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ter Immortals Disappeared Chapter 198

2022-09-25

  第198章 备战换装

  众人取笑他:“就这一个bear gall ,够不够置办你Third Brother 娶媳妇的彩礼?”

  门板拍他肩膀:“要不要我给你添点儿?但先说好,那媳妇也有我一份儿。”

  “够了够了,也没你们的份儿。”瘦子不以为意,小心取盒装好。

  队友都知道,他是家里的老大,下边还有四个younger brother 两个younger sister , 其中Second Brother 在战斗中失掉一条腿,也干不了养家的重活。

  双亲过世后,瘦子作为长兄就要承担起father 的职责,此刻bear gall 在握,底气就很足:“我看亲家这回还敢要啥!”

  大伙儿正打算互相别过,回家休息,火长刘仝走了回来:“先别解散,下个任务来了。”

  门板startled :“现在就做?”

  从追踪、伏击到战斗, 他们忙活了十几个时辰才把熊妖击毙, 这会儿该休养精力。

  “这是强制任务,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刘仝facial expression grave ,“都去处理伤口,再准备五天的补给,休整一个半时辰后南门广场集合,这次是Legion 作战!”

  大伙儿都startled ,everyone talking at once :“我们也要参加Legion 作战?”

  “终于轮到我们了?”

  “会战好啊,军功给得多!”赚钱也赚得多,瘦子舐了舐嘴, “杀妖怪早杀腻了。”

  He Lingchuan 则问:“有几个Legion 参战?”

  “不清楚,这是机密。”刘仝交代众人, “时间有限, 抓紧补充食水、medicine pill 、箭矢和其他武器。把你们的马都牵回厩里休息,我去调一批战马过来替换。出城后说不定要长途行军。”

  门板神情严肃:“是去蒲樨沟吗?”

  “不知道。”刘仝急匆匆走了。

  柳条扭了扭脖子,发出喀喇几声:“马能休息,人倒没这待遇。”他们熬了十几个时辰打猎,满身疲惫回城,结果立刻又要出发。“我回去睡会儿。”

  瘦子则要赶回家, 将今趟的收获交给家人,不过临行前没忘问队友:“喂,只有one hour 了,你们都没空采购吧?就还按上次那样,每人来二十张葱肉饼,五块奶酪?”

  门板皱眉:“回回都在你弟媳那里买,也没便宜点?”

  “给你们吃,我家必用好面,油也往多了放,你们吃的时候不觉得油嘴吧嗦香得紧?”瘦子掰着手指头算,“就这样,每个饼子还比市价低了一个铜板,这可是队友价、良心价!”

  “那怎么饼子里的肉还有点酸?”另个队友凑过来问,“到底放了什么肉?”

  “好肉,都是十足正经的好肉!”瘦子一脸严肃,“我亲眼看着他们做饼,放心, 绝没有sloppy-work 。”

  “我还在饼里吃到一个苍蝇。”队友不服, “你既然全程照看,那你没看到苍蝇飞进去?”

  “多个苍蝇多口肉,又酥又脆何必拣出来?”

  众人都嘘他,但也默认继续从他家买干粮。瘦子一个人要养一大家子,时时刻刻都缺钱,半个铜板will not 放过。反正葱肉饼都是那个味道,买谁家的不是买,至少瘦子有一点没说错,他弟妹烙的饼子油多,吃下去更饱足。

  别人都走了,瘦子问He Lingchuan :“断刀,你还要点什么不?”

  “给我再来五斤牛肉干,要干一点,硬一点,别湿答答。”

  “行!”瘦子知道,He Lingchuan 这种单身汉无家可养,喂饱自己就行了,因此在吃喝用度上肯定更大方。

  牛是多珍贵的生产资料,不伤不病不老怎么舍得杀?牛肉干的价格,至少是奶酪的三倍。

  He Lingchuan 强调:“不要猫肉,不要狸肉,要正经的牛肉。”

  “省得,省得了。”瘦子laughed ,转身要跑,又被He Lingchuan 喊住,“你再帮我弄几个ghost shadow 蝉蜕。”

  “ghost shadow ……”瘦子startled ,“这玩意儿不便宜。”

  “用军功换更贵。”每个城市都有地下暗市,严苛如Coiling Dragon City 也不例外,那里流通一些市面上不常见的好东西。要不是胡旻和阿洛都不在,He Lingchuan 也不会麻烦这个家伙。

  ghost shadow 蝉蜕就是施用李代桃僵必不可少的“种子”。He Lingchuan 学会这门Divine Ability 后,只要事先把它丢在地上,就能在五丈之内自由跟它对换身位。

  虽说CD长达三个时辰,但用好了就是神技。

  瘦子离开以后,He Lingchuan 返回鹏程署,用积攒下来的军功兑换出李代桃僵。

  然后,他就近找Inn 开了个房间。战斗间隙越短,越需要抓紧时间conserve strength and store up energy 。

  胡旻昨天午后就离开了,临行前也不说去哪里。巧的是阿洛也一样,所以He Lingchuan 推断,他们先自己一步赶去Coiling Dragon Wasteland 了。

  这几次入梦,他也用心收集情报,很快发现Coiling Dragon City 和拔陵军已经在蒲樨沟这个战场上,你来我往过了好几回招。面对拔陵军用出来的疲扰战术,Coiling Dragon City 抓大放小,也不守株待兔,只在庄稼集中抢收和商旅出城时派军队压阵。

  拔陵军几次侵扰无效,干脆加派人手劫掠商旅。

  毕竟蒲樨沟的特产真地值钱。

  在今日之前,拔陵军已经成功劫掠三次,失败四次,最近一次就是三天前。

  短短两个月内,总共七次出动军队抢劫,可见双方较劲已经到何种程度。

  这种中等规模的高频次作战,光靠Great Wind Army 肯定是不行的,它还有自己的任务要执行,所以巡卫军及时补充进来,成为每一次蒲樨沟护卫队的主力之一。

  不少巡卫squad 已经去过了,这回终于轮到He Lingchuan 所在的队伍。

  他刚躺到榻上,过去十几个时辰的疲惫hiding the sky and covering the earth 而来,一把将他拖入梦乡。

  过去几次执行任务,He Lingchuan 惊讶地发现,自己居然可以在梦中入睡。

  只不过这种休憩就没有梦中梦了,而是沉沉昏睡,一觉醒来就觉得精神充沛、疲劳尽复。

  这时离集合时间还有两刻钟,He Lingchuan 走去边上的小饭庄,要了一盆白切羊肉,两个硕大无匹的死面馒头,再加一大碗馄饨汤,稀里胡噜吃了起来。

  所有食物当中,肉最扛饿。瘦子家的葱肉饼,He Lingchuan 想着越晚下肚越好。

  不过能在小饭馆里这么吃的,大概只有巡卫队员了。别人要一碗只漂着油花的羊汤都得考虑半天。

  边上的小孩差点馋哭,一边慢吞吞啃馍,一边偷眼看他的碗。

  He Lingchuan 只管自己吃饱喝足。

  小二拿着灌满的两个清水囊,殷勤地递给He Lingchuan 。在这里用饭的巡卫很多,店家都会提供力所能及的服务,比如帮人补充现成的干粮和清水什么的。

  He Lingchuan 站起来会了钞,然后指着汤碗问小孩:“你要吗?”

  child 狂nodded 。汤里还有几个大馄饨,还有香葱,还漂着一层油花。

  child 妈眼巴巴看着,她家上次吃肉好像是两个月前。

  He Lingchuan 把碗放到小孩桌上,转身走了出去。

  Coiling Dragon City 南门广场。

  He Lingchuan 找到自己的squad 时,广场上已经聚集了七八百人,看服饰基本都是巡卫军。

  瘦子带着自己的Second Brother 妹赶到,正在一手发干粮,一手收钱。

  小妇人长得白净,有两分姿色,手里挎两个篮子,里面是赶制好的葱肉饼,隔着油纸还透着热汽。她见人就笑,毫不介意男人们跟她开开玩笑,说说荤话。

  门板对瘦子道:“下回要我再买,除非你弟妹再来送饼。”

  瘦子给他一个白眼:“那你得有命活过今天。”说罢向柳条呶了呶嘴。

  门板转头一看,柳条狠瞪着他,只差slim eyebrows ,他不由得低头咳了两声。

  刘仝过来了,将队员都拉到附近的小巷,这里有人送来一套套轻leather armor 。

  He Lingchuan startled ,门板已经嚷出声来:“啊,这不是Great Wind Army 装?!”

  Great Wind Army 的制式装备与其他部队都不同,一眼就能分辨。

  能被编入Great Wind Army ,穿上这一身戎装,是多少人追求的荣耀?

  “嚷什么,你怕别人听不见?”刘仝做了个噤声手势,“就在这里换上,快点。”

  大家也不问了,轻手俐脚换装,自有人将他们的巡卫服一并收走。

  门板抚着身上的Great Wind Army 装,满眼都是感慨:“这套装备就送给我们了?”

  这些装备都是半新不旧,应该在原主身上已经穿过一些时日,He Lingchuan 还在袖甲上发现了暗红的血渍。

  There is no such thing as a free lunch ,哪怕是被啃过的。柳条疑道:“这是要我们做什么?”

  “当兵的问那么多作甚?”又有人送马过来了,都是油光水滑、in great spirits ,皮毛都刷得很干净,鞍后还挂着它们自己的口粮。

  像这种急行军,马儿可以吃wasteland 上的水草,但想它们有耐力有长劲儿,还得骑兵自带一部分精料。

  众人看了,都交换一下眼色。

  要不是后头有硬仗要打,准备工作何必这么充分?

  刘仝唤大伙儿牵马返回广场。

  柳条and the others 身上的伤已经换过药了,Coiling Dragon City 的spiritual medicine 对于superficial wound 格外好使,现在基本不影响行动了。

  此时南门广场上已经聚拢了上千人马,有个身披重甲的大汉站了上去,开始全军动员。

  He Lingchuan 听人说,这位就是南轲将军。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