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ter Immortals Disappeared Chapter 144

2022-09-19

  第144章 移伤秘术

  趁他痛得吸气,He Lingchuan 把虫粉倒进他嘴里,强行灌了两口水,迫他咽下。

  母蚱蜢的腹囊连同里面的幼虫,却被吴绍仪给吞了,还嚼了两下,He Lingchuan 都听到ka beng 脆响。

  “还做什么?”

  “不用。等着就好。”

  也就几ten breaths 后,He Lingchuan 听到吴绍仪的呼吸越来越稳定,再试脉搏,也越发有力。

  他拆开吴绍仪身上的的药布,发现那几个形状可怖的大血洞正在缓慢收缩。

  另一侧,土匪却痛得大叫不止。

  他身上出现一处又一处伤口,位置与吴绍仪的一模一样,由小变大,血也流了出来。

  再听ka-cha 几声,他有几bone 依次断掉。

  也就是the time it takes to drink a cup of tea ,吴绍仪身上的创伤基本愈合,皮肤上只剩红痕。He Lingchuan 试探着按了几下,发现他断掉的肋骨也长好了。

  再看土匪,先前吴绍仪的伤势基本都出现在他身上,轮到他有出气没入气,性命垂危。

  “除了失血过多,你的伤基本恢复。”He Lingchuan 一边观察吴绍仪一边clicking one’s tongue in wonder ,“那个yellow talisman ,你会画吗?”

  吴绍仪真没骗他,这套秘术的施法过程不难,谁都是一看就会,He Lingchuan 还能把原理也猜个bits and pieces 。

  有句老话叫作秋后的蚱蜢蹦跶不了几天,其实Insect Queen 产卵不久就衰竭了,很快冻饿而死。新生的幼虫却在地底快速成长。

  实际上,这便是Life Essence 的代际转移。

  吴绍仪就是借用了这种关联,将土匪的life force 转移给自己,而将伤势转送出去。

  施术的关键在于符纸、龟珠。

  先前他接过yellow talisman 纸也仔细看了几眼,那上面的字符都是朱砂画成。但诡异的是,无论他怎么凝神细看,却觉得线条越看越是模糊,根本记不下来。

  profound 的符术都是这样,有防盗功能。否则别人拿到手临摹一番,only to return and find it easily 。

  吴绍仪摇头:“我大老粗一个,哪会这些?Holy Master 说过,当世懂这秘术的不超过三个人。现在他已经亡故,那么就剩两人了。”

  他缓缓坐了起来,脸色还很苍白,He Lingchuan 更觉得他好像老了几岁。

  明明龟珠给他提供了那么丰沛的能量。

  “Holy Master 说我命中有一次大劫不好过,才赐这张符纸给我。”吴绍仪苦笑,“但这spell 恶毒太过,有伤天和,我的伤即便恢复了,最多也只能再活个三五年,一身cultivation base 尽祛,并且每年的这个时候旧伤重现,还要再体会一整天的伤痛之苦!”

  “那是够遭罪的。”He Lingchuan 心里其实不以为然,这人不如狗的世道还有什么“天和”可言吗?“我在这里已经耗掉不少时间,该去找大部队了。能骑马不?”

  吴绍仪站起来活动了一下手脚:“没问题。”

  他只是不能打仗,同时又失血太多,需要休养而已。但两人都明白,眼下根本没时间给他休养。

  此时那土匪已经咽下最后一口气,挂了。

  若非施术及时,此刻咽气的就是吴绍仪了。

  吴绍仪向他郑重行了个礼:“many thanks 替死!”

  走出屋子,他才问起He Lingchuan 姓名。He Lingchuan 报了名字给他,又望见滩上晒太阳的巨鳄,忍不住道:“对了,我在西路上看见鳄妖sneak attack 你,直接就拖入水中,怎会给你反击的机会?”

  莫说是得了cultivation 的鳄神,就是普通鳄妖攻击人类,只要身长超过三米,人类也很难反抗,除非有同类相助。

  吴绍仪sighed :“它先将我拖下水底,游了一段时间,很快又浮上水面,准备将我调整位置、方便吞咽。我就藉机撑起了long spear 。”

  He Lingchuan 恍然大悟。

  鳄、蜥、鸟类进食,都是能咬不能嚼,以吞咽为主。进嘴的猎物打横着吞不下,它们会做一个短暂的抛抬动作,把猎物换一个方向吞下去。

  吴绍仪就是抓住了这短短一瞬,自救成功。

  说来容易,但这份临危不乱还是很让He Lingchuan 佩服的。设身处地想一想,自己身上要是嵌着几十颗獠牙,伤口一刻不停往外淌血,能不能像吴绍仪这样镇定?

  就在这时,村外的道路上有in small groups 的silhouette 出现,见到吴绍仪都快步冲了过来,喜不自胜:“将军,您还活着!”

  这些自然就是吴绍仪的手下了。先前吴被巨鳄sneak attack ,群匪无首,被卢耀一打就散了。

  除了被卢耀招揽的一部分,其他的都在村外不远处徘徊,准备再筛选一个头领。

  这么多人的行动、吃喝,要是没得指挥,那才是灾难。

  吴绍仪在自己军中威望隆重,紫貂赶过去收拢,应者如云。

  前后也就小one hour ,人居然就回来得bits and pieces 了。

  He Lingchuan 粗略点了点人数,居然有five-six hundred 人,心头暗喜。

  这种人数、这种力量,只要运用得当,或可成为一支奇兵。

  众人问起,吴绍仪也不藏掖,将自己独斗鳄神的事都说了,于是收获手下连绵不绝的敬仰之情。

  众匪徒对He Lingchuan 也是好言好语,吴绍仪直接指他为life saving benefactor 。而对匪徒们来说,能和自家老大一起乘鳄回来的,就被默认不是普通角色。

  鉴于几头巨鳄就趴在湖边,没人怀疑他们的话。

  人多了就闹腾。鳄神嫌这里不清静了,于是缓慢转头,准备返回湖中。

  He Lingchuan 眼尖,赶了过来道:“哎,鳄神等一等!”

  巨鳄停下脚步。

  从前除了洪向前,它不理会任何人类。不过He Lingchuan 先前帮过它的忙,它是只gratitude and grudges are clear 的生物。

  “什么事?”

  “你为什么给卢耀当打手?”这也是吴绍仪的疑问,“洪向前已死,你怎会依附于卢耀?”

  “洪向前曾经藏有一滴Black Dragon blood essence 。卢耀就以此为酬,换我两次出手。”巨鳄缓缓道,“以红藜粉为号,这是最后一次。”

  是哦,这些走鳞都对dragon blood 痴迷得很,好像对它们cultivation 大有裨益?He Lingchuan 眼珠子转了转:“卢耀带你们来仙灵湖做什么?”

  “他说,这里需要我帮忙。”

  吴绍仪手下的匪徒们听了,都是面带怒色。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