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

诀长歌曾设想过宛天成和任建成互相伤害完后,是否会暴怒无比的大打出手,乃至于牵连旁人。

也更加大胆的设想过,对方的是否会在那种非人的打击下,就此一蹶不振。

甚至,还幻想过一些更加奇特与unfathomable mystery 的展开。

而为了应对那些情况,他也是想出了许多方案,打算用以应对宛天成的各种反应。

但现在。

看着对方全然没有理会自己and the others 的意思,直接神色平淡的坐着莲台就飞进了那道golden 门扉中。

诀长歌的脸庞,终究还是忍不住微微抽动了一下。

如此突如其来的立地成佛白日飞升,属实是未曾被他设想过的其妙展开……

只能说,现实中的事情发展,确实要比虚假的想象,要来得更加离谱与毫无逻辑,让人直呼看不懂……

……这到底是个什么展开??

怎么一下就跳到了飞升的环节??

做为从头看到尾的人,由于不知道宛天成的经历与心理活动。

他终究是没有看懂,在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宛天成这个性格很是高傲的家伙,会突然之间就立地成了佛?

要知道,刚刚的时候,对方可还是和佛之类的事物,一点边都沾不上。

事情属实很离谱……

“is it possible that ,他们刚刚的痛觉循环引发了什么我们所不知晓的事情?”

面对某个议员提出来的这种猜测,在场的其他人,不能确定,但按照先否定一个正确答案的定律,还是有人忍不住出声进行反驳。

毕竟,不管怎么想,他们也不觉得剧烈的疼痛可以让人发生这种程度的变化。

这都不是shedding body, exchanging bones 就能够解释的事情了,简直就像是被其他存在给possessed 一般!

而其它区域之中。

某些还在幻想着‘天露natural phenomenon ,必有treasure 降临’、‘this time 估摸着是Spiritual Qi 复苏’……等各种奇奇怪怪想法的家伙们,看着那漫天的golden light 逐正在渐消失得disappear without a trace 后。

也是纷纷露出惆怅的神色,觉得自己可能错过了什么极为难得的事情。

依旧沉浸于各自的幻想之中不可自拔……

对于知晓世within the realm 确实有着穿越者与超凡能力者,而自身却有心无力的他们来说,各种奇怪的风吹草动迹象,便是他们最为关注的事情,往往会情不自禁的去猜测其中是否存在着各种机缘。

可以说,ordinary person 对于超凡能力的渴求,远在金钱之上……

———————

伦敦的庄园中。

尽管实力与诀长歌他们都不在一个层次上。

但此时此刻,婠婠现在的心情还是难免有些颇为复杂。

作为一个已经飞升了好几轮的存在。

她刚刚很清楚的感觉到了,在那道被宛天成打开的门户另一侧,确确实实连接着一个全新的world ,一个更加强大的world 。

这也很充分的证明了,对方的力量确实脱离了当前的层次,步入了另一个界限。

面对这种被人后来居上,超越了过去的情况。

她觉得,连那些原本觉得珍贵无比的宝贵知识,也变得有点索然无味的起来。

apart from this 。

就和其他人一样。

她也理解不了,为什么宛天成身上会有这般巨大的变化。

她有些难以接受……

只能说,残酷的事实,又一次教导了她,勤奋和努力固然有用,但机缘与运气却更加有用。

不久后。

作为一个存活时间足够长,对很多事情都看淡了不少的存在。

婠婠终究是没有在这件事情上太过于纠结。

很快就放平了心态,将自己那激动地心情平复了下去。

她的身旁,Orlega 看着对方的表现,脸上带着笑意的说道:

“看来,你已经接受了现实。”

面对他的调笑,婠婠也只能是表情有些无奈的答道:

“不接受也没什么办法,毕竟那是事实。”

“确实,事实不会单纯地因为你的想法而改变。”

说到这里。

为了让话更加准确,Orlega 还特意补充了一下后半句:

“除非你足够强,那样倒是可以让事实也随自身想法而发生改变。”

this remark 。

原本婠婠没有去在意。

只是,她刚刚想再度沉浸于知识的海洋之时。

她却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犹豫了一会儿后,她才有些迟疑地问道:

“大人,以您的眼光来看,您觉得我的cultivation innate talent 究竟处于怎样的一个水平?属于is innate talent 不错,还是很一般的那种?”

昂起自己的脑袋,认真想了想后,Orlega 很直接地说道:

“this thing ,主要看和谁比。”

“如果和常规的存在相比,那么你毫无疑问属于innate talent 上佳者,再加上【他化大自在深红heavenly demon Visualization Picture 录】所赋予的各种能力……总的来说,比你优秀的家伙不是没有,但绝对说不上泛滥……”

“如果是和那些非常规的存在,或者说天生的powerhouse ……所相比的话,你的innate talent 充其量就只能算是尚可,can’t be called 起眼二字,多多少少还有些相形见拙。”

面对这个意料之中的答案,婠婠尽管有些失落,但也还是只能nodded 叹道:

“这样吗……尚可……倒也还行……也许,我也有机会站在Peak 也说不定……”

对此。

Orlega 并没有去在乎对方试图站在Peak 的想法,是否对自己有些不敬。

毕竟,有理想与抱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连咸鱼,偶尔都会翻个身。

而是在shook the head 后,直言不讳的否定了对方的a certain 观点。

“事实上,能否站在Peak ,innate talent 充其量只能算是一部分因素that’s all 。”

“比如:在足够好的运气或者机缘面前,innate talent 就根本算不上什么事。”

“通常来说,innate talent 、机遇、运气、努力……各种各样的因素能否合理的组合在一起,才是成为powerhouse 的先决条件。”

“就拿this World 的穿越者来说,他们的那些cheat ,便一定程度上的代表着他们的资本或者说机遇,更象征着他们是否有可能迈向成功的必要因素,也是他们能够成功脱离普罗大众这个群体的有力支持。”

“而真正能够站在顶端的powerhouse ,或多或少都拥有着类似的因素,各自拥有着乃至于曾经拥有着自身的cheat 或者说机缘。”

“在这方面,单纯的努力,没什么实质性的意义,充其量也就算是锦上添花that’s all ,因为,总有会人比你更加努力与拼命。”

“所以,你要明白,任何方面都平平无奇的人,通常的话,一辈子也只能够平平无奇下去。”

“要想出众,就必然得要拥有足够优秀的闪光点,那样才能够令自己成功脱离当前的阶层!”

“在这些方面,你其实并不差,过往的话,我也是给过你一些嘉奖,只是你没能把它们完全的发挥出来而已……”

“apart from this ,我的意志,对你等而言,本身便已经是一种天命。”

谈及此处。

当着婠婠的面,Orlega 举起自己的right hand ,将其缓缓张开。

这一瞬间。

隐隐约约的。

婠婠感觉自己好像看到了无数的画面与选项,那是来自于命运的无数馈赠与惩戒,它们仿佛是无数的丝线一样,以Orlega 为中心,链接着无数时空之中的那数之不尽的各个存在们。

“我是被称为【深红之王】、【血腥之王】、【血色灾祸】……的【Demon Lord 】,亦是无数world 、countless planes 的【痛苦之神】、【毁灭之神】、【God of Life 】、【创造之神】、【God of Slaughter 】、【命运之神】、【知识之神】、【爱情之神】、【阴谋之神】、【变化之神】、【War God 】、【Plague God 】、【情绪之神】、【时间之神】、【空间之神】、【因果之神】、【进化之神】……你们对我的称呼——【太皇至上弥罗妙有Heavenly Venerable 赤帝】、【太上玉Heavenly Void 罗玄妙洞真白帝】,仅仅只是我的无数称号之一,而作为我的眷属,在我的力量笼罩范围内,命运的天秤自然而然的就会向你等倾斜,只看你等能否抓住机会that’s all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