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ter Immortals Disappeared Chapter 19

2022-09-19

  第19章 资格

  He Lingchuan 想了想:“给他们找两套新衣,收拾利整了先养两顿好饭。不管他们怎么骂,你们一律笑脸相迎。另外,看住陈老七,别让他跑了。他捣烂了人家p股,说不定自己的这回也要被打开花。”

  这名教众应了,忍不住又道:“大少,我们得罪不起Donglai Mansion ,这要是把人放了……”

  先前Redwhite Road 知道两人来历还下狠手,就是笃定他们死定了。死人不会告密,出手有什么关系?

  可现在He Lingchuan 打算放人了,Redwhite Road 难免心头惴惴。

  “放心,他们有求于我们,就不该在意这种小事。再说这里可是千松郡、Black Water City ,有道是强龙不压local tyrant 。”这儿可不是Donglai Mansion 说了算的地方。

  Redwhite Road 教众被打发走了,He Lingchuan 回头,看见Second Brother 担忧的眼神:“大哥,这怎么在老爹那里交代?”

  “trifling 一点误会,Donglai Mansion 一定以大局为重。”He Lingchuan laughed ,神情镇定,“这都不是事儿!”

  He Yue 不语。对Great Minister of War 来说芝麻大点儿的小事,放到He Family 人这里却要诚惶诚恐,左掂右量。

  我之大山,彼之土屑。

  风吹着园子里的落叶,簌簌作响。顺风顺水长大的He Family 少年,头一次感受到了a nobody 的憋屈。

  可真不好过啊。

  “怎么了?”He Lingchuan 看这小子神情郁郁,仿佛有心事。

  “没什么。”He Yue laughed ,“我先走了。”

  他前脚刚离开,He Lingchuan 就转向豪叔:“出事了?”豪叔的状态不对。

  “Eldest Young Master ,小灰死了。”

  He Lingchuan 一惊:“怎么死的?”

  “昨晚没有飞回,我去Bottle Guard Mountain 断崖前,把尸首拣回来了。”豪叔声音有点涩,“翅膀、腹部被打穿,血是暗绿色的,也中了毒,但死因是被人拧断脖子。”

  “Nian Songyu 、Imperial Teacher Sun !”He Lingchuan 看他眼眶发红,心底也有些难过,“派小灰去盯梢是我的主意。豪叔,对不住了!”

  小灰是头鹞妖,是豪叔小时候的玩伴,跟着他several decades 了,能吐人言,平时一起吃肉喝酒,一起杀人放火,亲如手足。

  豪叔没有子女,也没有brother 。小灰一死,他就像被人剁下了手脚。

  “出手的不是你,道什么歉?”豪叔眼里透出一股子狠劲儿,“那两人问话就好,何必害命!你能不能帮我弄清痛下杀手的是谁,Imperial Teacher 还是那个姓年的?”

  “一定。”He Lingchuan 立刻劝他,“但你不要冲动。莫说是你,整个金州无人敢与之为敌。”

  “小灰救过我的命,至少两次。”豪叔斩钉截铁,“它不能白死!”

  “你现在去复仇,还要再白搭一条命。”He Lingchuan 眼珠子转了转,“Coiling Dragon Desert 是吃人的魔窟,他们就算能活着回来,实力也必然大打折扣。”最好是回不来。

  “多等十来天,复仇的希望就增大不止三五倍。”他按住豪叔肩膀,异常诚恳,“只要有机会,father 和我一定帮你。”

  对手是Imperial Teacher ,国之杀器。这时候前去复仇,太不冷静。

  “对了,老爹知道没?”

  豪叔摇头:“我先来找你。”

  He Lingchuan 摘下自己手指上的羊脂玉戒,又取出一挂明珠项链,全塞进豪叔手中:“放你三天假。嗯我是说,这三天你好好休息。”好好缅怀,“酒别喝大了。有事我会随时叫你。”

  羊脂玉戒上还有好大一颗红宝石,土豪专配,而项链上每颗明珠都有雀儿蛋大小,个头均匀,都是价格不菲的珍品。

  豪叔接过,木然一会儿才nodded ,转身离去。

  亲人的性命当然无价,但充裕的金钱多少可以安抚一下受伤的心灵。

  他离开后,He Lingchuan 缓缓坐到园中的stone bench 上。

  这真是人在家中坐,麻烦天上来。

  鹞妖小灰昨天失联,那就说明Nian Songyu 和Imperial Teacher Sun 在找上贺府之前,就已经知道He Family 手里有他们想要的线索。今日上门,难道是先礼后兵?

  莫说双方身份地位上的差距,Imperial Teacher Sun 还是领王命而来,He Chunhua 敢说个不字?

  可要他们恭恭敬敬奉上豹尸,obediently and honestly 给两位贵人送上炮灰,He Lingchuan 不甘心啊不甘心。

  这俩货袭击Western Mountain 豹巢,连累他坠落山崖,原身死,他这个冒牌货也受了二十几天的伤痛之苦;

  这俩货在He Family 的地盘上,轻易打杀了He Family 派出去的探子。

  他们还要He Chunhua 派出炮灰,帮他们进入Coiling Dragon Desert 、夺取Great Direction Pot 。一旦事成,他们的功劳多多的,Magistrate He 的功劳却只有少少的。

  损兵折将,最后只换来皇帝一声夸赞。

  可He Lingchuan 有什么资格跟人家叫板?

  这种亏,好像他捏着鼻子也得吃下去。

  憋屈啊!

  He Lingchuan 两手holding head ,长叹一声,忽然见到有样白白的东西从眼前飘落。

  是根羽毛。

  也不知哪头飞禽经过上空。

  He Lingchuan 抓着羽毛,无意识地转了两下,心头忽然闪过a single thought 。

  嗯?不对啊。

  他伤愈之后,He Chunhua 才把豪叔从外地调过来给他当贴身护卫,那么小灰未必知道他坠崖的细节。再说He Family 不允许妖怪踏足,鹞妖从来都停在户外的枝头上。

  He Lingchuan 和豪叔相处时间不长,但这人沉默寡言。豪叔所见,小灰未必所知。

  那么,站在年、孙二人的角度看,他们从小灰口中撬出的消息或许很模糊。

  至少他们不知道豹尸就停在贺府,更不确定这里有没有他们想要的线索。毕竟当初逃离巢穴的豹妖四下溃散,他们分别派人追击,怎能保证逃去Bottle Guard Mountain 的这一头就是正主儿?

  万一在逃的其他沙豹,才藏着Coiling Dragon Ruins 信物呢?

  最重要的是,他们不知道沙豹遗物就在贺大少手里!

  有这么多不确定,他们就不能随意对local tyrant 下手。

  以王命迫之,以利诱之,才是最好的手段。

  如此,He Family 还有什么好怕的?

  想通这一层,He Lingchuan 站起来拍拍p股,决定去署里找老爹。

  自己吓自己,没必要啊。

  ……

  He Chunhua 正在奋笔疾书,听到eldest son 所言,手中笔停了下来。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