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ter Immortals Disappeared Chapter 196

2022-09-24

  第196章 猎熊

  孙红叶默然。

  He Lingchuan 又道:

  “已经过去三天,我看柯将军后头也不会派人找你。”

  从孙红叶在鹿鸣苑山下受伤至今,已经过去两天多,柯继海不曾派人慰问。

  可见,柯Great General 根本没把这小小布衣taking seriously 。

  He Lingchuan 毫不介意自己是他退而求其次的选择:“纵观国内局势,a real man 想建功立业,不往西, 就往北。”

  孙红叶细细看了He Lingchuan 两眼:“Eldest Young Master 为人,与传说不符。”

  “传说都是捕风捉影,你信就是你傻。”He Lingchuan 站了起来,“就问你一句,来不来?”

  “来!”孙红叶这回就干脆了,向He Lingchuan 长揖到底,“拜见主上!从今往后, this Sun 愿追随左右,效犬马之劳。”

  “好,好!”He Lingchuan 大喜,扶起他道,“我终于有first 幕僚了!”

  他身后的刘帮办将早就备好的包裹递给孙红叶,He Lingchuan 挥了挥手:“时间不and the others ,速去换上。”

  孙红叶入屋,打开包裹一看,里面是全新的衣裳三套、厚靴一双,并有几锭金银计五十两。

  这位东家出手真是大方,他还没出力, 钱就先来了。

  等孙红叶换上新衣新靴走出来,He Lingchuan 抚掌道:“果然人要衣装。来, 披上这件斗篷去街上走一圈, 包准能勾好几个大姑娘跟去夏州。”

  这斗篷外有丝绣, 内附灰鼠软毛,一看就不便宜。孙红叶知道他砸重金以示礼遇,也就坦然受之, 一同登车。

  ¥¥¥¥¥

  返回Inn ,He Lingchuan 才知道He Chunhua 临时又有客人上门。

  却是朱曦言、朱秀儿这对祖孙前来送别。

  朱曦言自与He Chunhua 夫妇畅谈,朱秀儿见到He Lingchuan ,递过来一个平安Talisman Dao :“这是我亲手绣的,内置御赐的狄龙香无色无味,但佩在身上,蚊虫poisonous snake 皆不敢近,效力能持续十六七个月。送你们brother 一人一个,望此去平安、一路顺风。”

  这敢情好,以后去山野林间都不怕被蚊子叮了。He Lingchuan 笑眯眯接过,立刻佩在腰间,直夸她手艺出众。

  也只在他面前,朱秀儿才笑得全不设防。

  He Lingchuan 看看不远处的朱曦言:“the past few days 在Zhu Family 待得如何?”

  “久未回家,难免引出一些波澜。”朱秀儿伸手抚了抚发鬓,“但是祖父疼惜我更胜从前。有他在,我必无虞。”

  “再过几天,祖父还想替我物色一门亲事。”

  He Lingchuan 细细端详她。朱秀儿看起来容光焕发,终于显现出二十出头的女子应有的朝气和明媚。

  仙灵湖畔的往事,好像跟时间一起被她埋葬了。

  她郑重对He Lingchuan 道:“He Family 于我有再造之情, 但你对我是真正life-saving grace 。日后我若帮得上忙, 你must 给我这个机会!”

  He Lingchuan nodded 。

  这时He Chunhua 也踱了过来,笑着跟朱秀儿打了个招呼, 而后压低了音量:“Zhu Family 有人四处打听你的过往,想知道你被闷拐后的真实遭遇,甚至打听到我的队伍里来了。”

  朱秀儿笑容不变:“贺大人该不会恰好知道,那人是谁吧?”

  He Chunhua 轻声说了个人名。

  “不出所料。”朱秀儿轻笑,“我还找到一点线索,当年抓走我的人贩可不是随意挑选目标呢。”

  她的秀眸深处藏着cold light 。

  长达七八年的漫长摧残,不是将人变成羊,就是将人变成了狼。

  He Chunhua nodded :“我们得走了,你要谨慎。”

  朱秀儿向他gave a salute ,“many thanks 贺大人!我会小心的。”

  He Lingchuan 心想,今后该小心的不是朱秀儿了。

  旧也叙了,礼也送了,朱秀儿向He Family 人道别,而后扶着朱曦言上了carriage 。

  她向贺氏brother 微笑挥手,放下窗帘,carriage 缓缓开动。

  He Chunhua 转向妻儿:“我们也该动身了。”

  行李已经打包,carriage 也都备好。

  应夫人和He Yue 去乘车时,He Chunhua 才问He Lingchuan :“你带进Inn 的少年,莫不是那个何家的伴读?”

  He Lingchuan 咧嘴一笑:“我看他有才,我又想读点书,他现在是我的伴读了。”

  He Chunhua startled :“他要跟我们走?”

  “是啊,他的薪俸从我这里扣。”不就是招个人嘛?他料定He Chunhua 不会反对。像他这样的官Young Master ,身边没围上七八个随从,都显不出身份。

  “你已经聘了一只猴子。”再加个大活人,花销不小。

  “我的随从都留在Black Water City 了,身边没人可用。”He Lingchuan 腆着脸道,“所以,您是不是去mother 那里帮我再争取一些月例的额度?”

  “……”

  “看在我前天晚上险死还生,现在身上还挂彩的份儿上?”

  He Chunhua 脸皮一抽。

  若非eldest son ,全家人哪能在董锐的突袭中幸存下来?若非eldest son ,他这趟石桓之行哪有机会觐见天颜?

  这样speaking of which ,从孙孚平事件之后,这个儿子真是变了很多啊,现在不仅勤奋练武,居然还想要好好读书、建功立业了。

  他直勾勾盯着He Lingchuan ,眼神有些复杂。直到后者被瞧得心头开始发毛,他才慢吞吞道:

  “行吧。”

  He Lingchuan 赶紧转移话题:“对了,招贤令的效果如何?”

  “很不错,才挂出去三天,就有三百六十多人上门面试,可见郁郁不得志者如crossing river carp 。”他和莫折敬轩and the others ,险些连吃饭更衣的时间都没有,“经过考较,我留下十九人。他们会跟随策应军北上,届时充作府官,助我协理军政。”

  “十九人,这么多!”He Lingchuan 微讶,“我还以为老爹的眼光很高。”

  “人多了才好淘汰嘛。”He Chunhua 拍拍儿子肩膀,“现在只能听其言,到时才能观其政、察其行。”

  现在招人也只能纸上谈兵,到了州府上手实务,方知谁是人才,谁是废材。

  “虽说不拘一格,但这十九人的背景身份我也派人去打听。”He Chunhua laughed ,“等我们到了敦裕,这些情报很快也会到来。”

  ¥¥¥¥¥

  和风,煦日,金田。

  Red Handkerchief Plateau 上的秋老虎已经走了,田间地头有凉风送爽。

  正是农忙时节,偌大一片高粱田,竟然一个silhouette 也没有,只留高大的植株随风摇摆。

  很快,田里就传来悉愁嗦嗦的声音,高粱也剧烈摇晃起来,由远及近。

  一个silhouette 冲了出来,看着好像脚不沾地,实际上飞奔的脚步蹶起地面大块泥团。

  他不得不快,因为有个庞大silhouette 唰啦一声,也从高粱地冲出。

  就在他身后紧追不舍。

  这赫然是一头巨大的棕熊,体型至少比同类大一倍,若是人立而起,身高应该超过了一丈五,一个巴掌就有磨盘大。

  它原本油光水滑,奔跑起来山摇地动,浑身皮毛都呈波浪形晃动,可见其肥壮。不过现在熊罴后背和后丘上扎有两支羽箭、一杆long spear ,肩膀上还卡着几发梭镖,鲜血顺着毛发流了下来,淌到地面上。

  它反被伤痛激起凶性,玩命追赶前头的人类。

  熊虽然不喜欢长途奔跑,但短时冲刺比马还快。尤其块头这么大的熊罴,running 时迈一步至少equivalent to 人类的四五步。

  跑在它前面的倒霉蛋瘦瘦小小,快得像头羚羊,身手也很灵活,几次险而又险从熊掌底下逃命。

  亏他懂得腾挪躲闪,若是直线奔跑,早被熊罴追上。

  即使如此,他也是surrounded by perils 。

  giant bear 快到他身后就伸掌来捞,打算用五寸多长的灰指甲替他来个开膛破腹。

  若没拍中,它握住熊掌往后一扯,瘦子前方就会凭空生出一股劲风,把他往回拉扯。

  这头棕熊居然有唤风的innate talent 。

  瘦子又躲过一次致命刨击,一边大叫:“出手啊,我撑不住了!”

  tone barely fell ,林中sou sou 射出两支羽箭,一中熊腰,一中熊肋。

  giant bear 痛得咆哮一声,但是咬定青山不放松,一心只追眼前人。它这么猛地往前一扑,前爪一个横扫,终于扫到了瘦子!

  他像个球一样被打飞出去,fiercely 撞到大树才停下,身上同时有a yellow light flashed ,腰间一块护符碎了。

  这人被撞得dizzy and eyes blurred ,耳中听到同伴大呼“小心”,再定睛一看,giant bear 已经扑了上来,他几乎能嗅到对方喉咙底喷出来的腥气!

  再往外跑可来不及了,瘦子不假思索,一个翻身就往树上爬。

  giant bear 扑了个空,也是气昏头脑,同样一蹶p股跟着上树,嘴角流出来的沫子黄里带绿。

  这树生得高大,主干有五六人合抱粗细,树枝庞杂蜿蜒。giant bear 躲不过树枝,干脆昂着脑袋往上冲,撞断几根算几根。

  这种情况下,当然是体型纤细的瘦子爬得更快。

  底下好像有人大吼,说什么“别再往上”!

  瘦子哪里肯听,下方五尺有一张bloody mouth wide open like a sacrificial bowl 紧追不舍呢。

  他才在心里嘀咕一句,手上忽然一轻,喀嚓一声——

  借力的树枝断了。

  糟了!

  瘦子自由落体,连抓两根树枝想减速,可都断了。

  完了。他inwardly shouted 我命休矣。

  正下方的giant bear 立刻张大了嘴,等这一口外卖自动投喂。

  但就在这时,斜下方飞来一把长刀,”pu ”一声斩在giant bear 腮帮子上。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