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ter Immortals Disappeared Chapter 24

2022-09-19

  第24章 Imperial Teacher Sun 的plot against

  “祈福。”Nian Songyu said ill-humoredly ,“这点儿常识都没有?”

  雨浇在身上,He Lingchuan 顿觉refreshed ,像是身体由内而外被涤洗一空,不仅陈秽尽去,每一块肌肉都灌满了力量。

  士兵们也发出欣喜的呐喊。

  Black Water City 饱经风沙,许多住民气管、心肺都有损伤,这么浇雨居然就好了六七分,呼吸重新变得顺畅;再如老寒腿、筋骨劳损,也都在灵雨的洗涤下悄然而愈,沉重感尽去。

  众人looked towards 孙孚平的眼神,一下子充满了敬畏。

  Imperial Teacher 于常人太过遥远,像是浮在云端,不会有直观感受。直到他露了这一手,才有士兵、平民当场跪下,如同膜拜神明。

  趁此机会,孙孚平朗朗几句finished apprenticeship 宣言,把队伍imposing manner 直接拉满。

  这就是他想要的效果。

  Nian Songyu 看了He Lingchuan 一眼:“现在,才开始行醮。”也让这些乡巴佬开开眼。

  急雨过后,云淡风清,众人衣衫尽透,裤脚还在滴答落水,地面湿泞不堪。

  孙孚平重抬长杖,敲了敲地面,奇特的一幕就发生了:

  人身上的残水从衣物析出,汇去地面;

  紧接着,每个士兵足下的积水突然流动起来,蜿蜒如蛇,向着祭台游去。

  台上摆着一只琉璃大缸,直径约莫是两人合抱,crystal clear and near-transparent ,视线可以毫无阻碍地穿透过去。

  地面积水如有生命,违反重力规则向上运动,排着队流入了大缸之中。

  很快,琉璃缸里的水就灌满了,几乎与缸口齐平。

  Black Water City 门外的地面,千人踩万人踏,平时还有躲不过的风沙,谁也说不出有多脏。但从这里流进缸里的水,却清得像蒸馏提纯过的一样,没有一丝杂质。

  覆水难收!He Lingchuan 看得暗翘大拇指。孙孚平为人如何且不论,就这一手spell 足显profound 。

  堂堂Imperial Teacher ,果然有料。

  “随我出征的每一个人,你们的气运或多或少都在这里了。”孙孚平转向曾飞熊伸出了手,“鸢钱拿来。”

  各国的Judgement Token 形式各异,Yuan Country 颁发给各级官员的Judgement Token 就是鸢钱。

  曾飞熊已经备好,于是取出、递上。

  他的鸢钱也是个大铜钱形状,但上头的鸢鸟只是浅blue 。

  Judgement Token 的份量和颜色受到诸多条件制约影响,不仅仅是官职和权位。不过从曾飞熊的鸢钱来看,他也就是个普通的副尉。

  孙孚平frowned :“似有不足。”说罢将鸢钱丢进了crystal jar 里。

  有趣的是鸢钱并没有沉底,而是稳稳地漂在大缸正中,反而缸中水面不再平静,泛起阵阵涟漪。

  在水流冲刷下,曾飞熊的鸢钱颜色变深了,介于深蓝和浅绿之间。

  “就算借助整支队伍的士气,也很勉强啊。”孙孚平从怀里掏出一只布袋,拉开袋口向He Chunhua and the others 展示一下,而后收拢袋子,整个扔进了水缸里。

  那里面装着半袋黄沙,无人碰触也会自动蠕动。

  He Yue 小声问道:“那是Coiling Dragon Desert 的狂沙?”

  He Chunhua nodded ,目不转睛地看着水缸。

  Coiling Dragon Desert 发作起来无人敢进core area ,这段时间就称为狂沙季。He Family 重金求来的这半袋狂沙,就取自非常时期的Red Cliff Path 。

  当然,不是Core Zone 。

  不过沙袋甫一进入,整缸水就沸腾起来,无数气泡浮升。

  He Lingchuan 好像还看见了电闪雷鸣。

  随后,水质就浑浊了,但有大团蒸汽浮出水面,一半是深blue ,一半是昏黄中带点暗红。

  这两种颜色的蒸汽搅在一起,神奇的是众人居然觉得它们正在争斗不休。

  准确来说,是两个回合之后,暗黄汽体就占了上风,差不多摁着对手在水面上摩擦。

  一看就知道,两边水准相差太大。

  孙孚平面色肃然:“不成,职位太低,Essence Power 太弱!还有谁?”

  He Chunhua 涩声道:“当真不行?”

  “根本无以抗衡!”孙孚平怒道,“郡守有何高见?”

  进入狂沙季的Coiling Dragon Desert nine deaths and still alive ,但凡还有活路的官员武将,没人肯冒这个险。

  再说现场也没有其他官员,位阶最高的只有——

  He Lingchuan 斜睨Nian Songyu 一眼:“他不能上?”

  话刚出口,他就后悔了。终归自己对这world 太不熟悉了。

  Nian Songyu 嗤一声笑了出来,看他的眼Divine Idol 在看二傻子。

  He Yue 低声道:“这支军队归属于Black Water City ,不在Captain Nian 辖下。他想发挥队伍气运,除非调动过来任职,或者打回白丁之身,接受Magistrate He 任免,但那都需要一纸王令。”

  浔州的武官,怎么能领金州的兵?

  ——通常情况下。

  孙孚平走近He Chunhua and the others 低声道:“这样进去只是送死。要么取消行动,要么Black Water City 的高官出马。”

  Black Water City 的高官?那就只有He Chunhua 了。

  要命,还是要前途?

  He Chunhua complexion changed ,知道中计了。

  可是包括曾飞熊在内,众手下眼巴巴候着。

  他知道不能等,只得从怀里取出鸢钱:“先试试。”

  He Yue 着急:“father !”

  局势怎么突变至此?

  He Lingchuan 更是一把按住老爹的手,那枚鸢钱就被夹在两人手掌之间。“老爹你别冲动,现在不是为国捐躯的时候!”

  He Chunhua 把他手掌拍开:“don’t be impatient 。”

  边上Nian Songyu 竖起拇指,赞了一声:“贺大人忠义!”

  He Family brother 齐齐怒视他一眼,这小子赶鸭子上架那么心急?

  众目睽睽之下,He Chunhua took a deep breath ,然后走到crystal jar 边上,亲手将自己的鸢钱投了下去!

  他的鸢钱是浅绿色的,比曾飞熊高出不止一个等阶。

  鸢钱入缸,水面翻涌得更激烈了,大团雾汽蒸腾而起,这回居然是yellow 的!

  与狂沙的颜色有区别,这种蒸汽是黄中带着些许明亮。

  不仅众人瞩目,孙孚平都长长”Yi” 了一声,不掩惊奇之色:“连跨fourth rank ?”

  即便有全军士气加成,浅绿到正黄的飞跃还是很惊人,虽然只是暂时的。

  He Chunhua 自嘲一笑:“看来我还挺受爱戴。”

  他问孙孚平:“这一趟若由我去统军,有几成把握可以回来?”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