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ter Immortals Disappeared Chapter 138

2022-09-19

  第138章 水灵的舍身布施

  赵清河等亲卫前进several li 之后,突见前方道路上倒毙数人,路面血迹斑斑,不由得一惊。

  众人跳下马检视,却发现死者都是生面孔,没一个认得的。

  地上还有兵刃,说不好是谁的武器。

  赵清河心急如焚,said solemnly :“上马,快!”

  十余骑马鞭抡得飞起,紧赶慢赶,终于望见了前方自家车队的silhouette 。

  还有百姓随行,看起来……还好?

  赵清河和毛桃有些疑惑,提起的心倒也放了回去。

  队伍看起来一切正常,官家的carriage 有序前行,平民扶老携幼。应夫人心软,允许走不动的老人坐上carriage ,省点力气,也省得拖慢速度。

  听到后方蹄声,整支队伍都绷紧了神经,随后发现来者是自己人,才sighed in relief 。

  He Chunhua 、He Yue father and son 乘马来迎,脸上的喜悦在看见赵清河and the others 之后渐渐淡去,转作凝重。

  三十多人留下垫后,回来的不到二十个。

  He Lingchuan 不在其中。

  He Chunhua 声音都涩了:“川儿呢?”

  He Yue 则是同时质问:“我哥呢?”

  “属下无能。”赵清河看了毛桃一眼,“我们撤离时,Eldest Young Master 中了冷箭,连人带马坠入悬崖。”

  He Family father and son 呆滞。

  一阵山风吹过,刺得人四肢冰凉。

  He Chunhua 难以置信,muttered :“这不对!这怎么可能?”

  He Yue 如梦方醒,yelled :“胡说八道!”策马就要冲往来路。

  毛桃一把按住他的缰绳:“二Young Master 不能去,后面还有追兵!”

  He Yue 怒道:“放手!”

  毛桃哪里肯放。

  He Yue 一鞭子抽在他手上。

  曾飞熊从后头赶来,一把抓住He Yue 的鞭子,急问赵清河:“生要见人,你可见到、见到Eldest Young Master 在崖下?”

  “没有。”毛桃摇头,“我吊绳下去找过了,只有马尸,没见到Eldest Young Master 。”

  曾飞熊relaxed :“dead, then must see the corpse ,若无尸体,说不定Eldest Young Master 还活着。悬崖下就是仙灵湖!”

  He Yue 听他这么说,眼里又有希冀。

  “下面是碎石滩,马儿都摔死在那里……”赵清河撞了毛桃一下,后者立刻改口,“……但Eldest Young Master 比较轻,或许被山风吹出去落进湖里,也、也未可知?”

  “必然如此!”He Yue 坚决道,“还有小路可以回去罢?我去找他!”

  He Chunhua 一把按住了他的肩膀:“大局为重,你哥没事!”

  “father ?”He Yue 惊呆了。

  He Chunhua 的脸色也很难看,又青又白,却咬牙道:“你哥天生福将,必定extreme sorrow turns to joy ,勿需过度担忧!不要乱跑,这里需要你。”

  “就因为Zhao Mandu 大萨满说他命好,他就不需要我们帮忙吗……爹?”He Yue 反驳到一半,就见He Chunhua 额角冷汗密布,呼吸急促,不由得吓了一跳。

  亲哥落崖了,亲爹可不能再出事。

  He Chunhua 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厉声道:“他没事!听到没有?”

  Sir County Guard 的脸部肌肉扭曲:“他会逢凶化吉,懂了吗?”

  最后三个字几乎是喊出来的。

  He Yue 头一次见他这般lost self-control ,subconsciously nodded 。

  He Chunhua 伸手一指车阵,声音从牙缝里挤了出来:“回去!”

  He Yue 只得掉转马头往回走,一步三回头。

  He Chunhua 还面对着那条路,他只能看见father 的背影。

  这厢赵清河咕嘟灌了好几口清水,一晚上忙着杀敌,都没润过嗓子。曾飞熊过来,他赶紧问道:“来路上怎么有尸体?”

  “卢匪的。”曾飞熊低声道,“大人料定裴新勇去拦哨子岩伏兵,可能有错漏,特派我们前去围堵,免得他们溜去东边给你们添麻烦。”

  那时贺Eldest Young Master 正率人围堵Western Mountain 路,要是大后方突然冒出一堆匪徒,的确容易破功。赵清河叹气:“贺大人料事如神。”

  “我带了百多个brother ,绕去哨子岩后方,果然在山林里截杀这二三十个孙子,把最后几个斩死在山路上。都是惊弓之鸟,不难杀。”曾飞熊恨恨道,“就是可惜了Eldest Young Master ,oh! ”

  回到队伍当中,应夫人问He Yue :“后面出了什么事,是川儿和赵清河他们回来了?”

  “娘……”He Yue 只觉心头压着个千斤秤砣,重得他连张嘴的力气都没有。

  ¥¥¥¥¥

  等到不远处的吴绍仪缓过劲儿来,慢慢睁眼,就见He Lingchuan 从龟肚子里爬出来,满身血污。

  他一出来,就狂喘大气。

  龟肚子里头真不是人待的地方,又闷又臭,他连气儿都快喘不上。

  眼看He Lingchuan 走过来,吴绍仪问他:“拿到了?”

  ”en. ”He Lingchuan 方才在龟肚子里头,不能说的地方,摸到了八个圆溜溜的球状物。拿烛光一照,血污的缝隙里透着一抹亮白。

  如果是那种球,应该只有俩,所以他基本确定这应该就是鳄妖所说的“珠”。

  除了八珠,他还顺便割了几块肉。这龟妖趴在湖中,不知吸取多少年Sun and Moon Essence ,说它浑身是宝没错吧?虽然暂且不知道能做什么用。

  龟妖的肉,鳄妖吃得,螃蟹和水耗子吃得,他当然也拿得。All living things are equal 嘛,他不该受歧视。

  感谢大自然的馈赠,感谢水灵大度,舍身布施。

  He Lingchuan 想了想,又绕去龟尾,好一阵切割。

  吃啥补啥,对某些人来说,这才是真正的item of great nourishment ,必然高价收之。

  他心里还盘算着一锅端:龟壳也不该浪费,等以后有空再回来收取。

  “龟首有丹,被鳄妖吃了。”吴绍仪低声道:“走鳞生珠,你的运气不错。”

  所谓走鳞,即是龟、蛇、蜥、鳄之属。都说鲤鱼可以Dragon Transformation ,其实走鳞族有了机缘同样可以化蛟、成龙。

  它们身体当中,也和龙一样可以凝成元珠。

  元珠和monster core 又不一样。每个after successfully cultivating it 的妖怪都有丹,但元珠却仅有走鳞族和蚌、贝才出。

  He Lingchuan 细看吴绍仪的伤口:“不流血了,脸色看起来也好了一些。”

  吴绍仪的脸色甚至稍slightly red 润。往好了说这是medicine pill 之效,往坏了说就是回光返照,命不久矣。

  “我要再养一养体力,才能随你上岸。”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