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yss Demon of All Realms Chapter 1644

  Orlega 的那些造物。

  作为他精心准备的媒介。

  当祂们被正式激活后。

  在这极为短暂的一瞬间。

  Orlega 很明确的就感应到,自己可以在【梯形时空层】里面能够运用的力量直接迎来了飙升,就和网速被提升了是相似的意思。

  虽然情况还远远无法到正式活动区那么自由,却已然完全的足够了。

  眼下。

  只要他想。

  那么随时都可以投射一部分力量进去进行各种操作。

  在这方面。

  那七柄被锻造出来,好似lance 一样的武器,将会作为他相对隐秘的特殊锚点,隐晦且安静,不会主动搞乱七八糟的事情。

  而那七只被孵化的lifeform ,则会显得相对活跃一点,能够以遵照活动前提为条件,自由进行各种活动,途中他的影响力也会不间断的由此扩散出去。

  对这般情况。

  基于还有家伙替自己背黑锅的前提,Orlega 那自然是无比满意……

  有家伙替他背锅施加分项。

  背锅的家伙是被迫的。

  那更是加分项中的加分项……

  被自己好处更elated 的事情,便是这种自己得了好处却有人被迫替自己被黑锅~

  至于树都被搞成这个鬼样了。

  【梯形时空层】里面也是一副wind and rain 中摇曳,仿佛命不久矣的模样,自己渗透进去的手笔还有什么用?

  那不是什么问题。

  会有家伙去处理的~
  而且会很快。

  Orlega 很清楚的知道着这一点……
——

  数秒后。

  【七角噬Primordial Spirit 】还在琢磨着谁在暗害自己。

  祂的对手有点不敢妄动。

  其余参赛者则还在琢磨着【七角噬Primordial Spirit 】是不是真有那么强?还是某些家伙插手呢?
  三道极为模糊的silhouette 却已经从那black 的寂静区域中缓缓走出。

  step by step 的跨越辽阔距离,来到了树的正下方。

  也是在这时。

  他们的大致外形才得以呈现。

  外貌方面依稀可以看出一些男性特征,且浑身都浓罩在black 长袍下。

  当他们战在树的树荫下,看着树干之上那个巨大的伤口时。

  领头者先是微微sighed 。

  接着。

  又frowned 。

  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得到,在那处伤口里面,有着某种极为难缠的力量正死死附着于其上。

  那些力量不止在侵蚀着树,使它伤口扩大化,也在使它的伤口恶化,难以被恢复。

  所以。

  他有些不爽的叹气道:
  “当年把你种下后,好不容易才长到这么大,那群家伙真是一点都不懂珍惜……”

  说着话的同时。

  他的手中,也亮出了一柄拥有极长握把的巨型镰刃。

  既然难以治好那处伤口。

  那么索性不治那里便是……

  办法总比问题多……

  只见他隔空一挥。

  那棵巨大的树,从伤口正上方为起点,当即被一刀两断。

  难以掩饰的凄厉惨叫,也当即回荡在周围。

  就犹如常人被陡然腰斩一样。

  见到这番状态。

  那个存在的神色,依旧没有什么变化。

  只是淡然的讲道:
  “还没完,忍着点……”

  然后,未等树开始崩塌,他又挥动了手中武器。

  this time 挨刀的地方是伤口的正下方处。

  再然后。

  他身旁的另外两个同伴轻轻伸手一指,那被一节被彻底切下的受损树干连同那处伤口一起,直接就被隔空抽出。

  而之前被砍断的树身上半截也随之掉落。

  在巨大的震动声中。

  稳稳掉落在了树身下半截的正上方,两处伤口被拼接在了一起。

  到了此时。

  手持镰刃者继续挥动了手中武器。

  只不过。

  this time 话。

  他砍的东西并不是树身,而是其它的某种东西。

  他砍掉了树的某个状态——【虚弱】。

  下一瞬间。

  当他手中利刃被挥过。

  柔和的光辉,在树的伤口处凭借处绽放。

  一根根纤维状组织开始自动进行缝合。

  既有的【现实】。

  也由此而发生改变。

  没有生长的过程。

  也没有恢复的过程。

  只是光华一闪而过罢了。

  那棵树就彻底的恢复如初。

  所有伤势尽数完好。

  所有颓势也一扫而空。

  就连树根下面的【梯形时空层】,都由此快速恢复了稳定,不再继续动荡不休。

  不知多少生灵,在此时此刻都由衷地进行了wholeheartedly 的祷告,向着冥冥中拯救万物者进行感谢……

  而做完这一切的存在。

  看着恢复如初的树,又看了看那块被切下来的部分。

  想了想后。

  直接就又一次挥动了手中的镰刃,由上至下的斩过去。

  他能够看得出。

  这一节树干已经被污染了。

  留着也是祸害。

  还不如就此毁掉来得比较好。

  然后。

  “嘭~”

  那是巨物互相撞击的声响。

  象征着万物死亡的锋利镰刃,this time 没有再展露出自己那there is no stronghold one cannot overcome 的效果。

  那利刃至极的锋芒,刚刚斩入其中一段距离罢了。

  就被由无数black 雾气演化而成的微小手掌给死死的接住。

  那些污染性的力量。

  在自动抵抗着死亡……

  目睹这般情况。

  动手者身旁的另外two figures 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就选择了同时动手。

  分别从左右两侧斩过去。

  this time 。

  虽然有点费力,

  但那两者的武器终究是没有被横加拦下。

  他们的武器从左右两侧切入。

  同时来到了中心点。

  撞上了那被拦住的第一柄武器的锋芒。

  在三者相接的那瞬间。

  某种力量勃然爆发……

  那是三兄弟的力量交汇后,自动延伸出来的效果。

  既使得三者的力量节节攀升。

  也让某种巨大destructive power ,在树干的内部强行爆发。

  恍惚间。

  某种呓语开始回荡。

  那象征共同执掌着当前【位面】之【死亡权柄】的【死之三兄弟】,共同宣判了眼前之物的【死亡】。

  无边的black light 。

  霎时就breakthrough 了黑雾的阻挠,笔直进入那节树干的最中心处。

  揭露出了其中某个尚在孕育中怪异lifeform 。

  in this brief moment 。

  对方那都没有发育完全的眼睛,直接强行睁开。

  显露出了那血肉模糊的空洞。

  “啊……”

  那是刺耳的尖啸。

  无数的【过去】、【现在】、【未来】,被否定。

  就像是那个尚未诞生者正在否定自己会死亡的结局一样。

  但一切终究是枉然。

  被孕育中的祂。

  面对【死亡权柄】,还是迎来了彻底的死亡。

  在【死之三兄弟】的力量中,连一丁点遗留都没能够剩下来的被完全清除。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