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yss Demon of All Realms Chapter 963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

在Orlega 的注视下。

【痛苦女士】那只握着蛇鳞的手掌,虽然皮肤白皙柔软。

但在她手中,那块有种坚硬metallic feel 的蛇鳞,却好似是某种可塑性极强的橡皮泥一样。

被其随意的进行着揉捏。

形态也不断的发生着变化。

一会儿呈现为圆形,一会儿呈现为方形……

多变,且充满了不确定。

见此情形。

Orlega 心中清楚。

这是因为连【痛苦女士】她自己,也有点没想好,该以什么样的形式,来呈现出自己的馈赠或者说考验。

直到又过了一会儿。

在Orlega 的沉默无言中。

【痛苦女士】才真正的确定了自己心中想法。

三两下的功夫而已。

就将那块蛇鳞彻底的变成了一根长约三十厘米,核桃直径左右的粗细,外层布满绿色的纹路,却通体散发着股淡淡隐晦golden 光晕的卷轴状物体!

要是认真的观察着那重光晕。

隐隐约约的。

还可以在那层光晕里面,看到一些微若蚊蝇的古怪字符,在continuously 闪烁与游走……

而这外观,别的暂且先不说。

最起码的话。

技术含量是上去了。

相较于最初的简谱鳞片,多出了一点文艺中,却又透露着股mysterious 的感觉。

只是简单的看着,就很像是某种贵重无比的treasure !

想来。

要是某些adventurer 在秘地与探险场所发现了这玩意,一定是很想要剁了队友,自己独吞。

可谓是很合格的treasure !

很稳!

随后,当着Orlega 的面,【痛苦女士】随手便撕开了一片空间。

将远方的某个位置与此处暂时性的串联在一起!

显露出时空的对面。

某个因为事态的过于突然,而正处于一脸懵逼状态的特殊个体。

那是一个穿着破破烂烂,衣衫褴褛,看着就混得很惨。

正满脸鲜血的啃食着手中类似于老鼠的动物的家伙。

典型devour raw meat and fowl 的primordial 生命模样。

对方身躯结构类似于人类,都是双足直立且长有双手与单个头颅的人形结构。

外貌上,也勉强可以看出对方的性别是男性。

总体就像是人类+地精+lizardmen 的融合体。

外表呈现为皮质质感且带有斑点的状态,拥有着细纹的皮肤沟横。

那尖尖的耳朵,则更是很有一种精灵的感觉。

哪怕,仅仅是劣化版的精灵……

而这个家伙,所在的族群,在外界被称为【吉斯扬基人】!

眼下。

在Orlega 与【痛苦女士】神色平静的看着对方之时。

对方的神色,也是naked eye 可见的变得有些lose one’s head out of fear 起来。

那种感觉,就犹如是见了鬼一样,手中啃了一大半的血食,也是随之滑落在地,在那里留下了一些清晰的血迹。

以他的见识。

很显然,根本理解不了当前的具体状况。

在愣了愣后。

才犹如慢了一拍一样。

本能的想要发出惊叫声!

但是。

在对方表露出更多东西之前。

【痛苦女士】便随手将自己手中的那根卷轴,向着对方就丢了过去。

相对的,对方在那一刻,尽管连东西都没有看清楚。

却也还是依旧在某种能力的影响下,本能的伸出了自己那满是血迹的双手,稳稳地接住了【痛苦女士】丢过去的卷轴!

接着。

面对Space-Time Crack 的对面。

Orlega 与【痛苦女士】那不带一丝温和感,犹如是在看地面蝼蚁的目光。

他又像是触了电一样,身体subconsciously 的打了一个shivered 。

连手中紧握着的卷轴,都如同是一柄割伤了手的利刃一样。

被他匆忙地抛开!

最后。

没有给他更多的时间,做出别的遐想。

在对方那一脸懵逼的情况之中。

【痛苦女士】就一言不发的,反手就将Space-Time Crack 重新补上。

一如出现时的那般毫无征兆。

也是在此刻,Orlega 才有些感兴趣的问道:

“那就是你挑选的第一个幸运儿?”

尽管实力受限。

他还是清楚无比的看到了对方身上那股淡淡的【命运之力】。

所以,对方哪怕现在混得凄惨。

但最终,对方多多少少的,应该还是会有着一番拿得出手的成就。

不至于默默无名。

而眼下,在拿了【痛苦女士】所给予的卷轴后。

对方身上缠绕着的【命运之力】,更是凭空变强了许多倍。

想来。

日后应该也能够成为一方world 里面,被Legendary 史诗传唱的成功人士。

如果。

他没有被相随而来的更多波折弄死的话……

毕竟。

作为【命运】的弄潮儿。

不管是乘风破浪立于时代顶点,还是被大浪打翻当场成了水鬼,都是很稀松平常的事情……

没什么值得make a fuss about nothing 的。

对于他的话。

【痛苦女士】只是平静地shook the head 。

“幸运儿?”

“那倒还can’t be called 。”

“他最终的结果可不算好……”

不同于Orlega 在这个【位面】由于排斥力的干扰。

只是个半桶水。

做为这里的最高统治者之一。

在对方接过了卷轴的那一刻。

伴随着【命运】的起伏与律动、

【痛苦女士】清楚的就看到了那个存在往后的一生。

那绝对算不上是幸福……

种群的利益、自己的自由、外部的压迫……

都是难搞的问题。

如果说,对方没有得到她的馈赠。

那么大概有着百分之八十的几率在渡过了Early-Stage 的苦日子后,就可以迎来相对安逸的生命享受期……

现在的话。

在接触到卷轴后。

他的人生,就如岔开的树枝一样,开始了continuously 分叉与选择!

人生上限,固然被一举提高了很多倍。

但也有百分之九十九的概率将会在纷争与厮杀中,渡过自己的整个生命周期,直到死亡才可享受到宁静。

那种感觉,就如同一个勤勤恳恳的打工仔,明明只需要按部就班的混日子就可以安度晚年。

却突然得到了一笔巨款,并疯狂迷恋上了炒股、赌博、虚拟币……将自己全副身家都压了上去一样。

大赚特赚的机会固然有。

但家破人亡的概率,也是成倍的提高。

成与不成,终究只能是看运气与机遇……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