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ndon The Universe Chapter 975

  第975章 灭兽魂道
  就在大家都盯着时间树的时候,异懈却sound transmission 给所有兽魂道的证道Saint ,他自己第一个冲向了时间山广场之外。

  如果说时间树还在的话,那其余几个sect 还有一线机会联手兽魂道对付Lan Xiaobu ,现在时间树遁入虚空之中,那联手对付Lan Xiaobu 就是笑话。他兽魂道现在不走,真的会灭亡在离宙星。

  当异懈原地消失,兽魂道所有的人都化为一道space fluctuation 消失,其余sect 的人都知道,异懈这是准备逃了。

  没有了时间树,和兽魂道一起来的几个星级sect 又不愿意和Lan Xiaobu 硬拼,兽魂道除了离开这里之外,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可兽魂道所有的人刚动,众人就感觉到整个时间山广场突兀一变,随即狂暴凌厉的杀势充彻了整个空间。

  这一刻几乎所有的人都是迅速的took out 法宝,有几人甚至准备动手breaking the formation 。显然,这是被Trapping Slaughter Great Array 锁住的情景。

  “圣荒所有的人都不许动手,原地等候。”大玄邛immediately 就做出了选择。

  他果然是没有猜错,他观察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大阵的阵心在什么地方,甚至都没有觉察到大阵的存在。如果不是感觉到心神压抑,还有一阵阵的危机感,他甚至都不知道这里有Trapping Slaughter Great Array 。现在,这Trapping Slaughter Great Array 激发,果然是强悍到离谱的存在。

  更为terrifying 的是,这Trapping Slaughter Great Array 启动了,他依然是imperceptible 到大阵的阵心在何处。这个时候,他可不敢渗透Divine Sense 进入大阵,这等于挑衅了Lan Xiaobu 。

  这种可怖的大阵,再加上Lan Xiaobu 这布阵人的主持,不要说杀兽魂道,就算是再加上他圣荒和天漠殿、Yellow Springs 圣道,人家一样可以斩尽杀绝。难怪Lan Xiaobu 如此大胆,敢一个人来到这个地方。

  在圣荒Sect Master 大玄邛阻止了Direct Disciple 动手后,天漠殿的震长天和Yellow Springs 圣道的Yellow Springs Old Ancestor 同样是immediately 阻止了门人动手。

  这种Trapping Slaughter Great Array ,绝对超过了Divine Formation 层次,还是一种他们不知道的布阵手段布置。就算是他们四大星级sect 全部动手,也许可以重创Lan Xiaobu ,但最后必定是损失惨重。现在时间树也没有了,他们何必冒着这种风险和Lan Xiaobu 去动手?
  相反的,倒是离宙宫有人took out 法宝轰了一下Trapping Slaughter Great Array ,只是一下,Trapping Slaughter Great Array 的杀势就将动手的人backlash 成重伤。

  “住手。”扇不昂吼道,他受伤后反应略慢,可也感觉出来了,这大阵是Lan Xiaobu 布置的,而不是Four Great Sects 布置的。

  Lan Xiaobu 激发Trapping Slaughter Great Array 的同时,正在疯狂外遁的异懈心里一懔,随即他就知道自己猜测的果然是没错,这里还真的布置了highest 的困杀Divine Formation 。

  没等他拿出formation flag breaking the formation ,一个巨大的木桥就出现在大阵中的朦胧雾霭之中。

  异懈还没有immediately 在意这个木桥,他被眼前这个大阵惊呆了。他想到了之前Lan Xiaobu 重创他的那一道轮纹,这大阵和那一道轮纹一样,他感受不到大阵的阵基和阵心在何处,就好像不在这宇宙之中一般,偏偏这个大阵又困住了他。

  一个他想都不敢想的念头现,这是无规则formation flag 布置的超越Divine Grade 的Trapping Slaughter Great Array ?

  恐惧rise in the mind ,异懈更是想要逃走,这个时候他才注意到挡在他面前的木桥。

  Samsara Bridge ?异懈眼光一阵收缩,这种terrifying 的大阵就罢了,居然还took out 了Samsara Bridge 。

  两名五转以上的兽魂道证道Saint 刚刚被Trapping Slaughter Great Array 逼退,一个巨大的脚印就踹了过来,“滚上去吧。”

  这两名证道Saint 被Lan Xiaobu 踹上Samsara Bridge ,Samsara Bridge 上巨大的Dao Rhyme 大字流转,‘一息一轮回’。

  这两名证道树Saint 只是坚持了不到两息时间,就被‘一息一轮回’Dao Rhyme 卷入Samsara Bridge 之下的滚滚洪流之中。

  异懈疯狂的燃烧自己的blood essence ,整个身体都开始虚幻起来。只是没等他的forbidden technique 完全发动,一道terrifying 的killing intent 就从侧边轰了过来。

  异懈哪里还敢继续施展forbidden technique 遁走,赶紧took out 一面轮盘轰了过去。

  bang! Divine Ability Dao Rhyme 炸裂,异懈张口喷出一道blood arrow ,人已经站在了Samsara Bridge 的脚下。

  “Fellow Daoist Lan ,这件事是我兽魂道的错,我异懈愿意给出无条件的赔偿,就算是你要我的planet 也可以,只希望将来我们能化解恩怨,就算是不成为朋友,至少也可以在进入永生道的时候互相帮助一下……”异懈几乎是一口气将这些话说了出来。

  他相信Lan Xiaobu 能听出自己的话,那就是将他杀了,也无法阻止他重生。既然如此,还不如化敌为友。他不认怂也不行,再退后一步就跨入了Samsara Bridge 了。

  Lan Xiaobu 理都懒得理睬这家伙,长生戟只是劈出了一道戟芒,“你就安心的去吧,帮助我,你没有那个资格……”

  死亡的阴影笼罩过来,异懈厉叫一声,“Lan Xiaobu ,将来我必杀你报仇,毁掉你的planet ……”

  同时手中轮盘拼了命的轰出。

  可任凭他如何如何拼命,长生戟依然是直接轰飞了轮盘,将异懈劈入了Samsara Bridge 。没等异懈做出下一步动作,长生戟再次横劈过来。

  异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长生戟没入他的身体,Samsara Bridge 上“一息一轮回,一戟渡三生”的死亡Dao Rhyme 让他的灵魂都开始颤抖。

  我异懈不死,必报今日之仇……

  异懈知道自己再也powerless ,仇恨早已充彻了他整个灵魂。只是他的想法刚刚开始,就感觉到一股强大的Space Rule 力量撕裂了他的world 。

  这怎么可能?他是一个九转Saint ,一个几乎半步跨入永生的powerhouse ,如果他的world 如此简单就被对手撕裂的话,那他还报个屁的仇?对手能如此轻松撕裂他的world ,也许就能轻松通过他的魂魄灭掉他所有的重生分魂……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异懈刚刚想到这里,就感觉到自己的Divine Soul 被卷入了一个虚空规则vortex ,随即他留在浩瀚宇宙之中的所有Divine Soul 都被这虚空vortex 席卷过来,mournful scream 连绵不绝。

  “不……”异懈最后只能叫出一个不字,滔天的后悔也无法阻止他from now on 彻底涅灭在浩瀚宇宙之间的事实。

  异懈mournful scream 从Samsara Bridge 传出去,渗透到每一个人的耳边。

  震长天脸色略有些苍白,他很清楚,之前Lan Xiaobu 是想要找他算账的,好在他怂的快,否则的话,现在凄厉惨叫的人之中是不是也有他震长天?要知道四大星级sect 围杀离宙宫,在Four Great Sects 主之中,他的实力恐怕是最差的一个了。

  连异懈在Lan Xiaobu 面前,也没有办法逃走,他能逃走?并且从异懈那mournful scream 声中,他感觉异懈应该是Divine Soul 俱灭,再也无法重生了。

  不仅仅是震长天,大玄邛和Yellow Springs Old Ancestor 一样的是眼露震撼。猜到Lan Xiaobu 很强是一回事,可看见Lan Xiaobu 简直强到离谱,碾杀和他们同阶的powerhouse 如杀鸡,那是另外一回事。毕竟就算是之前猜到Lan Xiaobu 很强,他们觉得想要走掉,还是有机会的。现在恐怕不是这样,如果Lan Xiaobu 真的不想让他们走的话,他们还真的没有机会走掉。

  Yellow Springs Old Ancestor 脸色gloomy and uncertain ,他感受到了Samsara Bridge 的气息。他cultivation 的是Yellow Springs 大道,不过他既没有Yellow Springs 桥也没有Samsara Bridge ,甚至他的法宝‘Heavenly Dao Yellow Springs ’也是一件仿品。确切的说,是一道凝炼了无数planet 冤魂铸造起来的仿品。

  one after another blood mist 在濛濛的Trapping Slaughter Great Array 之中炸裂,让圣荒、天漠殿和Yellow Springs 圣道numerous cultivators 略松口气的是,他们没有动,Trapping Slaughter Great Array 也没有对他们进行绞杀。可见Lan Xiaobu 也不想对付他们几个sect ,人家来这里是真打算灭掉兽魂道就结束的。

  扇不昂冰寒的盯着刚才took out 法宝攻击大阵的那名离宙宫Disciple ,如果可以动的话,他恨不得现在就杀了这个猪脑子Disciple 。

  人家是来助拳的,结果敌人都obediently and honestly 的呆在Trapping Slaughter Great Array 中不敢乱动,偏偏他离宙宫的Disciple 第一个took out 法宝攻击了一下。

  mournful scream 和Samsara Bridge 的碾Slaughter Dao 韵连绵不绝,这一刻所有的人都极为煎熬。

  兽魂道的人煎熬是因为他们即将被杀光,其余的人煎熬,是因为他们也处于Lan Xiaobu 这种terrifying 的Trapping Slaughter Great Array 之中。如果Lan Xiaobu 愿意,他们就是下一个兽魂道。

  (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朋友们晚安!)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