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ndon The Universe Chapter 973

  第973章 初战
  他浑身killing intent 澎湃,一步就落在了Lan Xiaobu 的面前,语气森寒的说道,“就是你sneak attack 了我兽魂道?并且毁掉了我兽魂道的inheritance ?”

  在看见Lan Xiaobu 的时候,异懈的killing intent simply 无法遏制,当他说完这句话,站在Lan Xiaobu 面前后,他反而是平静了下来。也许他知道,今天如果杀不掉Lan Xiaobu ,那他兽魂道怕是再也杀不掉Lan Xiaobu 了。

  Yellow Springs 圣道、圣荒和天漠殿现在不出手没有关系,等他锁住Lan Xiaobu ,只要让Lan Xiaobu 有半点弱势,或者是让Lan Xiaobu 重伤,那其余三个sect 就会立即出手。

  Lan Xiaobu 手中的长生戟往地上一跺,“不错,就是你家布爷灭掉了你兽魂道。当然,还没灭完,所以特意来到了这里。”

  “蓝Fellow Daoist ,你实力就算是再强,任何事情总要讲一个道理吧。否则的话,四面皆敌,is it possible that 你一个人要打一个位面的powerhouse 不成?”圣荒Sect Master 大玄邛indifferently said 。

  所有的人都知道大玄邛说这话不是真的怕了Lan Xiaobu ,而是在旁敲Lan Xiaobu 的底细。一旦得到了Lan Xiaobu 的来历,他们就会一拥而上,哪怕杀不掉Lan Xiaobu 也没有什么,至少知道了根脚。

  Lan Xiaobu 看着corpses everywhere across the field 的时间山广场,心里讥讽不已。真是shameless 这无敌啊,这家伙也太shameless 了一些,还敢说任何事情总要讲一个道理。

  就在此刻,一个突兀的声音传来:“hehe ,你圣荒可真讲究道理,Four Great Sects 围攻我离宙宫,道理何在?你们想要的,不过是想要我离宙星的时间树而已。为何轮到你们头上了,就任何事情都有要讲道理?”

  众人才发现,离宙宫的防御护阵已经打了,虽然众人还没有走出离宙鼎的防御范围,却已经可以看清楚离宙宫诸多powerhouse 了。在Lan Xiaobu 看来,这说话的家伙应该是九转Saint ,很有可能就是离宙宫的Palace Lord 。不过这家伙气息浮躁,看样子应该是受伤不轻。

  震长天said with a sneer ,“要你离Star Palace 的时间树,hehe 。你离Star Palace 的Elder 值怡sneak attack 兽魂道的inheritance 道女白惜惜,杀了白惜惜后又抢夺了白惜惜获得的时间道卷,否则我们会动手?要知道,之前我们可是来做客的。”

  Lan Xiaobu 无语,白惜惜是他杀的,和值怡有个什么关系?
  不过他很是鄙视离宙宫,他一个外人都来到了广场上,且不管他是不是来助拳的,光凭他来到这里后,离宙宫的人还缩在那个离宙鼎中,就让他没有任何救人的兴趣。他Lan Xiaobu 不是Holy Mother ,和他无关的事情也要一力承但。

  如果离宙宫的人现在出来,他们至少可以对付一个星级sect ,那他的压力就小多了,三个星级sect 和四个星级sect ,那可是不同的概念。

  Lan Xiaobu 正想着的时候,却惊异的发现,之前说话的那名重伤未愈的cultivator ,居然走出了离宙鼎的防御范围,不仅如此,他还收起了离宙鼎。

  “Palace Lord ……”看见扇不昂收起离宙鼎,并且走向了广场中间,Supreme Elder 采莆cried out in surprise 。

  没有了离宙鼎护持,他们拿什么和四大星级sect 对抗?

  “hahaha ……”我离宙宫求救的帮手都来了,我离宙宫居然还躲在离宙鼎里面,这不是我离宙宫的生存之道。今天就算是我离宙宫被灭掉,我扇不昂也会带着离宙宫所有cultivator 护住蓝Fellow Daoist 。

  Lan Xiaobu 一愣,这扇不昂居然如此热血重情?不过随即他就明白过来,无论自己是不是被杀,离宙宫的人躲在离宙鼎里面,最后也是一个死字。既然都是死字,还不如做的好看一些。这样不但做的好看,还能彻底将他拉下水,否则他随时都可以走掉。

  这些old bastard ,没有一个简单之辈。

  “蓝Fellow Daoist ,我扇不昂代表离宙宫……”

  扇不昂一句话还没说完,两道影子一左一右就扑向了Lan Xiaobu ,这两道影子扑向Lan Xiaobu 的同时,他们和Lan Xiaobu 之间的空间就迅速消融。

  terrifying 的领域卷向Lan Xiaobu ,Lan Xiaobu 立即就感觉到了一种空间的oppression 。这绝对是两个九转powerhouse ,而且这两个家伙都是兽魂道的,兽魂道的实力真是terrifying 。好在他在兽魂道的时候,就已经斩杀了两名九转和两名八转Saint 。

  Lan Xiaobu immediately 激发了虚空困杀Divine Formation ,长生领域暴涨的同时,长生戟的杀芒hiding the sky and covering the earth 的卷向了这两名九转Saint 。

  这一戟Lan Xiaobu 没有施展任何Divine Ability ,他很清楚,这两个九转Saint 只是试探他实力的。如果他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斩杀掉兽魂道的这连九转Saint ,那其余几个sect 怕是会一拥而上。

  几乎是在这两名九转Saint 扑向Lan Xiaobu ,Lan Xiaobu 激发虚空困杀Divine Formation 的同时,又有三名九转powerhouse 扑向了虚空之中。

  不过这三名九转Saint 不是兽魂道的,而是其余几Great Sect 的powerhouse ,这三人倒是没有去攻击Lan Xiaobu 。而是在Lan Xiaobu 激发虚空formation mark 的时候,他们扑向了Lan Xiaobu 虚空构建的困杀Divine Formation 。

  Lan Xiaobu 知道,虚空困杀Divine Formation 没有了。虚空formation mark 强大,不过他的阵道水平还差一把火。等到有一天,他可以借助无规则构建虚空formation mark 的时候,不要说三个九转Saint ,就算是永生Saint ,也不一定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撕裂他的Void God 阵。

  事实上Lan Xiaobu 很清楚,这个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took out Samsara Bridge 。在‘一息一轮回’的ultimate weapon 之下,他有把握在最短的时间内干掉两个九转Saint 。

  “ka! ka! ka! ”虚空之中一声声formation mark 碎裂的声音传来,随即众人眼前豁然开朗,似乎覆盖在头顶的压抑murderous intention 彻底disappeared 。

  众人都清楚,这是Lan Xiaobu 布置的虚空困杀Divine Formation 被人毁掉了。

  感受到自己的虚空困杀Divine Formation 被毁掉,Lan Xiaobu 心里secretly sighed ,他更是不能施展一息一轮回,这里powerhouse 太多,他一出手就施展出自己的killing move ,对他而言是最坏的办法。不但是‘一息一轮回’不能施展,就算是不久前领悟的杀势Divine Ability 裂则轮纹他也不能用。

  这是群杀Divine Ability ,这里人太多,如果他现在对付两个九转Saint 就施展出来,那后面的大战就对他不利。最好的手段就是宫音杀,宫音杀可以斩杀these two people ,而且不暴露自己的底气。宫音杀long halberd 横空,戟芒还可以威胁一下兽魂道的道主。

  所有的念头都是瞬息而过,在Lan Xiaobu 决定施展宫音杀的时候,又是两名七转Saint 和一名八转Saint 从中间扑向了Lan Xiaobu 。Lan Xiaobu 的Void God 阵被两名虚空formation mark powerhouse 破去,这让兽魂道看见了机会。

  Lan Xiaobu 很清楚这些都不是最大的威胁,他最大的威胁来自兽魂道的道主异懈。别看异懈还没有动,可他随时都会出手。

  Lan Xiaobu 果断放弃了宫音杀选择角音杀,long halberd 化为浩瀚Murder Dao ,卷起宇宙黑洞一般的戟芒vortex 劈了出去。一切挡住这long halberd 浩瀚killing intent 的存在,都会被碾压成为碎渣。

  bang! Dao Rhyme 炸裂,一名九转Saint 的法宝正轰在长生戟的戟芒边缘,狂暴的backlash 力量让Lan Xiaobu 浑身都不舒服。而另外一名九转Saint 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角音杀正面裹住了他,他的Divine Ability 道则被角音杀一卷,瞬息减弱。

  pu! 一道blood light 炸裂,这名九转Saint 直接被撕裂为两半,道音in this brief moment 伴随着blood mist 炸开……

  角音杀伐起,万里风号血浆衣。长空不罢,我戟出时万声杀!

  那名被杀九转Saint 轰向Lan Xiaobu 的法宝还在翻滚之中,就被角音杀的杀伐道则拍飞,而长生戟的杀势道音依然是在攀升之中。

  远处众多的旁观者都是背后发寒,这戟道Divine Ability ,这一戟下去绝对可以杀掉一个planet 的存在。

  那一戟劈杀了一名九转Saint 后,不但不见削弱,反而是愈发澎湃汹涌。在这名九转Saint 之后,又是一名七转Saint 被long halberd 撕开。

  这种威势之下,不要说两名九转Saint ,就算是再来几名九转Saint ,恐怕也是送菜。尽管如此,余下的几人不但没有收回法宝,领域更是叠加起来,法宝轰向Lan Xiaobu 的imposing manner 愈发疯狂。

  Lan Xiaobu 却知道,他不能留手了,他惧怕的不是这余下三名超过七转的powerhouse 。他隐约有一种感觉,当他的角音杀撕裂第三名兽魂道powerhouse 的时候,就是异懈出手的时候。如果他还在留手,恐怕明年的今天就是他的忌日。

  而他布置下来的无规则绞杀大阵,这个时候还不敢启动。人家四个星级sect ,现在连一个完整的星级sect 都没有出动,他就底牌尽出,结果好了才是怪事。

  感受到了这种危险,哪怕角音杀的imposing manner 正旺,Lan Xiaobu 还是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轰出了裂则轮纹。

  几乎是在Lan Xiaobu 裂则轮纹轰出的同时,一道blood light 在Lan Xiaobu 的up ahead 炸裂。next moment Lan Xiaobu 看见兽魂道的道主异懈踉跄之中,冲出了他的领域束缚。

  Lan Xiaobu 背后出了一身冷汗,他居然没有觉察到异懈是什么时候冲入他领域的。如果他的裂则轮纹出晚一息时间,他的确是可以再杀几人,可他自己一样会被人撕裂fleshy body 。

  这异懈好厉害,无声无息的冲进他的领域不说,在裂则轮纹下也可以逃得一命。而且对方还是破开了他的角音杀撕裂了他领域后,撞上裂则轮纹的。

  “pu pu! ”又是一道blood mist 炸开,第二名七转Saint fleshy body 被撕开,却因为异懈的出手Primordial Spirit 逃出了角音杀。至于剩下了的一名九转Saint 和一名八转Saint ,同样是因为异懈的出手,毫无损伤的退出了角音杀。

  (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朋友们晚安!)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