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ter Immortals Disappeared Chapter 200

2022-09-26

  第200章 救吗?不救!

  果然来了。南轲将军凝重道:“对方多少人马?”

  “无法靠近细算,但至少也有、也有七千之数!”

  “七千!”人人闻之色变,南轲将军也是一惊,“怎么可能!驻守威城的拔陵军总共也才两千多人!你有无看错?”

  斥候斩钉截铁:“只多不少!如果错估,愿受军法处置!”

  此时,天空也飞下一头雀鹰,落在南轲将军肩膀上口吐人言:“我自东北方向而来, 见地面尘土飞扬,有近万敌众靠近!”

  连空中的鹰隼都这样说了,料定不会有错。众副将眼巴巴望着南轲将军,而后者thoughts are revolving 。

  他料中了敌袭,却料错了人数。

  七千敌军,轻易就能改写战斗的结局。

  现在怎么办?对方aggressive 转眼即至, 而Coiling Dragon City 的军队带着几百辆货车, 跑都跑不快。

  Coiling Dragon City 军再英勇, 也不好在无遮无拦的平原上与六七倍于己的敌军交战,何况还要保护商旅和货车。莫说是他,就算红将军亲至都未必有把握全身而退。

  南轲将军不再犹豫,回身一指鬼针stone forest :“队伍掉头,立刻进入stone forest !”

  还有不开窍的副官startled :“将军,里面或有埋伏。”

  “废话,我不知道吗?”南轲将军coldly said ,“只在那里,我们才能全力周旋!就算是陷阱,现在也得捏着鼻子往里跳!”

  事不宜迟, 军令one after another 传了下去。整支队伍顿时首尾变向,飞快奔向鬼针stone forest 。

  同时, 南轲将军喂给雀鹰一小块肉干,轻声对它说了几句, 然后拍拍它的脑袋:“麻烦你再跑一趟。”

  雀鹰振翅而起。

  它一身棕红带斑的羽毛,个头比普通同类更大,起飞后流星般划向正北,速度比普通的隼鸟还快不止一筹,当真称得上fast as lightning 。

  不过谁也没留意到, 高空中盘旋的两头大雕调转方向,悄悄跟了过去。

  ……

  蒲樨沟。

  和Coiling Dragon Wasteland 上的其他city 一样,蒲樨沟占地不大,人口不多,但被多年战争磨出了高墙深沟。拔陵人几次三番进攻,都没能将它打下来。

  今天的蒲樨沟city gate 紧闭,谁也不得出入,但城里冒出来很多生面孔,都是披坚执锐、murderous-looking 。

  他们既不喧哗也不闹事,甚至不跟本地居民交谈,只在蒲樨沟city wall 下的空地上待着,磨刀、饮马、闭目养神。

  这支军队有一种奇特的气质,站如松、沉如渊,却好像蕴着一团烈火,随时可以爆开来伤人。他们身上鲜红的Battle Armor ,令平民投过来尊崇的目光。

  Great Wind Army 。

  谁也没料到,南轲将军还在two-three hundred 里外的wasteland 上护送商旅队伍,Great Wind Army 却悄悄开进了蒲樨沟。

  萧茂良正给自己的爱马调整鞍辔, 忽闻上方传来扑噜噜拍翅声。

  他抬头一看,一头看起来就很眼熟的雀鹰从半空中敛翅落下, 降在城头。

  来了。

  萧茂良心中一紧,三步作两步奔上城头,恰好听见这头禽妖开了口:

  “报,南轲将军在鬼针stone forest 遭遇敌袭!”

  它汇报的主人站在城头面向南部wasteland ,除了鲜红的衣甲,旁人只能见到烈烈作响的披风。

  其身后都是久经沙场、谈笑破虏的良将,可站在这里双手肃垂、面色恭敬,仿佛大气也不敢多透一口。

  隼妖还在报告:“拔陵敌军数量近万,南轲将军避入鬼针stone forest ,派我向您求援!”

  近万?萧茂良和其他副将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

  整个威城的拔陵军总共不到三千员,就算倾巢而出,还有六七千人打哪儿来的?

  隼妖话毕,那人微一侧首,城头上的风忽然就停了,空气凝滞,飘扬的披风顿时伏贴。

  with no difficulty ,就能影响周边环境。

  但这natural phenomenon 也只有一瞬间,这人抬手往西一指,一个冰冷的声音直接在众人心头响起:“准备出击。”

  五尺外的城头兵,压根儿没听见他说话。

  众副将微讶:“将军,我们不分兵去鬼针stone forest 么?”

  “南轲将军顶得住。”casually 一句话,就注定了南边的巡卫军接下来几个时辰的生死搏杀。

  幸好雀鹰又接到了主人的指令:“你现在飞回Coiling Dragon City ,替南轲将军去搬救兵。”

  从Coiling Dragon City 到鬼针stone forest 大概有三百里左右,就算快马加鞭也要跑上三四个时辰,Coiling Dragon Wasteland 上的路可不全是平坦的,并且再有个把时辰就要天黑了。

  这还不算雀鹰飞回Coiling Dragon City 的时间。

  粗略一算,援军清晨能到就谢天谢地,南轲将军的队伍至少要独自撑过四五个时辰。

  “是!”雀鹰又报告,“我往这来的路上被高空的两头巨雕盯梢,飞了八十里才摆脱它们。”

  “你认得它们?”

  “不认得,也不像wasteland 上的妖怪。”

  从天而降的六七千敌军,来历不明的禽妖。多出这样的变数,几名副将都觉不妙。

  “甩掉它们也无用。”这人对雀鹰道,“Coiling Dragon City 在south-east direction ,你不往那里飞,却迳直来了北边。这已向敌人指明南轲的援军就在北边。北边……也只有蒲樨沟。”

  雀鹰顿时低下头去。

  接到南轲将军的求援令,它当然全力赶来,哪还会考虑那般周全?

  这人挥了挥手,雀鹰只得振翅而起,往Coiling Dragon City 飞去。

  它早一步赶到,南轲将军就能早一点接获援助。

  “也即是说,新加入的敌人很快就会知道我们在蒲樨沟,不难推断我们的目标是威城。”毕竟这里距离威城只有小several dozen li ,骑兵抬抬腿就到了。

  对拔陵人来说,盘龙军分作两路用兵,一路还藏在蒲樨沟里,意图很明确了吧?

  所以,“我们现在出击,也can’t be considered 奇兵了。”

  出奇不意,才有胜算。

  他们原本的作战计划,是诱使失弟心切的花木措全力攻打南轲将军和商队,偷藏在蒲樨沟的Great Wind Army 则趁机收复威城,一举除掉这颗眼中钉。

  蒲樨沟这地方没法容纳几千人的军Captain 期驻扎,但坚持个几天还是没问题的。

  听起来这计划有些简陋,但战斗向来都是计划从简,执行从细,再配合虚实之道才可收奇效。花木措拿下威城之后,跟Coiling Dragon City 几次过招总体来说落在下风,早憋着一口恶气,三天前brother 又惨死……

  至亲骨肉遇害,谁敢说我能忍,我不动怒,我不出兵,我不报仇?

  人在气血攻心时,最易犯错还不听劝告。

  反过来看,要是花木措冷静应对不上钩,那么顶多是Great Wind Army 打道回Coiling Dragon City ,而南轲将军成功护送商旅返回蒲樨沟,本身就是一件大好事,夺回威城么也是下次一定,早晚的事。

  然而空降过来的七千余拔陵军一下打乱了这个计划。

  作为诱饵的南轲将军和商货危在旦夕,若是Great Wind Army 坐视不理,仍按原计划偷取威城,那就有两个问题:首先,南轲将军带着一千余众和几百辆货车,面对七千对手能顶多久?

  其次,Great Wind Army 一定可以夺下威城吗?

  萧茂良brows tightly frowns :“对方能派出近万大军拦截南轲将军和商队,或许在威城也有驻军,那里就不再是空城。”

  这次行动可别是钓鱼不成反被吞了饵,那就贻笑大方。

  前方那人问他们:“如果你是拔陵人的新统帅,已知南轲将军的后援就在蒲樨沟,你下一步要如何打算?”

  萧茂良startled :“新统帅?”旋即恍然,“是了,花木措麾下只有两千余众,这支新出现的拔陵军队必定由他人率领。”否则也不会打南轲将军一个completely unprepared 。

  众将想了想,都说了看法,但总归来说,如果自己是拔陵统帅,就要看手里还剩多少人,多则攻打蒲樨沟,少则守稳威城,不教Great Wind Army 得逞。

  “你们觉得,这支队伍从哪里来?”

  “拔陵境内!”这回众将无须讨论,看法一致:“wasteland 西部地力贫瘠,水源稀少,根本养不起那么多人马,所以这支军队一定来自拔陵境内。”

  拔陵国平时是不想往wasteland 上多派人手吗?非也。

  拔陵国在西部wasteland 上几个据点,加起来能够供养的精锐军队还不到five-six thousand ,威城已算相对富裕。

  不像Coiling Dragon City 背靠Red Handkerchief Plateau blessed by heaven ,沃野千里都为一家所有,可以练得兵强马壮。

  wasteland 上突然出现这么多拔陵人,那一定是临时从国内调度过来。

  “你们觉得,拔陵的新统帅这般兴师动众而来,扑打南轲将军一个出奇不意,只是为了守住威城,为了给花木措报仇,还是贪图蒲樨沟那一点商货?”

  师出必有名,主帅的目标如果不清晰不坚定,又怎么能指挥得动magnificent army with thousands of men and horses ?

  萧茂良轻吸一口气,明白了:“他的目标是蒲樨沟,更可能是我们!”

  他们plot against 威城,而拔陵人何尝不是在plot against 他们?

  “或许还想会会我。”这人indifferently said ,“对方既有野望,又怎肯一直躲在威城当coward ?我们分援南轲将军也罢,sneak attack 威城也罢,他们will not 缺席,说不定他的计划跟我一样,绕后夺城。”

  “幸好,对方也不知道我们的兵力。”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