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ndon The Universe Chapter 974

  第974章 打震长天的脸
  刚才的大战虽然死了三人,一人fleshy body 被毁,可时间却并没有用多少,所有的人都震撼的盯着Lan Xiaobu 。

  这种实力,如果单打独斗,这里simply 没有人能让Lan Xiaobu 受伤。

  了解异懈的几名powerhouse 更是背后发凉,异懈的实力也许不是第一,可是论sneak attack ,他们没有人能挡住异懈。若将sneak attack 也算进实力,异懈算是no one dares provoke 的存在。

  异懈的证道兽魂是回devil beast ,其实回devil beast 真正的名字叫回眸兽。别看这个名字还有一些诗情画意的意思,可这种Divine Beast 却not simple 。之所以叫回眸兽,是因为你发现这个Divine Beast 存在的时候,你已只能在思想上回忆一息,因为这种Divine Beast 的速度太快,只有你被这Divine Beast 杀了或者是吞了,你才明白自己遇见回眸兽了。

  大玄邛的实力几乎是几人中最强的存在,他是亲眼看见异懈sneak attack 的,而且他感知到异懈sneak attack 的时候,异懈已经disappeared 。

  以异懈this method ,他是很难躲开的。然而异懈居然没有sneak attack 到Lan Xiaobu ,不仅如此,还被Lan Xiaobu 的Divine Ability 重创。此时的异懈恐怕连原来实力的一半都不到了,可见Lan Xiaobu 有多强。

  如此强的一个家伙,偏偏要伪装成一個一转Saint ,可以想象这人平时杀了多少对他动手的powerhouse 。

  “Palace Lord ,此人的困杀Divine Formation 只是一个虚架子,已经被我们撕开,不如……”天漠殿的一名Elder 悄声在Palace Lord 震长天耳边说道。

  震长天一样在震撼Lan Xiaobu 的实力,可以挡住异懈的sneak attack ,并且重创异懈,这种powerhouse 已不是天漠殿可以匹敌的。难怪此人灭掉了兽魂道后,还敢来离宙宫cut weeds and eliminate the roots 。

  偏偏at this time ,震长天听到了身边Elder 的话,他冷冷的盯了一眼身边的这名六转Elder ,寒声说道,“你以为别人都是blind ,就你一个人看的清楚?”

  震长天可以肯定,被三名九转powerhouse 联手毁掉的虚空困杀Divine Formation ,simply 不是Lan Xiaobu 的主阵。第一个是因为Lan Xiaobu 的这个虚空formation mark 被破去的太简单了,以Lan Xiaobu 如此实力,岂能弄出这么简单的虚空formation mark ?

  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站在这时间山广场上,他依然可以感受到一种terrifying 的压抑感。这就说明了一个问题,在时间山广场外面,很有可能还有Trapping Slaughter Great Array ,那个Trapping Slaughter Great Array 才是Lan Xiaobu 的killing move 。

  若他猜测正确的话,那就真的terrifying 了。如此terrifying 的大阵,他们居然感受不到,这要有多强?
  不但是震长天,所有九转powerhouse 都感受了压抑。只是他们都看不到Lan Xiaobu 的大阵。Void God 阵本来就难以发现,结果他们破去了这难以发现的Void God 阵后,发现还有威胁存在,这谁敢乱动?

  “Lan Xiaobu ,你无缘无故灭我兽魂道,今天就算是我兽魂道全军覆没,你也别想好过。哪怕你离开了这里,依然会有人对付你。浩瀚宇宙之中,终究是有因果。”异懈厉声叫道。

  他是真的怕了,他融合的证道Divine Beast 回devil beast ,绝对不仅仅是速度快那么简单,而且还带着一种无视一切规则的one strike certain kill 。也就是说,Lan Xiaobu 的角音杀Divine Ability 再强,也无法挡住他的Life Source Divine Ability ,回魔斩。至于Lan Xiaobu 的领域,一样是无法挡住他的回魔斩。

  然而偏偏是他破开Lan Xiaobu 的Divine Ability 和领域后,他感受到了一种simply 毫无规则的斩杀轮纹,这一道轮纹就破去了他的回魔斩,并且让他重创。如果其余几Great Sect 不出手,Lan Xiaobu 今天真的可以灭掉兽魂道。而且他能看出来的问题,other sects Sect Master 一样可以看出来,所以想要让这些wily old fox 的家伙出手,恐怕机会不大。

  离宙宫的Palace Lord 和诸多Elder 都呆滞住了,值怡随便认识的一个朋友到底有多逆天?居然轻松碾压了兽魂道的异懈,不仅如此,还斩杀了一名九转Saint 、一名八转Saint 和一名七转Saint 。

  Lan Xiaobu 一挥手,太川出现在时间山广场上。

  Divine Beast 太川是证道Divine Beast ,现在证道后更是带着一种远古的洪Desolate Qi 息,这种雄俊的Divine Beast 一出来,大家似乎都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这种Divine Beast 出现,如果兽魂道不起心那就怪了。

  异懈看见太川的时候脸色也是一变,他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时间如果可以回溯,他铁定会拍死白惜惜。作为sect 的inheritance 道女,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种powerhouse 的Divine Beast 也能掳走?这是为sect 惹祸啊。兽魂道抢夺Divine Beast 是正常的,可抢夺Divine Beast 之前,至少要调查一下Divine Beast 的来历……

  想到这里,异懈心里也是secretly sighed 。现在他是这样想,事实上兽魂道抢夺Divine Beast 还需要考虑Divine Beast 的来历吗?有史以来,兽魂道看中的Divine Beast ,就算是星级sect 的也是一样抢来,什么时候兽魂道抢夺Divine Beast 还要调查Divine Beast 背后的故事了?这一方虚空位面,谁能给兽魂道脸色?

  这一刻,他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sect 再强,有的时候也要按照规矩来办事。能给兽魂道脸色的人存在,只是之前他们没有遇见罢了。

  果然Lan Xiaobu coldly said ,“这是我的beast pet ,结果我的beast pet 在证道的时候被人掳走,而掳走它的人就是白惜惜。你说,我灭掉你兽魂道可冤枉了你?”

  说完Lan Xiaobu simply 不给异懈辩解的机会,就干脆的took out 了一个crystal ball ,crystal ball 影像清晰的显示着,白惜惜和寒月山趁太川证道掳走太川的整个过程。

  众人沉默下来,不要说Lan Xiaobu 拿出来的这个证据充足的理由。就算是比这蹩脚一百倍的理由,也足够一个powerhouse 灭掉一个planet 了。

  Lan Xiaobu 却并没有就此罢休,而是看着震长天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震长天心里正忌惮着Lan Xiaobu ,此刻听到Lan Xiaobu 的话,心里一紧,不过随即就coldly snorted 说道,“天漠殿震长天。”

  他很想说一句威胁的话,不过想到异懈的状态,forcibly 忍了下来。

  Lan Xiaobu indifferently said ,“刚才你说离宙宫的值怡杀了白惜惜,抢走了白惜惜的时间道卷,所以你们来这里准备灭掉离宙星?”

  震长天angrily said ,“难道不是吗?你不也一样因为自己的beast pet 被人掳走,打到了兽魂道?”

  听到震长天的话,异懈大怒。这王八是要将兽魂道踢开了,否则的话,不会如此说话,拿他兽魂道做反面例证。

  Lan Xiaobu laughed ,抬手抓出一本时间道卷的复制卷说道,“可惜时间道卷是我得到的,和白惜惜毫无关系。不仅如此,那白惜惜也是我杀掉的,伱还有什么意见?”

  震长天complexion ashen ,Lan Xiaobu 这种方式说话,简直是将他的脸打的啪啪响,可他却不敢反驳。因为他看清楚了,兽魂道被Lan Xiaobu 打的有些残。而Yellow Springs 圣道和圣荒,似乎都极为忌惮Lan Xiaobu ,如果Lan Xiaobu 对他天漠殿发难,这两个sect 会不会出手相助难说。even more how ,旁边还有一个离宙宫。离宙宫的Palace Lord 重创,可是离宙宫的overwhelming majority 实力却依然还在。以他对扇不昂的理解,有Lan Xiaobu 这种powerhouse 助拳,一旦打起来,扇不昂绝对会全宗一起上。

  “Fellow Daoist Lan ,这件事是我们考虑不周……”圣荒的大玄邛主动站了出来,他愈发感觉到不安。刚才他用Divine Sense 仔细渗透了外围,还是感受不到任何大阵痕迹。偏偏他肯定,他们被大阵锁住,而Lan Xiaobu 随时都可以发动这个大阵。

  再加上看见了Lan Xiaobu 的实力后,他觉得圣荒现在和Lan Xiaobu 还没有结仇,既然如此,还有挽回余地。否则的话,今天就算是他们和Lan Xiaobu both sides suffer ,也绝对impossible 杀掉Lan Xiaobu 。

  开什么玩笑,Lan Xiaobu 可以挡住异懈的回魔斩,simply 不是人多可以杀掉的。只要杀不掉Lan Xiaobu ,他圣荒可是有名有姓有地址的。所以,今天他圣荒绝对不能冒险。

  震长天不愧是Old Fox 一般的formidable person 存在,就好像刚才Lan Xiaobu 对他的讥讽不存在一般,laughed 说道,“有的时候误会不说清楚,我们就一直不知道。既然如此,那时间树我们也不要了,我们愿意将时间树送给Fellow Daoist Lan ,以澄误会。”

  “可笑,时间树是你们的吗?你们送给Fellow Daoist Lan ?现在大家争夺时间树,我离宙宫的值怡最有机会获得时间树。when the time comes 我离宙宫自己会送,轮不到你天漠殿。”扇不昂hehe 一笑,主动走到了Lan Xiaobu 面前躬身一礼,“离宙宫扇不昂见过蓝道主,many thanks 蓝道主过来主持正义。”

  Lan Xiaobu 这种实力的powerhouse ,绝对是Dao Lord Level 别的存在。

  Lan Xiaobu 正想说话,就听到惊啊一声,“时间树……”

  所有的人都looked towards 时间山的山顶,却发现值怡已是抓向了时间树。然而next moment ,时间树居然冲出时间山,然后遁入了虚空之中。

  众人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这很显然了,哪怕值怡爬到了第一,时间树依然不愿意认值怡为主,这才遁入了虚空之中。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