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yss Demon of All Realms Chapter 1645

  ‘这种力量……’

  ‘仅仅是残留下来的部分就这么难处理吗……’

  虽然之前的情况其实并不算什么超级难题。

  【死之三兄弟】之中任何一个家伙都可以花点时间就单独进行无危害化处理。

  但对方展现出来的整体效果,却让他们有些本能的警惕。

  特别是后面被揭露出来的那个诡异lifeform ,更是让他们尤为在意。

  由于事前隐藏得太好的缘故,

  对方被强行揭露出来后。

  连【死之三兄弟】都觉得有些意外。

  并且,在注意到对方的瞬间。

  他们就明白,对方虽然在尚未诞生时只是一点小麻烦,但要是真让对方成功啃食了整颗树,将其中所有的力量都给吸收完毕得以成长起来。

  那么。

  就算是他们,恐怕也无法轻易将之解决掉。

  因为这颗树的实际意义可不是什么简单无比的装饰物……

  它的存在。

  本身就承载着一部分【天命】。

  作为其种植者与创造者,亲手将它培育出来的【死之三兄弟】,也看不大清楚的【天命】。

  就连Orlega 他们这群家伙的【马甲】都是由它所孕育。

  所以。

  将之完全吞没后,才能够得以降生的魔怪,自然也不会是什么简单的玩意……

  想到这里。

  看着面前已经恢复如初的树。

  感受着对方的活力。

  【死之三兄弟】里面的实力最powerhouse ,也就是作为big brother 的家伙,面色平静地就向着树讲道:
  “话说,你还没有名字来着。”

  “既然你已经迎来了新生,那么就趁机给你取一个名字吧……”

  “就叫……【知识之树】好了……”

  “后世的各种New Generation 知识,必将会以你为起源……”

  说完。

  感受着对方那本能的喜悦。

  他转过身。

  把目光looked towards 了远方那两个依旧在对峙的存在,以及那一群正在各处围观着的家伙。

  他明白。

  这群家伙必然也在注视着他。

  只是程度有所不同而已。

  而后。

  他神色认真的宣布道:
  “此刻,我将代表万物的意志宣布一件事情!
  ”

  “那就是尔等之争斗,必须要被限定在一定范围之内!
  ”

  “如诺不然,我等就将加入违规者的对立阵营,帮助对方处理掉违规者……”

  hearing this 。

  那隐藏于老巢的Orlega ,只是漫不经心的澹澹打了个哈欠,那是无聊导致的。

  而绝大部分的参赛者,也都是一种对事情漠不关心的态度。

  还有一些参赛者则干脆正在琢磨着要不要现在就杀了这个敢于放狠话的家伙,暴躁Old Brother 们属实是不想接受任何威胁。

  如那【七角噬Primordial Spirit 】就在冷冷的看了【死之三兄弟】一眼后,便懒得多加理会,只当对方在隔空放屁。

  一个连【深渊领主级】都不是的家伙,还没资格让她在意。…

  要不是对方背后确实站着这个【位面】的本土势力,立刻就得有参赛者给他表演一些狠活。

  regardless of the law and of natural morality 的她们。

  可不是什么好易与之辈……

  所以。

  眼下相对于那个家伙的屁话,【七角噬Primordial Spirit 】更加在意自己下一步该做什么。

  感觉自己正在给某个家伙背着黑锅的她。

  多多少少。

  也是有点不太敢轻举妄动。

  “……”

  而就在她琢磨着自己要不要干脆撤退时。

  看着远方那受创的对手,那个有点像巨大海星的家伙。

  突然。

  她心里有了点好主意!
  正所谓贼不走空。

  既然来都来了……

  那么……面对一个受创的强大对手,她profiting from somebody’s misfortune 一番,自然也是完全合情合理的事情吧?

  想到这里。

  this time ,她的思路顿时就有点畅通了……
——

  许久后。

  争斗顺利结束。

  【七角噬Primordial Spirit 】心满意足的选择了离去。

  并没有死掐到底。

  作为【深渊领主】的分化。

  她在这个【位面】之中的【身份背景设定】,其实与某些比较特殊的【概念】正牵扯在一起。

  比如:【七】这个【概念】。

  这导致她的本身,通常会与任何和【七】相关的事物有所相连。

  比如Seventh Layer 建筑物,第七个lifeform ,第七件事物……

  性质有些类似于Orlega 作为【混沌神】之时的【圣数】。

  但在扩展自身力量时。

  【七角噬Primordial Spirit 】却突然发现自己的领域,那属于【七】的【概念】,已然被另一道silhouette 给蛮横至极的占据了一部分所有权。

  这导致她的权威性不可避免的有所受损。

  毫不客气的说。

  如果是其他家伙敢于那么做。

  哪怕只是占据了一丢丢。

  【七角噬Primordial Spirit 】那都是必然犹如闪电一般给予对方thunder 打击!
  但对方可是【深红之王】呀!

  而且对方也没做得太过分。

  只占了【七】的一半【概念】罢了。

  所以。

  【七角噬Primordial Spirit 】觉得这口气还是可以忍一忍的。

  世间如此美好。

  没必要那么暴躁。

  不好,不好,很不好!
  再者。

  像原本应该占据【六】这个【概念】的家伙,就已然是被【深红之王】踢出了局。

  而在有了对比后。

  【七角噬Primordial Spirit 】自然是老怀大慰的想通了许多。

  然。

  她现在的对手。

  那个恶心的家伙,却占据着【五】的【完整概念】。

  这就让她不大爽了……

  基于见不得其Yu Family 伙比自己过得更好的原理。

  趁着对方有些虚弱,【七角噬Primordial Spirit 】自然是不能错过机会。

  直接就从对方的领域里面撕裂了一部分构成部分,用来弥补自己的损失。

  顺带的。

  还让自己的【概念】,能够在往后始终强压对方一筹~
  末了。

  在离去时。

  出于恶心对方的想法。

  她情不自禁的就开始模彷起某个性格极其恶劣的家伙。

  “jie jie jie jie 桀……”

  全然不忘怪笑连连。

  使得那作为受害者的巨大海星触手梆硬,却又没有办法。
——

  【梯形时空层】。

  这里固然随着【知识之树】被修复完成,恢复了整体的稳定。

  但之前的重大动静。

  其实还是替这里留下了诸多不可磨灭的影响。

  使得这里的【时空构造】,也就是each layer 【时空】之间,萌生出了更为严格的上下级划分……

  96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