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ter Immortals Disappeared Chapter 203

2022-09-27

  第203章 全军汇总

  其次,南轲将军也发现拔陵军并未跟入鬼针stone forest ,所以Coiling Dragon City 军要改变策略,集合一起发挥人数优势,抵御地穴蛛的侵袭。

  “有出口,但河流不走那里。”向导在心里默算距离,“我们上岸以后还要再走几里, 才到烟火标注的集合地,然后再走a dozen or more li ,才到东北向的出口。”

  鬼针stone forest 可是相当广阔。

  柳条骂了一声“该死”,“要是能抢出鬼针stone forest ,或许能提前冲出拔陵人的包围圈。”

  “或许拔陵人早就设好了圈套。”He Lingchuan 环顾四野,“我若是南轲将军, 不急着出鬼针stone forest 。地穴蛛是难缠的对手, 拔陵人也不想冒险进来。”

  “如果能找到对付地穴蛛的办法。”刘仝皱眉,“这鬼地方总让我心惊肉跳。”

  光线昏暗, 大家看不清蜘蛛的具体行动,却能听见它们的大长腿划过枯枝败叶的沙沙声。汇总得多了,就教人have one’s hair stand on end 。

  有商人忍不住问道:“这些东西要跟我们一路吗?”

  那活人怎么敢上岸?

  这问题谁也没有答案,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那名巡卫Sun Family 园正好走在He Lingchuan 身边,手腕、脖颈都有多处蜘蛛啃噬的伤口。He Lingchuan 看他一眼,suddenly asked :“你的手指是怎么没的?”

  他注意到,Sun Family 园两只手掌都缺了尾指。

  别人有十指,他只剩下八根。

  Sun Family 园没吭声。

  就在He Lingchuan 以为这人不打算回话了,他却又开了口:“几年前, 两头螳螂在服食Emperor Disseminating-Serum 后成了妖,它们的铡刀很锋利。”

  He Lingchuan 长长“哦”了一声。

  这么巧,两只手的尾指都被螳螂妖给切了下来?偏偏是最不妨碍做事、不妨碍战斗的尾指?

  看来这人身上有点故事, 但He Lingchuan 也没再多问。

  过不多时, 风中传来了烟焦味儿。

  越往前走,焦味儿越厚越重, 众人都被呛得咳嗽连连。

  大伙儿甚至看见了河边被烧秃的大片丛林。

  现在只能叫丛林的残骸了:到处都是焦木黑土, 土壤甚至被烧成了晶状物。

  再往鬼针stone forest 的Central Zone 走去,景象就越发惨烈。

  “这可不妙。”柳条muttered , “拔陵人放火烧林,大概是烧掉了地穴蛛的老巢,难怪它们怒气冲冲。”

  这些蛛妖大概也分辨不出拔陵人和Coiling Dragon City 人的区别,反正人类烧了它们的巢穴,它们报复的对象是人类就对了。

  她朝先前说话的商人rolled the eyes :“看到没,蜘蛛巢穴被毁才发狂伤人。正常情况下,哪个向导带路都没问题。”

  商人语塞,Sun Family 园感激地看她一眼,对着这名商人骂了几句,算是出了先前的气。

  这回对方不敢还嘴。他还指望巡卫们将自己带出dangerous zone 。

  又涉水one hour ,被毁坏的丛林和地穴才慢慢减少。据向导介绍,这已经靠近鬼针stone forest 的Central Zone ,地穴蛛从来不让人类靠近。往常商旅往来stone forest ,也不敢走这条路。

  这里的地穴蛛数量更多、个头更大,He Lingchuan 偶尔在蛛群中看见几个硕大的silhouette ,可惜天光不明,瞧不见全貌。

  眼看岸边的蜘蛛越聚越多,开始叠Arhat 了,刘仝心头也在打鼓,终于下令熄掉torch 。

  He Lingchuan entire group 就在黑暗中涉水前进。

  不过熄火之后, 岸上的躁动确实减少。虽然长着十几只眼睛,但多数蜘蛛只能感知光线变化,其实视力很差,主要靠嗅觉和听觉来行动。

  众人继续前行,路上还遇见一头半大的野猪站在河中间喝水,看体型最多一百斤,大概也是被蜘蛛群吓下来的。

  He Lingchuan 撺掇门板活捉了这头野猪,用绳索捆好四蹄丢在马背上,嘴里还塞了布块,以免它的叫声在寂静的夜里太凄厉。

  又走了one hour ,就抵达了这段行程的尽头——

  另一个深潭。

  正上方就是高达五丈的瀑布。

  悬崖险陡,就算巡卫们能爬上去,商旅和carriage 也上不去,所以继续上行不现实,只能在这里上岸往东,赶去南轲将军指定的集合地。

  in the past 的两个多时辰里,作为讯号的烟火令箭又出现了三次,为黑暗中的warrior 们指引方向。

  这一路上,众人经过好几个湍急的石滩,浑身也泡得精湿。或许是暴躁的水声掩盖了人马前进的响动,尾随他们前进的蜘蛛越来越少。

  到达深潭这里,岸边已经没有蜘蛛了。

  向导估算一下距离,满脸喜色:“最多再有三里,就能汇合大部队!”

  当然他指的是直线距离三里。

  “谨慎为妙。”岸上树影乱晃,谁知道里面有没有藏monster ?这时候野猪就派上了用场。

  He Lingchuan 给它掏嘴松绑,这家伙四蹄刚着地,还来不及伸展筋骨,就踩着水往岸上冲。

  crackle ,它逃跑时撞断不少树枝,还有不满的哼哼声由近去远。

  众人立在河中屏息细听。

  岸上没有蜘蛛走路的沙沙声,不远处的野猪还在狂奔,似乎没遭遇任何不测。

  刘仝这才下令:“上岸,去集合地。”

  大家不敢耽误,上岸后就策马疾奔,往东而去。

  ¥¥¥¥¥

  鬼针stone forest 东北部河谷,烟花燃放之地。

  南轲将军的队伍在这里重组,过去几个时辰,陆续有一千三百多人赶来这里汇合,包括九百余名盘龙军人,以及四百多名商旅。

  尽管众人赶到这里都是神情狼狈、身上带伤,头发挂着蛛网,但还奇迹般地保住了七成货物。

  眼下这里已成为整片鬼针stone forest 最热闹的地方。因为令箭上天的动静太大,被激怒的蜘蛛都往这里聚拢。

  站在河谷放眼望去,黑压压一片蛛海,看不见半点空地。

  河水在谷底走一个“L”形,水深至少八尺。Coiling Dragon City 军已经发现蜘蛛不敢入水,因此南轲将军暂时将大本营设于河谷正中,就是“L”形的夹角处。

  如此,有河流护持身后,军队只要专心应付前方的敌人就行。

  对于这些with no opportunity 的蜘蛛,南轲将军想出来的办法是构筑火墙。

  大量地穴蛛在蛛妖的驱动下,虽然可以暂时压抑对火的恐惧,却没有防火的Divine Ability ,被火烤一烤同样会死、会焦、会香……

  Coiling Dragon City 军一边击杀蜘蛛,一边抓紧砍倒十几棵大树,越是枝繁叶茂的越好,然后淋上火油点上火。

  呼啦,火势冲天。

  依靠这种办法,Coiling Dragon City 军在仓促间造起了宽度超过一丈的火墙,raging flames 是多数蜘蛛跨越不过的屏障。

  后有深水,前有火墙,临时营地暂时转危为安。

  不过南轲将军有打仗多年的心得,这时就命人将最北侧的火墙搬开一个口子,宽度最多是四五尺。

  外头的蜘蛛一看,火墙开了个口子,不管the actual situation 就往这里冲!

  任它们如惊滔拍岸,可是盘龙军严防死守,进来一个叉死一个,蜘蛛的尸体都扔进火墙里添作柴薪。

  偶有人员伤亡,但和先前夺路而逃已不可同时而语。

  南轲将军的亲信不解:“将军,我们why not 将火墙堵满?”

  这样军士也不用再伤亡了。

  “这些蛛妖不笨。若无缺口,它们就会想方设法breakthrough ,令我们疲于应付。”眼看局势渐入自己掌控,南轲将军才有空掏出水囊来解渴,顺便给停在肩上的黑斑雀鹰也喂了点儿水,“那倒不如我们自己开一个口子,令它们全往这里涌,整道火墙也就安全了。”

  可控和不可控,这是艺术也是火候。否则不到一千士兵对抗几十上百万蜘蛛,就算有Essence Power 护体,他们也坚持不下去。

  南轲将军looked towards 雀鹰:“你先前说,援军还多久能到?”

  “天亮之前。”雀鹰啄梳自己后背的羽毛,“快了。”

  它从蒲樨沟飞去Coiling Dragon City 求援,然后再飞回鬼针stone forest 报讯,紧赶慢赶走了一个大三角形回来。

  再有one hour ,天边就要泛白。

  南轲将军看往东北方向,脸色沉重。就算冲出鬼针stone forest ,还有恶仗要打。拔陵人必定在出口设伏,因此哪怕鬼针stone forest 里危险重重,他也坚持在这里等到天亮再出去,最好能跟援军里应外合,给拔陵人来个反包饺子。

  再多撑one hour 就好。

  他也有些不满:“红将军要是肯分兵过来,我早把这些拔陵人送回老家了!”

  “红将军说,原定作战目标不变。”

  帅令必从,南轲将军重重snorted 。

  ¥¥¥¥¥

  默默running 两刻钟,刘仝忽然摆手:“停下,前方有情况!”

  众人下马缓行,拨开浓密的枝叶,眼前豁然开朗。

  越过这处矮林,前方就是大片开阔的山坡,一反丛林的逼仄。

  坡顶有几百年的大树枝繁叶茂,而山坡却铺满了细绒草,嫩绿、平滑、干净,仿佛有专人打理。

  鬼针stone forest 最深处deserted ,能这么打理它的只能是……蛛妖?

  人们能在夜里看清这片山坡,还要归功于坡上星星点点的white light 。

  这种光团比石榴还大,色泽近珍珠白,不算柔和但非常明亮。

  门板低声道:“这是荧光孢子。”

  它们集中生长在一个巨大的洞穴周围。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