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yss Demon of All Realms Chapter 1641

  大概的视察了一番情况后。

  那golden 的巨鹿,状若无意的轻轻甩动了一下自己身后的尾巴。

  数十根浮动着璀璨golden light 的细长golden 毛发,则随着那般举动,缓缓的迎风飘落。

  无声无息间。

  掉落在山峰顶端的其它地方,快速演变出了数十颗颜色各异的茧。

  在那些茧里面。

  各自都孕育着一只鹿。

  那是她在将来的属下。

  有长着类人脸庞,浑身遍布奶油色毛发与松蓝绿色毛发,头顶还有壮丽犄角正在彰显自身雄壮的牡鹿。

  也有浑身长着橙red 鳞甲,造型方面看像是某种Qilin 的独角鹿……

  即使刚刚渗透进来。

  自身的实力,暂且还不怎样。

  但此刻的golden 巨鹿,依旧还是在创造出诸多属下时,陆续隔空赐予了她们一些还算有用的特殊能力。

  【操纵微观粒子】、【温度控制】、【心灵遥感】、【空间制造】……

  然。

  在那只golden 巨鹿的心头。

  此刻最大的想法,其实却与那些创造物没什么关系。

  即使她正在赋予对方各种好像很珍贵的能力也一样。

  相较来说。

  某些不怎么体面的事情,反而是更让她在意:
  ‘靠……’

  ‘我当年怎么会抽到【中立阵营】呢……’

  ‘好想直接大杀特杀啊……’

  种种想法,很充分的证明着这是一个性格极其恶劣的家伙。

  没办法。

  整个【归一议会】里面,数量最多的就是各种mental disorder 。

  抽到不大好乱搞事的【中立阵营】,还要维持住自身的【身份背景设定】,对她来说属实是种无趣至极的折磨……

  甚至,为了让自身更符合【身份背景设定】的相关内容。

  往日最喜欢沐浴在【Spiritual God True Blood 】中,轻嗅其中芬芳的她,外形居然还要搞得这么神圣……

  越是细想,她就越是不爽。

  looked towards 那些正在跪伏于她的lifeform 的目光,也隐隐有着些许的残忍……

  不过,最终,她还是默默忍住了心中的残暴。

  因为过于违背【身份背景设定】的举动会导致她被驱逐离场。

  当然。

  转念一想,某些抽到了【秩序阵营】的家伙,那一脸无比难受的表情,她的心情还是随之变好了许多。

  要知道。

  在那其中,可是有着不少比她还嗜血残忍的家伙。

  想到那些家伙要强忍killing intent 去做着各种向善之举乃至于跑去救世。

  golden 巨鹿的嘴角。

  立刻就止不住的露出了笑容。

  只要有参赛者能够比她更加难受,她便可以暗爽~
  虽然想到那些抽到【邪恶阵营】的家伙可以毫无顾忌的slaughter all sides ,她依旧会有些恶心……

  但好歹有着垫背的倒霉鬼,倒也算是获得了心理安慰……

  相同的时刻中。

  在她想要搞事的时候。

  其余的参赛者也在陆陆续续通过各自后手,将自己的媒介激活或者正通过各种方式把自身力量投放至目标区域。…

  如上层那属于各个参赛者的正式活动区域中。

  就有某个盘踞一处【特殊时空】内部的怪异存在,正安坐于自身的扭曲王座上,借由某种特殊手段,持续性的将自身位于【梯状时空层】之外的力量给隔空投射进去……

  这个存在既像是一堆由马赛克堆积而成的不可名状物,也像是某种难以描述的非实体生命,还像是一团来自于噩梦最深处的庞大恶意残影。

  那畸形的躯体,单单是在自身塑造出来的【特殊时空】里面自由进行着无规则的舒展运动,就让周围的环境发生着畸变,不断发生各种怪异动静。

  而当那五条巨大触须状肢体来回摆动时。

  更是有难言的波动,顺着某种特殊联系向树的深处涌过去。

  在那极其隐晦的层面中。

  这个外表有些像是某种超巨型海星的存在。

  意图打算暗中修改【梯状时空层】的某些结构,讲自身的存在性与树相连,从而使得自身获得主场方面的优势。

  但事情显然不会那么顺利。

  她刚刚行动不久。

  正式活动区域的另一处【特殊时空】里面。

  另一个存在直接立刻对情况有了感应。

  没有犹豫,立刻就开始释放出自身力量,对其举动横加干涉。

  使得无形的冲击,在naked eye 不可见的层面蔓延。

  那种感觉,就像是无数只看不见形态的手,正在各个地方扳着手腕。

  仅仅是两者比拼时造就的余波,就让附近【时间】与【空间】被分离,也让【梯状时空层】的上层构造,那颗诞生出诸多参赛者所用【马甲】的树,involuntarily 的开始震动,引得一根根树枝犹如柳枝一样荡漾。

  而后。

  随着两者的更进一步交手。

  在【意志】与【意志】的对拼之中。

  附近的某些基础规则被改写。

  变得有些混乱。

  两者各自统帅的疆域。

  也开始互相进行碰撞。

  对于拥有着【无限能量】,可以调整各种事项的她们来说。

  in this brief moment ,两者的疆域内部,【时间】被扰乱了现有的定义。

  只是一次撞击罢了。

  在那被无穷力量不断延长着的【时间尺度】里面。

  她们双方就通过各自现有的【权柄】,使得自身暂时获取到了接近【深渊领主级】的力量,试图迸发出眼下阶段的最强一击……

  在那股力量的作用下。

  作为【降格者】。

  基于本身就对那种程度的力量很是得心应手的strength control 与操作力,纵然是真正的【深渊领主级】,也无法小觑她们的那一击。

  只见。

  她们脑海深处。

  那无形无质的单个念头,携带着足以荡平宇宙星海的destructive power 就从思绪中淌出,犹如一层正在扩散的波纹一样,无止尽的进行着延伸、重叠、分裂。

  转瞬间。

  波纹数量就远超阿列夫级数。

  接着。

  层层叠叠,宛如海水波浪的它们,互相的汇聚在一起,成为了两股互相对立着的海啸!
  在各自无限大的疆域中奔腾!

  接着,便是以各自的疆域为,向着彼此冲过去……

  都还未互相接触与撞击。

  她们所展露的力量就已然让战场之外,那不久前就在持续震动着的树,忍不住发出了无声的哀鸣,就仿佛是不幸被飓风波及到的脆弱小树苗。

  也引得某些原本不想插手的家伙顿时有些坐不住,不大高兴的出手遏制住了那些肆意扩散的余波。

  毕竟。

  不管是想救世者,还是想要灭世者,她们都显而易见的impossible 容许那两个家伙现在就把树给当面拆了……

  事情一旦真的发生。

  树的下层构造。

  那以树为中心点不断延伸的【梯形时空层】,必然会被牵连。

  届时。

  从荒凉至极的过去,耐心等待到现在的她们,也只能是从头再等一遍……

  96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