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ter Immortals Disappeared Chapter 2

2022-09-19

  第2章 神骨

  虽说肚皮被捅破,它也没再流出多少血——重伤至今,都快流光了。

  服药后若是安静趴着,还能多挺一段时间,偏偏它还要连杀两人,那么medicine efficacy 飞快就被挥发完了。

  “我不想死。”虽说服下的小药丸还在发效,但He Lingchuan 仍能感觉到自己的life force 随着血液little by little 流失。他抬头观崖,方才高个子说,崖顶的石头上有血迹。那多半是先前原身与沙豹打斗留下的。

  these two people 能发现,别人自然也能发现。亦即是说,他还有获救的希望!

  想到这一点,他精神都为之一振。

  “你比我好些,毕竟你拿我垫背。”方才暴起发难连杀两人的,也是沙豹,He Lingchuan 只打了个辅助。这也透支了它最后一点力量。

  若说服药后还有两分生机,现在也泯灭了。“可惜,大仇尚未得报。”

  He Lingchuan strangely said :“these two people 不算?”他不想坐以待毙,想起身上还有伤药,赶紧取出来给自己止血。

  出门打猎,带上药品是常识。并且原身也时常打架,记忆里不乏自救知识,动作也相当熟练。

  “你看这两个喽罗身手,怎可能将我逼至绝境?”豹子呼哧喘气,“真凶另有其人!”

  He Lingchuan 看它肚腹艰难起伏,上头还挂着好几个淌血的伤口,终有两分不忍:“你不乱动,我就帮你上药。”

  纵使这货糊里糊涂袭击他,后面却也杀人救了他一命,算不算两相抵偿?

  豹妖nodded 。

  He Lingchuan 往前挪到豹妖身边,替它敷上金创药。

  这一细看,才觉它的伤真是horrible to see ,好几处都伤到要害,更有一根胸骨折断,直接扎入肺里。

  比他严重多了。

  当然,这里头有几处是原身用匕首捅出来的,其他的all kinds ,他看不懂。

  他只知道一点:这家伙大概是没活路了。

  伤口处传来的清凉感,让痛苦中的豹妖得到些许慰藉。它睁眼看了看He Lingchuan ,低声道:“抱歉,many thanks 。”

  谢他以德报怨。

  He Lingchuan 一边上药一边道:“这附近没有沙豹,你从Western Mountain 过来的吧?我记得本地郡府有令,Red Cliff Path 上的沙匪一律不准在Black Water City 地界杀人劫掠。这法令已经执行多年,顺当得很,你怎么敢越界?”

  话刚出口,自己也呆住了。他怎么知道这些?

  不对,是原身知道这些,顺嘴说了出来。

  战斗过后,许多回忆慢慢从脑海深处浮了上来。

  他记得沙豹的老巢在Western Mountain ,那里距离Black Water City 还远着呢。

  他记得那一整窝沙豹都是沙匪,Red Cliff Path 上依靠劫掠为生的人和妖怪都不在少数。

  他也记得,这些年来无论是人类还是妖怪,大家都遵守本地郡府的命令,不敢把手伸向Black Water City 。

  亲手颁布这道律令的,就是他的老子He Chunhua !

  问题在于,现在Western Mountain 的豹妖为什么跑到Black Water City 附近的Bottle Guard Mountain 来作怪?

  “外来powerhouse 闯入Western Mountain ,杀害我father ,也就是我族patriarch 。”豹妖gnashing teeth ,“我们险些灭族,只有几个brother 逃了出来。”

  He Lingchuan 吓了一跳。

  三十多只这样强悍的豹妖,几乎团灭?

  他试探着问:“是支军队,有多少人?”

  “不,只有七八人,为首的两个最厉害。”豹妖把口中的项链吐到He Lingchuan 脚边,“他们后面必定还派人来,这些东西不能留给他们。我拜托你一件事,将它们带走吧。如果能找到我的其他brother 最好,如果找不到……就随你处置吧。”

  反正不能便宜了凶手。

  这枚项链就是一切祸端的根源?He Lingchuan 犹豫了:“他们追的就是这个?我不要行不行?”

  他忽然注意到豹妖说的是“这些”,那就是除了项链还有别的?

  “随你。”豹妖已经很累了,说完就闭上了眼。

  这豹子彪悍得紧,临死还能咬翻两名好手,它所在的族群必定也生猛得紧,却因为这枚链坠子而团灭。他何必把这种麻烦揽到自己身上?

  He Lingchuan 顺手拿起项链端详。

  链坠子似玉非玉,倒像打磨好的象牙,还带几丝黄晕。

  最古怪的是,他拿着坠子居然觉得很亲切,仿佛这玩意儿已经在他身上佩戴多年。

  “你的仇人,为什么追要这个?”

  “不清楚。”豹Monster Dao ,“我刚回巢,就遇上对方发难,我父被杀。”

  “……”He Lingchuan 叹气,“要是留个活口问话多好。”偏这位老兄生猛,灭口太快。

  “这坠子是百多年前先祖留下的传家宝‘Divine Bone Chain ’,传说由神明的finger bone 制成,由我们patriarch 保管,也只有patriarch 知道它的来历和用途,我只知道它可避火伤。”豹Monster Dao ,“回巢时,我好像听到对头说了句,交出……信物。”

  “哪里的信物?”

  “没听清,当时山风太大,我隔得又远。”豹子又咳了口血,“我的断牙掉到你身后的地缝里,你若活着就拣回去,那里面也有东西。”

  “也有你仇人要的?”

  “或许。”豹妖把脑袋搁在前爪上,“我不知道他们到底要什么,但patriarch 说,别的都能交出去,只有这枚项链不能!你must 收好它,绝不示人,否则我族就是你的前车之鉴!”

  He Lingchuan 看着项链苦笑:“不让人发现?好像有点难度。”还要假设他能从这里活着出去,“咦?”

  话音未落,链坠子神骨的形状就变了。

  从月牙变成了一枚圆佩,中间还有个小孔,正好容线穿过。

  “这?”He Lingchuan 摸摸胸膛,从衣襟里扯出一条项链,也是圆佩!

  两佩放在一起,形状、大小、色泽、重量,不能说一模一样,只能说毫无二致。

  也就是说,这枚月牙儿居然听懂了他的担忧,很干脆地伪装成他一直戴着的jade pendant !

  只看这一点,它就不是凡物。

  又听“咔”地a light sound ,脖上的jade pendant 顺着几条小缝开裂,然后——

  碎了。

  主人从十多丈高处落下,摔在涧底,浑身骨头都碎了好几根,这枚挂饰也没能幸免。纹缝被他一碰,jade pendant 寿终正寝。

  He Lingchuan 看着Divine Bone Necklace 愣了半晌,这是不戴也得戴的意思?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