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

还在修改,先不要看,等这行字被我删了再看!还在修改,先不要看,等这行字被我删了再看!还在修改,先不要看,等这行字被我删了再看!

“很强。”

面对Orlega 的二次询问,

看着画面中的哈帝.奥迪托雷。

此刻那站立于Universe Great Explosion central area 观测宇宙重启。

往日更是横压一世,连归零者文明都只能与其平等交流的模样。

婠婠this time 的答案,不再像是之前那般的迟疑,用的是极为肯定的语气。

说完。

或许是想到了什么的缘故,她在双眼微微一亮后,立刻面露恍然大悟之色的主动询问道:

“大人,您是想要给我说,即使现在再弱小,只要机缘合适再辅以不错的innate talent 与心智,就终有崛起的机会吗?”

不得不说。

按照婠婠的推测来看,不管从道理的本质还是从其它方面来说,Orlega 所表露的意图,都是一种很常规且带有点心灵鸡汤味道的教学方式。

甚至,很是老少皆宜,完全可以放在教科书里面熏陶一下幼童们的情操,让他们领悟人人都有机会困龙升天的道理,从而鼓励他们的斗志。

但,Orlega 是那种人吗?

当然不是。

毕竟他连人都不是。

所以,对于婠婠的猜测。

Orlega 当即就急忙摆了摆手,示意对方的答案猜错了,自己真不是想要展露那种大道理。

“那种浅显的道理,根本无需单独拿出来说。”

“我想表达的是,从头到尾,对方都处于书中world 的事。”

“不管哈帝.奥迪托雷在那里面的实力再强或者再弱,只要他依旧处于书中,那么他的一切对于我等来说便是毫无意义的东西,只需要随意地添加上几个文字,他的一切就都会被覆灭,即使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年幼孩童,都可以with no difficulty 的将他弄死。”

说完。

Orlega 便当着婠婠的面,在《悲惨world 》上面写下了几个字。

随着他的书写完成。

next moment ,

那high-spirited and vigorous ,书籍所呈现的画面中,那好似Invincible Wargod 一般的哈帝.奥迪托雷便瞬间爆碎成了无数细小的肉片。

让一旁同样在围观着宇宙重启的归零者文明,也是turn pale with fright 。

做完此举。

Orlega 没有理会那些lose one’s head out of fear 的书中人物,径直向着婠婠说道:

“你看,就这样,只是几个字而已,他整个人就没了,毫无抵抗力可言,连死亡时也没有任何的感觉。”

“哪怕动笔的人不是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孩童,也不会有着任何的区别,”

说着话时,他又修改了几下,

下一瞬间。

那原本已经死去了的哈帝.奥迪托雷,直接create something from nothing 一般的又reappears 。

连脸上的表情都没什么变化。

“??”

让一旁完全没有搞懂情况的归零者文明直呼疑惑。

也是开始询问起情况。

“怎么了?”

“爆炸?爆什么炸?你们在说些什么?”

“你们疯了吗?”

根本不知道自己身上在刚刚发生了什么。

而面对他们的询问,哈帝.奥迪托雷也是满脑袋的问号。

一时间,双方也是鸡同鸭讲的交流了起来……

看着书中world 所发生的这一切,婠婠也是有些无言。

实力在她眼里明明很是不弱的哈帝.奥迪托雷。

此时此刻。

却连自己的生死都无法自由选择,甚至连更上位者的操纵都无察觉。

就好似一个提线木偶一样。

根本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选择权。

这一刻。

或许是作为同类与powerhouse 的缘故,婠婠也是不由地替哈帝.奥迪托雷感到了些许的悲哀。

但Orlega 却没有理会那些,依旧在那each minding their own business 的讲述道:

“这才是我想要向你描述的东西,【world 观】或者说【位面观】所带来的影响。”

“当你身处于一个时空时,只要你没有超过它的固有规则与框架,那么不管你再强,从本质上来说,你其实都属于其中的一部分,所以,一旦面对更上层或者外侧的力量插手,那么就必然受到各种相应的影响!”

“在那种情况下。”

“即使你比凡人强一百,强一万倍,强一万亿倍……will not 没有什么意义,反正也只是会被碾压而已。”

“就如同一个生活在画中的人,即使再怎么愤怒,再怎么强大,只要他无法影响到画布之外的事物,那么他也就还是连只蚂蚁都打不过,甚至只能任由对方啃食着自己的world 与一切,那张承载着自己的画作……”

“apart from this ,即使没有外敌进入。”

“只要那处时空的内部,发生了重大的环境变化,其中所存在着的各种事物,也还是会被动的受到各种牵连。”

“而那些所谓的变动,说得好理解一点,你也可以称它们为【All Gods turn to Dusk 】、【末法之劫】、【纪元重启】、【大浩劫】、【大清洗】什么的……”

“在遭遇那种由内部所爆发的突发状况时,原有的lifeform 们,不管实力如何,accidentally 还是会惨遭灭顶之灾,从而被全面覆灭……”

“所以,为了逃避那股危机,尝试摆脱【world 观】束缚的举动,在无数时空之中并不算少见。”

“而那种跳出自身固有【world 观】的复杂过程,在不同的world 也有着各自不同的叫法,比如:【超越】、【超脱】、【彼岸】、【至上升华】……”

说到这里。

Orlega 看着面前神色有点呆愣,显然由于信息量的复杂,有点不大反应得过来的婠婠,摊开双手后,提醒道:

“但婠婠,你和他们之中的overwhelming majority ,情况都有所不同。”

“时至今日,你虽然依旧能够算作是人类,但你的存在,其实应该算是我最早期的那一批眷属。”

“早在我还是一个【High Rank Demon 】之时,你就已然与我有了一些联系。”

“所以,你的本质,不可避免的蕴含着一些【深渊生物】的成分。”

“你其实早就有半只脚跨过了你所固有的【world 观。】”

“如果条件合适的话,哪怕不借助什么多余外力,只需要一点【Bottomless Abyss 】的嘉奖,你便可以转生为【非原生种】的【深渊生物】。”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