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

不同于受限于各个位面的土著生物们。

【Bottomless Abyss 】里面的各种【深渊生物】。

由于本身就是从业于在各个时空打砸抢烧的业务。

所以,在Innate 上,他们本身就具备着硬抗【位面意识】毒打的特性。

从而才会在被针对的前提下,获取到开展业务的机会。

在这种前提下,所谓的【All Gods turn to Dusk 】、【Dharma End Era 】、【world 末日】……

对他们来说,几乎就等同于是在放屁,甚至还能算得上是补品。

毕竟,在往日的生活中,他们本身就已经过得很是水深火热了。

不是在【Bottomless Abyss 】里面和大家伙互相残杀,就是在各个位面里面与各个土著和【位面意识】斗智斗勇。

在这种前提下。

各个时空内部的不同【位面观】与【world 观】,虽然依旧会给他们造成影响,但那点影响也就是刮痧that’s all 。

在大部分时候,他们连感觉will not 有。

充其量,也就只会在意那些来自于【位面意识】的压制that’s all 。

举个例子。

很多时候,在经过了特殊的专业加护,且当地的【位面意识】也并没有特意进行针对的情况下,A位面的存在,在抵达了B位面后,也还是会由于【位面观】所造成的规则差异而hovered between life and death 。

但如果换做一个【深渊生物】的话。

即使中间还有着【位面意识】的针对,这个特殊环节。

他也很有可能会觉得all around 的环境简直就是风柔雨细的人间净土……

要是在想不通的话,可以参考一下,Orlega 的【深红天国】的内部环境。

当一个【深渊生物】在那种流星洗地、雷暴拂面、高能射线照亮……的地方待久了后,他自然而然就会觉得大部分位面的环境简直风景宜人到不像话!

所以,【Bottomless Abyss 】那个地方的essence 之处,便是让本土居民们事先就体验会到了活着的困难!

这样一来。

在经过了它的残酷baptism 后。

大部分位面的险恶环境,对他们来说,自然也就只是洒洒水了。

而听到自己距离那个所谓的【深渊生物】只差一步之遥。

婠婠在心头subconsciously 的一喜后。

转而代之的,便是疑惑感。

【非原生种】这个名词她倒是听得懂。

应该指的是由外来生物所转化而成的本土化物种。

但【深渊生物】到底是个什么具体概念,她就满脑袋的问号了。

想了想后。

回想起了一点过往信息的她,不大确定的询问道:

“您指的是【恶魔议会】里面的【深渊Sovereign 】、【恶魔君王】、【深渊Demon Sovereign 】……他们所统治的那种【深渊生物】吗?”

听到这话。

Orlega 也是had a bit of a heartache 。

那个所谓的【恶魔议会】,其实指的便是【transmigrator 之庭】的某个下属机构,由法利德那个家伙所建立,各个成员都是来自于不同foreign world 的恶魔系transmigrator 。

而他们也大都统帅着一些不同体系的【深渊生物】。

虽然,那些【深渊生物】和Orlega 指的那个【深渊生物】不是一回事就对了……

能够被一杆ak47割草的恶魔,在那里多如牛毛……

甚至,还有着会被农夫用锄头单杀的家伙存在着。

说实话,Orlega 刚刚出生,刚刚爬出【恶魔之卵】的时候,他都没有那么low过……

或者应该说,他所在的那片河岸上,只要是爬出了【恶魔之卵】的家伙。

便没有谁会弱到那个程度。

因为,刚刚出生的【超凡种族】也是【超凡种族】,光是远超凡人的身体构造与自带的魔力,就足够令他们随手撕裂普通的猛兽。

要知道,以早已永垂不朽的【进化system 】的判定方式来看。

连刚刚爬出【恶魔之卵】的【幼年恶魔】,也都有着平均【5】的身体素质和魔力,以及各项与生俱来的标配innate talent 。

普通的人类,哪怕是world 冠军级别的精英,充其量也就只有【1】或者【2】的平均身体素质that’s all ,更没有【魔力】与各项innate talent 的辅助。

要是等那些【幼年恶魔】吃掉了自身的蛋壳,完成了有生以来的第一波进食。

以他们的力量,单刷所谓的异形皇后也是很简单的事情。

而且,做为【Bottomless Abyss 】特意培育的种群。

即使那些个体对病毒之类的力量没什么innate talent 。

但任何一个【原生种】的【深渊生物】,在身上也还是会或多或少的携带着各种致命病菌、毒素、污染、辐射……

就和ordinary person 类身上,多多少少都会自带各种螨虫与微生物一样。

如果不是各地的【位面意识】会特意对其进行压制的话。

像普通的常规planet 。

generally speaking ,其实只需要往那里丢一只幼年【深渊生物】过去,其身上所携带的病菌就已然完全足以灭绝掉该区域的生态圈。

而这般巨大差距,也令Orlega 在看着那些连农夫都打不过的【恶魔】或者【深渊生物】时,也是有些无力吐槽。

subconsciously 的,就会觉得那些玩意有点丢【恶魔】的脸。

但无奈的是,在这个体积无限大,内部蕴含着各种奇葩因素的【多元宇宙】里面,比那还low的【恶魔】与【深渊生物】,其实都还有着不少,反正没有最丢人,只有更丢人……

所以,面对婠婠的疑惑,在张了张嘴后。

他也是选择了略过那个问题:

“你把他们当成having same given name and family name ,但又完全不同规格的生命族群就行……实在不行,把我说的【深渊生物】,当成是你印象里面的那些家伙的高配版就行……倒也勉强算是差不多的意思……”

一边说着话之余,Orlega 也是一边随手从手中的《悲惨world 》上面,撕了几张书页下来塞进嘴里。

毕竟。

新鲜出炉的world ,可不能就这么浪费了。

还是可以吃一吃的……

而看着这种景象,在无言的沉默了一会儿后。

婠婠也只能是在似懂非懂的nodded 后。

又问出了一个新的问题。

“大人,既然那个哈帝.奥迪托雷会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受限于【world 观】,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生活于一本书中,那么我们是否也会面对着同样的问题呢?”

hearing this 。

Orlega 在随手又撕了几张书页塞进嘴里嚼了嚼后。

一边蚕食着那个world ,一边漫不经心的replied :

“那种问题倒是不用太焦虑,亦或者是太怀疑什么,毕竟,真的会那样哦~”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