一个Palace Lord jade token ,谁知道最后离宙宫的这个jade token 可靠不可靠。小命的问题,还是自己掌控比较好。

  这还不算,Lan Xiaobu 在布置完整这些大阵后,再次开始构建虚空formation mark 。

  ……

  “这离宙鼎最多只能坚持one hour 。”震长天抓起刚刚收回的破虚锤,high-spirited and vigorous 的说道。

  “我怎么感觉不大对劲?”圣荒Sect Master 大玄邛却皱frowned ,同时收起了手中准备攻击的至荒枪。

  Yellow Springs Old Ancestor 也是said solemnly ,“我也感觉到不对劲……不对,有人在外面布置Sleepy Slaughter Array 。”

  同一时间,不但是Yellow Springs Old Ancestor ,其余所有的九转Saint 都发现了不对劲。这一刻再也没有人有心思攻击离宙鼎的防御,所有的人Divine Sense 疯狂扫了出去,包括异懈在内的几名九转Saint 更是想要冲出时间山广场。

  大玄邛的cultivation base 算是最强的,他没有动,而是同样开始刻画Defensive Array 纹。能在他们in front of one’s eyes 布置大阵,并且大阵都布置成功了,他们才发现,这种阵道水平简直是骇人听闻。

  要知道布置大阵就必定有规则波动,只要有规则波动就会被他们发现。

  大玄邛就算是想破脑袋也没有想到Lan Xiaobu 在最外面布置的是无规则大阵,他布置无规则大阵的时候,simply 没有人发现。之所以被发现,而是他在布置虚空formation mark Trapping Slaughter Great Array 的时候有了Space Rule 波动。

  bang bang! 数道silhouette 轰在了Lan Xiaobu 的虚空困阵上,被倒卷了回去。

  跟着几道强横的Divine Sense 冲过来,想要撕裂Lan Xiaobu 的Sleepy Slaughter Array 纹。Lan Xiaobu 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激发了Void God 阵,强大的backlash 力量反轰了回去,将几名想要撕裂Lan Xiaobu 虚空困杀Divine Formation 的cultivator Sea of Consciousness 撕裂。

  “是离宙宫哪位朋友?”Yellow Springs Old Ancestor 沉声询问。

  Lan Xiaobu 还没有回答,震长天却说道,“应该不是离宙宫的,离宙宫阵道最强的是尘究天,而尘究天正被我们困在离宙鼎之中。”

  同一时间,加持离宙鼎的诸多离宙宫cultivator 都诧异的停止了手中的法决。因为外面攻击停止了。

  “怎么回事?”一名Elder 疑惑的问了一句。

  大家都清楚他为什么询问,这种攻击防御法宝中途最好是不要停止,一旦停止,前面做的努力将全部没用,等防御规则完善后,就要重新再来一遍。而离宙鼎经过了一天多时间的攻击,防御禁制早已岌岌可危,随时都会被轰破。偏偏在这即将被轰破的时候,对方停止了攻击。

  “会不会衣崖请来了那个蓝Fellow Daoist ?”值夋语气颤抖。

  没有人回答他的话,大家的Divine Sense 开始渗透出离宙鼎的防御,想要查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

  在有人攻击自己虚空formation mark 的时候,Lan Xiaobu 就停止了继续布置大阵,既然被发现了,那就just and honorable 的来。他的主要依靠不是这个Defensive Array 纹,而是外面的无规则Trapping Slaughter Great Array 。

  Lan Xiaobu 走进时间山广场,当他看见眼前的一群人时,眼光就是一阵收缩。这是他出道以来,见过的最强阵容。

  这里恐怕有几个家伙都超过了九转Saint ,除了这几个家伙之外,其余九转Saint 、八转Saint 、七转Saint 一大堆。

  虽然他在这里布置的Trapping Slaughter Great Array ,是借助一百零八枚无规则formation flag 完成的,可如此多的powerhouse 在这里出现,Lan Xiaobu 心里也知道,他impossible 将这里的人全部杀光。除非他的大道能再进一步。

  “你是何人?”震长天盯着Lan Xiaobu ,他看见Lan Xiaobu 如此年轻,而且证道Saint 的Dao Rhyme 似乎只有一道,这有些不大对啊。

  一个一转Saint ,敢来这里挑衅四大星级sect ?难道他不知道这里cultivation base 最差的也是五转以上的powerhouse 吗?

  Lan Xiaobu 的目光从众人身上扫过去,虽然借助大阵他也杀不光这里的人,不过他外面有大阵的情况下,这些人也别想留下他。

  “我叫Lan Xiaobu ,是来寻兽魂道仇的。如果不愿意牵扯进我和兽魂道之间纠纷的,请站在一边,否则的话,别怪我以对付兽魂道的方式对付各位。”Lan Xiaobu 语气平静,长生戟就握在他的手中。

  “小小一转蝼蚁,也敢……”圣荒一名七转Saint 大怒,只是他刚刚说了一半,就感觉到一股强悍的领域力量锁住了他后面的话,让他甚至感觉到了一种死亡的压抑。

  “Sect Master ……”这名七转Saint 心里大骇,他没有想到Sect Master 会突然用领域压制住他,阻止了他冲向Lan Xiaobu 。

  “白痴,等会再找你算账。”Sect Master 的sound transmission 落在这名七转Saint 耳边,他like falling in a ice hole 。

  不但是圣荒Sect Master 大玄邛认为这个家伙是白痴,其余人也感觉这家伙cultivation 傻了,否则怎么可能这个时候要站出来?刚才Lan Xiaobu 的话,加上兽魂道道主异懈之前的话,结果很明确了。人家刚刚灭掉了兽魂道,然后来这里是想要将兽魂道斩尽杀绝来着。

  Lan Xiaobu 话更是说如果有人站出来,只要杀不掉他Lan Xiaobu ,将来他就会和对付兽魂道一样的方式对付别人。对付兽魂道是什么方式?看人家灭掉了兽魂道的老巢,还追杀到这里,就知道人家是要在斩尽杀绝,cut weeds and eliminate the roots ,现在兽魂道所在的planet 恐怕都不存在了。

  兽魂道的人都没有站出来,你一个圣荒的Elder 站出来帮别人出什么头?再说了,一个一转Saint 能灭掉兽魂道?这家伙怕不是脑子闭关坏了吧?

  异懈知道,在didn’t touch 清楚Lan Xiaobu 底细的时候,是不会有人站出来帮他兽魂道的。这和抢夺时间树不同,抢夺时间树是大家共同的利益,眼前这个人仅仅是他兽魂道的仇人。对other sects 来说,就算是将Lan Xiaobu 杀掉,谁知道Lan Xiaobu 背后有没有powerhouse 存在。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