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ter Immortals Disappeared Chapter 199

2022-09-25

  第199章 返程才是重头戏

  他是盘龙历第三年离开亡城来投钟胜光的General ,本身战绩累累,投入钟指挥使手下就直接掌兵,这些年也打了好些胜仗。

  他动用真力,所以声震全场:“今日的目标,你们或许已经听说。没错,就是押护这个秋冬最重要的一支商旅返回蒲樨沟!只要将他们从白熊关送回蒲樨沟, 我们就可以凯旋。自威城陷落以后,蒲樨沟就是Coiling Dragon City 的西部最前线,为我们挡去拔陵和仙由国的尖牙sharp claw 。所以,护友邦就是护我Coiling Dragon City ,护乡亲、护国人就是护我们自己!诸君,奋勇当先, 护我盘龙!”

  台下in great spirits ,群情激昂:“奋勇当先, 护我盘龙!”

  至第二声,边上围观的平民百姓也自然而然跟着一起呐喊,声震城南。

  而后Coiling Dragon City 南门洞开,南轲将军领兵而出。

  再一次经过宏伟的Southern Great Gate ,He Lingchuan 抬头一看,不由得suck in a breath of cold air 。

  他还记得自己首次经过这里感受到的gloomy and cold aura ,后来几次入梦就留意收集medicine ingredient ,终于在前一晚入梦后买到了最稀少的主料——生长在Land of Extreme Yin 的腐心草,从而炼制出了杜魂散。

  是的,孙孚平伏诛后留下来的遗物里, 就有杜魂散的制作配方。this medicine 能令人在短时间内看见“不干净的东西”,也可以使命火暂时屏蔽活人气息。当然, He Lingchuan 现在只要它的第一重效果。

  他在南广场宣誓时就吞下杜魂散,此时再经过Southern Great Gate , 终于印证了自己for a long time 的怀疑:

  Southern City 门下, 飞舞着人眼难见的无数三Corpse Insect !

  这些雾汽一样的东西和他在Coiling Dragon Desert 中看见的并没什么不同,但是Coiling Dragon City 的普通军民通过Southern Great Gate 时, 并不会听见任何古怪的声音。

  它们就像空气,看不见摸不着,但真实存在。

  甚至He Lingchuan 看见它们从瓮城city wall 上的小孔灵活出入——第一和第2nd layer 大门之间,由于city wall 太高又有飞檐,即便是正午的阳光也很难照进瓮城的地面。因此,这里就成为三Corpse Insect 自由活动的地盘。

  它们会从每一个行人身上穿过,这大概就是He Lingchuan 觉得城下阴冷之故,但它们不会主动侵占人体、干扰思绪。

  可见,拥有Great Direction Pot 的钟胜光对三Corpse Insect 具有强大的controlling ability 。

  至此,He Lingchuan 终于明白,Coiling Dragon City 为什么敢开门通商,不惧敌军乔装入城作乱了:

  city gate 由看不见的三Corpse Insect 把守,而它们对于人类的情绪,尤其是恶意格外敏锐。

  对Coiling Dragon City 怀有恶意之人,哪怕潜藏再深,也会被三Corpse Insect 激发、放大出来,具体表现大概就是突发疯癫,守城军只要将之扣拿就好了。

  有了Great Direction Pot 的加持,整个Coiling Dragon City 的基本政策和面貌格局都随之改变。He Lingchuan 再一次感受到, 这把Divine Item 与city 命运之间难以分割的交融。

  ……

  十八个时辰以后。

  南轲将军的队伍行走在茫茫wasteland 之上。

  Coiling Dragon Wasteland 不像Coiling Dragon City 身后的Red Handkerchief Plateau 那样水草丰美, 这里的基本地貌是灌木苔原和零星点缀的树丛。

  秋天了,牧草已黄, 万物肃杀的萧瑟在wasteland 上体现得格外明显。

  He Lingchuan 坐在马背上,举起水囊,灌了一小口清水。

  一千二百人的队伍去白熊关走了一趟,已经变成了一千九百人,还有二百多辆运满货物的大车。

  是的,他们已经成功接到了商队,现正护送他们返回蒲樨沟。

  这批物资以民生民用为主,能保证蒲樨沟的居民安度wasteland 上磨人的冬天。

  南轲将军行军经验丰富,在白熊关接到商队之后也不急着往回走,下令全军好好休整三个时辰,让人马都充分休息。

  谁都清楚,返程才是重头戏。

  从离开Coiling Dragon City 起,He Lingchuan 就在暗自琢磨新入手的Divine Ability ,十几个时辰过去,也有一点心得。

  He Lingchuan 与同伴都处得不错,毕竟他为人随和,不争不抢,手上功夫又硬,这种三好队友谁不喜欢?

  门板与他并驾齐驱,有一搭没一搭聊了很久。

  这大高个儿人如其号,肩宽胸厚得像一堵门板,作战时挡在前方,给人很强的安全感。都说十壮九憨,但他本人性格与“忠厚老实”相差甚远。

  He Lingchuan 已经从他那里听说不少小道消息,比如三天前的百家岗之战也是南轲将军指挥,那一役打得十分漂亮,斩敌八百余不说,竟然还当场击杀了敌方General 花木纳。

  花木纳是驻扎威城的拔陵军主帅花木措的亲younger brother ,颇为悍勇。这对brother 在战场上背靠背打拼了很多年,花木纳之死对于其兄花木措来说,必定是一次沉重打击。

  有这次大胜鼓舞在前,Coiling Dragon City 才决定打铁趁热,立刻开启蒲樨沟最重要的一次物资运输。这会儿威城的拔陵军刚吃过一次大败仗,士气低落,在重新调整完毕之前,It shouldn’t be 再来寻衅。

  应该。

  He Lingchuan 听到这里,忍不住道:“花木错是什么样的性格?”战争博弈,must 将对方,尤其是对方主帅的心理也计算进去。

  “听说相当沉稳,不喜欢贪功冒进。”门板叹道,“他若是slap the table and stand up 的性格,咱们这一趟押运九成要遭遇截击。”可实际上谁都看不准,花木措会含怒报复,还是强咽下这口气。

  He Lingchuan 心底想着孙红叶给出的计策。现实情况当然比纸上谈兵复杂得多,但Coiling Dragon City 会不会有意往这个方向做局呢?毕竟Initial Stage 已经打了七仗,互有胜负,Coiling Dragon City 的真实意图也被一次又一次战斗所掩盖。

  尽管没人提点,但He Lingchuan 仍然隐隐觉得,this time 押运随行跟往常大有不同。

  随着进入盘龙梦境的次数增多,He Lingchuan 已经发现,自己梦回Coiling Dragon City 从时间上说并不是连贯的线性进程,而是片断式的场景切换。

  他的每一次进入,都是this world 的时间节点,都有或大或小的事件发生。

  this world 磨练他的同时,好像也在向他展示什么。

  兴许是他沉默的时间太长,门板忽然道:“断刀,你为什么加入巡卫?”

  He Lingchuan startled :“保家卫邦,这还有为什么?”

  “太空泛了。”门板laughed ,“瘦子加入巡卫,是想努力攒钱,让家里过上好日子;柳条的兄长被仙由人所杀,她想报仇;我呢,我想建功立业。谁没有自己的selfish calculations ?”

  人的信念再远大,must 有现实的基础支撑。

  “我想加入Great Wind Army 。”He Lingchuan obediently and honestly 道,“但我听说,当不上队正就没资格加入Great Wind Army 。”

  “加入Great Wind Army ?”门板看他一眼,“是冲着红将军的威名?”

  “算是吧。”He Lingchuan 入梦多次,还没跟红将军打过照面,只是远远瞄过一眼就下线了。

  “红将军是很多人入伍的动力,我看你平时沉默寡言,没料到你也追崇英雄。”

  He Lingchuan 失笑。

  “沉默寡言”这四个字居然被用在他身上,用在arrogant and domineering 的Black Water City Little Overlord 身上,He Family 人听见了不知会是什么表情。

  不过话说回来,他在梦中的确是想得多、做得多,反而唠得少。

  在现实,他需要遮掩,需要伪装。

  但在这里,他可以做回真实的自己。

  地平线上有不一样的景致出现,门板长let out a long breath :“前面就是鬼针stone forest 了。”

  随着队伍前行,前方的景物也越发清晰。

  这个地方,He Lingchuan 从前来过几次。鬼针stone forest 是Red Cliff Path 上一处很有名的景观,其外围距离红崖主路至少hundred zhang ,后世的旅人只能远远地眺望它。

  无数年前,这里应该是植被茂密的河谷,流水蚀出了沟壑纵横的地形;后来大河改道,不从这里走了,于是风沙接手,将一座又一座山峰雕琢得既像屏风,又像船帆。

  只要你愿意,可以在鬼针stone forest 走出无数条路。

  这也是一马平川的wasteland 上少见的奇景。

  “这是最好的埋伏地。”立体交叉,上下不知道多少层。He Lingchuan muttered ,“我们会不会走鬼针stone forest ?”

  “咱们都能看出来,南轲将军impossible 看不出来。”门板昂首道,“我觉得不会。”

  瘦子纵马跟了上来:“我来开个赌局如何?一silver tael 。”

  He Lingchuan said with a smile :“行,那我赌会。毕竟鬼针stone forest 太大,想绕过去至少要多花十个时辰。多花时间就多风险。”

  “开局了,开局了。”瘦子放大音量,洋洋得意,“就赌我们的队伍走不走鬼针stone forest ,下注一两起!”

  wasteland 上的景致虽好,看久了千篇一律,大伙儿行军正觉无聊,突然听说他要开赌局,顿时热烈响应。

  瘦子笑得合不拢嘴,历来庄家两头通吃不赔,他又快有进账了。

  ……

  “后头为什么喧哗?”

  大军前方,南轲将军回头看了一眼。

  副官立刻道:“我去呵斥他们。”

  南轲将军遂no longer paid attention to ,对传令官道:“传我命令,绕行鬼针stone forest 。”

  鬼针stone forest 的地形太复杂,是敌人埋伏的最佳场所。他犯不着冒这个险,绕点远道也无妨。

  传令官领命,正要策骑奔去后边儿,前方忽闻马蹄声疾,一骑飞奔而至。

  前方探路的斥候回来了。

  马匹浑身都冒着热汽,显然刚刚亡命疾奔。

  斥候来不及下马,一边行礼一边喘气:“Northwest 向出现大量敌、敌军,离我们不到十五里!”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