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ter 300 Years Of Immortal Cultivation, I Suddenly Discovered That It Was A Martial Arts World Chapter 517

  宇宙的Great Dao Law 强度和宇宙自身的体量大小有关。

  这个体量不仅仅是在说空间上的广度和物质上的厚度,还有时间上的深度。

  虽然对部份从诞生开始就在不断膨胀的宇宙来说,这三者的进度其实是统一的,但其实也有很多宇宙或者world 是从诞生之日起,空间和物质就固定了。

  不过,无论这三者是否统一,通常来说,越是巨大越是存在时间长宇宙,Great Dao Law 的强度也就越高。

  现在Cui Heng 所在的这方宇宙,无论是空间和物质,还是时间层面,都称得上是寻常,就是一个丝毫都unremarkable 的宇宙。

  这种宇宙通常位于混沌海无量宇宙的边缘和外层,是属于最为“年轻”的边荒宇宙,连太初之境的powerhouse 都寥寥无几,十分的弱小。

  类似的宇宙是原初world 侵蚀混沌海无量宇宙的终点目标,就是因为这种宇宙的Great Dao Law 十分弱小。

  对于overwhelming majority Immortal King 无敌者来说,这种宇宙都可以说是unable to withstand a single blow ,甚至有可能只是自身的降临都会引起宇宙的崩溃。

  Cui Heng 所在的这方宇宙就是这种情况。

  虽然在边荒宇宙里也算是较为强大的一类,但这种宇宙的Great Dao Law 绝对impossible 达到能限制Immortal King 无敌者的程度。

  就算Cui Heng 强行设定了一个新的规则,让这方宇宙的Great Dao Law 去压制风生的cultivation realm ,也impossible 真的达成这个效果。

  因此,在风生开始反抗之后,他所受到的压制就戛然而止。

  与此同时,整个宇宙开始产生更加巨大的动荡,那些遍布在宇宙各个角落的裂缝也即将变得更大,毁灭与崩坏的气息也越发浓郁。

  如果继续下去的话,刚刚被Cui Heng 设置的这条新规则就会直接崩溃,再也起不到任何作用,整个宇宙也将走向最终的毁灭。

  “呵,merely this !”风生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目光森寒地扫过前方,竟直接锁定了正在数亿光年之前的Cui Heng 。

  在锁定Cui Heng 的同时,他也看清了Cui Heng 的气息强度,这是堪比一方完整宇宙的体量,比起他来还要稍弱一些。

  这在风生的认知里,就是一个堪比Immortal King 无敌者的存在。

  就算same realm ,但与他这样处于Immortal King 无敌者Peak 的层次相比,还是会存在一定的实力差距。

  而只是这一点差距,就足以造成实力的as different as heaven and earth 。

  “创造规则的花样不错,可惜没什么用处!”风coldly snorted 道,同时向前踏出一步,瞬间就来到了Cui Heng 和九九上人所在的地方。

  他的目光冰冷,神情高傲,eyes slightly narrowed ,目光在Cui Heng 和九九上人的身上扫过,said solemnly :“didn’t expect 这方宇宙里除了一个掌握天心灵雾的天意,还有两个Immortal King 无敌者,将你们斩灭也算是unexpected harvest 了。”

  for a long time 的经历,造就了风生绝对的自信,只要不是面对Quasi-Immortal Emperor 或者更高层次的powerhouse ,他都有绝对的信心战而胜之。

  Quasi-Immortal Emperor 下我无敌!

  这就是风生until now 的心态。

  即便是同时面对两个,三个,甚至更多的Immortal King 无敌者,他依旧可以保持着这种绝对的自信。

  “act recklessly !”九九上人却是一脸讥讽地看着风生,就好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在他看来,自己身边的Cui Heng 是Quasi-Immortal Emperor 级别的存在,风生就算再怎么强大,也只是Immortal King 无敌者,对于Quasi-Immortal Emperor 来说,只如trivial ant 。

  “如此肆意张扬,真是很难想象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Cui Heng 摇头轻叹,却并没有要动手的样子。

  “nonsense !”风生厉声shouted ,便要出手。

  可就在他运转体内的力量一瞬间,竟忽然僵在了那里,整个人都变得motionless ,脸上的表情也充满了惊骇。

  他再次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力量在消退!

  并且,这次的消退感比之前更加迅猛,更加突然,直接让他的身体陷入了unable to move 的状态。

  “怎么可能,那条可笑的规则继续奏效了?!”

  风生的心里惊骇欲绝,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感知,“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啊?!”

  这方宇宙的体量只是普通水准,还没有他这个Immortal King 无敌者自身的体量强。

  正常情况下,只要他全力进行反抗,就必定可以成功才对。

  作为一位Immortal King 无敌者,只凭自身的体量就足以让这方宇宙的空间与物质陷入崩溃。

  届时,一切的Great Dao Law 也都将破灭,最终整个宇宙都会重归混沌。

  当然,这只是正常情况下。

  就在风生开始反抗的同一时间,Cui Heng 就有假我之身从其他宇宙中飞了出来,带着在其他宇宙领悟的Great Dao Law 融入了这方宇宙之中。

  这样的做法可以直接增加这方宇宙的体量,自然而然地增加Great Dao Law 的强度,同时对Cui Heng 设定的新规则进行强化。

  此时此刻,正有one after another 光影从其他宇宙里飞了出来,全都是Cui Heng 的假我之身。

  随着融入到这方宇宙中的假我之身越来越多,这方宇宙也会变得更加强大。

  毕竟,这些假我之身离开之后,那些来其他宇宙的法理规则会被这方宇宙吸收,彻底成为这方宇宙的一部分,完成提升的最后一步。

  当然,到了那个时候,这方宇宙就会进入一个低谷期,整体的强度是不如最高峰时的,但也会远强于之前没有被强化时的状态。

  而现在这方宇宙正处于不断被强化的阶段,便是Great Dao Law 强度的Peak 期,那条新创建出来的规则自然也是最强的状态。

  如此一来,便是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的奏效了。

  “敕命此方宇宙形成一条新的规则,所有来自于原初world 的Heavenspan Realm 只要进入这方宇宙,realm 直接跌落成道天境Peak 。”

  这是Cui Heng 定下来的规则,此时已经变成了这方宇宙的铁律。

  风生无比惊恐地发现,在这条规则的影响之下,自己的realm 正在以一种unimaginable 的速度跌落。

  只一个呼吸的时间,他就从Immortal King 无敌者的realm 跌落下来,变成了Immortal King 极巅,又过了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就成了绝顶Immortal King 。

  紧接着就成了一个普通的Immortal King 。

  就在他跌落成普通Immortal King 的下一瞬,他的Immortal King 功果就直接破碎,disappeared 。

  与此同时,他关于Heavenspan Realm 的一切感悟全都在脑海里disappeared ,就好像是从来没有达到过那个realm 一样。

  这个时候,风生已经遵从Cui Heng 创造的那条规则,cultivation realm 跌落成了道天境Peak ,equivalent to 原初world 的Immortal Monarch ,或者是无量宇宙的古王。

  而且这是跌落realm ,并不是压制realm 。

  就算是风生离开了这方宇宙都impossible 改变,也impossible 恢复成原本的realm 。

  如此突然的变化,带来精神冲击是极其巨大的,任何人都impossible 接受。

  哪怕Cui Heng 已经放开了禁锢,风生依旧是愣愣地站在原地,整个人面色惨白,仿佛失了魂魄一般,expressions all 变得空洞了。

  即便是站在Cui Heng 身边的九九上人,此时也只觉手脚冰凉,遍体生寒,无比震惊地看着不远处的风生,内心已是掀起了stormy sea 。

  “真的跌落成了道天境,真的跌落下去了!”九九上人的心里在疯狂的呐喊,“我刚才感觉到这方宇宙的Great Dao Rule 在一瞬间就增强了不知多少万倍!

  “如此短短的时间里对整个宇宙进行如此层次的加强,这是怎么做到的,居然有这样的手段,这是Quasi-Immortal Emperor 能做到的事情吗?!”

  作为Primal Chaos Heaven 法会阁的阁员,一位堪比Immortal King 无敌者的存在,他的见识不可谓不广,知道的隐秘不可谓不多,对Primal Chaos Heaven 和原初world 的cultivation method ,过去历史的了解都非常多。

  可如Cui Heng 这般不可思议的手段却是unprecedented ,unheard-of ,甚至连想都没有想过。

  简直是unimaginable !

  实际上,没有来到这里的钧天比九九上人还要震惊,作为此方宇宙的原生天意,他十分清楚这方宇宙在刚刚变强了多少倍。

  这可是他从未想象过的强度!

  “Cui Heng 仙长究竟是什么realm 的存在啊!”钧天的内心惊骇不已,还有些庆幸,“还好我当初很快就认清了形势,否则现在估计已经destroy both body and soul 了吧。”

  不过,在经过最初的极度震惊情绪之后,他也开始履行起自己作为Cui Heng 仆从和此方宇宙天意的职责——

  将这方宇宙破损的地方修补。

  那些弥漫在宇宙各个角落的Destruction Power 被钧天迅速抹去,那横贯星宇的血色长河随之消散,还有无数的Space Crack 也在被迅速的修复。

  这种自我修复的迹象被无数生灵看在眼里,对他们来说,这就意味着先前差点降临下来的劫难已经被消除,全都sighed in relief 。

  与此同时,Cui Heng 也点醒了甚至陷入昏蒙状态的风生,带着他回到了银盘星海内的仙土之中。

  虽然这次他依旧没有在风生的身上施加禁锢之术,但风生的脑海里却不敢浮现出任何一个与逃跑相关的念头。

  面对这样一个强大到unimaginable 的存在,肯定是怎么跑都impossible 跑掉的。

  不过,风生也并没有彻底的绝望,他在极度惊骇的情绪中清醒过来后,就想到了自己唯一有可能escape alive 的办法。

  “为今之计,我的生路只有一条,那就是尽可能的吸引他来窥探我的过去。如此一来,就有可能惊动Master 乃至Ancestor Master 。”

  在风生看来,Cui Heng 所展现的威能如此强大,肯定已经脱离了Immortal King 无敌者的范畴,达到了Heavenspan Realm pinnacle 的层次,是一位Quasi-Immortal Emperor 。

  这样一位Quasi-Immortal Emperor 明明可以直接杀死自己,却如此大费周章地创造新规则,让自己跌落realm ,肯定是另有所图。

  多半是想要从自己这里获知原初world 的隐秘。

  而对于Quasi-Immortal Emperor 来说,想要获得一个人所知晓的各种信息是不需要搜魂的,只需要通过时光长河来窥探其过去即可。

  不过,在窥探过去的过程中,就有可能窥探到在他过去经历中留下痕迹的Martial Sovereign ,以及Martial Sovereign 的师长。

  Quasi-Immortal Emperor 已经触及了时光的mysterious ,可以对过去进行窥探,Immortal Emperor 更是能够直接隔着时空出手。

  如果有人在时光长河里窥探了过去的他们,必定会被察觉到。

  只要他们察觉到过去的异常,立刻就会知道自己这边已经出事了,接下来就会出手营救自己。

  “这是我唯一有可能脱身的办法,可要怎么才能引他来窥探我的过去。”风生陷入了沉思当中,但表面上依旧是那副呆滞的样子。

  就at this time ,Cui Heng 忽然开口向他问道:“你说,如果我直接窥探你的过去经历,会不会惊动某些Quasi-Immortal Emperor 乃至Immortal Emperor ?”

  “……”风生顿时陷入了沉默,哑口无言,一时间完全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我打算试试。”Cui Heng 笑着道。

  “……”风生hearing this 更加愕然,内心却是惊喜万分。

  随即他就看到Cui Heng 的眼睛里泛起了亮silver 的rays of light ,似乎可以看穿时光,从现在望向过去,看到一切的隐秘。

  这是在窥探过去!

  在风生无法察觉到的层面,Cui Heng 施展了宙光遁,将自己的存在融入了时光长河里,彻底的隐藏起来。

  以他现在对宙光遁的cultivation 进度,直接窥探Quasi-Immortal Emperor 的过去会被探查到,但只是窥探Immortal King 无敌者的过去,并不会被过去的Quasi-Immortal Emperor 或者Immortal Emperor 发现。

  而且,在窥探过去的时候触及了与Quasi-Immortal Emperor 乃至Immortal Emperor 相关的事件,可以加深对时光之道的体悟,深入对宙光遁的理解。

  实际上,Cui Heng 还希望这次探查过去能多见到几个Quasi-Immortal Emperor 或者Immortal Emperor 。

  这样的话说不定他的宙光遁cultivation 进度就能涨一大截,可以直接窥探Quasi-Immortal Emperor 的过去,不用再担心被发现了。

  只可惜,风生所料想的情况,却是永远也不会发生了。

  ……

  太Martial Mountain ,Martial Sovereign 宫。

  Martial Sovereign 的另外一名Disciple 在听说了风生的行动之后匆匆赶了过来。

  他名叫严青,同样是一名Immortal King 无敌者。

  “Master ,Disciple 有一事不明。”严青见到Martial Sovereign 之后,straight to the point 地问道,“您为什么只派了Junior Brother Feng 一人去剿灭掌握了天心灵雾的天意?

  “Primal Chaos Heaven 已经派人去了那方宇宙,说不定已经通知了掌握了天心灵光的天意,那方宇宙里说不定已经有Quasi-Immortal Emperor 在了啊。”

  他是追随Martial Sovereign 最早的Disciple 之一,早在Martial Sovereign 还没踏入Heavenspan Realm 的时候就追随其左右,关系极好,才敢这样询问。

  Martial Sovereign 则是laughed ,意味深长地道:“为师要的就是有掌握了天心灵光的天意或者Quasi-Immortal Emperor 出现啊。”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