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yss Demon of All Realms Chapter 1642

  器械的输出功率严重超标会怎样?

  理所应当的会出问题。

  如各种能量武器往往便会因此而降低耐久或者原地爆炸。

  而这种事情换算在lifeform 身上。

  情况可以类比为使用Heavenly Demon Disintegration 大法之类的玩意。

  其中。

  耐久降低又可以换算成life force 降低。

  原地爆炸则不用换算。

  反正看成当场去世就对了。

  在这种情况下。

  打出自身暂时所能搞出来的最强一击后。

  两者自然也是显得有点勉强。

  如果不是作为【降格者】。

  对这种等级的攻击的实际情况,早就有着无比清晰的认知与经验。

  也提前做好了各种准备。

  或许。

  已然把自己玩死,导致自身火速退场也说不定。

  如当初Orlega 在与【战魔同位体】交手时。

  她们便差点死在自身无法掌控的力量下。

  而本质上。

  这两个家伙的现状,其实是差不多的意思。

  妄图使用超过限度的力量时。

  多多少少的,都会付出点代价与承担着各种风险。

  不过,相对来说。

  做为【降格者】,她们所需承担的代价其实还相对较轻。

  至少。

  正在动手的这两个家伙,并没有什么直接涉及到自保问题的风险。

  而且还依旧保持着对自身攻击的操纵力。

  让情况还算是可控。

  甚至让人感觉她们还能来几波攻击~
  而事实上,那也确实不是什么无意义的错觉。

  对方真的还能再来几波甚至很多波相同的攻击。

  至于所需付出的代价?
  仅仅是每次释放后她们都需要休息一段时间罢了。

  换而言之。

  如果说普通的攻击对她们来说只是能够无限释放的基础平A。

  可以肆无忌惮的进行着无限连击。

  那么,这种勉强达到本身原有等级,却碍于各种限制而无法运用的力量,便属于是有着一些冷却时间的特殊技能,只要合理进行规划就不会出现什么大问题。

  现在。

  正式活动区里面。

  这种程度的攻击,其实仅仅只有少数的参赛者能够用出。

  她们全都是之前那场乱斗的得益者或者说是并没有插手者。

  剩余的绝大部分参赛者则由于之前的动乱所导致的种种损失,眼下基本还在暗地里默默躺尸,一时半会儿,根本无法恢复到这个程度,顶多也就是靠着各种【权柄】与【特性】,将自身实力维持在以前的档次不至于衰弱。

  所以。

  那两者在此时的参赛者中,相对来说毫无疑问是很强的类型。

  而目睹两者那看起来是在动真格的争斗。

  原本不打算插手的Orlega ,在想了想后。

  突然,心中有了某个主意。

  一个有点特别的主意……

  霎时间。

  在他想法的影响下。

  那僵持不下着的双方中。

  有某一方的力量陡然变强了许多。

  得到帮助者是出手制止巨大海星进行幕后操作的存在。

  为面对陡然出现的外力。

  现在的她。

  也是有些不明所以。

  不过,她能够感应得到这股新出现的力量对自身没有什么恶意。

  就是不知为何要帮助自己。

  接着。

  未等她搞明白情况,那陡然出现的力量,就裹挟着她的力量,强势至极的淹没了属于巨大海星的攻击,顺便贯穿了对方那不断拉长着距离尺度,仿佛永远无法抵达目标的辽阔疆域,来到了巨大海星的身前,犹如无所不摧的洪流一样,笔直的便将对方胸口处给贯穿出了一个伤口……

  这一刻。

  那意料之外的庞大力量,所造成的强烈伤痛感,直接让巨大海星本能的发出了一声unimaginable 的怪异嘶吼声。

  单单是声波的附带性影响就震动了周围的【时间线】,让无数个还未诞生的【未来】步入湮灭。

  而且由于Orlega 在插手之前就运用了【不存在者】,提前遮掩住自身痕迹。

  那是他当面走过去殴打对方,对方都未必感觉得到发生了什么的能力。

  所以。

  那名外形类似于巨大海星的存在,根本没有察觉到事情有着什么不对之处,最大想法仅仅是对手之前在藏拙,使她做出了错误的应对判断,从而遭遇到了不应有的伤势。

  立刻显得有些愤怒……

  然而。

  与此同时。

  那股洞穿了她躯体的力量却还在余势不止的前行。

  几乎是成功贯穿巨大海星身体的next moment ,就迎面命中了更远方处的区域中,那浓罩在树外侧的一层层防御罩。

  将诸多防御手段犹如举手投足即可戳破的气泡一般轻易洞穿之余。

  那道洪流,也从那被重重保护着的树的树干位置擦了过去。

  虽然没有直接将整棵树都给摧毁掉。

  却还是像某种正在擦拭着痕迹的橡皮擦一样。

  轻而易举的,就在树干的左半侧开出了一个半圆形的大洞……

  使得刺耳的惨叫声,直接充斥于整片区域内部。

  接着。

  在树不断的摇摆中。

  无数条歪曲裂纹以那被洞穿的伤口为起始点,开始不断扩大蔓延。

  使得整棵树疯狂摇曳……

  连无数本来富有极强life force 的dark green 树叶,都止不住的枯败掉落。

  放眼看过去。

  虽然还没有当场暴毙,却也是种差不多了的模样。

  让巨大海星与她的对手,头顶七支长角的模湖silhouette ,乃至于更远方的其余围观者们,全都微微一愣。

  巨大海星暗自想道:

  ‘原来这家伙打的是这般目标?她到底是在plot against 着什么……’

  她的对手,某个头上长有七支长角的silhouette 则心中angrily said :

  ‘谁在害我?’

  而其余的围观者,更是在震惊之余纷纷感慨上面那个家伙属实是突如其来的给自己露了一手。

  要不是事情当面发生,她们还真不知道对方有那么强。

  顺带的,她们还忍不住的默默猜测起,对方不惜突然暴露出自身真实实力,借着所有围观者大意的时机趁机打残那颗树是为了什么?
  一时间。

  就如巨大海星觉得对方是在plot against 着什么一样。

  其余参赛者也是自动产生出了相同想法。

  全都觉得对方是在图谋与plot against 着某种计划。

  某种极为重要,甚至不惜为此暴露出自身真实实力的计划!
  使得大量参赛者当即就纷纷有所忌惮,感觉对方很可能要当众搞个狠活出来……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