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ter Immortals Disappeared Chapter 194

2022-09-23

  第194章 入伍

  机会只垂青有准备的人。

  国君见他成竹在胸,更是满意,而后就开始问他,需要多少兵马,需要多少时间。

  He Chunhua sighed :“我回答之后,王上的笑容就淡了下来。”

  He Lingchuan 面现不满:“难道王上以为我们去了北边以后,casually 就能夺回浔州?”

  “do it quickly , 这大概是每位君主的心愿。”He Yue 摇头,“双线作战压力太大。王廷光是攻打西边的东浩明就已经很吃力,现在北线又吃紧,兵马钱粮样样不能缺失。”

  说到底,还是成本问题。

  He Yue 关心的是:“father 提出的兵马要求,王上同意没?”

  He Chunhua 摇头:“我报上去的数字是不行的,王上给砍到了三成。”

  He Lingchuan strangely said :“这还能讨价还价?”王廷那里也和菜场一样?

  He Chunhua 长长sighed :“提起这个, 王上就发脾气,说我们都不体恤钱粮来之不易,不体恤民生艰辛。我只能把这数字一降再降,王上则是一压再压。”

  He Lingchuan 冷笑:“三成,hehe ,人马饿着肚皮怎么打仗?”

  “说是三成,运到地头有一成半就不错了。”He Chunhua coldly smiled ,“中间还有逐级贪墨呢。”对这一套,他可太了解了。

  “那仗还能打?”

  “为父已经是夏州总管,到了地头就要办事。”He Chunhua 看起来反倒没有多少失望,“无妨, 我早就料到王上反应, 报上去的数字……宽裕了点。”

  He Lingchuan 挑了挑眉,老爹行啊。

  “再说,地方上的兵马多半还是要由地方养活,或许还有Demon Weapon 可用, 王廷那点儿贴息只是锦上添花。呵,对面的Prefecture Governor Xun 办得到, 我当然也办得到。”

  He Chunhua 说到这里取出一只锦袋, 递给He Lingchuan :“为了表彰你御敌英勇,王上封你为攸云骑尉,视从Grade 6 。”

  应夫人和He Yue cry out in surprise ,He Lingchuan 大喜过望,接过锦袋一把扯开,见里面掉出一枚鸢钱。

  他抓起来把玩两下,往空中一抛:“从今往后,我也是官儿了!”

  He Yue 忍不住纠正他:“大哥,这不是实职。”

  He Lingchuan 瞪他一眼:“待我进了军队,可不就有实职了?”

  He Chunhua 在一边笑而不语。

  He Lingchuan 掂着新入手的鸢钱问:“王上就没赏赐点别的?金银珠宝也行啊。”

  “国库都是空的,你又不是战场立功。”He Chunhua 笑骂一声,“给你授个勋就不错了,还想要赏赐?”

  “我救了柯Great General ,那比战场杀敌还重要罢?”

  He Chunhua 不管eldest son 嘟囔,切开话题道:“今天石桓这里发生过什么事情?”

  两个儿子分别说了。

  一听松阳府的中炉首席要暂随策应军北上,He Chunhua fiercely 一拍大腿,连道几个好字:“我们抵达夏州就要开始铸兵屯粮,有这等expert 从旁指点, 那是再好不过!”

  He Lingchuan 假模假样:“老爹不怪我把Purple Gold 杵交出去罢?”

  He Chunhua 笑容满面:“宝杵虽是Spiritual Artifact ,咱家却没人能用。拿用不了的东西换一个大匠师, 那是再划算不过了,为父怎会怪你?”

  He Lingchuan 再把李伏波的请求说了,He Chunhua 摇头:“竹筒?孙孚平的遗物不多,里面根本没有竹筒。”

  “您确定?要不要再确认下?”

  “信不过我?”He Chunhua faint smile ,“要不要都拿出来让你挨个儿看看?”

  He Lingchuan 一声干笑:“那不用,老爹比我精细多了,说没有肯定就是没有。”

  “大哥,你方才说核桃舟,嗯,芥子舟是孙孚平向松阳侯借来的?”He Yue 心思细腻,“时至今日,这位Master Li 还能just and honourable 地说,自家爵爷是孙孚平的朋友?”

  这两个月以来,国都附近的foul wind and bloody rain ,岂非都是国君在严抓严惩反贼的“同党”?松阳侯不怕?

  He Lingchuan 静静扒饭:“我哪知道?”在抵达石桓之前,他连松阳府的名头都没听过。

  He Chunhua 想了想:“松阳侯既有爵位,又是a Sect’s Master ,在我Yuan Country 是很special existence ,不好以常理度之。”

  他又道:“王上满脸戾气,不杀人恐怕不足以平天子之怒。我看,未来几天国都又要动荡,我们还是尽早启程为妙。嗯,此间事了,后天就走,省得被人说我滞留都城,拉帮结伙。”

  他心底很清楚,国君连夜召见他,一是显示对他的重视,二是勉励新上任的夏州总管好好干,为国分忧,这是雨露;倘若他在北边老吃败仗或者干不出成绩,王上降下来的就是thunder 了。

  都是Heaven’s Grace 哪。

  ¥¥¥¥¥

  “吱呀”一声,胡旻推门而入,正好见到He Lingchuan 一箭射在靶上。

  “哎哟不错,进步很大,离靶心只有——”他笑hehe 伸指一比,“只有两寸距离。”

  He Lingchuan 神情一垮。

  差以毫厘谬以千里,何况两寸?静态射击还有这个误差,对射手来说太离谱。

  “不错了,我记得前些天你第一次掷飞刀,直接脱靶。”

  He Lingchuan 收弓,进屋给他倒了杯水:“什么风把你吹过来?”

  胡旻腿伤未愈,一直在家休养,平时都是He Lingchuan 登门,今天他却自己挪过来。

  “有个坏消息。”胡旻接过杯子灌了一口,“你加入Great Wind Army 的申请没通过,萧头儿转达上面的意思,让你多历练,积攒军功再来。”

  He Lingchuan 有些失望,但这结果在他意料之中。

  籍由断刀进入盘龙梦境以来,他就知道自己一直被注视着。否则盘龙梦境不会根据他现实中的经历来调整,比如他在Crouching Tomb Pass 西遇上数十年一遇的天降Emperor Disseminating-Serum ,那一晚的盘龙梦境立刻也出现了Emperor Disseminating-Serum 往事,很明显就是要告诉他,如何炼制帝流散才不会reckless waste of natural resources 。

  这个梦境的Sovereign ,或许就是Great Direction Pot 本身?

  毕竟去年恶斗孙孚平两人时,他和He Chunhua 是借助了Great Direction Pot 将对手力量削弱至最低,这才趁机获胜。

  如果化身Black Dragon 的钟胜光其实没死呢?

  如果Great Direction Pot 的Sovereign 意志另有其人呢?

  至少He Lingchuan 可以肯定一点:这个意志三番五次召他入梦,必有所图。他首次进入梦境就被一箭封喉,二次死亡经历令他记忆犹新。从这个下马威来看,对方It shouldn’t be 让他在梦城过得太舒坦。

  胡旻看他不吭声,拍拍他的肩膀comforted :“队正以上,才有申请Great Wind Army 的资格。这规定其实也是一种保护,毕竟Great Wind Army 的任务向来最艰巨、最危险,就算经验丰富的老兵都很容易折戟。”

  队正就是Small Captain ,手下管着五十人。

  也就是说,He Lingchuan 得先当上五十个人的头儿,才有资格申请进入Great Wind Army 。

  离谱。

  “从头做起也好,我要学习的东西太多。”He Lingchuan 摆正心态,“不过,不打仗不积累功劳,我连十个手下都没有。”

  “Coiling Dragon City 的少壮都要入伍。普通Coiling Dragon City 军人半年种地、半年服役,轮换着来。”

  He Lingchuan 摇头:“我不种地。”做梦的机会多宝贵,拿来种地太浪费。

  “我也是。”胡旻said with a smile ,“那全天候的军人只剩下巡卫、城守、后勤了,你可以三选一。”

  “战斗最频繁的,应该是巡卫罢?”

  “当然了。”胡旻补充道,“巡卫又分两类,赤帕巡卫的职责范围在Red Handkerchief Plateau ,而游弋巡卫主要在Coiling Dragon Desert 当中走动,巡视Coiling Dragon City 的外围地界。这二者经常互换。”

  He Lingchuan 不假思索:“我想入伍巡卫。”

  他马上就要随father 征战鸢北了,对手是征北Great General Nian Zanli ,及其身后的北方妖国。

  Nian Zanli 同他有杀子之仇,绝不会轻易放过他们father and son 。He Lingchuan 要做的,就是在有限的时间内尽快提升自己。

  靠山山倒,靠人人跑,只有靠自己最实在。

  因此他需要去往战斗最前线,用血与火tempering 自己的Dao Heart 和战法。

  梦境当中每一场经历,都会是他宝贵的财富。

  “那跟我来,我带你去巡卫署报名。”胡旻转身往外走。他虽然还有点瘸行,可比刚负伤那会儿好得多,拐杖叭叭点地,走得很快。

  再有七八天,他又能健步如飞。

  两人人乘上驴车,往巡卫署而去。

  这一趟很顺利,He Lingchuan 报名后就去参加现场考核,内容为临场应变和Movement Martial Skill 。他有几番出生入死的经验,efficiently 过了关,没什么波折就成为了光荣的赤帕巡卫。

  毕竟Coiling Dragon City 多年征战,每时都欢迎新员入伍。

  “恭喜你,from now on 保家卫城。”胡旻给他鼓了鼓掌,“在编入Great Wind Army 之前,你可别挂了。”这个“挂”字还是他跟He Lingchuan 学的口头禅。

  “我们理应去天霜restaurant 给你庆祝一顿,不过萧头儿马上要在问仙堂开讲,你去捧场不?”

  He Lingchuan 一听,当然nodded :

  ”go! ”

  这问仙堂的名字虽然高大上,选的地点却很不正经,非Bejeweled Jade Tower ,也不是明堂正殿,而是一处天坑!

  He Lingchuan 头一次进问仙堂时也有些惊讶。

  所谓天坑,顾名思义,仿佛天人在大山上刨穿一个巨洞,上透艳阳天,底接地下河,坑的直径很大,形状不规则。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