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ter Immortals Disappeared Chapter 201

2022-09-26

  第201章 鬼针stone forest

  众人领会,孙都尉又问:“我们何时出击?”

  “急什么?他手握大军,又笃定我们会sneak attack 威城,那就要守株待兔,等着我们上门。”这人按着城垛,“不妨让他多等会儿,这个季节正适合露宿旷野。”

  众将都笑了。Coiling Dragon Wasteland 的深秋, 夜里气温垂直下降到零下三四度,人在旷野里站岗一晚上,风沙能磨掉半张脸皮。他们的对手若是直接从拔陵国赶到这里,今晚就可以好好见识一下Coiling Dragon Wasteland 的冷酷无情。

  直到两个时辰以后,conserve strength and store up energy 的Great Wind Army 才接到ready to go 的命令。

  “孙都尉、刘都尉,你们带五千人马前往威城,打出我的旗号, 越张扬越好。”首领终于发令,“遇强敌无需恋战,退回蒲樨沟坚守即可。”

  “他笃信兵贵神速,押上一万多人想打我们completely unprepared 。这般大胆冒进,一旦失败,连后援和补给都没有。这就是死穴,你们戳得越用力越好。对了,你们谁有空把大雕射下来,除掉敌人眼线,方便后续行动。”

  两人眼睛都亮了:“是!”

  “萧校尉,带上你们准备好的拔陵军装。原计划不变, 我们偷取威城。”

  一刻钟后,蒲樨沟city passageway 开, Great Wind Army 赤甲怒马奔腾而出。

  军中几杆大旗迎风招展,上面只有赤艳惹眼的一个大字:

  红!

  ¥¥¥¥¥

  走入鬼针stone forest ,空气忽然变得潮湿。

  Coiling Dragon Wasteland 的秋天非常干燥, 点一把火就能烧秃一大片土地。然而鬼针stone forest 有孔有洞,有高崖有低谷,高崖挡住骄阳, 而低谷积蓄雨水, 因此尽管河流早已改道,stone forest 当中仍然比wasteland 其他地方湿润得多。

  到了秋季,茂密的植物也还有一大半油绿。

  某些岩壁底部的背荫面,甚至还攒起了河塘和溪流,打鼓虾和小鱼鬼鬼祟祟地躲在石缝底下。

  植物也释放出温润的水汽。He Lingchuan 刚走进来,就看见湿泥地上的车辙印子。

  这可不行。

  “前路都这么泥泞吗?”他们进入的这处山谷,水汽也太大了,拔陵人追踪地上的印记不要太容易。

  为了回避强敌、争取时间,南轲将军果断命令全军转向鬼针stone forest 。他很清楚,这地方道路四通八达,宽处极宽,窄处却也极窄,又不曾人为修整过,全部人马挤在一条路上不现实。

  所以他将全军一分为四,每路人数不等,各带一部分商人和货车前进。

  这四路队伍选取的道路都不相同,这也能迷惑敌人, 最大程度减少损失。

  好在鬼针stone forest 是商旅往来必经之道,因此每队都能分配到熟悉此地的向导。

  He Lingchuan 所在的这一路队伍,火长刘仝的手气臭到不行。十六支squad 要抽两个断后签, 别人抽完都是欢呼出声,只有刘仝抓出签子看了一眼,ashen-faced 。

  不用说,他们这九人squad 必须留下断后。

  门板气得瞪眼直骂:“你是不是蹲坑以后没洗手,就敢去抽签?”

  刘仝无话反驳,赶去前面交涉,最后争取了一个向导回来。

  这向导也是哭丧着脸心不甘情不愿,连话都不想说。也不知他在商队里平时怎样不招人待见,才会被扔到断后的队伍里。这和送死有什么区别?

  He Lingchuan 拍拍他的肩膀:“好好替我们指路,你一定能活命。”

  向导唉声叹气:“拜托各位了,我家还有八十老母、两岁娃子要养。”

  “那你家也才四五口人。”门板指着瘦子道,“他家十几口,全指着他一个呢。”

  “行了,别闹。”刘仝板着脸,“这地方不错,我们做几个陷阱。”

  光凭他们十人想拖慢拔陵大军,什么巧活儿都得安排上。

  众人已经走了十多丈,进入一片竹林。Coiling Dragon Wasteland 上的竹子还是很稀罕的,这里虽然水汽饱满,但竹子远没有南方地区那么粗壮,而是又细又长,跟鞭子似地。

  柳条猎户出身,下套儿、做陷阱是老本行。He Lingchuan 过去几次入梦的任务都是除妖,也跟她学了不少手艺,这时就帮上忙了。

  众人work with a common purpose ,飞快做好了五六个陷阱。最简单的一种是把竹子打上尖钉后掰弯,再在近地面放线。敌人一旦触动丝线,就会被assaults the senses 的竹子击中。

  竹上还带尖钉,那感觉太酸爽。

  做好陷阱以后,众人cautiously 退出十多丈,借助坚岩藏好身形。

  第一波敌人中招以后,他们要观察拔陵人的动向,再去规划下一次吓阻。

  是的,陷阱伤不了几个人,却可以极大吓阻对手,减慢他们行进的速度。

  apart from this ,什么鬼打墙啊,障眼法啊,对付平民还挺有用处,但对上同样有Essence Power 加持的敌军就没什么效果了。

  只要Essence Power 不算太弱,人家同样可以一眼看破。

  然后,众人就屏息以待。

  优秀的猎手,必然也有十足的耐心。昨晚追捕熊妖,他们在水塘边上趴了三个时辰呢。

  所以,他们瞪着眼前的竹林,足足等了两刻多钟。

  瘦子忍不住嘀咕:“怎么还没来?”

  “没来还不好?”刘仝喊他噤声,“嘘!”

  又过了one hour 。

  天色渐晚风渐起,吹动竹林悉悉簌簌,落叶无数。

  但apart from this ,这里空无一物。

  He Lingchuan 只看到一个大蛤蟆旁若无人地穿行小路,从陷阱的细线上方一跳而过。

  连个蛤蟆都逮不住。

  “再有两刻钟就满one hour 了。”瘦子打死脸上一只蚊子,“坦荡荡的十五里地,拔陵人还走不到这里?”

  “不等了,我们往前走吧。”刘仝果断道,“趁着还能看到车辙印子。”

  他们不知道,拔陵军其实早就抵达鬼针stone forest 。

  大军压境,但就是不往里走。

  后方已经点起torch 照路,但前军很快就传令下去:“灭掉torch ,一个不留!”

  领头的General 脸上有疤,赫然就是占领了威城的拔陵主将花木措。他盯着鬼针stone forest 标志性的外围石屏好一会儿,才问左右:“南轲的军队都进去了,你们确定?”

  “天上的雕儿看得清楚,南轲本人的确进去了,手下的军队分成好几路。但stone forest 里雾汽树影太重,雕儿就瞧不到了。”

  “进去就好。”花木措脸上露出奇怪的笑意,“后翼四千人马转向,去守住鬼针stone forest 的北部出口。记着,谁也不许点火,little bit 都不行;谁也不许踏入鬼针stone forest 一步!盘龙的兵,出来一个杀一个!”

  手下领命而去。

  花木措看着暮色中的鬼针stone forest ,徐徐道:“南轲啊南轲,希望你活着出来,才好让我剜眼剥皮,告慰younger brother 在天之灵!”

  ……

  He Lingchuan and the others 追向大部队行进的方向,同时也没忘了消除车队留下的辙印。

  但大后方始终very quiet 地,没人追上来。

  太阳已经下山,鬼针stone forest 笼罩在一片黑暗当中。拔陵军无所顾忌,按理说总该点起torch 追人。

  然而,后面漆黑一片,只有风声呜咽。

  难道他们没追上来?

  或者说,这一路恰巧没有追兵,是刘仝and the others 运气太好?

  门板muttered :“出发前祭祷弥天Empress ,果然有用!”

  柳条侧目:“你从前没这么干过?”

  门板干笑:“也不是,有时候太忙……”

  边上一声“嘘”,打断了两人对话。

  然而出声的是He Lingchuan 而非刘仝。他低促道:“前方有动静!”

  又一阵风吹来,柳条、瘦子and the others 也听到了,听方有人声。

  离得远,但好像是——惨叫?

  众人mutually glanced at each other ,悄悄潜了过去。

  想在丛林中悄无声息stealth ,最重要就是个“慢”字,尤其每人还牵着一匹马,马儿也不能发出太大响动。走出十zhang or so 后,前面有火光闪动,有马嘶人吼,队员也注意到身边的植物上开始出现了纤细的白丝。

  这是,网?

  向导抓着刘仝的胳膊,continuously 摆手,意思是不能去。

  队员没理会。

  作为断后squad ,至少要弄清发生了什么事。

  他们隐在下风处,拨开浓密的枝叶,望见up ahead 一道斜坡通往山壁,坡上有十六七人、七八匹马。

  这几人挥舞着torch ,刀剑只往地上捅。

  他们好像被black 的潮水包围,潮水会移动、会si si 作响,还毛绒绒地……

  火光灼灼,He Lingchuan 看清包围他们的东西,顿觉have one’s hair stand on end 。

  蜘蛛!

  潮水一样密集的蜘蛛,每只都比猫更大,正在疯狂进攻这几名巡卫。成千上万只蜘蛛的爪足划在地面,汇集的沙沙声像极了潮水拍岸。

  每时每刻都有十几只蜘蛛被斩杀,但同伴立刻补位,dash on bravely with no thought of personal safety 扑上去噬咬。有的是喷射warrior ,酝酿许久,然后转头以腹部对准人类,喷射出一大捧密稠的蛛网。

  这种蛛网黏性惊人,哪怕有Essence Power 相助,刀剑一时也很难割开。几名巡卫身上都挂着蛛网,根本来不及清理,很快就越裹越多。

  还有些蜘蛛块头贼大,快赶上豺狗了,喷射之后就扯着网子往前走,试图将他们拖下山坡。

  它们居然不畏惧torch ,也不在乎士兵身上的Essence Power ,前仆后继。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