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ter 300 Years Of Immortal Cultivation, I Suddenly Discovered That It Was A Martial Arts World Chapter 165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不死Golden Immortal ?”

Cui Heng 见到这句话不由愣住,急忙又往回翻了翻,注意到有一段描述——

Profound Immortal 若能得不死真性,融于法身之内,再与fleshy body 相合,即可踏入Immortal World Fifth Stage ,证位Golden Immortal 。

Immortal World Fifth Stage 就被称作Golden Immortal ,拥有不死真性,fleshy body 不可磨灭。

“可这获得不死真性的途径未免也太简单粗暴了,居然要吃了其他拥有不死特性的人?”

Cui Heng 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古怪,“而且无需达到太一Profound Immortal 的realm ,只要能得到不死真性,就能证位Golden Immortal ?”

此时,他越发觉得this world 的Martial Dao Cultivation 有些奇怪了。

尤其是从Immortal World Third Stage 开始。

cultivation 方式简单粗暴,还总是喜欢跳级。

Immortal World First Realm 是“True Essence Realm ”。

将divine force 转化为true essence ,fleshy body shedding body, exchanging bones ,lifespan 大增,曾经的Divine Storage 能力化作Martial Dao 意念,formidable power 获得本质上的提升,为“Human Immortal ”。

Immortal World Second Stage 是“真意境”。

将Martial Dao 意念凝成实质,可以在显化natural phenomenon ,大幅度调动Power of Heaven and Earth ,威能远远凌驾于人above Immortal ,为“Earth Immortal ”。

Immortal World Third Stage 是“Heaven and Earth Dharma Idol ”。

将凝成实质的Martial Dao 意念与Heaven and Earth 法理交织,凝聚成天人之血,为“天人”。

此后就是以天人之血为根本,引动Heaven and Earth Rule 凝成法相幻影,为“Heavenly Immortal ”。

最后将法相凝成实质,就是“Heavenly Monarch ”。

然后就没了。

整个就是一个from virtual became real 的过程,简单粗暴,simply 没有什么弯弯绕绕的bottleneck 。

接下来就是直接跳到了Immortal World Fourth Stage “法身通玄”。

按照这部赤金秘籍上的描述,只要凭借凝成实质的法相,强行把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某些法则Dao Rhyme 铭刻下来,形成divine ability 烙印,就可以炼就法身。

如果铭刻不成,就会被法则Dao Rhyme 形成的烙印撑爆法相,当场the soul flew away and scattered 。

同样十分的简单粗暴。

可问题就在于铭刻法则Dao Rhyme 形成的divine ability 烙印,在Cui Heng 看来是类似于Golden Core rune 的东西,顶多是要弱小一些。

也就是说这种cultivation 方式是在要求以equivalent to 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Late Stage 的人,去强行铭刻类似于Golden Core Early-Stage 的力量,成功了就跳级breakthrough ,失败了就当场暴毙。

着实有些离谱。

成功练就法身之后,就是Profound Immortal 。

接下来的道路同样十分清晰,只要铭刻的divine ability 烙印超过十二个,就是太一Profound Immortal 。

至于最多能铭刻多少个divine ability 烙印,这册赤金秘籍里并没有讲。

里面着重提到的是怎么breakthrough 到Immortal World Fifth Stage ,证道Golden Immortal 。

很简单。

找到完整的不死真性,然后让法身吃下去refining ,再把法身和fleshy body 融合,就可以拥有Immortal Body ,是为“Golden Immortal ”。

因此,理论上来说,只要拥有了法身,不论是Profound Immortal 还是太一Profound Immortal ,都可以吞服不死真性炼就Immortal Body ,breakthrough 到Immortal World Fifth Stage 。

从realm 上来说,Profound Immortal 和太一Profound Immortal 应该equivalent to 没有不朽金性的Golden Core Early-Stage 和Golden Core 中期,Golden Immortal 多半是equivalent to 拥有了不朽金性的Golden Core 后期。

让Profound Immortal 直接跳到Golden Immortal ,这简直是疯狂跳级!

这就不怕根基不稳?

而且这种直接吃掉不死真性refining 的方式也着实有些离谱。

“不过,当初的Heavenly Ruins World 十大Profound Immortal 都拥有了不死特性,却并没有breakthrough realm ,难道是因为他们的不死特性其实是来源于一个不死真性?”

念及此处,Cui Heng 便有些明白,为什么这册赤金秘籍的最后一页会写着想吃掉那九个人,让自己成为不死Golden Immortal 了。

多半就是因为当初是他们十个人一起发现的不死真性,就只能平分成了十份,各自吞服,便只拥有了不死特性,却并没有breakthrough realm 。

后来这个紫极Heavenly Palace 的Profound Immortal 意图吃掉另外九人,获得完整的不死真性,以此来breakthrough 到Immortal World Fifth Stage ,落败之后就惨遭镇压了?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说明cultivation 和练武果然还是有不少区别的。”Cui Heng 深深地感觉到了两条道路的不同。

Martial Dao 更多的是按部就班地沿着这条路往前走就行了,cultivation 则会有一个又一个奇怪的门槛,只要跨不过门槛,就绝impossible breakthrough realm 。

与此同时,他感觉到Purple Mansion 中的Nascent Soul 轮廓又变得清晰了一些,法力强度也有所提升。

显然这是得到了探索未知的反馈。

“这种cultivation 方式倒是挺适合我的。”Cui Heng 察觉到自己cultivation base 有所提升,心里颇为欢喜,“若能再查清楚这种可以吞服的不死真性是什么东西,应该还能获得不小的提升。”

随后,他将那册赤金秘籍收进了随身空间,又在这座紫极宫内翻找起来,想要看看这里是否有Jiang Qiqi 留下来的痕迹。

毕竟,Jiang Qiqi 的六条留信中明显是提及紫极Heavenly Palace 的那条最为重要,两者之间应该存在着某种联系。

可Cui Heng 将整座紫极宫找遍了,也没有找到什么明确的线索。

只在一座偏殿内发现了一座已经损坏了的array 。

勉强算是有些痕迹。

这座array 分为两个部分。

其一是在一个半径三丈左右的圆环里铭刻的无法纹路。

其二就是被挂在墙壁上的一块星盘,还有三个地方被特别标注了出来。

Cui Heng 展开了Nascent Soul 法力,对这座array 上残存的铭纹和法理气息进行探查,发现有空间、挪移之类的功效。

“多半是一个Transmission Formation 。”他轻轻颌首,目光停留在圆环array 上,在array 的中央有一道剑痕,应该是人故意毁掉的。

而上面残留的痕迹就有着Immortal Dawn Sword Art 的气息。

从遗留的力量气息来看,剑痕应该是在九十多年前到一百多年前产生的,与Jiang Qiqi 失踪的时间差不多吻合。

“七七是通过Transmission Formation 离开了这里?”

Cui Heng brows slightly wrinkle ,目光looked towards 那块星盘,注视了一会儿便shook the head 。

他没有接触过相关知识,simply 看不懂。

于是只好先将星盘收了起来,也将星盘上重点标注的三个点记在了脑海里。

再又检查了一遍紫极宫内自己是否有什么遗漏之后,Cui Heng 便离开了这座古老的宫殿。

接下来的几天,他把整个月球里里外外地探查了一遍。

在又获得了一些探索反馈之后,Cui Heng 终于离开了月球。

往Great Jin 所在的那颗行星飞去。

……

Eastern Flower Mountain 天一峰顶。

Zhang Shuming 正在闭目打坐调和divine force ,忽然听到有声音直接传入了自己的脑海。

“Daoist Zhang ,时辰已到,该走了。”

——

ps:回家晚了,时间来不及,这章就2000字,明天4000千字章节补上字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