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ter Immortals Disappeared Chapter 142

2022-09-19

  第142章 上岸谈条件

  He Lingchuan 将吴绍仪扶上鳄背,再去石滩找那杆long spear ,却发现它已经不见了。

  “走了。”

  鳄神缓缓下潜,两人憋住气,抓稳它背上的棘突。

  好在这一段水路很短,鳄神游得又快,十几息后浮出水面,不再下潜。

  两人长长透了口气。

  实际上龟巢离仙灵村很近。He Lingchuan 猜想卢耀and the others 这会儿还在西路上砸冰块儿,为了避开这伙人的目光,他特地要求鳄神绕个远路,从东边登陆。

  那对巨鳄来说,也就是多甩几次尾的事,不费多大力气就施施然爬上了东岸。

  没料到这里居然有个卢耀手下的土匪游荡,看见湖边有动静,立刻冲了过来。

  他的视线被草木挡住,起初没瞧见鳄神,只看到两人一瘸一拐冒头,还以为这是藏在草丛中的村民,兴致勃勃想过来抢个劫。

  哪知进前一看,喝,好大的monster !

  “鳄、鳄、鳄神!”这人大叫一声,转头要跑。He Lingchuan 哪能让他如意,一伸手就要……

  “要活的。”吴绍仪突然强调。

  He Lingchuan 拿出断刀,才想起自己准头堪忧:“呃,我投不准。”

  “……”

  吴绍仪无奈,不知从哪里摸出那杆long spear ,当作标枪一样投射出去。

  ”xiu ”一记破空,枪尖穿过匪徒裤子,将他钉在路面上。

  He Lingchuan 赶紧上前,那厮刚要拔刀,就被他一掌击在后颈,晕了过去。

  再看long spear ,只钉住匪徒裤腿,没伤及他分毫。

  He Lingchuan subconsciously 看了看吴绍仪,这人满面都是life hanging by a thread 的衰相,该出手时,力度、准头竟然还分毫不差。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对于这种人,果然任何时刻都不该放松警惕。

  当然吴绍仪不伤匪徒性命,肯定不是好心,他喘着粗气道:“这人能救、救我性命!”

  这一枪发力,又让他浑身上下伤口挣裂。

  这时岸上又有脚步声传来,显然土匪晕倒前的大呼引来了不必要的关注。He Lingchuan 摸出匕首,潜去树后,正要发动sneak attack ,不意草丛中簌簌一响,有个东西先扑向土匪。

  此物动作极快,土匪只觉saw a flash ,左眼剧痛,不由得惨叫出声,双手一阵乱打。

  He Lingchuan 趁机欺近,一匕捅在他后心上。

  world 立刻清净了。

  他一转头,发现地面上有个东西移动灵活,虽然身体隐在黑暗中看不甚清楚,但一对绿豆眼还反射些许幽光。

  这是个什么玩意儿?

  He Lingchuan 挑了挑匕首,却听后方的吴绍仪开声了:“煤球,过来!”

  那物倏忽而去,吱一声扑在他怀里。

  He Lingchuan 返身走过去,才发现那居然是头紫貂,就是后背颜色很深,像打翻了墨盘,煤球的名字倒也恰如其分。

  紫貂在吴绍仪身上游走一遍,很细心地避开了伤口,而后望向He Lingchuan ,偏了偏头。

  “这人从鳄口底下救我一命。”吴绍仪抚着它的脑袋,“他们人呢?”

  “以为你死了,都散了。”紫貂突然开口。有鳄神口吐人言在前,He Lingchuan 倒没有很惊讶,“一部分被卢耀趁机招揽,大多数都溜了,但这时候还未走远,我过来看看情况。”

  “去把他们追回来。”吴绍仪话刚出口,就改了主意,“不,等上两刻钟后再去。”

  He Lingchuan 看他一眼,暗道这人疑心很重,对朝夕相处的手下也未敢全然放心,不愿让他们瞧见自己最虚弱的模样。

  此时阳光充足,几条巨鳄大喇喇趴在村东湖边晒太阳,有几条还舒服地张大了嘴。

  He Lingchuan 飞快到村东走了一趟,没发现半个silhouette ,仅有几只走地鸡瞎遛跶。看来,卢耀只留下两个匪徒看守/搜刮仙灵村。

  可见匪徒们最近的日子都过得紧巴巴地,一个small village 的财富都不肯放过。

  他找了个宽敞的屋子,把吴绍仪和匪徒都搬了进去,问吴绍仪:“你要怎么用他?”

  “交换伤势。”吴绍仪吃力道,“我学过一门秘术,可以将伤势转移给其他动物或者人类,但条件十分严苛,最好还要生辰八字吻合,这人、这人其实不太合条件,好在你有龟珠,他还能凑个数儿。”

  连伤势都能交换?He Lingchuan 顿时来了兴趣:“这秘术很难掌握吗?”

  “不难,但材料只有一份,并有诸多后患。”吴绍仪苦笑,“我也顾不得了,保命最重要。”

  “你自己能操办吗?”He Lingchuan 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我还要去追队伍。”

  别说他见死不救,他跟吴绍仪非亲非故,甚至立场上还对立,他还把这人从绝境中捞出来了,不算仁至义尽?

  何况救人还要搭上一颗龟珠,这玩意儿听着就像无价宝。

  “不能,没你不行。”眼看他要走,吴绍仪无法,只得抓住他衣角,再指了指身边的long spear ,“此枪名为‘腾龙’,原为宣国名将廖末招所有。枪尖为乌金掺入天外陨铁所造,枪身则取自七百年的双生藤。你可知双生藤?”

  He Lingchuan 很诚实地shook the head 。

  “双生藤特指寄生在仙盘树上的两种藤蔓,因为要抢夺树身的营养而纠缠在一起,拼尽全力想要绞杀对方,久而久之,反而双双强大。倒是动不动高达二三十丈的仙盘树最终可能被绞死。用双生藤制作的腾Dragon Spear 身有多强韧,你也见过了。”

  这把枪卡在巨鳄口中,任它怎么咬都折不断,虽说有鳄妖蛀牙怕疼的原因在内,但枪身这份tenacious 也的确让He Lingchuan 印象深刻。

  “近些年,仙盘树已经很少见,只存在deserted 的remote mountains and marshlands ,双生藤更没人采得到了。”他sighed ,“反正我以后也不能舞枪了,这宝贝就送给你了。”

  He Lingchuan 抚了抚枪身:“我治好了你,待你同伙赶到,反而要对付我。”

  腾Dragon Spear 虽妙,不足为报酬。

  他也明白,自己是吴绍仪活下去的唯一希望。

  这小子,can’t be considered 是好人。吴绍仪也无奈,知道He Lingchuan 要跟他谈条件了。跟鳄神搏斗时可以视死如归,可一旦回到陆地,呼吸到泥土和湖水的气息,他又极度渴望活下去。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