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ter 300 Years Of Immortal Cultivation, I Suddenly Discovered That It Was A Martial Arts World Chapter 468

  第468章 一个足够大的“舞台”,新的“假我”

  在那Human Sovereign 后人的projection 消失之后,Cui Heng 就结束了搜魂。

  随后他把人王和仙主的Divine Soul 放开,让两人恢复了正常状态。

  不过,此时的两人再也没有了先前争论的imposing manner ,全都低下了头,面色惨白至极,身躯微微颤抖,显然内心是极度的惶恐和不安。

  搜魂的经历,让他们心神几乎破碎。

  尤其是人王。

  先前Human Sovereign 后人与Cui Heng 的Divine Consciousness 交战,可都是in his soul 魂之海里发生的。

  他经历了整个过程。

  再次感受到了Cui Heng 的强大与无敌。

  Cui Heng 没有理会两人,而是直接来到Hong Fugui 的身边,said with a slight smile :“假扮Human Sovereign ,告诉人王所谓jade cauldron 大劫的人,就是仙主在immortal domain 破碎之前见过的那个Human Sovereign 后人。

  “此人的cultivation realm 应该已经超过了真界十二境,踏入了道界的层次,他所追求的极有可能就是Human Sovereign 功果。

  “这个Human Sovereign 功果多半具有唯一性,同时期只能存在一个,他有可能是想要借此来铲除会与他有竞争的人,以保全自身功果。”

  “竟是那个Human Sovereign 后人。”Hong Fugui hearing this 有些惊讶,eyebrows slightly frowned ,随即又笑了起来,“这是认为小jade cauldron 的持有者会对他追寻Human Sovereign 功果造成威胁?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他其实是多虑了,虽然我确实是在探寻Human Sovereign 的力量,但并无追求Human Sovereign 功果的心思。”

  对于Hong Fugui 来说,追寻Human Sovereign 的力量一直都只是他用来践行自己心中大道的途径。

  而不是最终的追求。

  虽然这个过程中他也险些走偏过,但在经过了Cui Heng 的提点之后,就已经回归了正途,也更加清楚自己要走的是什么道路。

  “即便是这样,在他看来,你依旧代表着巨大的威胁。”Cui Heng said with a slight smile ,“他在逃走之前,还曾放下狠话,说要让我付出代价,一副要真身降临的样子。”

  “要让您付出代价?”Hong Fugui hearing this 先是一愣,随即忍不住笑了出来,“hahaha ,teacher ,如果他真这做的话,我反倒要怀疑Human Sovereign 之力是否真的有那么强了。

  “确实如此。”Cui Heng 脸上的笑容也变得浓郁,“连这边具体是个什么情况,有什么样的powerhouse 都不清楚,就直接真身过来的话,真的是脑子有点问题了。”

  “嗯,Disciple 也是这样觉得。”Hong Fugui nodded 道,“teacher ,我觉得那个Human Sovereign 后人来应该还是会来的。

  “只不过,多半是要等他了解了这边的情况和您的实力之后,才有可能过来。这些都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应该要等一段不短的时间,”

  “你是想让他过来,还是不想让他过来?”Cui Heng 笑着问Hong Fugui 。

  “最好还是能不过来。”Hong Fugui 轻轻shook the head ,said with a slight smile ,“teacher ,您知道的,我并非好战之人,也不想打无意义的战斗,

  “而且我现在连真界tenth realm 的实力都没稳固,也不是他的对手。不过,要是那厮真的来了,我倒是想与他谈一谈。

  “问一问这位Human Sovereign 的后人对Human Sovereign Dao 是如何理解,如何看待的。这对我来说,比获得Human Sovereign 之力还要重要。”

  “嗯,这是一个很不错的方向,届时我会帮你擒住他。”Cui Heng 轻轻颔首道。

  “many thanks teacher 。”Hong Fugui 恭敬行礼道。

  “接下来,伱有什么打算?”Cui Heng 询问道,“正如你所猜测的那样,短时间内,那个Human Sovereign 后人It shouldn’t be 到来,总要自己做些事情。”

  “先把从人王那里获得的力量refining ,将真界tenth realm 的cultivation realm 巩固,然后我打算对这方仙土world 进行统一和制度的调整。”

  “终于有机会来践行心中大道了是吧。”Cui Heng said with a smile 。

  “是的。”Hong Fugui 郑重其事地nodded ,有些感慨地道,“一路走来,我失败了太多次,这次有teacher 您的帮助,才真正有了实验的机会。”

  “打算怎么去实验?”Cui Heng 问道。

  “先统一。”Hong Fugui 显然早已有了打算,不假思索地答道,“如今这方仙土world 中诸国stand in great numbers ,相互之间征伐不绝,无论是普通民众还是Martial Arts powerhouse 都苦不堪言。

  “我曾游历诸国,深入到了ordinary person 生活中,见到了许许多多的事情,this world 不能再继续这样混战下去了,否则最底层的ordinary person 都快要活不下去了。”

  仙土world 的ordinary person 也是有cultivation base 在身的,比正常Universe Starry Sky 中的人要强大不少,只要正常活到一万岁就会拥有无极Golden Immortal 层次的实力,算作成年。

  不过,由于这些人都是诞生在这仙土之中,受到残缺的immortal domain 法则影响,他们的身体构造和Universe Starry Sky 中的人存在一定区别。

  在cultivation 到Immortal World eighth realm 之前,必须要通过吃东西来维持自己体内的生机。

  如果长时间不吃东西的话,就可能会因为饥饿,导致体内的力量消退,Divine Soul 溃散,进而生机流逝,直至死亡。

  因此,这方仙土之中的ordinary person ,广义上就是指还没有达到Immortal World eighth realm 的人。

  这些ordinary person 的cultivation realm 低微,只能随波逐流。

  社会安定他们的生活就安定,社会动荡他们的生活也就会动荡。

  如果是生活在边关的话,那就是一直处于动荡之中。

  若遇到持久性的大战,这些ordinary person 都有可能失去食物的来源,后果可想而知。

  可这种情况他们是无力改变的。

  ordinary person 生活困难的源头是因为诸国霸主要夺取土地,从而通过土地来连通更多的仙土,refining 同位身来补全自身cultivation 的immortal domain 法则。

  只要这个需求还在,列国纷争便impossible 停止。

  而想要通过cultivation 来脱离自己ordinary person 的身份,也几乎是impossible 的事情。

  自从Human Race 将Immortal Clan 赶出了大地,人王分封诸侯国之后,最初的那些Human Race powerhouses 就开始严格把控高层次的cultivation method 。

  并且,每个国度都制定了极度严苛的刑罚,用来禁止ordinary person 学习高层次的cultivation method 。

  唯有这些powerhouse 的后人和获得了他们认可的人,才能获得高层次的cultivation method ,否则就会违反律法,遭受极其严酷的惩罚,甚至会被直接处死。

  随着时间的推移,powerhouse 的后人们越来越多。

  这些可以cultivation ,可以拥有强大力量的人已经渗透到了各行各业。

  就连军中最最普通的兵卒,都是可以cultivation 的“贵族”。

  ordinary person 只能作为最最低贱的一层。

  极其艰难地活着。

  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了太久太久了。

  Hong Fugui 想要做出一些改变。

  “嗯,先统一。”Cui Heng nodded ,said solemnly ,“统一之后才能更好的统筹全局,对这个畸形的仙土world 进行全方位的改造。”

  “是的,teacher ,Disciple 也是这个意思。”Hong Fugui nodded and said ,“必须先将这诸国统一,才能开始践行我心中的大道。”

  “你打算如何去做?”Cui Heng 询问道,“这些国度之间彼此对立的太长时间,无论是Martial Arts powerhouse 还是ordinary person ,都与对方有着血海深仇,这样的情况可不好统一。”

  “团结多数,打击少数。”Hong Fugui resolutely and decisively 道。

  “在this world ,多数的力量不一定强过少数。”Cui Heng 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

  “Disciple 明白,但我站在了多数这边,那就必定是强于少数的。”Hong Fugui 郑重其事地道,“teacher ,Disciple 以为,伟力归于一人,world 的法度也将会按照这一人的意志运转。

  “既然要改造this world ,那就要让自己首先掌握强大的力量,然后再凭借这份力量,去团结大多数,去打击那极少数。”

  “这个思路没有错,但我还有一事要问你。”Cui Heng 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said solemnly ,“既然伟力已经归于你自身,只你自己就可以打击那极少数,为何还要团结那大多数?”

  “因为,这大多数是Disciple 获取伟力的开端与初心,是Disciple 心中大愿,也是Disciple 要践行的大道。”Hong Fugui 露出了温和的笑容,随即向Cui Heng 恭敬一拜,“many thanks teacher 指点。”

  “如此甚好。”Cui Heng said with a smile 。

  他刚才的几个问题,其实都是在帮Hong Fugui 梳理内心,让Hong Fugui 更加清楚自己要走的道路是什么样子的。

  随后,Cui Heng 又对Hong Fugui 道:“仙主与人王就交给你来处理了,是杀是废,或是留在身边当做幕僚都没有问题,由你自己决定。

  “接下来我会闭关一段时间,不再见人,在我出关之前,除非是遇到特别要紧的事情,不然莫要来打扰我。”

  “是,teacher !”Hong Fugui 恭敬行礼道。

  ……

  Celestial Grotto Dao Palace 之内,Cui Heng 盘膝而坐。

  在他的身边则是站着七个真实无虚的silhouette ,这都是他的“假我”。

  七个假我都已经炼假成真。

  每一个silhouette 都是真正的生命,却也是Cui Heng 存在的延伸,只要是他们在的地方,Cui Heng 随时都可以降临过去。

  等到被炼假成真的“假我”足够多时,他就可以做到真正意义上的everywhere 。

  并不是快速移动到不同的地方。

  而是同时存在于不同的地方的。

  这才是“everywhere ”!

  “这个崔青的身份已经变成了真实存在,接下来要设计新的‘假我’了。”Cui Heng secretly said in one’s heart ,“依旧是要把握住与真实的我不同的这一点才行。

  “崔青是鲁莽肆意,与我的谨慎相对应,但在张扬方面却没有表现出太多,就算有表现出张扬的一面,也被过于强大的实力所掩盖了。

  “那么这个新的假我就可以是——肆意张扬,实力却并不强大,只是行事缜密,凡事都会做好准备。

  “这个身份的假我,倒是可以参与一下富贵儿准备统一诸国的进程当中,这是足以影响整个仙土world 的major event 。

  “若是能够在这件事里将一个假我炼成真实,我所获得的认知反馈It shouldn’t be 低,cultivation realm 也会大幅提高。”

  一个虚假的身份想要成为真实,就需要获得别人的认知反馈,而由于假我身份的不同,这个认知反馈的强弱也就存在着区别。

  作为一个ordinary person 过完一世,纵然是把这个假我炼成真实了,带来的认知反馈也不会太多,cultivation realm 的提高也不会有多少。

  可如果像之前的假我身份“崔青”一样,以绝强姿态改变了整个仙土world 的情况,炼成真实之后,所带来的认知反馈和cultivation realm 提升都是巨量的。

  因此,对现在的Cui Heng 来说,最好的方式还是选择一个足够大的“舞台”,然后用假我的身份参与进去,并取得足够惊世的成就。

  如此一来,这个假我的身份,就会被人所铭记,直至炼假成真。

  “接下来最大的舞台,就是富贵儿统一诸国。”Cui Heng 的secretly said in one’s heart ,“这个过程,可以用什么样的身份参与进去?

  “想要让一个假我身份世人铭记,并最终炼假成真,就必须在这个过程中起到巨大的作用,这就需要解决足够大的困境与矛盾。

  “富贵儿统一诸国所面临的最大最广泛的困境和矛盾是什么?”

  他略微思忖,心里就有了答案。

  “在亲眼目睹了‘崔青’的几次大阵,以及‘崔青’和富贵之间的关系之后,诸国的君主应当都没什么心气了,将他们统合起来并拿掉国君之位不是什么难事。

  “就算这些国君有什么异议,也可以直接杀了,不存在什么困境,真正的问题点还是在于要如何去团结大多数?

  “列国之间的征伐持续太久了,不同国度之间的仇恨已经烙印在了骨髓里面,就算是ordinary person 也有着这种情绪。

  “诸国统一就意味着他们将会和其他国家的人成为一国之民,要和自己有着刻骨仇恨的人团结在一起,只是想想就让人感觉难以接受。

  “而且,让这些彼此之间有着血海深仇的人聚集在一起,彼此之间很难产生信任,更不会认为自己以后会有安全稳定都是生活,万一被人sneak attack 呢?

  “因此,摆在统一面前最大的困境,就是如何让这些ordinary person 之间建立起基础的信任,让他们彼此之间产生认可,并让他们认同将诸国统一是一件多虽有人都有好处的事情。

  “可是,要以一个什么身份的假我去做这些事情,什么身份最合适?”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