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ter Immortals Disappeared Chapter 136

2022-09-19

  第136章 要命的僵持

  这么使力一定很耗血,因为He Lingchuan 能嗅到血腥味儿更浓了,也不知是他的还是巨鳄的,抑或二者都有。

  He Lingchuan 一直不明白,巨鳄为什么不干脆把吴绍仪闷进水里淹死算了。原来是吴的long spear 一直把它往上顶,它也受不了。

  这条巨鳄纵横四海,什么没吃过,哪知会在这里遇到扎嘴的玩意儿?

  看它状态,也是暴躁得很。

  “你放手跳出来,不行么?”

  “不行,它想把我撞死!我试过两次了。”吴绍仪道,“这东西有spiritual wisdom !”

  最重要的是,他伤太重,根本跑不快。

  虽说大嘴被卡住,但鳄妖这火车头一般的体型,撞谁谁昏死,无论陆地还是水里。

  还是鳄嘴最安全?He Lingchuan 想象着底下那一嘴獠牙苦笑。

  “那怎么帮?”

  “想办法,快想!”头顶上凭空多个人出来,吴绍仪绝不放过这天赐良机,“我一定报答你!”

  该怎么救他?He Lingchuan 犯了难。

  拿断刀把巨鳄捅死?别开玩笑了,恐怕巨鳄头皮还没被划开,He Lingchuan 自己就先被甩飞出去。

  找根钟乳石顶替long spear ?impossible ,鳄鱼不会乖乖任他施为。

  脑海里闪过十七八个念头,挨个儿都被He Lingchuan 否决了。

  底下的吴绍仪还拼命催促他。

  He Lingchuan 被他催毛了,干脆叫道:“兀那鳄妖……神,你能不能听懂人话?”

  方才他分明听到吴绍仪喊这东西为“鳄神”。

  这鳄鱼大到离谱,肯定已经cultivation success 妖,但没人会无缘无故称它为神。

  吴绍仪应该知道它的出处。

  再说,豪叔的鹞子妖都能听人话、说人言呢,这头cultivation 看起来更加精深的鳄妖,或许也行?

  试一试嘛,试一试总没坏处。

  所以他又加喊一句:“我帮你弄掉扎嘴的牙签可好?”

  相比巨鳄体型,吴绍仪这粗壮大汉只是填不满深渊巨口的一小块肉,说long spear 是牙签,对巨鳄来说没啥问题。

  他刚问出这句话,水面突然不翻腾了,只有一两下轻微的水响。

  底下乌漆麻黑,He Lingchuan 什么看不见,只能问吴绍仪:“它什么反应?”

  “它nodded 了。”吴绍仪的声音听起来很有些沮丧,“它能听懂!”

  是了,这可是曾受香火供奉的鳄神,他为什么from the very beginning 就跟它狠干到底,默认它不通人语?

  能协商解决的麻烦,为什么要弄到both sides suffer ?想到这里,吴绍仪就想抽自己两个大嘴巴子。

  Life and Death Trial 头,脑袋都锈了吗?

  He Lingchuan 长长舒了口气,一旦能跟这等monster 沟通,救人的难度那不是直线下降?

  他可真是个young genius 。

  接下来就要试着谈条件:“鳄神我们来做个交易?我替你取出牙签,你放过我二人,并且助我们上岸,如何?”

  下一秒,一个冰冷的声音从两人心底响起:

  “可以。”

  有cultivation 的妖怪们与人类交流,多半用心语sound transmission 的方式,因为声带不合适。

  这条大鳄鱼那么痛快吗?He Lingchuan 反而startled :“说话算话?”

  “甲Dragon Clan 从不撒谎!”巨鳄道,“我以自己的始祖bloodline 发誓!”

  He Lingchuan 倒是听说,妖怪们普遍不撒谎,除了少数几个种类。

  他想了想,从storage space 里取出一根蜡烛点上,抛给吴绍仪。

  吴绍仪很吃力地接住了。

  若在鳄妖扑腾时,这么个简单动作也根本无法完成。

  He Lingchuan 指示它:“你先离开水!”

  巨鳄缓缓往前游去,很快大脑袋就脱离水面。

  借助蜡烛的光,两人才发现这山洞很大,一半入水,一半高出湖面。

  山洞深处好像还有东西,但眼下这不是重点,He Lingchuan 匆匆一瞥,没放心上。

  爬上水边的石滩,鳄妖就把巨颅抵在石面上,不动了。

  “出去。”

  吴绍仪奋力一挣,居然没能爬起来。

  先前与巨鳄的紧张对抗已经透支所有体力,一放松下来,他连手都抬不起。

  他又试了两次,甚至不能站立。

  巨鳄一侧头,把他从嘴里抖了出去,扔到石摊上。

  “把枪拔出去!”

  吴绍仪连站都站不起来,哪有力气替它拔枪?

  他只得求助He Lingchuan :“小子,下来帮忙!”

  He Lingchuan 暗道我这高处安全啊。

  他实在不想下去,可吴绍仪和巨鳄都催得紧。

  他们都受够彼此了。

  吴绍仪身上neat and tidy 两排大血洞,每分每秒都在往外淌血,骗不了人。联想他之前带着这等重伤还跟巨鳄角力了好几个时辰,He Lingchuan 也信他现在是油尽灯枯。

  若没遇到He Lingchuan ,吴绍仪就是死了,long spear 也还直直捅在巨鳄嘴里。

  所以贺Eldest Young Master 沉沉sighed ,捏着鼻子往下跳。

  扑通,入水了。

  再来一套自由泳,游到石滩边。

  他先将吴绍仪搬进洞窟深处,喂他一颗小药丸,再走回水边。

  巨鳄就在这里张着大嘴等着他,眼角淌着泪。

  它每一颗牙都比他手里的断刀更长,那张bloody mouth wide open like a sacrificial bowl 可以轻松容纳三个成人。

  站在它边上,给人的感受真是不怎么愉快。

  He Lingchuan 试着往它嘴里探头,发现吴绍仪的long spear 位置卡得贼妙,枪尖深深扎进giant beast 的上颚,枪柄却卡在它下颚的蛀缝深处。

  是的,这条鳄鱼蛀到牙根了,还是个挺深的牙洞。

  所以long spear 能卡得它痛不欲生。

  难怪它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就答应了He Lingchuan 的条件。

  不就是少吃个人?牙疼才真要命。

  不过走进这种bloody mouth wide open like a sacrificial bowl 替monster 拔牙,还是很需要勇气的。He Lingchuan 搓了搓手,轻轻抬脚,踩在它下颚上。

  这条鳄妖大概看出他的忧虑,居然还安慰他道:“你不必担心,我从来不吃牙医。”鳄族经常与鸟类为伴,那些小鸟啄食它们齿间的腐肉,能帮它们保持口腔卫生。

  “……”看看自己脑门儿正上方悬着的一排尖牙,He Lingchuan 表示,并没有被安慰到。这家伙的口臭很重,再多站一会儿,他都怕自己被熏晕过去。

  也不知吴绍仪怎么忍下来的。

  “嘴再张大点。”He Lingchuan 老实告诉它,“上颚还要再深一点,你忍一忍。”

  他举着long spear ,又往上捅了捅。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